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后炮地谈一谈马督工跟傅正老师围绕解放新疆的争论

《睡前消息454期》节目让我想马后炮地谈一谈之前马督工跟傅正老师围绕“解放”新疆的争论。

这倒不是我突然开始炒冷饭了,而是两者之间,以及两者与多者之间存在的微妙联系让我为之一振。

把马傅的争论背后的底层逻辑梳理清楚,有助于我们理解马督工一系列在国际问题上的看上去挺别扭的言论。

此外,网上关于马傅二人争论的观感,要么过于温和,要么过于辩经,几乎没看到戳穿马督工底裤的犀利评价。

甚至还有人将如此这个由马督工挑起的,本身就有些荒诞的讨论奉为辩经的经典案例,认真揣摩学习,讲什么“通三统”之类的学术语言,却从根本上忽略了马督工发起这场辩论的实质。

1. 傅正老师的逻辑基点

傅正老师之所以说左宗棠是解放了新疆,其逻辑基点必须在他关于新疆的那几期节目里找。

在定义左宗棠的行为之前,傅正老师构建出的是一个“大英帝国染指新疆分裂”“李鸿章这类洋买办通过海防与塞防的争论来配合带英促成新疆的分裂”的大背景。

而这其中的逻辑基点在于“左宗棠收复新疆,本身就是反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的正义行为”

联系到中国自1840年以来,到今天为止,所谓反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的进程仍然没有结束,因此在认可“反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斗争基调的前提下,左宗棠从带英手中夺回新疆,自然就是一场“伟大的解放”

这种解放针对的是带英这样帝国主义,怼的是李鸿章这样的洋买办。

2.马督工的逻辑基点

马督工之所以不认可“解放”,其根本在于,他认为左宗棠所代表的是旧时代的“封建主义”

三座大山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还有官僚资本主义,马督工反后两者,但对帝国主义的态度却很暧昧,却是极具选择性的。

譬如,他反俄罗斯,却不反美国。即便是在中美矛盾为主要矛盾的今天,他仍然保持这种刻舟求剑的心态。尤其是当你提到了以“英美”为主的帝国主义时,马督工的态度就会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500

3. 马傅之争中,马督工的思维问题

来说说马督工在此局中思维的问题。

反封建主义没错,反官僚资本主义没错,但三座大山之间的结构关系可千万别搞错了。

先不论左宗棠解放新疆的行为到底属不属于封建主义的范畴。只是结合中国近代最实际的历史进程来看,帝国主义对我们丧失“人民主权”的影响是最尖锐的。

体现为两个阶段:

1)国将不国,民将不民

说得直白点,就是人家打到你地盘上,抢你的东西。其演化之极端,就是日本全面侵华。

2)国为附庸,民为韭菜

说得直白点,就是你当世界工厂,给罗马帝国的奴隶主们提供廉价的“产品”与“劳动力”。

新中国的成立让我们走出了第一个阶段,但现在本质上仍然处于第二个阶段之中。

此时中国发展所面临的最核心的压力,始终是来自于“帝国主义”与其“新冷战”带来的围堵。

因此,傅正老师将反帝国主义线,特别是反以英美为主的帝国主义线作为叙事的根基,这符合当下的形势。

再加上新疆在今天独特的战略价值,以及美国在近几年围绕新疆搞得一系列操作,又从另外一个层面证明了左宗棠从“带英”手中夺回新疆的合理性与正义性。

与帝国主义相比,封建主义虽然也是问题,但与对付帝国主义的紧迫性相比,恰恰是有所削弱的。官僚资本主义也是如此。

无论是封建主义还是官僚资本主义,要解决是一定要解决的,但不能因为两者具备一定重要性,就拿这种重要性去否定解决帝国主义问题的重要性。三者本身是一种结构关系,非要搞成对立关系,这就说不过去了。

马督工的思维问题,在于以下几点:

1)选择性地反帝国主义,就是怼俄罗斯,但绝对不怼英美

2)用对付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必要性来压对付英美为主的帝国主义的必要性,表现为,大力反对传统文化,支持大城市化(反封建主义),大力批判体制问题(反官僚资本主义),但对中美之间结构性的矛盾以及美国对中国的各种打压,视而不见。

而怼俄罗斯本身,表面上看来是在反帝国主义,但实质上是在对其弱化。

因为俄罗斯根本就不是中国当下的主要战略威胁,甚至反而是中国应对英美帝国主义围剿的,最关键的战略盟友。

在这么一个前提下单方面怼俄罗斯,挑起中俄关系矛盾,本质上就是在给英美刷buff,所以马督工所谓选择性的反帝国主义,其实质就是不反帝国主义。

4. 马傅之争的底层逻辑

正如我所说,马傅之间围绕新疆的争论,是两人对待三座大山的态度差异所致。但光这么说还是不够深入,我们结合当下,说说马督工,或者是其背后操盘手的真实意图。

大家一定要注意,傅正老师在关于新疆的节目里,批判得最多的清朝大臣子是李鸿章。

而他对李鸿章的定义是“买办”。

而买办在当今的中国社会对应的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当今的买办所形成的媒体喉舌是什么,大家更是心知肚明。

结合马督工对于联想和华为截然不同的态度,结合马督工与那个喉舌的合流趋势来看,就不难理解为何马督工要向傅正老师发难。

本质上,还是他背后的人要反击反击了。

所以马傅之争的底层逻辑,就是马督工作为买办的喉舌,来为李鸿章正名。

只是马督工此人相对比较狡猾,他避开了民族主义情绪的锋芒,选择了用反封建主义的话术来压倒傅正老师反帝国主义且同时反与之绑定的买办的出招

5. 武契奇与之的关联性

在最新的454期,马督工用一种泼冷水的方式,阴阳怪气了塞尔维亚的领导人武契奇。

结合我上面对马督工在国际政治上“坚决不反英美为首的帝国主义”的原则,我们就很容易想明白马督工为什么要给武契奇找茬,甚至还要旁敲侧引地暗示中国网友,武契奇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是右翼出身的。

毕竟民族主义者,右翼可以在中文互联网上唤起某种“道德”层面的审判(如果这种道德本身是基于一种自由意志的话)

然而问题的核心却从来都不在武契奇是什么,而在于他的目的何在。

他是民族主义者,是右翼,这重要吗?不一定重要。

我们要看的是,他的民族主义针对的是谁?

想想科索沃战争是怎么打起的?想想塞黑是如何分裂的?再想想塞尔维亚跟中俄之间的关系,跟美国之间的关系,把这些东西想明白了,你大概就知道为何马督工要给武契奇泼冷水了。

这本质上,还是契合了马督工坚决不反英美帝国主义的思想钢印,所以无论是傅正争锋相对的带英,还是武契奇在大国之间的左右逢源以及对于中国、俄罗斯的相对温和,都触动了马督工的某种“底线”。

6. 全局复盘下,马督工在国际问题上的思维bug

开门见山的说:

首先,马督工不反英美帝国主义,那就自然不可能去认可百年之大变局下,中国与美国之间博弈的基调,那么自然就会对任何有利于中国在地缘博弈中压倒美国的因素产生一种要么是“反对”,要么是“冷淡”,要么是“泼冷水”的态度。

譬如,在武契奇这种政治立场相较于其他东欧国家,与中国相对缓和,且有利于制衡美国在欧力量的人物,他就泼冷水。

又譬如,像俄乌战争这种,俄罗斯主动出击,有利于打破北约在欧洲的垄断地位,进一步削弱美国的全球霸权的行为,他就直接唱反调,下场怼俄罗斯。

再譬如,任何跟中国崛起有关的,特别是在中美博弈中中国取得那么些许成就的,他首先是没有感情上的波动,其次是变着花样拿什么“航天是下限追别人上限”“马超”去泼中国网友的冷水。

当然,上述皆为表象。深层次的原因仍然在李鸿章们的需要上。

马督工作为一名投机者,他知道有这么一个市场,知道只要顺着买办们的心思去说,那么自然是有钱可以挣的。

想明白这些,有利于我们解析他一直以来围绕国际政治的那些奇葩操作。

提到俄乌战争,我还想多一句嘴。马督工说“不用沙俄军阀来教别人打人民战争”,这里很明显的是认为俄罗斯是一个财阀垄断的,违背了共产主义信仰的国家。

因为俄罗斯的国家结构不符合马督工理想中的“共产主义国家该有的样子”,因此无论俄罗斯做了什么,即便他对乌克兰的出击客观上有利于我们打破英美的地缘政治体系,但也无法改变马督工对于“中国国家利益的忽视”

毕竟,站在中国国家的利益上,你是财阀垄断的国家也好,你是民族主义右翼领导人也好,只要你有利于我去“冲击美国主导的全球霸权体系”,那你就可以被视为先进。

况且,把罗马帝国里的奴隶主拖到广场上去阿鲁巴,本来就属于大多数人类的正义,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公开讲的?

再说了,明明说好的不贴标签,明明说好地不要带着意识形态看问题。但马督工对待国际政治问题,就偏偏喜欢带着意识形态,而且还是不站在中国立场上的意识形态去看问题。

为什么我敢这么说?大家看看下面这个东西,一切尽在不言中:

500

诡辩大师马督工,在需要用意识形态,需要贴标签的时候,果断地贴,果断地用;在不需要的时候,就呼吁大家跳出意识形态去看问题。其双标程度令人发指,其思维结构崩坏得一塌糊涂。

你看他在跟傅正老师辩是否解放新疆问题时那一大段说辞,什么只要是旧王朝的东西都不算解放,即便你反抗了五百年大变局以来西方列强的殖民,但这种事情你说了不算,我马督工想怎么定义就怎么定义。

这观感,让人不断地想起孔乙己的那段名场面。如此小人之儒,如此迂腐,却被人说出媒体战士,业界良心,只能说劣币驱逐良币不愧为资本主义演化进程里最精彩的那朵“黑渊之花”吧。

结语:

去大局里思考真理,勇敢地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世界公民?火星视角?普世价值?拜托,都2022年了,还这么low?

一心把线性进化论视为至宝的马督工,此刻我能借用它来对你发起一轮纯纯的鄙视吗?

人在社会上混,想多挣钱不寒碜,重要的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循道而为不完全是为了某种道德上的优越感,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多积点福报罢了。

虚无主义者总认为善恶无常,为了达到目的,我不在意自己行为对周边环境的影响。毕竟在自由意志的加持下,人个体的利己行为永远正确,这是属于新自由主义者们的圣经。

对此,我不多做批判,你觉得正确就正确呗,反正一切的因果最后都会循环起来,要是业障起来了,可别怪我没有好意提醒过。

戏雕!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