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朋友谈鲍威尔去世和那瓶洗衣粉还有绯闻

  秋天,我终于离开了令人厌倦的伦敦,和大波波娃跟着福尔摩斯去了坎布里亚郡的湖区度假。

  这里有着英国最美丽的风景,波光粼粼的湖面、苍茫壮阔的山岙、犹如天天籁的鸟鸣,令我诗性大发。

500

  大波波娃与我在科尼斯顿湖上泛舟戏水时,却说从没见过我诗性大发,倒是天天见我兽性大发。

  做诗这种事她又不懂,送她回去后,我去陪福尔摩斯钓鱼。

  福尔摩斯正像雕塑一般坐在湖边,桶子里空空如也。

  “啊……啊……啊……”我感觉诗句就在嘴边了。

  “啊个鬼,我吓跑了我的第一条鱼。”福尔摩斯闷闷不乐地扔下了渔杆。

  “听说布莱尔卸任首相后,也经常来这里钓鱼。”我有些抱歉,想岔开话题。

  “他很久没有动静了。”

  “昨天他又出来说话了,因为科尔.鲍威尔死了。”

  福尔摩斯起身向石椅走去,“他们手上都沾满了伊拉克人的鲜血。”

  “布莱尔也有?”

  “他手上的血不比美国人少。”

500

  “但在安理会作证时用洗衣粉指责伊拉克是鲍威尔。”

  “华生,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是中情局与我们军情六处的杰作。”福尔摩斯冷笑着。

  “那鲍威尔扮演了什么角色?”

  “计划的执行者、外交上的协调者、战争的参谋长。”

  “前面我能理解,但参谋长?他不是国务卿吗?”

  福尔摩斯坐在石椅上向湖面扔了颗石头,“还有谁比他更了解如何攻击伊拉克?”

  “有道理,他是海湾战争的总指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洗衣粉是普京讽刺美国战争谎言时使用的,但这是鲍威尔一生最大的污点。”

  “他有向伊拉克人道歉吗?”

  “怎么可能,他只是后悔扮演了撒谎者的角色。”

  “但布莱尔道歉了。”

  “他道歉?他是工党的耻辱,他只是为自己轻信情报而表示歉意,他认为战争本身是没有错,因为萨达姆必须被推翻。”

  “鲍威尔也这么认为?”

  “华生,这是西方政治问题,无论是他,还是小布什或拉姆斯菲尔德,参与决策者都必须认定战争是正义的。”

  “太可怕了,几十万条人命,几百万难民。”

  “鲍威尔死后还是相当风光的,白宫降半旗,而拉姆斯菲尔德则没有这个待遇。”福尔摩斯点燃了一根烟。

  “中国外交部也向其家属致哀,称他为资深外交家。”

  “对中国来说,鲍威尔作为国务卿有可取之处,他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可以说是美国国务卿的表率。”

  “不容易啊,难得有个优点。”

  福尔摩斯笑了笑,“他在2004年曾公开表示,美国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台湾不是独立的,不是享有主权的国家。台湾方面称这是石破天惊的声明。”

  “布林肯也是声明一中政策。”

  “但他后面会加上模糊表述,比如台湾地位未定论,反对武力等等。”

  “那鲍威尔是那种打得过的,就往死里打,打不动的,就不硬碰硬的人吗?”

  “不过,当时美国反恐战争也需要中国支持。”

  “网上说他出身贫寒,父亲是码头苦力,母亲是缝纫工。”我也向湖面扔了块石头。

  “鸡汤文听听就好,华生,他生于1937年,美国还处于经济大萧条后期,白人都在失业,何况黑人,而他的父母有职业,父亲是航运公司职员,受过教育,不是苦力。”

  “他家不是普通人?”

  “准确地说,虽不富裕,但却是黑人精英,他的表姐芭芭拉·沃森是美国第一位黑人女外交官,芭芭拉的父亲詹姆斯·沃森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法官,她的母亲是美国黑人妇女全国委员会主席。”

  “简单说,鲍威尔家族就是帮助美国白人平息黑人反抗的黑人。”我吐了口烟。

  “包括鲍威尔妻子阿尔玛的父亲也是当时罕见的黑人学校校长。”

  “鸡汤味道好,但不经喝。”我笑了笑。

  “他参加越战,也跟其它黑人士兵不一样,他是上尉军官,参谋,因救过一位将军,1969年提拔为少校副营长回国进华盛顿大学深造。”

  “重点培养对象?”

  “可以这么说,1971年升为中校,跑腿于五角大楼领导身边,1977年出任国防部长助理的助理,1983年晋升为少将,被温伯格提拔为部长助理,1986年得到里根赏识,外派德国出任集团军军长,晋升中将,有了这些历练,里根再调他回来,出任国安全安全顾问。”

  “相当顺利的军事生涯。”

  “接着老布什成为总统后,他出任美国陆军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晋升为四星上将。他指挥美军入侵了巴拿马逮捕了该国元首诺列加,接着就是令他名声大噪的海湾战争。”

  “这一切都是共和党给他的。”我又抽了口烟。

  “他没有党派,保持中立,个人倾向于民主党,但克林顿并不大重用他,1993年退出军界,1995年加入共和党,因为他想用这个壳去参加下届总统大选。”

  “但布什家族出来了?”

  “是的,华生,你很有判断力,这样他很难在党内出线,双方达成了政治交易。小布什当选总统,由他出任国务卿。”

  “为什么不是国防部长?”

  福尔摩斯笑了一下,“这是拉姆斯菲尔德的位置。”

  “但国务卿未必适合鲍威尔。”

  “为了让他安心出任国务卿,小布什还买一送一,将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主席位置给了他的儿子米切尔.鲍威尔。”

  “FCC,就是那个封杀华为公司的机构?”

  “是的,但他2004年离任后,儿子在2007年也离任了,这个肥缺好多人在抢。”

  “这样合适吗?老爸国务卿,儿子FCC主席。”

  “民主嘛,有什么不对吗?”福尔摩斯长长吐了一口烟。

  “他也算是善始善终。”

  福尔摩斯诡异地笑了一下,“想听听绯闻吗?”

  “想想想……”我赶紧凑到他跟前,给他续上一根烟。

  “2002年,鲍威尔结识了罗马尼亚总统的女助理科丽娜.克雷图,两人很快变成了情人关系。”

  “女的几岁?长得怎么样?有照片吗?”

  “鲍威尔当时65岁。”

  “我是说女的。”

500

  “女的31岁。”

  “可以啊,老头。”

  “鲍威尔去欧洲访问,女的来美国出差,都会见面。”

  “老太太不知道?”

  福尔摩斯摇了摇头,“2007年他帮克雷图入职欧洲议会,得了个肥缺。”

  “没有断了关系?”

  “2012年有个老实人接盘娶了克雷图,双方关系中断,外界没有一点风声。”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500

  “人算不如天算,2013年有个罗马尼亚黑客入侵了美国政要电子邮箱,将克雷图与鲍威尔的一些亲密情书公开,在美英情报部门帮助下,罗马尼亚警方迅速逮捕此人,判了四年,鲍威尔出面否认后,此事平息。”

  “这女的现在呢?”

500

  “现在是欧盟委员会地区政策部委员。”

  “鲍威尔儿子呢?”

  “现在是美国互联网和有线电视协会CEO。”

  “网上鸡汤还说他不参选总统是因为妻子反对,舍不得。”

  “美国政治人物,鸡汤总是难免的。”

  “再怎么熬鸡汤,他也是个刽子手。”

  “让他下去跟那几十万冤魂慢慢聊吧。”福尔摩斯起身向别墅走去。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