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枪救不了美国

2022年5月,美国连接发生了两次重大枪击事件,造成了包括18名儿童在内的31死,3伤的惨重损失。在德克萨斯罗伯小学枪击案发生后,美国社会各界非常熟练的开始了他们的标准化流程:发声谴责枪支与阻挠枪支管控的人士、誓言禁枪或加强枪支管控、降半旗、点蜡烛守夜等等等等......

500

500

这次事件,会是美国枪支问题得以解决的契机吗?

当然不。

在学校大开杀戒这种事情,美国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单就死亡人数超过或接近5月24日罗伯小学枪击案的就有四起,分别是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33死23伤)、2012年的康涅狄格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28死2伤)、2018佛罗里达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17死17伤,另有2名幸存者2019年自杀)、2018年德州圣达菲高中枪击案(10死13伤)。

31死这个数字放在其他正常国家也许会带来一场地震,但是放在美国并不算什么.毕竟从2009到2021年,美国平均每年都有113人死于大规模枪击案,31人这个数字想在美国激起一点水花,确实有点困难。

500

在过去20年里,美国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大规模校园枪击案了——哪一次的后续发展,不是政客发誓禁枪,媒体吵成一团,闹上十天半个月热度过去大家就把这事抛在脑后?

事实上,即使是罗伯小学这种伤亡人数较高的事件,在美国舆论场里的热度也很难持续超过一个月。别看这几天各种政界人士都赶着挤到前台允诺要如何如何,等一个月之后事件热度过去,他们还能再把这件事翻出来的概率,不会比他们真的兑现自己允诺的概率来得高。

为什么再多的枪击案都不会让美国真的禁枪?其原因可以总结为三句话:管不了,防不住,不愿意。

首先,为何管不了?

因为美国的枪支泛滥程度,已经属于积重难返,管无可管。

根据瑞士日内瓦国际发展研究院2018年发布的《轻武器调查》报告,美国平民持有约三亿九千三百三十三万支武器(包括合法持有\非法持有),平均每100人拥有120.5支枪,超过第二名也门的每100人52.8支一倍有余。

在这三亿九千三百三十三万支枪里,真正登记在册,拥有者明确可查的有多少?在美国酒精、烟草、火器管理局2021报告里给出的答案是:不到一千万把。

500

由于1986年通过的《火器拥有者保护法》(the Firearms Owners Protection Act)在联邦层面上禁止了建立全国范围内的武器登记系统,所以截止至今,除了夏威夷、哥伦比亚特区和加利福利亚之外,其他所有州对于武器销售的注册都是选择性的,只有一部分被认为“危险”的武器(如突击步枪,.50口径步枪)才要求登记注册,同时各州之间的登记信息互不相通,一部分州为了防止跨州调取登记信息,甚至至今仍使用纸质登记系统而非电子数据库。

除此之外,美国还存在着大量无法追踪的幽灵枪。

所谓的幽灵枪,指的是没有出场编号的武器——由于购买步枪等攻击性武器在绝大部分州都需要背景调查之类的手续,许多有犯罪记录或者不愿意让政府知道自己买枪的人都会选择购买“枪械制造套件”。在拿到之后,任何人都可以参照Youtube上可以公开阅览的教学视频,借助手钻、家用机床等简易工具,在半个小时内将这些这些完成度80%,只差最后一步的半成品武器变成一把可以正常使用的武器。

500

直到拜登政府在2022年4月出台新规定之前,这些“枪械套件”在销售时都不被视为武器,而是和一坨铁块,一把扳手一样的“金属加工件”,所以制造商不需要给它序列号,购买也不需要登记,换言之,这些武器从制造到售出,都不存在于任何官方、商业机构的数据库里。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目前美国民间的近四亿支武器里,登记在册的只有不到一千万支——因为其他的要么在购买时不需要登记,要么钻法律条文的漏洞跳过了登记过程。事实上,这一千多万支登记在册的武器,能有多少支仍在原登记人的手上,也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大部分州对于枪支的转手出让并无严格约束——理论上来说二手枪支出售也需要登记。

但是在实践中,卖方出售步枪等需登记的武器时为了避税选择现金交易,交易后不主动登记上报,被抽查询问时报损或报失已成常态,这类行为由于取证困难,执法成本过高,各州政府也没有什么动力去加强管理。

故此,任何想要在美国全国范围内禁枪的努力,最后都难免沦为空谈:因为禁枪的第一步,知道枪都在谁手里,在目前的美国都是一个无法实现的妄想。

其次,何为防不住?

在联邦层面上,我们可以认为美国对于枪支管理的力度一直在缓慢的增强:在1934年之前,美国对于枪支的购买算得上毫无约束,任何武器都可以合法购买与持有,但是凭借着自60年代至今的多年推动,民主党已经成功在国会取得了《暴力犯罪和执法保护法》)和《1994年手枪管制和暴力保护法》两项重大成果,禁止了包括自动武器、“攻击性武器”等多种类型武器的销售,增加了购买者背景调查、年龄限制等多项武器购买门槛。

按理来说,立法上的进步应该可以保证民间持有的武器被约束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范围内,让流通在市面上的绝大多数武器不至于对社会产生过大的威胁。

然而实际上呢?

500

要求注册,大家就买幽灵枪或者卖家根本不会登记的二手枪;禁止自动武器,大家就买撞火枪托、二元扳机;禁止短管卡宾枪,大家就把枪托改成”臂箍“,搞一把法律意义上是手枪,实际上还是短管卡宾枪的””手枪卡宾枪”;要求不能拆卸的固定弹匣,那就在抛壳窗位置用桥夹供弹、不能有垂直握把,那就搞一个89度的倾斜握把......

一句话,对于枪支管理的立法速度,永远赶不上美国人民钻法条漏洞的创新速度,到最后,联邦与各州的枪支管理法案看起来都被遵守了,但大家手里的枪除了普遍变丑了一些之外,性能上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

当下这种“管了,但没完全管”的局面,实际上就是联邦层面的进步,没有办法下沉到各州层面的后果:由于各州独立立法权的存在,以及各州对于禁枪问题不同态度导致的选择性执法,使得联邦所推动的控枪法案的实际落地效果,完全取决于各州政府的态度。

而不同州政府对于禁枪的态度,也是千差万别:加利福利亚、纽约等东西海岸蓝州在立法与执法上比起联邦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德州、中西部地区红州则往往形式大于内容,这里进一步那里退两步,下辖各县、市搞自己的一套规矩绕过监管时,州政府也常常无意纠正,放任自流。

在这种各州态度迥异,执行力度不一的现状,正是依靠立法和管理手段来推行禁枪的不靠谱之处,推行禁枪某些时候不仅不会有正面效果,反而会出现越管越乱的情况。最典型的例子,可以参考芝加哥。

500

作为一个忽蓝忽红的摇摆州,密歇根的枪支管理政策相当宽容:持枪无需提前申请许可证,长枪无需注册,枪支可以公开携带,没有弹匣容量限制,隐蔽持枪证合规必发、无限持枪自卫权等等……而身处其中的芝加哥则是一个另类:长期民主党执政的芝加哥在禁枪问题上一直堪称全美前锋,各种政策叠加之下城市居民合法持枪的成本高到近乎不可能,但是,这些严格枪支管理政策并不影响芝加哥市截止2022年5月24日因谋杀死亡224人,绝大多数死于枪击的现实。

所以,除非美国取消各州的立法权,并将执法权收归联邦,实行一个国家一个政策,或者在全美各州、各城市的边界上布满海关检查点,修上边境墙防止武器流通,否则的话,单独某个州或者某个城市实现严格禁枪,最后都难免沦为单纯的表演。

一州一城严格禁枪,最后没枪的只会是那些守法居民,因为隔壁城市、隔壁州买枪很有可能简单得跟去麦当劳买份套餐差不多,真的想要持枪且不在乎违法与否的人完全可以花几个小时开车去买一把无需登记的枪,如果在2022年4月之前,甚至还可以直接网购一把写作”金属加工件“,读作”枪“的玩意。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原因:民主党与共和党,并没有真的想要管管枪支泛滥这个问题。

让我们再次援引笔者在这之前几篇文章里面反复说过的一句话:

美国政治的核心问题一直都是选举问题,任何与选举无关的事情都不重要。

在保护生物学中,有一个叫做“旗舰物种”的概念,指能够吸引公众关注的物种(典型如熊猫), 旗舰种的选择并不完全基于生态学意义上的重要性,而是注重它的公众号召力与吸引力。旗舰种能在地区或世界的范围之内吸引公众对其保护行动进行关注,常用于宣传用途,通常是某些特殊生态系统的标志。

而枪支问题,正是这样的旗舰话题。

枪支本身具备社会意义上的重要性吗?有也没有,以2020年为例,一共45222人死于枪支相关事件,其中24292人死于自杀,19384人死于谋杀,535人死于事故,611人死于执法过程,400人死因无法归类。

作为对比,2020年有91799人死于毒品滥用(包含合法/非法);99017人死于酒精滥用,同时有至少30万未成年女性和成年人处于合法的婚姻状态(2000-2018年总数)。而这些与枪支问题同样重要(如果不是更加重要的话)的话题,获得的媒体、政治与民众关注度,是否有枪支问题的十分之一?

民主党与共和党政客、各大新闻媒体乐于在枪支问题上发声的原因只与一个:讨论上面所提到的这些问题,所获得的关注度要远远小于谈论枪支问题。

500

500

除了LGBT等超级政治正确议题之外,枪支问题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够以最大效率,一次性动员起美国不同观念、不同信仰、不同族裔、不同收入阶层的超级聚光灯,也是目前民主党与共和党能够拿出来说事的话题里,对于选民最有吸引力的一个。

事实上,严格的禁枪法案与治安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很多人以为的那么显著:在加州生活过的人都应该很清楚,旧金山地区的治安完全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在市内许多地方停车时,车内任何稍微值那么一点钱的东西都必须带走或者放在无法被看到的地方,否则大概率会被爆窗夺走;而市区旁奥克兰地区的犯罪率,常年在全美范围内名列前茅。虽然禁枪法案一年比一年严格,加州人民的持枪率也常年保持稳定下降趋势,但在犯罪率上,旧金山、洛杉矶等大城市却在全美平均水平之上保持着上升-下降-再上升的稳定横盘趋势。

500

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政客们不知道自己不可能在法律层面上对现状做出什么变动吗?媒体们不知道对于美国来说有比枪支更加重要的议题吗?他们当然非常清楚,但是当全民的注意力都被集中起来的时候,事实、可行性这些东西,就开始变得不重要了。

比起真的想到某种方式彻底解决问题,保持枪支问题存在、且持续存在,才符合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最大利益。如果排除外来因素、技术升级等外力干扰,两党完全可以在这个议题上把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贴面舞跳到宇宙热寂为止。

同样的,正是美国过往历史与现存制度所造成的管不了、防不住的现实、两党都不愿意费力不讨好的默契,才让两党有了足够底气在在禁枪问题上无限给出下次一定的允诺,又不会因为这个允诺无法实现而影响自身的基本盘与选票的底气。

正如黑格尔和马克思所指出的,重大的历史事件都会发生两次,一次是悲剧,一次是喜剧。美国的枪击案也同样符合这个规律,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喜剧,第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次发生时,它就只能是马戏团里的闹剧了。

禁枪救不了美国,禁枪甚至救不了在不远的未来里,下一次必然发生的枪击案里即将死去的那些牺牲者。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