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肯为每个孩子做评估,但在国内想让做过先心病手术的孩子上体育课,怎么都不行

【本文原标题为“评‘美国的这次经历,让我零距离地体验了真正的法治国家的办事方式’”,风闻社区有修改,原帖链接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621480

不要轻易否定别人的长处(无论真假),也不要否认自己的短处。说说我自己正在经历与此类似的问题。不是听说,不是其他人的经历,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进行时。

孩子小时身体素质不错,但越来越差,一次感冒引发肺炎,因为肺炎查出有先天性心脏病。2020年1月,做了先心病手术,手术很成功。疫情来临,在家静养,过完春节,在家上网课,活动量大幅减少,为了恢复身体,教孩子在家每天打2趟长拳。期间2次复查完全正常,医生说:已经跟正常孩子一样了。2021年上了初中,学校知道她有先心病,于是不让上早操,不让上体育课。早操和体育课只能“见习”。所谓“见习”就是绕操场走圈。

于是,我就与学校交涉。我的计划是,走正常流程,不越级上访。先体育老师(个人态度),然后教务处(学校态度),再教委(教育机构态度),最后是信访办,如果还不行,只能上法院了。

首先与体育老师沟通,科普了一大通先心病的原因、症状、治疗方法及结果,证明我们家孩子可以正常上体育课。

体育老师态度很好的听完了,说:学校毕竟不少专业机构,让医院开个能上体育课的证明吧。

我说,我知道现在老师难当,现在有出院证明、复诊证明,我也可以写个承诺书,出了问题我负全责,不会找老师与学校的麻烦。

体育老师: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心脏的问题,没有医院证明,谁也不敢冒险。

体育老师工作做不通,就找医院要证明吧。医院果然不给开证明,出院证明就可以了。不死心再问:孩子现在能否进行剧烈的体育运动,比如中考体育要求800米跑,3分24秒完成。医生回答:结果正常的话没什么不能参加。

把医院与医生的回复截图发给体育老师,体育老师还是不敢让孩子上体育课。体育老师说:一个刚毕业的初三学生,有高血压却说没病,中考体测时犯病了,目前他已经被家长告上法院,所以根本不敢让孩子上体育课,有承诺书也不行。

自此我才明白,我和体育老师的目标完全不同。

我的目标:孩子能正常上体育课,锻炼身体,出了问题,我承担责任。

体育老师的目标:不出问题。

体育老师错了吗?没错,只是想保住自己的饭碗,要求够低了。

我错了吗?也没错,只是想让孩子能够参加体育课,能够参加中考体测。

孩子更无辜,每天郁闷得在操场走圈,看着别人跑跳投掷。

第一步走不通,走第二步,找教务处主任。

计划:

1.证明孩子可以上体育课,签承诺书。

2.请校方出示官方不允许孩子上体育课的文件,

3.学校不能解决问题,我将咨询教委意见

经过与班主任、体育老师确认,带上病例与网上找的官方文件,去学校与教务处主任面对面沟通。

教务处主任很亲切也很圆滑,先说:您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您希望她有好成绩,我也希望她有好成绩,毕竟也是我的业绩嘛。然后,看病例,结论是:孩子没啥问题,应该可以上体育课,至少可以上不太剧烈的运动项目。但是。。。

中国的事就怕“但是”。但是的后面是体育老师被告的事,那个高血压的孩子,家里花了2万元治病,家里是拆迁户不差钱,就是心里不爽,把学校和老师都了,其中要求体育老师赔偿5000元,正在打官司。告学校可以理解,告体育老师就没道理了,毕竟是职务行为。所以体育老师压力很大。承诺书到底有多大法律效力谁也说不准。

计划1被堵死。

教务主任:现在孩子这种情况,医院不给开证明也很正常,而教委既没有类似情况可以上体育课的文件,也没有不能上体育课的文件。上次高血压孩子的事,除了你们孩子,学校还有一个先心病孩子,还有哮喘的、高血压的孩子,我们也向区教委反映过多次,区教委也开过几次会,没得出具体结论,只有一个会议纪要。

计划2被堵死。

我:学校不让上体育课,中考又要成绩,而且官方文件规定了4种情况免体育测试,且分数各不相同,残疾、长期伤病、短期伤病、临时伤病,我们孩子哪种情况都不是,哪种证明都开不出来,只能算无故缺席上课,无故缺席体测,全部计0分。

教务主任:这种情况我也了解,也多次反映过,据说市教委正在研究,年底前会出个这方面的文件。这样吧,我们现在就给教委打电话,看看文件出来没有,再让他们找找上次的会议纪要。

于是打电话,免提。结果是文件还没下来,会议纪要得找找,再转发给教务主任。最后,教务主任:你们赶紧催上面出文件,否则我只能让家长找你们想办法解决。

计划3被堵死,还支到年底等文件。

最后,教委主任说:天气越来越冷了,总是见习也不是办法,我再跟几个体育老师开个会,看看能不能把有类似情况的孩子组织起来进行适当运动,一边运动一边等文件,文件下来了,这些孩子也能马上跟上普通同学的进度,至少不能太差吧 。

最后使出“拖”字诀,围三缺一,还给了我条生路。我能怎么办,我严重怀疑该方案的可行性。只能向教务主任抱怨一句:2000多年前,孔子都能做到:有教无类、因材施教。而我们现在却做不到了。教务主任只是尴尬又无奈的笑笑,没有回答。

教务主任错了吗?没错,他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平衡各方需求,缓和各方压力。

体育老师错了吗?没错,只是想保住自己的饭碗,要求够低了。

我错了吗?也没错,只是想让孩子能够参加体育课,能够参加中考体测。

孩子更无辜,每天郁闷得在操场走圈,看着别人跑跳投掷。

没有人有错,但孩子就被卡在那无所适从。

我能怎么办?带着孩子早上练武术,放学后跑800米,在晚上做仰卧起坐。

然后,等年底的官方文件。没有文件就按程序一级一级反映问题,如果每一级都给我拖半年,中学毕业都解决不了问题。

相关数据:

中国0-19岁人口,3.2亿(六普数据)

先心病比例,0.4%~1%(百度)

被卡住的孩子:128万-322万(当然可能有没发现的,有没手术的)

此外,还有多少哮喘、高血压、肥胖症等相关疾病的孩子呢。

顺便说一句,不要轻易嘲笑公知,中国的发展他们功不可没。

公知总说:国外那方面做的好,是怎么做的。国家觉得有道理的,就改善,逐步接近、达到甚至超越了公知的说法。只是疫情告诉我们,我们做到了,国外仅仅停留在理念、计划阶段,甚至是吹牛而已。但我们做到了,人民收益。如果国家能做到该文的过程与结果,中国会有很多孩子受益。希望这一天不会太久,孩子等不起。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