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硬化道路我家成村里的路霸了

今年硬化道路和几家都闹翻了,我家门口这条道一直是泥巴路,我家自己硬化了入户六十几米,但离主公路还有一百来米没硬化,因为这条路是“公路”今年村里硬化了,涉及道路补偿问题,这条路一共五百多米,有三百米是我家土地,我家意见是后面几家补偿我家后面一百多米的土地,前面一百来米土地我家出一半,我家本来是看人态度,多少都行,但是人家想干指拇蘸盐巴口水都懒得粘。

道路入口二十米并不是本村土地,挖毛路时候村里去协调没成功,我爸给地主送了红包对方才同意换,用家里几梯茶园换的对方荒坪,全路其他人土地村里都补偿了,不是调土地就是给了粮食直补,只有我家没有。

起初我妈要求补偿土地我爷把我妈骂的嘴不嘴脸不脸的,因为这条路是通家族祖坟山,一姓人的始祖婆婆安神的地方,路修好了要给太祖婆婆重新立碑,重新修缮族谱。

我爷爷他是家族理事会的,挖路的时候就是我爷爷去家族里有脸面人家里“化缘”,之前我妈像从另一边修路,只是我一家人用,其他人如果修路就必须要找我们商量土地,但我爷不干,从现在这边挖我妈想自己挖,只挖到自己家,剩下的后面几家修路还是得找我家换地,但我爷不干,另外几家都找村里要补偿他没要,那时候分家占的土地都是我爷的,我家不能做主现在合户了。

后来几家人陆续修房子,都怕我家拦,我妈说修房造屋我不得拦,但以后硬化的时候我要找你们要,他们都答应了,我妈觉得土路不硬化她随时都可以还地还田。

今年硬化没一个主动补地给我家,我家请了几次商量都不鸟,想直接硬化,想的美,平时我无所谓,原则上我可不会由着别人。

他们修房子从来不会维护道路,整条路就我家到出头段不怕下雨,我家倒了好几车石子,下面的路只有重车和摩托能去,我家看不过眼挖了排水倒废料砖才不陷,不然他们都把车停在我家推的停车坪和入户口,堵的我家没法进出。

我家突然较真了都觉得不适应,一个个都像硬吃我家,村里调节也是一个劲让我们算了,凭啥,最尾巴一家路没有占他一分土地,他最需要公路不应该补偿么?我家只找他要三分的补偿,因为他家有一点土地在家周围,就要那一点远了我们也懒得要,准确说是他家一点都不用,因为另一家人也应该补,但土地在最尾巴一家门口,我爸想两家人关系不错,他把我家门口土地补给我们,我家把另一家补给我们土地给他,算起来他一点都不用出,但是人家就是觉得我家不应该要土地,早干嘛去了。

村里调节都是找我家让,我家不让村里觉得我家不懂事,我家咋不懂事,没给村里添乱,穷自己奋斗,有事自己去办,村里啥事我们都配合,我爷脑梗中风长住几年医院续命,我妈慢性病常年吃药,家里场子出问题,我都没去找村里安排贫困户低保补助啥的,因为嫌弃搞材料麻烦懒得跑路,难得应付各类检查问话,三瓜两枣平时勤快一点就有了,没有像那几家贫困户火药裤儿都想别人给他买,要求补偿土地是我合法合理诉求。

平时太好说话了,比如靠近我的那一家,她修房子我家从不拦更不要价,因为觉得寡妇又是残疾人不容易,她占了土地我们没有要,而她搞护坡又吃我两米,我没在意,没必要为了两米和人撕破脸,还让她摘果园水果给工人吃,好让工人尽心,反正掉了也是那样,我自己没时间卖,其他人她又是请客又是包红包补土地,后来我意识到好说话寡妇都欺负我,她只是给我说一声都没提补土地请我吃饭,我忙没时间是我的事,但不请不提……这次本来也不打算对她太较真,但是她不知好歹,在我相亲期间对我造谣中伤无中生有使我名声在外,还故意说话刺我,不好意思伤到我了,她动不动说村里那些歪恶的女人都上她当她厉害,那是别人不想计较。

最尾巴一家人更奇葩,自己锱铢必较,给太祖婆婆修碑,碑墩落在他家荒田里,整的时候踩了,都告诉别人他家马上要种洋芋,没法给他补了两百块钱,别人死了拦着不让进坟山,说是分给他家二房了,啥时候分了,谁家分家分山会分祖坟山,就算分也是分给大房,别人砍了坟山梢子骂咒,自己砍树都没事,我家让他补土地要老命了。

尾巴一家不补土地修不了,我家不着急,反正我结婚了,他家两个儿子没结婚,影响女方看人户时候感官又不是我,我不着急态度出来,他家着急了,找村里干部三番五次来说,但是就是不提土地事情,说让,不让,就说我家路霸是黑恶势力犯法,要是抓了影响后代,这倒是坚定我了,我怀孕即将为人母得为我儿寸土不让,啥玩意儿说抓就抓,派出所是你们开的,一个劲拦着我偏护那家人到底为啥没点数么?村里干部见我软硬不吃,就说因为我不配合所以这条路不修了,颠倒是非想孤立我,不修就不修我自己修入户口到主路,我就不信后面几家自己想修的时候不找我,不修也没事,走骚泥的又不是我,结果不批文,没事,不让硬化我可以铺石子。

最后补土地给我家了,比一开始打算要的多了一倍哈,还不算较真,要不是我真心想修路,老人有时要坐轮椅,孩子出生可以我妈可以用推车出门,我不介意真正较真。

经过土地这事,我明白一个道理啥事人不能太好会惯坏畜牲。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