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雇佣兵在乌被判死刑!俄罗斯打算杀绝西方战士?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俄乌战场“一战式”的血腥撕杀继续进行,双方都出现了大量的人力缺口,这就导致双方都在想尽一切办法动员可战之兵为自己作战,并同时通过各种手段打击敌方阵营的士气,恐吓那些敌人潜在的后备力量远离战场。

500

▲5月25日,俄罗斯修改了兵役法律,将年龄上限提高到了50岁,以吸引更多的士兵参战(外国公民也可)

在这种环境下,双方都搞出了很多战场之外的动作。5月23日,乌克兰基辅法院判决了一名21岁的俄军士兵“希希马林”终生监禁,罪名是他在战争初期的“基辅战役”期间射杀了62岁的乌克兰人“谢利波夫”。这也是这场战争当中,乌方第一起明确做出判决的“战争罪”案件。

500

▲图片来自德媒报道

6月9日,“俄联军”势力一方也做出了一起判决,据“今日俄罗斯”报道,所谓“顿涅茨克共和国最高法院”以“充当雇佣兵”并“试图以武力颠覆夺取政权”等罪名判处两名英国公民艾登·埃斯林和肖恩·平纳以及一名摩洛哥公民易卜拉欣·萨阿敦死刑。

500

▲被判处死刑的三名外籍士兵

俄联军一方,除了判处三名外籍乌军士兵死刑以外,并且高调展示了最近在战场上俘获的两名美国籍“雇佣军”。显然,俄方阵营的一系列操作,是在向那些还在乌军一方作战,或者准备加入乌军一方的非乌克兰国籍人士示威:“看好了,你敢来,是没有好下场的!”

500

▲最近在战场上被俄军抓获的两名前美军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之前已经判决了英国及摩洛哥籍所谓“雇佣兵”的死刑,那么接下来俄方会不会把所有抓到的“在乌外籍佣兵”也比照之前的例子,全都给毙了呢?

本期推送,我们就来谈谈“在乌外籍佣兵”这个话题。

500

所谓“雇佣兵”,其实就是互泼脏水的耗材

在战场上为乌军作战的外籍战士,到底是什么性质?这个问题其实完全看新闻口径是什么。按照俄方一些媒体的宣传口径,这事看上去似乎非常简单且正义:首先,俄军抓到了三个外国雇佣兵,然后根据“佣兵不是乌克兰人,不算战俘,不受国际条约保护”的逻辑,直接宣判死刑,最后推出去执行枪决……

500

▲佣兵?还是正规军?理论上,这是个专业的法律问题

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这么简单。国际法规和公约对“雇佣兵”在法理上的认定其实是十分繁琐的,参加乌军一方进行战斗的外籍士兵,在按照法律进行处理的时候也并不是简单的:“你在乌克兰作战,又不是乌克兰人,所以你不受法律保护,直接就能给你毙了。”

要真是这么简单,我们早就能听到有外籍乌方士兵被抓枪毙的新闻了,因为早在2014年乌东战争爆发之后不久,乌克兰政府就开始组建相关的志愿者营部队了。

500

▲为乌军服役的白俄罗斯士兵展示抓到的“俄联军”一方士兵,现在在乌军中服役的“国际军团”人数大约在2万人

按照《日内瓦协议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7条的标准,一个战场上的战士,想要被认定为是“雇佣兵”的话,得符合第47条第二款的6个条件才行:

第四十七条 外国雇佣兵:

  一、外国雇佣兵不应享有作为战斗员或成为战俘的权利。

  二、外国雇佣兵是具有下列情况的任何人:

  (1)在当地或外国特别征募以便在武装冲突中作战;

  (2)事实上直接参加敌对行动;

  (3)主要以获得私利的愿望为参加敌对行动的动机,并在事实上冲突一方允诺给予远超过对该方武装部队内具有类似等级和职责的战斗员所允诺或付给的物质报偿;

  (4)既不是冲突一方的国民,又不是冲突一方所控制的领土的居民;

  (5)不是冲突一方武装部队的人员;而且

  (6)不是非冲突一方的国家所派遣作为其武装部队人员执行官方职务的人

这6个条件比较拗口,我给大家简单翻译一下:

如果要被认定为无法享受战俘待遇的雇佣兵的话,需要:1、 被征募来参加冲突;2、直接在战场上从事一线交战任务;3、是纯粹为了钱来的,且所获得的报酬,必须显著的高于其他的正规士兵;4、来源地远离冲突双方;5、不是交战任何一方的正规武装部队成员 ;6、不是第三方派来的官方人员。

大家在《战狼》系列电影里看到的那些没有任何军队标志,拿高薪,听自己独立的老大指挥,纯粹为了赏金而出动的,在各地执行任务的雇佣兵部队,就是这种情况,这也是大部分网民对雇佣兵的朴素认知。

500

▲大部分网民朴素认知中的雇佣兵都是这样的

但是,具体到乌克兰战场,符合上述法律定义的所谓“在乌外籍雇佣兵”,可能一个都没有。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谁都不是傻子,来乌助战的外籍人士和乌克兰政府,甚至于普通网友都知道雇佣兵不享受战俘待遇,而且名声很差,也因此,没有任何一个去乌克兰助战的外籍战士,会标榜自己是“雇佣兵”,并随身携带自己是雇佣兵的相关证据。

相对于普通网友,外籍士兵和乌政府,非常清楚该如何将外籍士兵的身份进行“洗白”。

乌克兰政府为了给来乌作战的西方志愿兵合法身份,早就订立了相关法律,允许这些外籍战士合法地在乌克兰正规部队之中服役,并给予外籍士兵和乌克兰士兵一样的待遇,发给相应的证件、军服和标志,用自己的政府行为来为这些外籍士兵提供合法性背书。

500

▲在2月战争爆发之后,乌克兰为了接纳更多的外籍士兵参战,特别成立了隶属于“乌克兰国土防御部队”的“乌克兰领土防卫国际战队”,现在大约有来自55个国家的士兵在其中服役

不管俄方如何宣传现在的乌克兰政府多么的反动,但是归根结底,现在的乌克兰基辅政府,仍然是受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的唯一合法政府(我国也只承认这个乌克兰政府),俄罗斯截止目前为止,也是将现在的基辅政府视为乌克兰主权代表与之进行相关的谈判工作。

这样一来,在乌作战的外籍士兵,实际上和法国外籍兵团士兵,以及在美军中服役的,暂时还未取得美国国籍的“签证战士”享有一样的法律地位。

此次被顿涅茨克法院宣判死刑的外籍士兵,其实是早已在乌克兰海军陆战队之中服役多时的正规军士兵,有完整的军服,身份,以及隶属关系……

也因此,在相应的判决做出之后,西方舆论大哗,各路西方媒体纷纷指责俄方这是践踏国际公约,违反相关法律。

500

▲对于俄方的指控,西方显然是不认的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这样,俄方为什么还能宣判这几个“雇佣兵”死刑呢?其实,这就是战争中打击对手的政治操作。

判处三个外籍乌军死刑的相关罪名都是所谓“顿涅茨克法庭”根据“顿涅茨克共和国”的“国内法律”所宣判的,而“顿涅茨克共和国”又正好是一个不被国际社会所承认的国家。

截止目前为止,除俄罗斯以外,只有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这三个所谓的“国家”承认“顿涅茨克”(对于这些政权,我国外交部门也是一概不予承认的)。

这反而给了“顿涅茨克共和国”很大的操作空间。“你们又不承认我,我又没参加什么国际协定,那我怎么判,根据我的法律自行解释不就行了,不服你灭了我啊?。”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这一案件的表态也非常的明确:“目前,所有审判都基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立法,因为有关罪行是在‘顿涅茨克共和国’境内犯下的”。“其他一切都是猜测。我不会干涉‘顿涅茨克共和国’司法部门的工作。”俄方的这个说辞,显然就是在故意恶心西方国家了,“我这可是尊重邻国主权和司法独立哦!”。

500

▲拉夫罗夫的表态

拉夫罗夫在接受BBC专访的时候,其实也已经把话说的非常非常明白了,“俄罗斯不是毫无瑕疵的(squeaky clean),俄罗斯就是它所呈现出来的样子,我们对于展示真实的自己并不感到羞愧。”这句外交语言,翻译老百姓的大白话就是:“我已经掀桌子了,别指望我们会当好人,别指望能拿你们那些条条框框来限制我!我不在乎你们西方世界怎么看我!老子就干了!”

500

▲俄罗斯的表态,基本上等于自我解除了一些限制

在战争进行到现在这个拼消耗的阶段之后,俄方的这一举动,显然是在故意打那些支持乌克兰的西方政客的脸,让他们陷入“无能援救本国公民”的政治困境之中,并顺便通过公开审判,对那些企图参加乌军的潜在反俄分子进行心理恐吓,“不想被我们抓到判死刑话,就赶紧tm的从乌克兰滚!”。

至于为什么俄方要用顿涅茨克法庭进行审判,而不用俄罗斯法庭,其实也还有一层原因,因为在俄罗斯军中,和乌克兰那边的同类情况也有很多,俄联军当中,也有很多非俄国国籍的“志愿”战士,现在在乌克兰境内协同俄军作战的著名俄罗斯军事承包商“瓦格纳集团”的性质,其实和之前那些广受批评的西方佣兵集团也没什么区别……在顿涅茨克法庭进行相关审判工作,相对而言,可以让俄罗斯政府多一些回旋余地。

500

▲瓦格纳佣兵及其标志

就在所谓“顿涅茨克共和国”以“佣兵罪”判决三名外籍乌克兰士兵死刑之后,6月21日,“顿涅茨克共和国”就明确颁布了法律,允许外国雇佣兵进入该“国”境内,加入顿军执行作战任务。显然,在连续的残酷消耗战之后,顿涅茨克方面也顶不住了,需要以一切形式吸纳新的士兵。

500

▲显然,现在已经是实用主义第一位了……

“真理、法律和道德永远是战争当中第一批死去的。”这是一个古往今来的铁律,在这场战争已经进入血腥厮杀模式的今天,双方已经没什么顾忌了,也因此,两边的很多操作也都差不多,“雇佣兵”也一样,按“需”宣判,那三个被判死刑的倒霉蛋,说穿了,就是双方政治博弈中的几个小小“耗材”而已……

双方都存在同样类型的很多战士,在这种情况下,两边肯定都会宣传自己这边的这种战士叫“为理想作战的志愿军”而管对面的这种战士叫“为钱而战或是受人蛊惑的雇佣兵”。

500

俄乌战争中 佣兵都在干什么

在以往的战争,比如:美国攻打伊拉克以及出兵阿富汗的行动当中,因为双方实力差距过大,美军在正面战场上的推进都是一帆风顺的,所以,在这些战争行动当中的“雇佣兵”或是“军事承包商”们所扮演的角色,都是辅助意味十足的,他们基本上都是以后勤卫队,或是“赏金猎人”的形式出现的。

而在这场俄乌战争当中,“雇佣兵”或是“志愿战士”,很多都是在战争第一线和正规军一起投入正面战线的,他们参与战争的深度与广度,都可以说是现代正规战争中的新高峰了。

这是为什么呢?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双方正规军的实力,相比于自己要达成的最终目标,都比较拉跨。

500

▲每天,双方都能公布很多对方的损失

乌军十分缺乏熟悉北约制式先进武器的教官和相应的专业操作人员,以及能带着动员兵打硬仗的战斗骨干;俄军则因为之前的“瘦身军改”和迟迟不能进行“战争动员”的原因,而尤其缺乏精锐的步兵来填充战线。

这导致双方实际上都很难受,没有专业人士,会让乌军即使拿到先进武器也迟迟难以形成真正的战斗能力,没有战斗骨干,也会让乌军动员起来的二线部队很容易出现被轻易打垮的情况。

而俄军填线步兵的缺乏,则让俄军不得不放慢进攻的脚步,一点点的往前打,不然的话,俄军的战线就会到处是可供乌军小分队渗透的“筛子”。

500

▲在乌作战的俄方武装人员,要是人员充足,俄军的战果会比现在大很多

在这种情况下,尽一切可能搜集能为自己服役的士兵,就成为了双方的重点工作。双方通过各种方式搜刮来的士兵,也就被填进了战线的各个角落。

前段时间在行动中因驾驶SU25战机执行任务而被乌军击落身亡的,那位原俄罗斯空天军的少将飞行员,据报道当时就是以瓦格纳合同兵的身份参战的。

500

▲在阵亡之后,俄罗斯官方为他追赠了荣誉

这个之前曾多次在“涉俄利益冲突”中出镜的“瓦格纳佣兵集团”,可以算是俄式佣兵的一个代表,该集团的金主和创始人都和俄罗斯政府高层关系密切,其在热点地区执行任务时的许多情报支援与后勤保障工作,也和俄军密切协同,实际上相当于俄罗斯政府的“白手套”。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佣兵集团居然连空军飞行员都有的原因。

500

雇佣兵 各路牛鬼蛇神的大杂烩

在网络传说和影视文艺作品当中,“雇佣兵”们个个都是那种高度专业的“大哥级人物”,一个能打普通战士一个班的存在,但是实际上,“雇佣兵”是一个上限确实很高,但是下限也非常非常低的职业。

之所以会有如此悬殊的战斗力差异,本质上还是由雇佣军的性质所决定的,雇佣兵相对于国家长期建设的正规军,它的特点在于“雇佣”,这种雇佣是一时的,也就是临时被请来帮忙的。

这种“拿钱打工,按雇主的要求,临时进入救场”的行动模式,也就决定了雇佣兵之间参差不齐的行业“准入门槛”,当雇主的要求很高时,只有那些在精锐部队服过役的专业人士才能胜任,而当雇主对佣兵的技能要求很低,数量要求却很大时,那雇佣兵就成了很多缺乏出路的人的选择了。

500

▲在非洲执行任务的瓦格纳佣兵

顶级财团或是情报组织雇佣的那些从“海豹”“三角洲”退役的顶级高手,可以叫“雇佣兵”,沙特在也门使用的那些,批量廉价买来的纯粹充当炮灰的文盲壮丁,从性质上来说也和“雇佣兵”没什么区别,无非是专业水平差距极大而已。

500

▲被胡塞武装大量生俘的非沙特国籍的炮灰

如果我们不拿严格的“国际法定义”去卡,就按朴素的认知,将俄乌战争当中,那些双方势力中的外籍兵和临时上阵的“合同战士”,都看成是“雇佣兵”的话,那双方的“雇佣兵们”都在前线整出了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烂活”。

有临时上阵不久就反悔的(因为现在俄罗斯在法律意义上还没有进入“战争动员模式”所以俄军的合同兵反悔之后是可以解约的,并不用承受特别严重的处罚),有连基础武器操作都没学明白就被扔进战壕里的(俄乌双方都出现了大量这种情况),还有不听指挥乱开枪的,甚至还有打着打着,心理崩溃,直接脱离战场进入林子里自我摆烂的……

一名来自我国台湾省的前法国外籍兵团士兵在进入乌军服役之后,就在社交媒体上讲述了自己的前线见闻。

他抱怨说,最大的敌人是那些能力低下的友军,他们不听命令,随意丢垃圾(会造成阵地暴露引来俄军炮火),在友军识别能力方面的素质也非常低下,经常友军互射,不过万幸的是,因为枪法太烂,所以经常叮叮当当的互射半天过后……一个友军也没死。

500

▲中国台湾籍乌军晒出的战地见闻

这场俄乌战争打到现在,实际上已经进入“血肉磨坊”模式了,就是耗火力,耗人命,俄军凭借体量上的优势,慢慢推进,而乌军则一边节节抵抗,一边加快将自己的武器装备变为北约模式,不断地积累力量,企图反击。

在这样相对缓慢的消耗战当中,很多各怀心思的牛鬼蛇神都将这场战争看成了自己的秀场。有来刷流量的,有来趁机给装备做营销推广“带货”的,还有被一纸命令或是合同强行送上战场的,当然也有真的为了各自的理想而来志愿“打乌”或者“抗俄”的,毕竟那里的民族恩怨十分复杂,谁在历史问题上都不是什么白莲花。

500

▲韩国的战术网红李根大尉已经打完回国了

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在俄乌战场上出现什么离谱的事情,也都不算怪事了。现在双方的武装部队实际上都是各路人马一起组成的“大杂烩”了。

500

“雇佣兵”饮鸩止渴的毒药

临时雇佣而来的“短期合同兵”,虽然可以解决前线一时兵员匮乏的问题,但是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后续问题也很让人头疼。

首先就是这些临时拉来的佣兵不一定好用,当征募规模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很多缺乏正经谋生手段的人都会来应征,这些人的文化水平与训练水平都高不到哪去,而且还存在利用法律空子毁约的风险。

其次就是,佣兵部队虽然也有一定军事纪律的管束,但是在严苛程度上必然比不上正规部队,这些“短期合同兵”在战争当中的出格举动,比如抢劫超市,枪杀战俘与平民的行为,最终都会算在他们的雇主身上,会让使用方背上沉重的道德与舆论压力。

500

▲乌方的格鲁吉亚志愿兵,因为历史恩怨,宣称不留俄国活口,已经制造出了杀死战俘的事件,他们的生存信念就是对俄复仇

再次就是,“短期合同兵”由于是临时性的,也就导致这些经历过战火的“临时战士”,很快便会重归社会,等他们回归社会之后,一旦人生不顺,便有可能走上邪路,见识过血腥撕杀的他们,走上邪路的危害,可比一般的毛贼不知道大到哪里去了。

最后就是最大的那个安全隐患了,大型的佣兵公司尽管专业,业务水平高,但是其忠诚是靠金钱买来的,在国家财政充足时,尚可用丰厚的报酬拴住这匹野马,而当国家财政衰微时呢?他们还会保持这样的忠诚度嘛?

500

▲金钱买来的忠诚,含金量不会高到哪去……

归根结底,真正的可靠的国防力量,还是要依靠长期建设,不断投入的国家动员体系。能自觉做到“若有战,召必回”的预备役战士,远比临时买来的士兵可靠。

对于普通国民,尤其是中国人民来说,只有在合格的政委和指导员组织下的解放军,才是值得依靠的,别人的佣兵部队整出再多的花活也就随他去吧,咱一点也不稀罕……

更多有趣好玩的军事文章、视频、图片、电影、游戏,请关注“军武次位面”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公众号搜索“军武次位面”点击关注!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