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在学术网站上搜出了一些离谱的东西……

在我们实验室里,晨少的博士课题是“分子重构”(Molecular reconstruction)

大概是说,构成石油的分子成千上万,很难一个个分析清楚,因此你可以挑几个代表性分子来近似地“重构”石油。

你可以理解为,过年你妈带你回老家,你发现一屋子里坐着200个亲戚,根本认不得!这时候你就可以代表性地叫两声“姨啊!过年好!” “叔叔啊!认识认识!” ,就成功实现了你家复杂亲戚的重构。

当然,这都不重要。我今天要介绍的是一件和分子重构有关的诡异的事情。

前两天,晨少突发奇想,想看看自己这个领域在国内的研究进展。于是他打开知网,搜索“分子重构”,但结果让他有些懵壁。

500

500

且不说搜出来的东西和分子重构有什么关系,我甚至无法自信地说出这是什么语言。

我和冰冰盯着晨少的屏幕半天,首先判断,这应该不是英语和日语。晨少点头称是,并结合后面“来源”一项中的"Arab Press Agency",说这应该是阿拉伯语。

知网的检索功能辣鸡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但搜分子重构搜出一堆阿拉伯语这算是个什么bug?是最近知网买了阿拉伯数据库正在搞活动做推广?还是中东石油多,研究分子重构的人也多?

我们实验室就这点好,大家除了自己的课题之外,对一切都感兴趣。我们决定测试出这个bug的来源。

我首先随便搜了些别的有学术价值的关键词,发现结果是正常的。

500

说明并不是整个搜索都bug了,而是“分子重构”这个词有问题。

突然,冰冰发出了一阵充满智慧的笑声。我过去一看,原来他进行了一波严格的控制变量实验:

500

一波C43基本锁定,在“分子重构”中,最有问题的是“分重构”和“子重构”这两个关键词。

相信看到这里大家都很好奇,搜出来的这些阿拉伯文献究竟是啥内容呢?我很快咕狗机翻了一下。

500

排在前4的搜索结果分别是:《从圣书和圣训看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民间社会组织在伊拉克建设和平中的作用》《历史并没有压迫我们:伊拉克防空在这一时期(1991-2003)最新的全球空中能力面前》《伊斯兰科学的教学方法》

500

我在咕狗里打开了第一个搜索结果。

500

晨少仔细阅读了一会,沉默地思考着,他每天研究的分子重构与伊拉克的和平究竟有什么样的内在联系。他本来计划毕业那年拿诺贝尔化学奖的,现在看来只能去冲和平奖了。

突然,一旁的冰冰又发出了一阵充满智慧的笑声。

500

我们赶忙过去说冰冰老师又发生甚么事了。冰冰说他又试出一个有趣的现象:不仅搜“分重构”会出阿拉伯语,搜谐音的“粪重构”也会出阿拉伯语。

500

我很难想象,这种测试词是人类能想出来的???但你不得不承认,冰冰在科研之外的idea真的相当活跃。随后我们进行了一波大规模谐音梗测试:

比如不仅“子重构”可以,“子重勾”也可以。

500

子重够也可以!所以知网搜索的后台是用拼音来检索的???

500

不仅“分重构”可以,粉重构也可以

500

粉重狗也可以!

500

重狗粉也可以

500

粉虫狗就不行,看来“重”字很关键

500

进一步缩小范围发现重狗也可以

500

重勾、重购都可以,但重诟就不行……

500

截至发稿时,这个bug仍然没有消除,欢迎大家前往尝试。总结一下:

(1)当你在知网搜“分子重构”,尤其是“分重构”和“子重构”时会出现一堆阿拉伯语文献;

(2)搜“分重构”和“子重构”的许多谐音时,也会出现阿拉伯语;

(3)搜“重勾”、“重购”等谐音的时候也出现阿拉伯语,但搜“重构”本身并不会。

由于本实验室无人能看懂阿拉伯语,对这一bug的测试只能到此为止了,我们直到最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我的读者中有懂阿拉伯语的人,欢迎在评论区指点一下。

后记

刚才我突发奇想,在知网搜了自己……

500

怎么这回又出俄语了500所以我和双夸克核子、语义经验、冠状动脉、Levshin又有什么关系呢……

欢迎大家去知网搜索测试,如果有离谱的结果,请在评论区分享出来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