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在难民营,室友就是个阿富汗难民,他现在考过了医生,在瑞典当执业

【本文由“坎大哈名媛”推荐,来自《一个普通挪威人的收入,是你的7倍多,是真正意义上的极端富裕国家》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code2Real
  • 和中东狗大户一样没什么希望。

    其实我是想说优越的生活容易使人圣母化。

    2015年叙利亚难民危机爆发,吃太饱的挪威圣母们集体兴奋了,就开始大量的收留难民,收了大约6.5万人。

    根据挪威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20年,挪威总人口数为5 374 807人,其中移民为790 497人,相比2019年,移民人数增加了3.3%,这一年以来,共有25 327人移居挪威。

    挪威统计局预测,到2100年,斯堪的纳维亚(包括挪威、瑞典)的非西方移民比例将上升到1/3。

    有个叫布雷维克的极端白人右翼认为,挪威在这样圣母下去迟早毁灭,虽然挪威现在生活非常好,但是遍地都是程心,他必须做一把维德。

    但是奇怪的是,他完全没有针对移民和难民,而是对挪威自己人展开的外科手术式的精准打击。

    他的理论是这样的:移民、难民没有错,错的是那些把移民、难民放进来的圣母们,移民、、难民本身不是问题的根源,圣母治国才是问题。

    他甚至都不屑于去袭击现在执政的白左政客本人!

    他的理论是:政客最重要的就是接班人,把接班人给解决了,政策就熄灯了,他要给白左物理绝户。

    后来警察来了,他马上就投降了,因为为了筹备这次屠杀,布雷维克准备的好几年,白左法律他早就烂熟于心。

    警察来了以后,他首先熟练的投降,然后轻蔑的对警察说:

    “我的手指被小孩脑袋碎骨给刺破了,赶紧让医生给我包扎一下!”

    挪威的圣母警察马上被吓的一愣,然后马上开始给他包扎,毕竟“这可是布雷维克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权啊”。

    法庭上,布雷维克就两个要求:

    1、要么必须判我死刑(挪威已经废除了死刑,布雷维克认为这是错误的)

    2、要么无罪释放我(他认为他无罪)

    他的思想理论是这样的:

    如果挪威社会还能处死我这样的恶魔,说明这个社会还有救,没有烂到骨子里。如果不判他死刑,他认为自己就没有任何罪行,他认为自己是在救国。

    最终圣母们表示:为了抵制布雷维克的极右翼思想,他们决定绝对不屈从于布雷维克的冷血,只判了布雷维克21年有期徒刑,而且还准备用爱感化布雷维克。



当年我在难民营,室友就是个阿富汗难民,他现在考过了医生,在瑞典当执业,三个老婆七个孩子全去了,前段时间还给我联系叫我去玩呢。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