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城市绿化用蔬菜?

你还别说这个主意我倒觉得不错。我们中国人有种菜的传统。例如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这个葵就是汉代时的大叶蔬菜。

倒查五千年,我们甚至能在二里头文化中发展中国人吃菜的痕迹。

当然,作为蔬菜,它的成长期相比植物果实,能量太少。但蔬菜的维生素和纤维素,也是人类的必须。

红薯在清朝传入中国以前,由于土地贫瘠广种薄收天灾动乱频仍,中国的土地养活的人口有限,基本上不过亿。

但即使如此,粮食的产能也仅仅够三千万人口的最低需求。那剩下的几千万人口怎么来平均这个有限的粮食供应量呢?

那就是瓜菜半年粮。中国人通过大量的种植蔬菜来弥补果实的能量需求。

后来,在红薯传入中国后,由于红薯的特殊作用,蔬菜的需求有所减少,但中国人吃菜的传统却已经根深蒂固!

那另一方面,中国人的种菜本领也是世界数得着的。南极那地方天寒地冻寸草不生,但中国人去了能泡出豆芽。海拔几千米的唐古拉,一代又一代的戍边卫士,竟然种出了绿叶菜。还有南海的高盐高温地带,大棚里蔬菜芬芳。

看来这个传统咱没有丢,但是今天看来不能丢,因为中国人有刚需。

特别是新冠肺炎席卷全球,有的地方由于物流等各种原因竟然一菜难求。

但是我们仔细观察后,这些现象全部集中在城市而不是乡村。

那么一个新冠病毒就如此让城市被动,未来如果因其它原因例如统一战争例如美国人突然动手等等天大不测事件发生,我们怎么能化被动为主动呢?

其实城市绿化用蔬菜瓜果类树木是个天才的创意。

一直以来我们的城市绿化追求的是美观,但它实用吗?一点不,如果小区居民这会暂时没有绿叶蔬菜供应,他甚至不能去采几片树叶吃,因为甚至有些树或者草有毒。例如夹枝桃,花可好看了,对不起,千万别靠近,有毒!

那么我们能否让城市绿化既美观又实用呢?

就是前文说的绿化进行瓜果蔬菜种植。

你别以为蔬菜瓜果不能美化环境,果树中桃花梅花,等多么让人赏心悦目。蔬菜中的韭菜可以做草坪蔬菜中的香菜芹菜有独特的芳香。

另一方面我们重点发展和研究那些能吃能观赏的蔬菜品种果树品种来美化城市的大街小巷,这些植物平时可以美化环境,但若有关键之时,完全可以备一时之急需!

现在好多居民在阳台不种花养草而是种蔬菜,关键时刻真是能够解燃眉之急。

那一个城市呢?我们做到居安思危了吗?两千年前的晋阳城都知道铜底座,芦苇编墙从而有打败敌人有了三家分晋的结果。几百年前的明朝修建南京城时就知道用米汤锅巴砖以备不时之需。

那今天我们呢?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今天,特别是俄乌战争甚至美国人主动唆使台独分子挑战红线抑或美国人为遏制中国不惜带狗一起上犹如今天对付俄罗斯那样,我们的城市孤岛怎么才能尽可能地满足居民最低保障而不乱呢?

这是一个大文章,但今天看来用蔬菜瓜果品种美化城市环境,并不错,至少是一个天才设想!

一切从人民利益出发,一切为了人民,特别是今天这个动荡的世界,我们该动作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