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感悟点滴自述

作者:吕聪敏 先后在中国驻英国代办处、外交部欧美司、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外交部美大司任职,曾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外事秘书、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十届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人大制度理论研究会副理事长、各国议会联盟执行委员、中美议会交流机制中方副主席、中国加拿大议会协会中方主席等职。

我的人生路程,已迈过八十,正走向九十。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磕磕绊绊,遇难不退,不断进取,实属不易。自感欣慰的是,我不是稀里糊涂走过来的,没有混日子,光阴没有虚度,也很少误用。回想起来,有三个词六个字(刻苦、敬业、淡泊)帮了我大忙,也就是说,这“三词六字”教会了我做人做事的道理,伴随我精神成长的全过程。

500

△ 1954年,作者在呼和浩特第一中学初中部就读时,与同为贫苦农民子弟的刘生秀同学合影。

我的童年和少年,生活比较艰苦。小学和中学时,我刻苦学习的表现,在家乡是出了名的。中学和大学时期,正值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中国成立初始阶段国家建设的热潮,在我的心里激起奋发读书的热情,立志刻苦学习,增长知识,练好报效国家的本领。

我就读的呼和浩特第一中学是内蒙古历史悠久的名校,南开大学是具有光荣爱国主义传统的高等学府、周恩来总理的母校。呼一中和南开都倡导热爱读书、立德树人的崇高思想,老师们的言传身教使学生的心智和人格得到启迪和锻炼。在这样良好环境求学的收获,使我打下了为国为民刻苦学习的基础。

大学时期我的专业是外语,多数同学底子都比我好,要想学得好一些,我只有更加刻苦。根据专业的要求,我对外国的情况感兴趣,阅读了不少相关的书籍。我对我国的外交事务也很关注,乐于用心琢磨、思考。大学毕业后被外交部录用,一个主要理由是“知识面比较宽,有初步的国际视野”。我当时的英语专业水平并不突出,我有幸走上外交工作之路,得益于外交部录用单位的这句评价。

500

△ 1964年,在中国驻英国代办处国庆招待会上(右1为作者)。

参加工作后的几十年,我没有离开过外交外事业务。我的第一个岗位是中国驻英国代办处,直接面对外部世界,一个全新的环境。所谓“知识面比较宽”“有初步国际视野”的评价,完全是用人单位对年轻人的鼓励而已,自己在现实生活面前才意识到差距是多么大、差距在哪里。

从英国回国后,又先后在外交部主管欧美事务的地区司、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总理办公室、国务院外办、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和外事委员会工作。虽然仍负责外事业务,但环境是新的,面临不少新的课题、新的任务、新的要求。我是尽力工作的,虚心求教,现实不允许我有丝毫懈怠。知识积累不够、分析和处理问题的能力不强、外语专业水平尚难胜任重要翻译任务。

在工作中,我深切意识到,弥补知识能力的欠缺唯一的办法是刻苦学习,在实践中艰辛摸索,不断增长才干。工作有了相当基础,也取得一定成绩后,领导和同事的提示和表率示范作用,使我认识到,现在收获的一切都是初步的,学无止境,学生这个身份是永远挂在身上的。敬业和尽职尽责的要求始终不能忘记。

从事外交工作这些年,我体会到,外事外交干部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肩负国家对外交往的使命。工作对象是外国和外国人,身处的环境是国际社会。我们既要熟知我国自身的国情和党的方针政策,还应尽可能多掌握一些国际知识。知己知彼,才能在对外交往中做到心中有数、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力。为达到这些要求,做到敬业尽职尽责,就要认真学习。不能等待,不能依赖。我工作过的几个部门,无一例外都是政治性政策性很强、专业要求高、纪律严格的机关。这几个岗位给了我难得的学习锻炼机会,我非常珍惜,这是实情。

500

离职退休后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对每个人都是一次考验,我自己当然不能例外。我对这个问题看得很重,经常思考,也喜欢同其他老年同事交流。有位知名学者说,进入老年,活的就是“淡泊”二字。还有一位朋友说:人老了,要把心静下来,甚至把心“掏空”。他们讲的是同一个道理,就是“淡泊名利”。既做到寡欲,又做到明志。活到老年,如能做到活得明白、活得干净、活得利落、活得无愧、活得无悔,实属幸事。

我曾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家干部,也是一个有几十年党龄的共产党员,经常有机会参加一些社会和学术活动。在谈话间,有人出于礼貌,介绍我是“资深外交家”“资深外交官”,听到这些称谓,我的第一反应是坐立不安,极不自在,甚至有点脸红。

原因很简单,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外交外事干部,没有资格被称之为什么“家”。称之为“外交官”,倒没有什么不妥,因为国际上对从事外交工作的人都俗称“外交官”。给我加上“资深”二字是万万不可的。在新中国外交队伍中,作出贡献的人为数千万,我远远算不上突出者,只是一名基本称职的外交人员。能称之为“外交家”、甚或“资深外交家”的人确实不少,他们是我学习的榜样。

我对自己的定位和评价历来十分清楚。在外事岗位和所在机关,我只是工作团队的一个成员,努力做好分工范围内的工作。在领导人身边工作的那些年,确切地说,工作性质就是一名助手,做好服务。我的人生感悟,点点滴滴,没有太多深奥的道理。现在进入老年,就是一句话,活得淡泊一些。

-End-

图文 | 吕聪敏

编辑 | 外交官说事儿 小哈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