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创造年轻人愿意生育的经济社会环境,已经成为人口问题的重心

国家统计局星期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去年净增人口只有48万,比上一年净增人口的204万又少了156万。如果按照这个比例,今年再少增加一百几十万,就成为了人口负增长。这个前景对舆论的冲击还是蛮大的。

这几年,人们预言了人口负增长将对经济以及社会面貌可能造成的各种负面影响,我相信它们大多都有道理或部分有道理。

同时我注意到,舆论对计划生育政策一直有一股怨气。计划生育是今天人口面临负增长的早期原因,对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早在10年前就朝着二孩政策逐渐开始了,直到放开三孩,产生了一些效果,但效果的滞后性以及现代化对生育愿望的挤压比预期的更为严重,让新生儿出生的速度无法迅速对冲老龄化的趋势。去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已经达到14.2%,超过了深度老龄化14%的红线。

但是我想说,中国就是这么走过来的。计划生育经历了几代领导人和中国社会的共同推动,当时根据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中国人坚信人口太多是国家贫困、经济难以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无数人口学家、经济学家和有决策力的政府官员共同参与了计划生育政策的制定,全国人民参与了它的进程。我觉得计划生育是可以反思的,但很难对它进行根本性的价值否定。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中,计划生育内嵌在了其中,好与不好都是它的一部分。

今天老龄化加速形成,年轻人不愿意生的影响,已经超过了计划生育政策的后续影响,如何创造年轻人愿意生育的经济社会环境已经成为人口问题的重心。而且我相信,如果中国下决心把提高出生率作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会有大量鼓励生育的政策工具设计出来。那么,中国是否到了必须那样做的时候,这需要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以及社会学家以高度负责任的态度开展讨论,提出严肃的政策建议,也需要政府的最终决策。

老胡既非人口专家也非经济学家,但我62岁了,见过文革,经历了全过程的改革开放,又跑了世界,是有一点阅历的。老龄化社会有诸多问题,但我想说,它们肯定是可以应对的,不需要集体慌张。老胡这一代人退休了,但大多数都在继续工作,或者帮着带孩子,保持着对社会做贡献。即使到了70岁,完全停下来“享清福”的人也不多。

我们这一代的城市家庭几乎都只生了一个孩子,我们的晚年会比父辈寂寞些,但我们都做好了精神准备。只有一个孩子,但孙辈在出生,成长起来。老胡的中小学同学大部分都是工厂的工人,这些发小的中间并没有弥漫悲观气氛,反而挺乐呵的。我想说的是,民间在微观上挺过老龄化的这个阶段,会有民间各种各样的办法做到。

从宏观上说,这代年轻人的集体压力肯定更大些,但老人们对年轻人的帮助,包括生活费的补贴和带孩子,也都更集中。老龄化的负担不可能主要由年轻人承担,我们这一代老去的人会紧紧站在年轻人的身后,帮他们分担压力。

我们的社会既然想让年轻人多生孩子,就要为此多创造条件,将各种资源多向有意愿生育的年轻人倾斜。很多家庭的老人都催年轻人:你们生,我们帮你们带,帮你们养。整个社会也应该这样,用行动对年轻人说:你们生,社会帮着你们一起养。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