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解放思想,从同吃一锅饭开始!

大家好,我叫西热力·巴海提,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是一名基层维吾尔族干部,更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1982年,我出生在克拉玛依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父亲是一名退役军人,他经常教育我说,“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不要做背叛国家的坏人”。2005年,我通过参加考试成为了一名国家公务员。2016年,我非常荣幸地成为了一名驻村管寺管委会队员。

近期,有许多解放思想的文章吸引了我,也标志着维吾尔族党员干部的思想开始了真正的解放。这些文章深深地触动了我,我开始更深入的去思考一个问题——维吾尔族党员干部凭什么不能进汉餐厅,与汉族朋友同胞同吃一桌饭?

因为我是一名民考民的学生,在上大学时,我们班里很多都是少数民族同学,当时习惯选择在清真餐厅吃饭,虽然我不信仰伊斯兰教,但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认为去清真餐厅吃饭就是我们的习俗,我们的生活习惯。刚参加工作那几年,我和汉族同事吃饭时,他们为了尊重我的饮食习惯,每次都找清真餐厅,他们当中有些人不吃羊肉,有些人不喜欢吃清真餐厅的饭菜,可是为了尊重我还是去了清真餐厅。2008年单位选派我去苏州出差学习时,我怕在内地找不到清真饭馆,带着一大包馕、方便面和牛肉干,一路只吃自己带的食物,到了出差的地方,我也不和团队一起吃饭,这就让我缺乏了交流的平台,这对出差学习带来了诸多不便,更别说和大家一起思想交流。但是当时,我完全没有认识到,这是受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结果。

500

我父亲是一名共产党员,也是一名退役军人,他总教育我说“孩子,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今天的好日子,要听党的话,跟党走,一辈子不忘党的恩情!”后来,父亲因病去世,我们一家人没了顶梁柱,没了依靠,是党和政府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为我们申请了生活补助、社保,为我上学提供了学费,这时我更加明白了父亲说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现在好日子”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参加工作后,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的国家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在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是党给了我最大的帮助。给我送钱送米面油,为我们申请生活补助、社保,为我上学提供了学费。我看到的共产党员,都是为百姓无私奉献的,我也想成为这样高尚的人。于是,我怀着激动的心情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2009年,我如愿成为一名共产党员,随着阅历和经历的不断增加,我的世界观、人生观有了很大的变化。我认识到了马克思所说的是人类创造了宗教,而不是宗教创造了人类。《古兰经》中说过,穆斯林不允许吃猪肉、血和自死的动物,我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要严守党章规定,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党的宗旨,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我不是穆斯林,那我为什么遵守宗教教规?为什么不能进汉餐厅吃饭?所以“清真”这两个字和我没有关系。有些维吾尔族党员干部认为这是民族习俗还会选择“清真”,我个人认为这是对唯物主义和无神论认识不到位的具体表现,内心深处还是没有能够打破“教族捆绑”和“教俗捆绑”。

实际上,历史上新疆是一个多种宗教信仰并存的地区,维吾尔族先民最初信仰的是原始宗教和萨满教,后来相继信仰过袄教、佛教、摩尼教、景教。16世纪初,东察合台汗国统治者以战争等强制手段,将伊斯兰教推广到新疆,强迫当地居民改信了伊斯兰教。所以伊斯兰教绝不是维吾尔族全民信仰的宗教,清真饮食也绝不是所有维吾尔族同胞的饮食习俗,有相当数量的维吾尔族不是穆斯林,当然也并不用遵守穆斯林的饮食习惯,宗教教义规定的饮食规矩更不能成为所有维吾尔族同胞的饮食习俗。

思想通,则一通百通,自从将自己的思想解放以后,我经常和身边的汉族朋友、同事一起去他们家中做饭或者去汉餐厅吃饭,交流也变得越来越多,对彼此的了解越来越深入。

 2011年,我在四川雅安参加档案干部培训时,同宿舍同事的四川朋友请我们吃饭,他对我说“对不起啊,这里没有清真餐厅”,我笑着说“挺好啊,四川美食闻名天下,我们一起吃”,后来的几天我们一起去了农家乐、川菜馆还有路边的大排档,大家一起吃、一起聊,共同品尝特色火锅、酸辣粉、口水鸡、担担面、重庆小面和糖油果子等等各色美食,我也与四川朋友成为了好兄弟。后来,四川这位朋友还专门来克拉玛依与我再次相聚。2018年10月,单位的汉族同事过生日,全单位各民族的伙伴们一起在汉餐厅给他过了一个热闹的生日,大家在餐桌上说说笑笑,一起唱生日歌,气氛轻松愉快。我的同事说“真没想到今天维吾尔族同事们也来汉餐厅给我过生日!”我觉得这不仅是一个生日聚会,更是各族同胞思想解放、互相尊重的表现,是民族团结一家亲的体现。

尤其是这两年,新疆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民族团结之花开遍天山南北,新疆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各族群众生活不断改善、各项事业全面进步,旅游业呈现“井喷式”增长,无论天山南北,还是白天黑夜,人们不再担惊受怕,可以放心地外出、购物、聚餐、旅游,这些都是稳定释放的红利,我们每个人都是受益者。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作为一名新时代的维吾尔族青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的信仰是马克思主义,我不信仰任何宗教,更不是穆斯林。我很自豪自己融入现代生活,没有被宗教绑住前进的脚步。希望能通过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真实的想法,可以让更多和我一样的维吾尔族党员干部群众站出来,向那些妄图以宗教之名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不法分子发声亮剑。

我郑重承诺:作为一名民宗系统的少数民族干部,我要坚决执行“保护合法、制止非法、抵御渗透、遏制极端、打击犯罪”的原则,做好宗教事务管理工作,坚决带头打破宗教饮食习俗禁区,自己和家人在进行“起名、割礼、婚礼、丧葬”四项活动时不请宗教人士,教育孩子做好中国人、写好中国字、说好中国话、读好中国书。我将坚决同“三股势力”作殊死斗争,坚决把“两面人”清除干净,为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而不懈奋斗。

作者:西热力·巴海提,克拉玛依市乌尔区乌尔禾镇驻村管寺管委会主任。来源,乌尔禾零距离。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