下注B端,快手能后发先至吗?

作者 | 楚纹龙

来源 | 洞见新研社

500

视频化在过去几年以及未来几年都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包括短视频和直播都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传播的重要载体。对于缺乏视频技术的企业而言,想要做好视频化,无疑是比大投入。

视频云服务很好的解决了这些企业的困境,因此,中国视频云市场增长迅速。根据IDC报告显示,2021下半年规模达到50.4亿美元,同比增长32.7%。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互联网企业也加入视频云赛道,试图占据一席之地。

8月10日,快手举办了一场发布会推出StreamLake品牌,面向各行业的音视频+AI产品以及全链路解决方案,正式宣布进军B端市场。

01 互联网巨头“抢做”云服务

“上云”成为企业共识,而提供云服务,则成为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的共识。

2009年,阿里巴巴公司成立十周年的同一天,阿里云成立。之后BAT一场关于云计算的大讨论,三位大佬对于云计算的态度也奠定了如今BAT在云计算市场的格局。

根据Canalys联合腾讯、百度等企业发布2021年中国云计算市场报告显示,中国的云基础设施市场规模已达274亿美元,由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组成的“中国四朵云”占据80%的中国云计算市场,稳居主导地位。

即便“四朵云”的江湖地位难以撼动,但市场仍不乏有挑战者愿意亲身一试。

2020年,字节跳动成立火山引擎,正式进军云服务市场。

就在7月下旬,火山引擎还举办了一场原动力大会,推出以云为底座的一系列产品解决方案。继去年推出IaaS云(基础设施即服务)基础产品后,火山引擎再次加码toB以及云市场。

所以,今年8月,快手举行StreamLake发布,官宣进入云市场也就不足为奇。

毕竟,云服务算得上一门好生意。

一方面,这些巨头的云服务,能够为自家的数据、信息找到一个安全的落脚点,不至于流落在外,不用担心用户隐私数据泄露问题。

去年6月,字节跳动终止在阿里巴巴云上关于TikTok的交易存储数据,可以证明在云服务方面,巨头都想掌握主动权。

另一方面,这些巨头自建云服务,就不用依赖第三方云服务机构,可以降低经营成本。尤其是体量越大的数据,所耗费的成本越高昂。

数据显示,自2020年12月31日至2021年6月30日这六个月期间,快手向腾讯支付的云服务及技术服务费用分别高达15.59亿元和11.11亿元。

可以推测,往后若是快手数据信息越丰富,云服务需求也将越大。

除了自身数据信息安全和降低经营成本之外,做云服务还可以为巨头“增收”,是已经被市场证明了的“第二增长曲线”。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2022财年,阿里云营收1001亿,华为云201亿,百度智能云151亿。目前,中国云服务市场还处于发展期,增速客观。

根据中国云计算蓝皮书数据,2020年我国云计算整体市场规模2091亿元,同比增长56%。

而据Canalys预计,到2026年,中国大陆的云基础设施市场规模将达到850亿美元,五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5%。

对于像抖音、快手这样的“后来者”而言,只要市场还在增长,渗透率还有足够空间,就不能说没有机会。

只是相比于抖音而言,快手确实是更“慢了一步”。

02 快手ToB,专注视频云

实际上,快手StreamLake业务从2020年就开始酝酿,不过2021年起步探索,直到今年才成为独立业务。

过去的2021年,快手经历了大起大落。

从上市到股价暴跌,然后是程一笑接任宿华CEO位置、多部门大规模裁员、用户增长几乎停滞……

从财报数据来看,快手更是连年亏损,2018年-2019年,快手每年亏损约为100亿元-200亿元;2020年快手亏损约1166亿元;2021年亏损了780.77亿元。此外,营收增速也在下滑,广告、直播、电商营收都在收缩。

如今,快手高调进军to B市场,目的不言而喻。

布局云服务,快手显然也知道自己已经落后一步棋子,所以选择另辟蹊径,不做“大而全”的云服务,而是专注于视频云这一个细分领域,毕竟音视频是快手擅长的事情。

这点其实和抖音类似,在在取道“云服务”进军B端业务的过程中,都选择以视频云为切入口。

只不过和抖音相比,快手业务资源和流量几乎集中于一个主App上,缺乏“产品矩阵”。

从公开信息来看,“StreamLake”包括“StreamLake-Video”和“StreamLake-AI”两类。前者负责“点播云”“直播云”“实时音视频”业务等;后者包含“智能审核”“智能特效”“人像美化”“虚拟人”等多项服务。

用通俗的大白话来说,就是用了快手的这个视频云服务,可以保证视频压缩后不占用空间的同时还能足够清晰,平衡网速和清晰度。

站在用户角度,你直播时使用的互动、美颜特效、在线试穿、在线K歌等,都要基于实时音视频技术、人工智能算法、云基础设施来实现。

这些技术对于快手来说不算难,但是对于像是知乎、小米、中国联通这种企业而言,则无异于需要开辟新大陆,耗时耗力还不一定做得好,不如选择和第三方云服务合作。

所以目前,快手已经和知乎、中国联通、央视频、小米等展开合作,在视频化、智能化领域进行探索。

快手的机会就在于那些还没有被“中国四朵云”渗透的地方。

基于自身在音视频领域的技术积累和过多几年在营销合作资源方面的积累,快手视频云服务短期内还是有足够的客户进行消化。

但To B行业的用户粘性较强,云服务又是个慢生意,需要厂商谈判、招标,逐步攻克客户,一般客户选择和哪个云服务厂商合作后便不会轻易更改。

时间线放长,后期大厂们凭借着规模效应带来的资源优势和成本优势,无疑比快手这样的中小云服务厂商更具客户议价能力。

在这之前,快手不能再“慢赶”。

03 视频云群雄割据,“后来者”快手如何突围?

根据IDC发布的《中国视频云市场跟踪(2021上半年)》报告显示,2021上半年中国视频云市场规模达到43.7亿美元,同比增长达到38.7%。而阿里云已经连续四年位居中国视频云整体市场份额第一,整体市场份额占比达25.9%。

此外,IDC预计,2021-2026 年, 中国视频云市场仍将保持快速增长,,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达到 31.0%,2026年视频云基础设施与解决方案市场规模达到364亿美元。

的确,数字化带来的上云需求依旧是确定的,数字经济赛道的长跑才刚开始。

但是对于快手视频云来说,私企客户有阿里云,政企客户有华为云,音视频领域客户有字节跳动火山引擎,即便是游戏、社交、金融,也有腾讯。

所以快手视频云可谓强敌环伺。

快手表示,在云服务业务上,不会烧钱拓市场,而是走稳妥路线,保证盈利。

但在洞见新研社看来,不是快手不想激进,而是云服务这门生意,本身就是前期投入巨大,非短期可盈利的业务。要知道,阿里云作为国内唯一盈利的云厂商,也是在2020年四季度,连续烧了十二年钱后,才首次实现单季度盈利。

在to B市场积累薄弱的快手,是至今才拿到入场券。

至于字节跳动,早在大张旗鼓To B端之前,就已经吸引了一批忠实的B端客户,包括海尔智家、美的、中信银行、蓝河乳业和悟空租车等。这些企业无一例外,之前都与字节跳动系App进行过广告投放合作。

那么快手就当真只能束手就擒吗?也不尽然。

首先,在线音视频互动娱乐、电商平台直播带货、在线教育大小班课等三大场景依然是驱动下半年视频云市场增长的核心动力。

其中,互动娱乐和电商直播本就是快手的强项业务,这两大场景里,快手并不缺客户,本身具有自身的客户池资源,在快手平台有广告合作、直播合作的客户,都是快手视频云的潜在客户。好好挖掘这批客户资源,将是快手视频云业务短期内重要的突破点。

至于在线教育场景,实际上在正式启动视频云服务之前,快手曾与学堂在线合作,为其指定的独家直播技术合作平台,成为疫情期间该平台师生线上教学活动的技术支撑平台。

其次,基于快手过去对海量音视频、直播的处理经验,快手过去积累的技术、人才和品牌影响力,也是除了大厂之外,其他中小厂商短时间内很难追赶上来的,比如专注企业直播的保利威或者微吼。

总而言之,市场留给快手的时间确实不多,行业马太效应愈加明显,但也不可否认快手视频云有自身优势。况且快手才刚拿到云服务入场券,后续企业和服务机构的认可,才是快手视频云长期发展的通行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