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不能沦为当年的捷克,欧洲国家必须旗帜鲜明地同法德绥靖潜流作斗争

作者丨枫叶君

来源丨枫叶君评(fengyejunping)

德国总理朔尔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结成对子,刚刚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暗送了一次秋波。这让关心乌克兰局势的人们不能不产生这样一种感觉:莫非,法国仍是法国,而柏林却补位成功,当年英国首相张伯伦和法国总理达拉第一手造成的事业终于后继有人了?

马克龙和朔尔茨28日同普京进行了80分钟的通话。德国总理办公室称,两国领导人敦促普京同乌克兰总统进行“直接认真的谈判”,同时要求俄方“立即停火并撤出俄罗斯军队”。

500

听上去很美,但感觉却很有些吊诡。法德是在欧盟中掌握话语权的大国,然而,轮到涉外事务,尤其在当前乌东战事激烈的当口,这两个国家冷不丁出面和俄罗斯通话,给人的感觉是,乌军用反坦克导弹和马里乌波尔死磕精神都一时搞不定的事情,马克龙和朔尔茨想通过翻译,用两张嘴把它拿下。

怀疑是合理的,警惕更有必要。马克龙战前到莫斯科一厢情愿地游说,前不久又以貌似公正的口气扯俄乌谈判,而朔尔茨则顶住国内压力,在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试图访问基辅被劝退后,继续在向乌克兰提供武器问题上雷声大雨点小。现在,他们又一起对克里姆林宫说,“通禀一声,就说欧盟来人了”。这当然会引起旁观者的警觉:这俩人又在撺掇什么呢?

身为中间派或中间偏左的政治领导人,马克龙和朔尔茨当然时刻不忘他们的人道主义使命。通话中,两人敦促普京释放2500名在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被俘的乌克兰武装人员。同时,还要求普京解除俄罗斯对乌克兰敖德萨港的封锁,以允许粮食出口。只是他们忽略了,以他们奶酪般的软去碰俄式大列巴般的硬,普京未必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500

相反,多日找不到人聊天的俄罗斯,这时再次找到宣讲自家政策的机会。克里姆林宫在三国领导人通话后发表的声明中称:“俄罗斯总统向其他各方详细介绍了正在进行的特别军事行动中的最新事件,指出俄罗斯武装部队正在严格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准则,并谈到为在马里乌波尔和顿巴斯其他被解放城市建立和平生活而正在开展的系统工作。”声明同时警告西方不要增加对乌克兰的武器供应,称这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乌克兰局势的不稳定。

在美英等国还未及表态时,紧邻俄罗斯的波罗的海三国政界人物就纷纷作出反应,言辞间充满了对法德自行其是的不满,而在西方内部,对于一些欧盟国家正在暗示基辅应以割让领土来尽早结束战争的猜疑被重新引发。

爱沙尼亚议会外委会主席米凯尔森在脸书上写道:“这令人难以置信……马克龙和朔尔茨今天与普京的80分钟通话不可避免地要套用马克龙自己的话——这不是‘脑死亡’吗?是的,这些都是对我们盟友的严厉话语,但持续使战争的实施者和犯罪的实施者合法化,是对我们整个盟友空间的威胁。”

500

对于法德领导人貌似劝和但实际被普京当面教训的尴尬,拉脱维亚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帕布里克斯周日在推特上讽刺说:“似乎有那么一些所谓的西方领导人,他们对自我羞辱有明确的要求,并完全脱离政治现实。”

500

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在周日接受采访时也强调,当下的俄罗斯“必须被孤立”,否则,“给占领者一个占领他国领土的机会,意味着这样的事情可以在其他地方重演。”

与俄罗斯接壤,曾经作为前苏联的一部分的波罗的海三国如今是北约成员国,它们比任何其他欧洲国家更能对当前乌克兰所遭受的一切感同身受。早在两周前,爱沙尼亚总理卡拉斯就在专访中表示,与俄罗斯的会谈不会取得任何成果。当被问及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的外交渠道是否应继续保持开放时,她回答说:“军事胜利是唯一可以一劳永逸地结束这一切,并使战争发动者得到惩罚的方式。”

500

人们之所以感到焦虑和怀疑,是基于现实和历史两个层面,他们不得不面对这样局面:仅就欧洲而言,面对俄罗斯这个经济一般但却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除英国之外,人们看到的是那些力量较弱的小国,为了当前乃至未来的安全,大声疾呼,力所能及地提供帮助,而法国和德国,身为欧盟两个主导大国,却时不时地出现摇摆,至今仍不放弃对于莫斯科的和平幻想。

同样是俄罗斯的邻国,波兰对乌克兰的支持坚定而慷慨,其总统杜达在战争爆发后两次访问基辅,向乌克兰表示声援。在武器援助方面,乌克兰军队目前已经收到了由波兰提供的18门KRAB“克莱博”155毫米自行榴弹炮。此外,从波兰运往乌克兰的武器包括大约250辆T-72坦克、122毫米自行榴弹炮2S1“Goździk”和Grad火箭发射器。波兰还为乌克兰空军的米格-29和苏-27战机捐赠了空对空导弹。

500

都说决定战争结局的是人,但是常识告诉人们,离开了武器的人在战争中就是一堆肉饼。面对当前战场上俄军在重武器方面依然对乌军占有优势,乌克兰外长库列巴日前再次呼吁有关国家:“如果你们真的关心乌克兰,武器,武器,武器。”

500

现在,俄军由于将重兵集中于顿巴斯,在解决了马里乌波尔、实际上打通了从顿巴斯到克里米亚的陆路走廊后,加大了对东部乌军的进攻,并且刚刚拿下了卢甘斯克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的小镇莱曼,从而对北顿涅茨克形成合围之势。俄军渐进性的战场胜利迫使乌军正考虑从最后一块据守地区撤出,如是,俄军将获得对整个卢甘斯克州的控制。

对于俄军目前在乌东的军事进展,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29日在视察哈尔科夫时表示,乌东地区的局势“非常复杂”,“极为困难”。俄军试图通过对该地区的集中攻击来获取一些成果。为抵御俄军的猛烈进攻,乌克兰政府再次敦促西方国家提供远程武器,以便能够扭转战局。

500

可是,在顿巴斯已被俄军炮火淹没的紧急形势下,德国《星期日世界报》28日报出一条令人沮丧的消息,据该报获得的文件清单显示,德国总理朔尔茨以与北约盟国达成的协议为由,拒绝向乌克兰提供重型武器,如此前德方曾承诺的防空坦克和装甲运兵车。同时,自3月底以来,德国甚至几乎没有向乌克兰提供任何重要的轻型武器。

米凯尔森在脸书上抨击的正是这一点。他质问说:”为什么巴黎和柏林都没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呢?为什么要为推迟对乌克兰的武器援助寻找借口?“

500

乌克兰驻德国大使梅利尼克本周在接受德国《图片报》采访时批评朔尔茨缺乏“领导力和勇气”。梅利尼克在采访中说:“不幸的是,这是一次失败,特别是在立即从德国交付重武器以抑制俄罗斯人在顿巴斯的巨大攻势方面。”他补充说:“在军事上,乌克兰只是被柏林抛弃了。”

在朔尔茨在援乌武器方面顾左右而言他时,马克龙仍在继续贩卖他的和平大力丸。这位法国总统在本月早些时候的“欧洲未来论坛”闭幕式上发表讲话时竟然表示,欧洲必须从过去历史的错误中吸取教训,确保在俄罗斯和乌克兰进行和平谈判时,没有任何一方受到羞辱。

这种把话说反了的麻醉式宣教立即遭到泽连斯基的驳斥。泽连斯基直指马克龙的想法是徒劳的,他说:”一些欧洲领导人认为有必要为普京找到某些方法。但请理解——我们已经(这样)找了很多年了。今天,这些道路上有我们人民的尸体。我不准备找到这样的方法。”

500

“没有任何一方受到羞辱”,如果马克龙的这一美梦成真,可以完全不必怀疑,到时候受辱的一定是乌克兰。因为早在1938年的慕尼黑会议上,英法的绥靖套路就已经让历史告诉今天,如今的乌东顿巴斯不就是和当年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国地区一个待遇吗?当年英法牺牲了他国领土来“避免”战争,如今,法德是否又想以乌克兰在失去克里米亚后,再次以乌东领土的代价,换得俄罗斯撤军和所谓的“和平”呢?

这种想法来自法德,某些美国人也免不了俗。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日前就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暗示乌克兰应该以领土换和平。然而,这番话立即遭到乌克兰的愤怒批驳。泽连斯基嘲讽说,基辛格的日历似乎是1938年的而不是2022年的,他也似乎不是在达沃斯讲话,而是在向那个时候的慕尼黑听众讲话。

500

警惕是必要的。诚如BBC驻乌克兰记者乔·英伍德在报道中所说:“欧盟最有权势的两位领导人正在与俄罗斯总统举行直接会谈,这一事实意义重大……现在说今天的外交尝试代表了西方联盟的破裂还为时过早,但不同的立场已开始出现。”

欧洲不缺资源,缺的是正确方向和对懦弱说不的勇气。面对“以领土换和平”的荒腔走板,清醒的欧洲人必须认识到,除了与天斗与地斗还要与人斗,在外部抵御进攻,而在内部则要防范绥靖主义对自身队伍的侵蚀,尤其要警惕在法德等国中出现的错误苗头,以及某些离休不离岗,实际上早该歇息了的外交老人,如亨利·基辛格博士。同时也必须看到,俄罗斯的普京虽然陷入外交孤立,但在内部却政令统一,而欧洲国家要在这场战争中真正成为乌克兰的有力后方,就必须清除杂念,斩断马克龙式的念想和朔尔茨式的动摇,形成属于欧洲人的合力。

500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乌克兰人自身的意志和毅力。经验告诉世人,对于坚持到底者,人们的支持最终会被证明是慷慨的。在视察哈尔科夫的视频中,泽连斯基身着草绿色军装和防弹背心,在官员和武装士兵的陪同下,在路边检查被破坏和被摧毁的车辆。

泽连斯基说:“在这场战争中,占领者正试图达到他们所能达到的任何结果。但他们一定早就明白,我们将保卫我们的土地,直到最后。他们没有机会了。”

应该说,这个机会不止是针对俄罗斯,也应该指向内部的马克龙和朔尔茨,他们的绥靖或妥协念头,也不应该被给予任何机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