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时基金:“固收大厂”的进阶之路

500

博时基金“固收大厂”的进阶之路,是一部中国固收市场的发展史。

2021年,A股“过山车”式的行情让不少投资者纷纷转向,寻找更为稳妥的投资方式。

以债券基金为代表的固收类产品,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对于投资者而言,固收类产品正如家庭资产配置这艘帆船上的“压舱石”,发挥稳住理财大局的重要作用,所以市场上出现了一个颇为形象的新名词——“固”全大局。

对于机构来说,除了依靠权益类产品在牛市中崭露头角外,如何在相对漫长的熊市中更好的生存下来才是更为重要的事。

所以,作为“基本盘”的固收类产品一直被视为“兵家必争之地”,行业常用“得固收者得天下”强调其重要性。

波动大是权益类产品最重要的外部特征,固收类产品的波动则要小得多,它更强调长期点滴的积累,所以想在固收领域脱颖而出绝非易事。

1998-1999年,博时基金在内的10家基金管理公司相继成立,拉开了国内公募基金行业的序幕,这10家公司也被市场称为“老十家”。

如今大部分的“老十家”依然保持着行业翘楚的地位并各具特色,凭借在固收领域的早期布局和长期深耕,博时基金现已发展成为一家公募基金界的“固收大厂”,并亲眼见证了中国固收市场的发展。

01 早期

货币基金是利率市场化的产物,从利率管制到利率市场化的过渡过程中,利率歧视和套利机会自然而生,成为货币基金孕育的土壤。

从1996年开始,中国相继实现了银行间同业拆借、银行间债券回购、政策性金融债、国债利率的市场化,但个人和企业存款利率长期以来并未实现市场化定价,第一批货币基金便在此背景下诞生。

作为一家早期便布局固收领域的基金公司,2004-2005年间,博时相继发行了博时现金收益货币型基金和博时稳定价值债券型基金。

但当时的公募基金业却鲜有专业的债券投研人员,因为早年公募基金以权益类产品居多,偶尔有闲置资金时才会稍微投资一点债券,一只股票型基金一年的债券交易加起来不超过十笔。

后来,随着市场的变化,博时等部分打算深耕债券业务的基金公司开始在全市场寻找专业的债券交易员,基金业第一批专业债券投研人员应运而生。

如果从收益角度看,以博时现金收益为代表的国内早期货币基金没有让市场失望。彼时一年定期存款利率仅有2.25%,而货币基金的年化收益率可以达到3%。

不少银行储户以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来申购货币基金,“储蓄搬家”成风,大量沉淀在银行的资金如潮水般涌入货币基金。

货币基金总规模从2003年底的43亿元迅速上涨,到2005年6月末,已经突破1800亿元,在全部基金规模中的占比也达到惊人的42%。

但好景不长,货币基金很快便遭遇了历史上首次赎回潮。2006年6月A股迎来牛市,巨大的财富效应吸引了大量投资者赎回货币基金转投股市。

在这次赎回潮中,货币基金总规模从2005年底的1868亿元骤降至2006年底的795亿元,降幅超过57%,在全部基金中的规模占比从40%降至9%。

在此之后,货币基金还遭遇过两次赎回潮,分别在2009年和2013年。

2009年赎回潮的诱因与2006年类似,同样是因股市升温,导致大范围的投机性赎回。2008年底,货币基金规模尚有3892亿元,仅仅半年后,这一数字便锐减至1629亿元,降幅超58%。

相较而言,2013年的形势更为严峻,货币市场遭遇了史上最紧张的“钱荒”。根据数据统计,仅2013年上半年,货币基金规模就减少了3467亿元,降幅高达49%。

证监会还为此专门召集所有货币基金经理开会,会上一些资历相对较浅的基金经理被点名批评,而博时等几家老牌基金公司派出的投资老将们成为了风控到位的正面典型。

02 决策

2015年,是A股牛熊转换的一年,也是博时基金迈向“固收大厂”的关键之年。

2015年7月,历任证监会办公厅副主任、招商局金融集团副总经理的江向阳正式出任博时基金总经理,二十多年的监管工作经验,让他在金融行业、投资市场方面具有敏锐的洞察力。

在通过对彼时金融市场格局变化的观察,并结合博时基金当时的情况和市场的竞争形势做了一些深度的调研后,江向阳审时度势的决定全力发展债券基金和货币基金业务,并一举奠定了博时基金“固收大厂”的地位。

2015年6月后,股市大幅震荡,银行理财资金出现了谨慎入市的迹象。从7月份产品的发行情况看,组合投资类和结构性产品发行的减少都表明了资金开始谨慎,进入股市的资金量有所下降。

那时,“资产荒”成为众多银行不得不面对的难题,越来越多的银行将理财资金和自营资金委托给外部机构管理,代替原本的非标资产,以追求多元化资产配置和相对较高的收益。

博时基金便是抓住这一机会,积极对接银行需求,输出债券主动管理能力,为中小银行提供债券主动管理服务。以债券业务为抓手,博时基金抓住机会拓展服务了一大批核心机构客户。

按照江向阳的说法,博时在债券方面的主动管理能力一直很强,合作伙伴对博时的信用研究能力、市场策略分析能力以及大类资产配置能力都相当认可,这对提高我们债券方面的市场占有率起到了很大作用。

根据Wind数据统计,在2015年博时发行的32只基金中,有15只为债券基金,占比为46%;到2016年,在博时发行的79只基金中,债券基金数量多达53只,占比也提升至67%。

在稳固债券业务的同时,博时基金继续开疆扩土,并把目标指向了货币基金。

2017年,在存金宝合作基础上,博时基金抓住了互联网的风口,迅速扩大货币基金的管理规模。

2017年6月1日,蚂蚁金服旗下一站式理财服务平台蚂蚁聚宝正式开放货币基金代销渠道,因为与博时最先完成系统升级、对接、测试等相关流程,所以博时成为了首批接入的试点机构,博时合惠货币基金也成为了在蚂蚁聚宝上率先试点上线的产品。

根据彼时余额宝页面显示,博时合惠货币基金七日年化收益率为4.76%,显著高于余额宝的4.058%。

凭借费率优势,博时合惠货币基金很快便吸引了投资者的关注,当时有消息称在10点正式上线前,博时合惠货币基金就已经净流入了3亿左右的规模。

在博时合惠货币基金的带动下,博时的货币基金规模增长迅猛。

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17年末,博时的货币基金规模达到了2158亿,比2016年末的1278亿,增加了880亿,增幅接近70%。

得益于江向阳在产品战略布局上的调整,在2018年的熊市中,博时基金逆势为投资者盈利58.82亿元。在当年全市场129家基金公司中,有56家实现正向盈利,其中数额超过50亿的仅有十家。

为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博时还将产品划分为一级债基、短债/中短债基金、利率债基金等十余种产品,实现了固收全品类覆盖。

一级债基方面,博时稳健回报债券基金兼具股性和债性的特征,可谓攻守兼备。既能在牛市中享受股价上涨带来的红利,又能在熊市中表现出很好的抗跌性。

500

数据来源:博时基金、Wind(数据截至2021年12月31日);排名类型:普通债券型基金(可投转债)(A类);排名机构:银河证券

Wind数据显示,自2014年6月10日至2021年12月31日,该基金累计收益率为78.33%,而最大回撤仅为10.81%,在同类排名中保持在前20%,真正做到了“稳健”二字。

短债/中短债基金方面,作为全市场成立最早的短债基金,博时安盈自2013年4月23日成立以来,历经债市牛熊。

截至2021年12月31日,获得了37.47%的累计收益,跑赢业绩基准近20个百分点,但历史最大回撤仅有2.79%。

在博时的中短债基金中,博时富瑞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产品。自2017年3月成立至今,该基金获得了27.19%的累计收益。

从历年业绩来看,2017-2021年间,累计回报分别是0.57%、8.48%、6.56%、3.64%、4.27%,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分别为0.74%、7.53%、4.28%、2.83%、4.73%。

稳定的业绩表现,最终获得了机构们的青睐,尤其是外部机构。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年末有23只FOF配置了博时富瑞,有10只将其配置为前十大重仓基金,其中有9只来自非博时旗下产品。

利率债基金方面,博时基金从2018年开始相继布局了主动管理利率债基金,以及跟踪相关利率债指数,追求与利率债指数相近收益的利率债指数基金。

特别是今年以来在市场资金的强烈避险需求之下,利率债指数基金、同业存单指数基金等中低风险产品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以博时中债0-3年国开行A为例,截至2022年5月5日,该基金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1.02%。

除了上述0-3年的短利率债指数基金,博时还发行了3-5年和5-10年的中、长利率债指数基金,实现了长中短端全方位布局,为投资者灵活便捷地参与银行间债券市场提供了更全面的工具。

03 基石

经过近二十余年的深耕,博时基金现已发展成为一家债券基金规模超3159亿的“固收大厂”。

不同于依赖权益类基金打开利润空间的基金公司,博时基金凭借的是固收类业务的长期稳定发展。

根据银河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博时基金近十年固定收益类基金收益率为188.21%,居行业第二(2/52)。

过去10年,固收市场起起伏伏,能够获得长期稳健的收益绝非易事,这背后则是依靠独特的投研架构和实力雄厚的投研团队。

目前,博时基金拥有业内独特的、能够匹配FICC(Fix Income,Commodity and Currency)综合业务的组织构架,业务线按照固收+、短债、货币、债券指数、纯债、海外债等来划分。

具体来看,固收+负责人过钧,是国内第一批债券研究员,在博时基金内部,被称为“过大侠”或者“过大师”,这源自他在过往市场跌宕中,长期优异的业绩表现。

从业17年,他历经债市、股市风云变幻,行业配置能力突出、券种配置灵活多元、擅长风格轮动把控、兼顾价值与成长等投资特点。

500

数据来源:博时基金、Wind

其代表产品博时信用债,截至2021年12月31日,累计收益达到276.39%,大幅超越同期业绩比较基准。

和过钧一样,短债负责人陈凯杨也是市场上最早一批债券投资专才,2003年加入深发展银行工作,2005年加入博时基金。

在博时,他完成了从债券交易员到投资经理的转型,担任过固收研究员、特定资产投资经理和债券基金经理。

2017-2021年间,他管理的博时双月薪定期支付债券收益率分别为:0.18%、8.98%、4.95%、6.29%、5.57%,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2.78%、2.78%、2.81%、2.80%、2.79%。除2017年外,陈凯杨的收益均大幅跑赢业绩比较基准。

与固收+和短债不同,货币负责人是一位女将——魏桢,2008年加入博时后,她历任债券交易员、固收研究员等职位,是博时目前在管规模最大的基金经理之一。

根据博时基金定期报告和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魏桢的管理规模已经超过了3600亿元。

2017-2021年间,她管理的博时现金收益货币收益率分别为:3.36%、3.51%、2.43%、1.96%、2.13%,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0.35%、0.35%、0.35%、0.35%、0.35%。魏桢的收益均跑赢业绩比较基准。

纯债负责人张李陵,是位基金界的“实力派”选手,多次获得专业评价机构的“信任票”。以基金行业的“奥斯卡”奖项为例,张李陵连续5年夺得金牛奖,是业界罕见的五连金牛名将。

他始终将绝对收益放在首位,并非常注重控制回撤,在2016年四季度“债灾”期间,他通过提前降低杠杆,保留大部分高流动性仓位,将最大回撤控制在1.65%,而同期中证信用债的回撤为2.61%。

作为投资团队的支持保障,由资管行业老兵王申博士领衔的固收研究部,也在不间断地提供关于宏观利率、信用债等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

此外,在博时基金的固收团队中,还拥有着邓欣雨这样的投资老将,倪玉娟、黄海峰等中生代基金经理,以及万志文、李秋实等新生代固收选手。

人员梯队完善、团队成员经验丰富,这样的“高配”队伍在业内并不多见。

04 结语

回首博时基金二十余年“固收大厂”的进阶之路,2015年通过积极对接银行需求输出债券主动管理能力,提高债券方面的市场占有率,2017年抓住互联网的风口,迅速扩大货币基金的管理规模,无不体现了江向阳在金融行业、投资市场方面敏锐的洞察力。

作为引路人,江向阳审时度势的带领博时基金开疆拓土,从早年间的单一品种,到现如今实现固收全品类覆盖,博时基金的“固收大厂”之路越走越宽。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