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不该再出现“蛋炒饭”谣言

  文 | 刘梦龙

  11月25日是毛岸英烈士牺牲70周年纪念日。前段时间沉思录关于长津湖的影评中谈到,这个电影中涉及毛岸英烈士牺牲的情节直面了中文互联网世界一个愈演愈烈的抹黑、谣言:蛋炒饭。”关于“蛋炒饭”谣言是什么,键政圈的朋友应该都不陌生,这里我们就不转述了。总之这是一个长期存在于中文互联网上,动机非常恶毒的谣言。

  最奇葩的是,有不少公共人物和体制内人士学者,甚至一些官媒账号等,每逢一些革命纪念日就会转发这个谣言,或者发些“蛋炒饭做法”之类的阴阳怪气影射内容。这种行为足见我国文宣和意识形态领域长期以来存在的历史观认知乱象,以及某些人的仇恨心理。

  一些群体不止对英烈恨之入骨,他们对整个抗美援朝也是持彻底否定的态度,见不得对抗美援朝历史的正面宣传。比如在《长津湖》上映票房火爆后,前有大V罗昌平发言污辱冰雕连烈士,后有古墓派公知聂圣哲公开叫骂《长津湖》剧组的三位导演和主演吴京。足见对抗美援朝的宣传让这些人的心多么刺痛。

500

  公众人物与普通网民不同,一言一行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尤其涉及知识文化宣传等领域的人物更是如此,在互联网时代必须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我们说不好听的,像这种文宣领域人物公开否定污蔑新中国立国存亡之战的行为,放哪个年代的标准来看都是汉奸带路党的作派无疑。无非是国内长期以来文宣领域的思想混乱和一直没有有效底线的约束,才导致这些人能长期呼风唤雨蛊惑人心。

  当然,这样的人和这样的现象是存在深厚的土壤的,这也是已经到了2021年的今天,仍然有大批这样的人存在的原因。我们前两天文章《汉奸的前世》讨论了历史上的汉奸,正好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下今之汉奸。

  自近代以来,华夏文明遭遇了空前的逆境与挑战,这个过程中,汉奸之流为虎作伥,造成了极大破坏,其遗毒更是流布到今天,一批吃饭砸锅的恨国党长期活跃,长期乱象不止。造成近代以来,汉奸空前活跃的土壤是什么?是1840年以来,长期的外强中弱,落后挨打,强敌如泰山压顶,国家民族危如累卵。面对空前的民族危机,有仁人志士救亡图存,就有奸佞小人卖国求荣。

  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变,与古代相比,汉奸这个群体虽然在卖国求荣,与人民为敌这个本质上不变,在具体行为表现上却有了大的不同。和古代的汉奸相比,近代以来的汉奸至少有三个特点,价码和地位更低,主动性和狂热性更强,渗透性和危害性更大。

500

  造成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是因为近代以来所面临的民族危机,与历代外族入侵中原相比是有极大不同的。历代入侵中原的侵略者本质上说都没有动摇华夏文明根底的能力。面对生产力的落差,入侵的外族最终是不免被同化的。

  而近代的外国入侵,无论是西洋列强还是东洋强盗,都是在生产力与社会发展上领先于我们的,是有着和我们截然不同又高度成熟的文明体系的,是拥有把中国彻底分裂,改造成殖民地,乃至鸠占鹊巢,消灭华夏文明,使中国人亡国灭种的能力的。

  近代以来,中国发生过三次严重的民族危机。第一次是庚子国变,西洋列强如果不是内部矛盾重重,相互倾轧,是有能力把中国分而治之,使中国彻底分裂的。一次是日本侵华,意图占据大陆,彻底使中国人沦为亡国奴,并取而代之。最后一次是美国勾结蒋记政权,二战后试图经济殖民中国,使中国在文化和经济上沦为西方体系的附庸。这三次危机,都是文明体系乃至种族上的根本冲突,是奔着子孙万代不得翻身,亡国灭种去的。

  在历次民族危机中,汉奸之流,不但为列强冲锋陷阵,甘当炮灰,更是列强以华制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从这个角度说,汉奸对列强的意义并不比前代低。但和汉奸发挥的作用相比,近代以来汉奸的地位与价码是每况愈下的,这是大不同于古代的。

  历史上,如汉人世侯于蒙元,三顺王于满清,汉奸之流往往成为他们顶层统治阶级的一部分。但近代列强本身就高度发达,人口众多,对华夏文明是持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汉奸之流对列强来说,只是一个以华制华,提高效率的工具,伪军战斗力既不堪用,文化见识更不值一提。说到底不过是趁手一点的二等人,再高级的汉奸依然是低于洋人,再卖力的汉奸也换不掉一身黄皮,根本进入不了它的核心统治阶级。

500

  与近代以来汉奸地位的每况愈下相比,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汉奸对外国主子的狂热虔诚是前代所未有的。无论古今,绝大部分的汉奸是见风倒的墙头草,唯利是图。但不可否认,近代的汉奸中的某些人,表现出了历代所没有的特质。这就是一种对其他文明体系的极端狂热虔诚与对自己国家民族的极度厌恶鄙夷。甚至某些人可以说是为了做汉奸而做汉奸,以此为荣,这种主动性也是历代所没有的。

  自古以来,华夏一直都是东亚文明的制高点。不到万不得已,绝大多数人是不愿意做汉奸的,不愿意离开华夏故国,这不只来自道德文化的约束,也是文明发展程度的直接体现。那怕是投靠异族的汉奸之流,内心也以文明上的领先自居,而异族也承认这种先进。

  但近代以来,这种局面不复存在。列强的高度发达与强大国力,与祖国的积贫积弱形成强烈对比,很多人在精神上被摧垮与驯服了。他们把这种生产力的差距当做了民族和文明的根本性差距,自觉把本民族贬低到低等人的地位,不是因为列强的强大而跪倒,而是把洋人当做不可及的神灵来膜拜。同胞的奋起直追和不畏强权,在他们看来不但不值得敬佩,反而是一种亵渎与罪过,甚至比主子更愤恨。

500

  这种皈依狂热不因为汉奸之流在主子面前的地位低下而削减,反而变成一种宗教考验般的虔诚。这种人的最高理想就是成为列强的走狗,脱离中国是这类人的最迫切愿望,而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为了自己精神上的偶像,出卖祖国是一件理所当然,甚至不需要敌人为此付出额外成本的事情。这种畸形的世界观一旦形成,往往也不随着国家的发展而改观,有一些人跪下去就站不起了。实际上,随着中国的高度发展,高度发达领先的外国已经越来越成为某些人宗教式的幻想与执念。

  这种情形,严格的说,历史上不是没有过,只不过正相反。无论是开封守门人的生活胜过欧洲的国王,还是中国皇帝是天上人,乃至做大明的走狗最光荣,都是其他地区对作为文明制高点华夏的艳羡倾慕与夸张想象。而一旦颠倒,到了中国人自己身上,确实是三千年来头一遭,不免使人愤恨与羞愧交加。

  这种情形,直观的体现就是外国势力在对华渗透时往往会遇到主动投献的意外之喜。一些明明利益和国家高度捆绑的既得利益人群,却不惜主动挖自己国家的根底。列强轻易就能靠空气筹码在国内获得一大批自带干粮的带路党,更有许多人欲做汉奸而不得。这种吃饭砸锅,在国内上等人不做,最后宁可去外国做下等人,哪怕对最低级的外国人都直不起腰,甘用热脸贴冷屁股的情形,是中国历代所未有的。

  这种情形看似不合理,但确实是第三世界国家中广泛存在的。西方统治世界的三百年,发展出了一整套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全方位的掌控方式。这种精神文化上的殖民渗透要比西方对第三世界的直接控制更强有力,而中国长期身处在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之中,自然难以避免。

  自1840年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再从八十年代初打开国门,一直到新千年的头十年,应该说内外的高度不平等是长期存在的,又被很多有心人刻意夸大扭曲,影响了许多人。这种落差不仅仅是物质力量上的,更是精神文化层面上的。长期把外国当做先进的典范来看待,却不能正确区分物质的领先与文明的先进,对异文明体系的过度理想化,这种错误的认知严重污染了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更有许多人借此牟利,推波助澜。

  长期以来,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以洋为美,为先,导致整个社会价值观的扭曲,为汉奸之流的滋生也好,上位也好,出卖祖国利益也好,都提供了沃土。其结果就是在不少领域,挟洋自重成为上位的最大依仗。一群精神外国人们长期占据了文化宣传领域的垄断地位,成为高人一等的存在,更成了汉奸的预备队。更有甚者,汉奸走狗,历代都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最近几十年来,却出现了这一流人物长期把控舆论,堂而皇之借公器来洗白自己,反对人民,颠倒黑白,把自己包装成社会正面与主流的奇景。

  这种情形,典型如文化宣传领域长期盛行对新中国历史的大面积抹黑与对近代侵略者与反动派的极力洗白。就像我们开头提到的,多年来,每到特殊的时间点,比如毛岸英烈士牺牲的日子,主席生辰忌日,就有一些人阴阳怪气,歇斯底里。每年都有人拿着各种公号,却用来传播谣言,抹黑烈士,伤害祖国和人民,俨然示威。但我们也要看到,在广大人民群众不懈斗争下,这种阴阳怪气最终也只能停留在阴阳怪气上,一年不如一年。过去长期把持舆论环境的公知精外,如今只能靠报团取暖与不时的恶心冒泡来维持存在感,如秋后的蚂蚱,一时不如一时了。

500

  有趣的是,在当代,这类群体里大多其实是发展的受益者。比如尸居禄位的无用文人,吃了发展红利的土老板,不得志的官僚。这些人都有些近似的特征,贪得无厌,自视甚高,又能力有限。你其实可以把他们看做当年风口上的猪,他享受着发展的红利,但面对时代的变化,又措手不及,已至无能狂怒。

  像某些尸居禄位的知识分子,倒不仅是习惯挟洋自重与圈地自萌的生存方式,更带有是一种失落下的歇斯底里。这种失落本质上是发展到来了,知识的去魅,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信息的发达,大众启蒙已经完成,而某些过气文人却还在做启蒙与导师美梦。

  近代以来,不少知识分子完全是靠搬运西方过时的只言片语,在东西方横跳来扯虎皮维持国内地位的。比如某位曾旅居纽约,后来又号称回国是因为国内才能抽烟,实则跑回来圈钱的国画大师。其实他去纽约办画展根本没洋人看,反而跑回国,吃上大师这碗饭了。这种人,他不会感激国内让他有了一口饭吃,而是担忧他们这饭国内越发展,西洋虎皮越撑不住,老百姓越来越不买账。他恨得不是国,是人民的觉醒与社会的进步,让他越来越没办法做人上人了。

  而土老板与不得志官僚之流就更现实了,他们恨的不是不公不义,他们恨的是现有秩序存在与社会的不断进步,让他们越来越没办法随心所欲。他们的欲是什么,是壮大自己得来并不那么干净的私产,把灰色收入变洗白,加剧自己的剥削或者把手里的公权力私有化,子孙万代坐享其成。只要达到这个目的,国家如何,人民如何,与他们无关。这些人实际上可以看做当代的土豪劣绅。

  说到底,中国跑步进入现代化,农业文明体系下旧道德,旧文化已经不适应与时代脱节了,而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新价值观体系又还没来得及成熟。在革命热情衰退后,思想领域就不可避免陷入混乱的空白之中,这种情形,不止发生在中国,也发生在许多民族独立解放后的新兴国家。

  实际上我们看看现实就能明白。美国人当年占领伊拉克,阿富汗的时候,真正的本土带路党最后无不被一脚踢开,吃肉要让位给主子的空降代理人,而到了美国滚蛋的时候,家养的代理人早随着主子一起跑了,被抛弃的也还是这些带路党,只留下一地烂摊子,当初欢呼王师的那些人又有几个不受其害呢。

500

  其实,中国发展到今天,问题更多已经不在西方,在我们自己身上。当代中国的社会人文思想体系迄今还没有完全从近代的失落中走出来,摆脱了旧体系却没有建立新体系,长期在西方的系统里打转,是难免要出精神外国人与各路复古主义者的。发生在当代中国的很多问题,在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并不奇怪,甚至可以说十分普遍,但发生在中国这样一个高速进步的古老大国,无论是基于传统,还是基于现实,都是滞后与不应该的。

  当代中国,物质力量的进步已经十分可观,但精神上的光复旧物还未完全实现。我们的现代化,过去确实是建立在向西方学习的基础上,但这个阶段已经结束,上一阶段遗留的历史问题也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起码,像蛋炒饭这样的谣言,真的不应该再出现在互联网上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