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陇西》扑街,怪陈坤还是马伯庸?

转自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

文/YY

除了开播时因为收视率过低引发各种冷嘲热讽,电视剧《风起陇西》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尾声。

从《风起洛阳》再到《风起陇西》,马伯庸宇宙在《长安十二时辰》之后就渐渐开始有哑火趋势。被视为超级大IP的马伯庸不灵了吗?

500

尴尬的《风起陇西》:豪华阵容,收视扑街

《风起陇西》基本上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作品。

在电影圈已经风生水起的导演路阳执导电视剧,在大众看来是一种降维打击,品质必定有保证,另一面演员阵容除了出场篇幅有限的Angelababy,剩下都是陈坤、白宇、李光洁这样的绝对实力派。原著基础就更不用说了,马伯庸处女作这几个字已经足够彰显它的号召力。

但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却在播出首日将CCTV-8的收视砸出一个大坑,各种维度的滑铁卢。

据酷云数据,《风起陇西》开播收视率0.62%,并一路走低,最低跌到了0.52%。要知道CCTV-8这样的国民性频道收视率大盘基本都在1.0以上,这一次,《风起陇西》算是砸穿了央八的收视底盘了。另一面,网播数据也平平无奇,与同系列剧集《风起洛阳》最高热度值高达9106不同,如今已经完结的《风起陇西》最高热度值仅7208,不仅称不上“爆款”甚至连“热播”都有点勉强。

500

在播出前大家对于《风起陇西》的期待值拉满,唯一担心的只有Angelababy的演技,但事实上在整个播出期间,出场次数有限的她却创造了“她一露脸,收视率就飙高”的现象,收视差的锅显然不能让她来背。

500

后来,有人将收视率的锅扣在了主演陈坤头上,而这一结论则是综合了近些年陈坤多部作品收视低迷的现象,但在陈坤演技没有失误的情况下做这种论断显然有些强加因果。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500

从《长安十二时辰》到《风起陇西》,被追捧的马伯庸

无论是《风起洛阳》还是《风起陇西》,在《长安十二时辰》之后马伯庸作品的影视化总是避免不了与“长安”对标。

2019年,在经历多次开播传闻后《长安十二时辰》零宣发空降优酷,但没想到却意外成为了话题。在当红顶流明星易烊千玺的加持下,《长安十二时辰》无疑吸引了不少关注,并最终成为现象级剧集。据报道,《长安十二时辰》的出品人林宁曾透露这部剧带来了超过10亿的收益,不仅极大的拉动了新增付费会员,为播出平台带来近千万的新增,并且中插招商效果也特别好。红星新闻的报道也佐证了这一点,据悉作为这部剧的播出平台,优酷获益颇丰,会员拉新创下新高,暑假会员增幅比去年涨了3倍。

500

衡量一部剧的火爆程度,还有一个标准是“造星能力”。《长安十二时辰》让易烊千玺、雷佳音、热依扎等演员颇受关注,但最重要的则是让作家马伯庸成为了“影视化的香饽饽”。

据天目新闻2020年报道,关于马伯庸新作《两京十五日》版权的“抢购大战”,早在新书上市前5个月就已悄然开始。当时马伯庸不过是在朋友圈小范围分享了一个简短的试读版本,平台和影视公司就已经开始疯抢其影视化版权。最终该IP落入花落博集影业、稻草熊以及爱奇艺手中。

除了爱奇艺、腾讯、优酷、B站也加入了马伯庸IP的争夺战中,据蓝鲸记者不完全统计,在《长安十二时辰》之后,马伯庸IP改编影视作品已播出6部,待播出数量9部,已经事实上形成“马伯庸影视宇宙”,但这其中除了《长安十二时辰》似乎都免不了“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

500

制图:蓝鲸传媒

《长安十二时辰》的偶然与马伯庸IP的尴尬

《长安十二时辰》的爆红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偶然性。

虽然不可否认的是“长安”本身制作精良,从艺术水准上绝对是一部高品质作品,但事实上由于马伯庸本身“考据式写作”的特点,这部作品其实是存在欣赏门槛的。“长安”的爆红其实离不开精美绝伦的视听语言与易烊千玺本身自带的流量,故事的介入门槛其实是在各种话题中被隐藏了。

但当平台决定复制“长安”现象时,复制的往往是影视工业的各个环节,包括那些天然的“门槛”。“长安”的出现仿佛为“马伯庸影视宇宙”定下了一种调性——大制作、电影感、实力派,似乎只有满足这些才可以称之为合格的影视化动作,殊不知这背后意味着超高投入成本与“大众VS细分”的矛盾。

其实“长安”并不是马伯庸首个影视化项目,2018年3月《三国机密》在腾讯视频播出,网传这部剧制作成本高达2亿元,最终4亿元卖给了腾讯。“长安”则为了还原大唐的一天,剧组直接耗资5000万建了70亩的唐城,据悉该剧总投资高达6亿。精美的视听语言其实都是靠钱堆出来的。此后,马伯庸的影视化就变成了一个烧钱的项目,据第一财经报道,《风起洛阳》筹备时,影视寒冬艺人片酬下降,制作预算只有“长安”的60%,但这也是一个亿元左右的投入。

500

影视不止是艺术,也是生意,如此巨额的投资势必期待“长安”式回报,但少了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风起洛阳》与《风起陇西》的反馈显然不及预期。没有成为爆款意味着在大众层面破圈的失利,由于历史悬疑和历史解构有一定门槛,这两部作品更像是马伯庸爱好者的定制作品,就连马伯庸自己在接受采访时都曾表示,自己做好市场细分就足够。

或许这就是“爆款的怪圈”。当你尝试去复制“爆款”时,“爆款”就注定离你远去了。《风起陇西》没有扑街,只是天花板就那么高。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