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尔佳·策普-拉鲁什:阿富汗问题的根源及出路

500

长达20年的战争使阿富汗民众饱经磨难。美国和北约军队仓皇撤退后,阿富汗政府军即刻溃败,国家陷入失序的边缘,阿富汗塔利班(以下简称“阿塔”)则再次夺回了政权。20年间,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耗资2.3万亿美元,没有产生任何经济成果,只留下一片废墟。国际社会在思考解决阿富汗问题时,应正视西方国家对阿政策中长期存在的问题,并设身处地从阿富汗民众的切身利益出发,真正提供能够解决当前阿富汗人道主义危机及未来发展问题的良策。

西方需要反思其阿富汗政策

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数据显示,由于美欧对阿塔当局实施经济制裁,美国财政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又冻结了阿富汗前政府的海外资金账户,阿富汗全国93%人口的粮食安全无法得到保障。当前阿富汗国内物价暴涨,民众无钱购买粮食,约400万人面临饥荒威胁。加之冬季来临、气温骤降,阿富汗国内药品、燃料和电力供应严重缺乏,阿富汗全国已有4000多个诊所关门。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卫生部代理部长马杰鲁赫表示,中止对阿富汗的国际援助后,包括孕妇和儿童在内的阿富汗90%以上人口缺乏基本医疗服务,阿富汗流离失所的人口将达350万人。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呼吁国际社会立即恢复对阿富汗公共卫生领域的援助,并强调“过去20年来,国际援助资金约占阿富汗国内生产总值的43%,突然切断援助将对阿富汗医疗卫生体系造成重大威胁”。

500

2021年9月2日,从阿富汗昆都士、塔哈尔、巴格兰等地区逃离的难民聚集在首都喀布尔,搭建帐篷居住生活。(IC Photo图片)

在2021年10月12日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阿富汗问题会议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欧盟将向阿富汗及其多个邻国提供价值约10亿欧元的一揽子援助,但其中一部分将用于在中亚国家进行的军事行动。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由于阿富汗新政权合法性仍不确定,欧盟已经与具有相似观点的伙伴一道暂停对阿富汗提供发展援助。”塔利班代表近期提出希望西方国家解冻阿富汗境外资产,但欧盟及美国对此均保持沉默,其此前表态无疑是“鳄鱼的眼泪”。

事实上,在军事上遭遇失败后,北约国家又开始对阿富汗进行经济战和金融战。虽然它们宣称其目标是打击塔利班,但实际上针对的是毫无防护能力的阿富汗平民,而且这种行为只会让“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等极端组织受益,后者近期在坎大哈和昆都士发起了多次恐怖袭击。人们不禁要问,从经济上削弱塔利班打击恐怖主义的能力到底对谁有利?

大多数西方智库并没有认真研究过美欧阿富汗政策遭到如此巨大失败的真正原因,而是继续按照地缘政治理论把他们的挫败解释为俄罗斯和中国在地区上升的影响力。这种病态思维的受害者是阿富汗人民。阿塔的经济资源正在逐渐枯竭,如果他们不得不靠出售美国和北约遗留的武器装备来获取资金,那么一旦这些武器装备流入“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伊运)和“伊斯兰国呼罗珊省”之类的恐怖组织手中,不光是本地区,就连欧洲也会遭遇新的恐怖主义威胁。

除了恐怖主义蔓延之外,针对阿塔发起经济战这一短视政策造成的另一严重后果是阿富汗的毒品生产和非法交易问题更加严峻。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在独联体国家元首理事会会议上表示,阿富汗仍是全球最大的鸦片生产国,其产量约占世界市场的90%。2000年,在与时任联合国禁毒署主任皮诺·阿拉奇谈判后,阿塔宣布停止鸦片生产,并且取得很大成功。但如果美欧针对阿塔持续发起经济战,那么后者是否还会放弃这最后的财源就很值得怀疑。阿拉奇博士虽然已经卸任,但直到今天他仍然希望再次与塔利班就如何以农业生产替代鸦片种植进行谈判。因此,在阿富汗问题上,西方势力与其继续针对中俄玩弄地缘政治把戏,不如从更深层次上反思为什么他们的政策取向必须被置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层面。

500

2021年10 月27日,第二轮阿富汗邻国外长会在德黑兰举行。(IC Photo图片)

阿富汗的困顿归咎于西方的对阿“大战略”

国际上普遍认为败走阿富汗是北约军事史上最大的败笔之一。很明显,拜登政府认识到阿富汗战争没有取胜的可能,其正在落实此前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结束无休止的战争”的对阿战略。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为了集中力量在印太地区遏制中国。近期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就在前期高度保密的情况下组建起新的军事联盟“美英澳联盟”(AUKUS)。

但是,包括阿富汗在内的中亚地区国家依然无法安享和平,帝国主义国家从没放弃控制他们的企图,这可以追溯到英属东印度公司时期实施的聚焦于掌控阿富汗的“大战略”。在这一战略指导下,东印度公司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抵制俄罗斯的扩张企图,还对印度和许多非洲国家实行殖民政策。英国学者伯纳德·刘易斯提出的“危机弧形带”理论,即分裂、重新划分中东国家也是对这一“大战略”的延续。据此,美国卡特政府国家安全顾问、地缘战略理论家布热津斯基在20世纪80年代也极力强调在阿富汗战争中利用“伊斯兰牌”对抗苏联。苏联垮台后,很多受过美军训练的武装组织分散在前华沙条约组织国家以及巴基斯坦、伊朗、中国等国境内开展恐怖主义活动。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正是西方对阿富汗的“大战略”催生了地区宗教极端组织。如今,西方仍在利用这些组织在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实现针对民选政府的“政权更迭”目标。

1996年5月,时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里昂·布里坦在北京参加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发展首届国际研讨会时曾指出:“亚欧大陆桥难以成功,因为大陆桥经过阿富汗及其邻国,沿线会遭遇层出不穷的部族冲突和恐怖袭击。”事实上,由于北约的军事存在,相关国家过去20年里在经济上难有进展。

在阿富汗进行了20年的反恐战争后,西方军队败走喀布尔。北约仍警告说,阿富汗正在变成“恐怖分子的避风港”,将向阿塔“施压”以让其打击恐怖主义。然而,2019年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份“阿富汗文件”,表示西方需要与“塔利班的对手”进行合作,而“塔利班的对手”实际上就是那些恐怖组织。事实上,阿塔再度夺回国家政权也是其击败阿富汗境内各种恐怖组织的结果,这一点对于认清阿富汗反恐形势是非常关键和不可忽视的。阿塔认为他们的斗争是把阿富汗从外部占领者手中解放出来,其对本国之外的地方没有领土或政治野心。

500

2020年10月8日,中国政府第六批援助抗疫物资运抵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机场。(新华社图片)

国际社会要帮助阿富汗人民解决实际困难

当前阿富汗正陷入人道主义危机,国际社会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对阿富汗的国际人道主义援助不应受阿国内政治局势影响,国际社会应立即恢复对阿富汗国内急需的食品、医药和能源等物资的供给,同时解冻属于阿富汗人民的海外财产。

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表明,在疫情大流行时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在当今这个互联互通的世界,所有国家都要建立起现代医疗卫生体系,以共同应对和防范可能的公共卫生挑战。

因此,除了应对紧急人道主义危机以外,当前阿富汗亟须建立现代医疗卫生体系,包括建设现代化医院,就像中国在武汉做的那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国际社会还可以通过上海合作组织——阿富汗联络小组以及扩大的“三驾马车”(俄罗斯—中国—美国+巴基斯坦)等机制,在阿富汗建设现代化医疗体系,真正改善阿富汗人民的福祉。同时,国际社会还应对阿富汗本国的医生、护士以及卫生工作者进行必要的培训。此举不仅有利于保障阿富汗民众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还能够吸收大量的青年就业,即通过职业培训提高就业率,从而尽快稳定国家和社会秩序。

在加强对阿富汗国际援助的同时,国际社会需要尊重和发掘阿富汗自身的传统文化价值。阿富汗5000年的丰富历史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掘,很多文明古迹尚处于尘封之中。阿富汗历史上的许多外来征服者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文化痕迹,这里有很多青铜时代的手工制品。制定出最早的重量和度量标准的哈拉帕文化在本地区不同国家的很多民族都有遗存,包括雕刻、印章、陶器和首饰等。数千年来,阿富汗是汇聚各种文明的交流中心,这也是包括中亚国家、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和中国在内的很多阿富汗邻国都认为阿富汗历史与本国历史相交叉的原因。

美国和北约国家在阿富汗的失败也源于其不愿去了解阿富汗深刻而复杂的历史。2003年,在阿富汗战争开始两年后,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甚至不知道在对谁作战,他在内部文件中写道:“我不清楚敌人是谁。”曾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任职的三星上将道格拉斯·鲁特,将美军2400多名士兵丧命于阿富汗战争归咎于“官僚体制的崩溃”,并表示问题的起因是美国对阿富汗缺乏“基本的了解”。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在2021年10月13日举办的“莫斯科能源论坛”上指出:“自由和民主不能脱离文化和传统。美国入侵阿富汗,无视阿富汗人民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注定了其悲剧性的结局。”

为了尽快结束阿富汗的人道主义灾难,国际社会应采取两步走的策略。一是尽快恢复向阿富汗输送包括粮食、医药及其他生活必需品在内的援助物资,以应对人道主义危机。同时,建立起基于阿富汗传统价值的医疗卫生体系,如打造以阿富汗历史上的“医圣”伊本·西纳命名的医疗卫生旗舰项目,为阿富汗民众提供必需的医疗卫生服务,并给予其历史尊严和重新构建美好国家的信心。二是把阿富汗纳入地区发展建设议程中。如,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此前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三国达成协议将修建一条由塔什干经马扎里沙里夫到喀布尔以及白沙瓦的铁路。此外,相关国家还有意修建一条连接白沙瓦、喀布尔和杜尚别的高速公路以及建设“开伯尔山口经济走廊”,并将其作为中巴经济走廊(CPEC)的延伸。

如果国际社会能够真正汲取过去20年西方对阿富汗政策的教训,并重新开展合作,建立一种新型国际关系范例,那么整个中亚地区或将再度发展成为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的“千城之国”。

​黑尔佳·策普-拉鲁什(Helga Zepp-LaRouche)系人大重阳外籍高级研究员、国际席勒研究所创始人兼主席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