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次纯k,我想直接在里边安家

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meerjump

在反反复复的疫情之下,两点一线的生活成了非非必要,而唱歌作为我的情绪出口自然成为了必要。

在数不清的无数个日夜里,我从马桶唱到灶台,从《孤勇者》唱到《听我说谢谢你》,白天我在唱吧里技惊四座,夜晚又在全民k歌上与“一生唯爱华仔”唱得难舍难分。

我甚至斥巨资采购了多声道全立体的粉红芭比咩咩噗噗麦克风,只为在这操蛋的世界里一顿爆唱。

500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见过光明。我本可以一直这样在家唱歌,如果我未曾去过纯K。

随着进修的新歌与日俱增,我愈发迫切地觉得我需要去纯k一展歌喉,因为只有那里才配得上我销魂的天籁之音。

“今天纯k开门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

500

纯k,你是我的神!

还记得第一次听说要去纯k团建时,心里难免有些失望。

因为纯k这名字听起来太纯洁了,似乎除了唱歌之外很难再有其他的想象空间。

500

但所有的误解都会在踏进纯k之后得到消除,在某种意义上,纯k并不单纯。

第一次走进纯k的爱乐中包,差点以为自己置身维也纳金色大厅。优雅的三角钢琴赫然在列,野性的爵士鼓位列仙班,低调的吉他也在一旁蓄势待发,让平时爱唱凤凰传奇的我,顿觉自己配不上这里。

500

500

它的大包更是离谱,配备了超长吧台和激情电动,关键是遇上闲时三小时还只要168,让你都不好意思给差评。

上次从纯k团建完出来后,院办表妹就对我说:“下次我们把羽毛球带来这里打吧。”

500

图源于微博@今天gsc出白泽了吗

当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东西,那么我建议你带他去一次纯k。

外界传闻纯k是ktv届的海底捞,但海底捞常年在4.7徘徊的评分只能让它勉强是个优等生,纯k却是有如凤毛麟角的满分生。

500

院办表妹说她曾经在家乡的纺织厂打工,因为缝纫机踩的好,所以老板带她去过县城最好的ktv夜宴国际唱歌。有一次跟着伴奏陶醉地唱了半首的好心分手,中途喝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点的是千千阙歌,仔细一听原来伴奏声是从隔壁包房传来的。

“我第一次去纯k就像乡下人进城,才发现原来ktv是没有烟味的,墙壁是能隔音的,就连折叠大屏都比我家客厅大,因为纯k,我会记住这一分钟。”表妹一脸感慨道。

500

图源于微博@危大pipii-

不过,表妹说真正爱上纯k是在它的洗手间。一通宵的劲歌热舞之后难免使人蓬头垢面,但洗手间配备的一切让她感觉宾至如归。梳妆打扮完走出纯k之后左拐吃份肠粉配冰美式,迎着朝阳还能继续体面的去上班,这是表妹能想象到的最都市丽人的体验。

可以说,一个人走进纯k时有多花枝招展,离开时就会有多光鲜靓丽。

500

纯k在江湖上还有另外一个外号,那便是纯k食堂。不少人去纯k,吃饭是正事,唱歌成了顺便。

一首情歌王13分钟,唱完它就如跳了一次刘畊宏,今晚也就唱不动其他歌了。但在纯k,唱完一首情歌王之后,可随时补充各式碳水,又能马上再点一首10分钟的劲歌金曲,接着奏乐接着舞。

500

资料显示,纯k的投资商来自深圳,但纯k最早落户并根植于台北,以致于纯k的菜单上保留了不少台湾特色美食,有如台湾卤肉饭、台湾牛肉面以及台式三杯鸡等。

纯k有可能是你所在城市里能吃到的最正宗的台湾餐厅了。

我的台北朋友阿伟常年在大陆经商,每当需要应酬天使投资人或者采购商时,他就带他们来纯k,边吃边唱,等唱到友情岁月的时候,这单生意基本就成了。

他说有时候想吃家乡菜了,也会一个人来纯k,团购白天场3小时89的套餐,点上一碗卤肉饭,再在屏幕上点播一首罗大佑的鹿港小镇。现在他也不会再想回台北了,因为纯k在哪里,哪里就是台北。

500

卤肉饭里的米饭就像一曲爱的供养,而卤肉汁便是杨幂,只有这碗卤肉汁能为米饭注入灵魂,也只有杨幂演唱的爱的供养才真正拥有了灵魂。

如果没有了卤肉饭,那么纯k将失去百分之五十的真理,百分之七十的善,百分之百的客源。

有人说,吃过了纯k的卤肉饭,从此以后其他的卤肉饭都成了将就。肥瘦相间的肉片,恰到好处的浓稠,吃完后甚至想给卤肉饭点首歌。

500

图源于小红书@开心超人

为了服务好每一位享用饕餮的食客,纯k在曲库丰富度上也下足了功夫。有的人还是在纯k点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小糊爱豆发了新歌。

500

每次去ktv,院办表妹都想点一首中森明菜的《solitude》来表明自己的品味,但屏幕显示的“无搜索结果”总是让她失望,直到遇见了纯k。

纯k外面的世界,泰剧腐人、kpop人和二次元各自为伍,但纯k里面的世界能实现世界人民大团结。

磕生磕死的BKPP,欲罢不能的kpop人和无处发情的二次元都能在这里得到救赎。

500

500

500

关于纯k,江湖上还流传着一段和二次元不得不说的情缘,据说一个二次元一周只出两次门,一次是出门去纯k,一次是从纯k出来。

500

如果你想运动我建议你去迪卡侬,如果你想吃意面,就去萨利亚,但如果你都想,那你就来纯k。

台商阿伟说:“有一次在成都九眼桥纯k,我出去上完厕所之后推错了包厢门,看到一群白袜坎肩的男人捏着细嗓唱彩云之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来对了正版的纯k,因为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

500

在纯k,你甚至能健身

图源于抖音@小锯鳄

但如果非要说纯k有什么缺点的话,我想一定是花光了所有运气都不一定能预约上的号。

500

2022年4月底的一个夜晚,人类抗击covid-19的第三年,我做了一个十分稀碎的梦。梦见疫情前曾去过的四川阿坝的雪山上长出了一座广州塔,梦见新裤子在庞宽那约莫5平米的台子上连开了14天的演唱会,梦见头发已经地中海的表妹还在KTV里唱着中森明菜的《solitude》。

半夜醒来时我意识到,与其说我怀念的是纯k,不如说是那些可以自由自在纵情歌唱的日子。

继续睡吧,明天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500

在写这篇稿子时,广州的行程码上还带着星标;等到写完时,广州已经成功丢那星。正当我们摩拳擦掌准备去与纯k在悬崖上相爱时,昨天,也就是这篇文章发出的前一天,广州新增又来了。

我仍然期待着真正拨云见日的那一天,正如《明天会更好》里唱的“日出唤醒清晨,大地光彩重生”的那一天,去狠狠地唱它个三天三夜。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