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州回应超生的孩子被抱走是“社会调剂” 律师:令人震惊

今天,一份落款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文件在网络热传。

“法度law”注意到,该份文件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

500

告知书中提到,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因此,我局对你们提出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

对此,今天早上,全州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法度law”表示,他们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情,目前正在核实中。

公开资料显示,全州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地处湘江上游,总人口84.5万,是桂林市行政区规划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县,是桂林市域副中心城市,又是桂北湘南的物资集散中心,依次与湖南省道县、双牌县、零陵区、东安县、新宁县交界;南、东南与兴安、灌阳二县接壤;西与资源县毗邻。南北最长99.23公里,东西最宽85.77公里,全县总面积4021.19
平方公里,现辖15镇3乡。

此外,“法度law”注意到,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报》就有“将人口进行社会调剂”相关的报道。

这篇《被“调剂”了23年的人生》的报道中明确提到:这种把交不起罚款的超生家庭的孩子交给单身人士领养的做法,被称为“调剂”,在23年前的达州是一种处理超生婴儿的举措。

上述报道中的谢先梅便是一个“超生”的孩子。报道中提到:对计划生育而言,那是不平静的一年。就在谢先梅出生前一个多月,1991年5月12日,《关于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定》发布。人民网“历史上的今天”记载称,《决定》指出,要把做好计划生育工作和完成人口计划作为考核各级党委、政府及其领导干部政绩的一项重要指标。

此外,《财新》杂志的报道《邵氏“弃儿”》称,“2002年至2005年间,以计生部门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为由、强行抱走婴幼儿的行为,在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达到高潮。多年后,因部分家长锲而不舍的寻亲,类似事件浮出水面,乃至波及美国、荷兰等国。”

对此,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创办人刘昌松律师表示,没想到90年代还能发生这么恶劣的事件,真的让人震惊。

刘昌松说,即使你说是组织上统一行动,毕竟涉及到孩子、涉及到一个人。所以这绝对涉及不是小事,因为它涉及各个环节,是否存在严重的渎职,这个应该一查到底,追责问责。

如果出现有关执法人员跟人贩子进行联手,那么就不能按普通渎职罪来进行处理。因为普通的渎职罪一般来说最高也就七年,而如果交给人贩子实际上已经是拐卖妇女儿童了,那法定最高刑是死刑。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向“法度Law”表示:此行为不但行政违法还涉嫌刑事犯罪。

许浩表示,即使按照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相关部门也只能只对超生者进行行政处罚,具体为罚款等措施,相关政府部门也无权将孩子抱走进行所谓的社会调剂。决策执行该政策的相关政府工作人员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

转自:法度law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