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幼童教你化“纯欲妆”,谁在背后赚钱?

500

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原创

作者 | 吴娇颖

编辑 | 金玙璠

在一些互联网平台,小学生、初中生出镜当美妆博主早已不是新鲜事。但现在美妆博主这个职业正有越来越低龄化的趋势:一个5岁的幼童教人化“纯欲妆”,确实令人大跌眼镜。

近日,新华社发文批“5岁幼儿教化纯欲蜜桃妆”现象,报道称,多个互联网平台上出现了一批打着“全网最小美妆博主”“跟着萌娃学化妆”噱头的少儿美妆博主,身穿露肩装、用娃娃音试色推荐、对着镜头嘟嘴眨眼,还有的讲出“心机”“绿茶”“纯欲”“斩男”等台词。

开菠萝财经搜索多个平台发现,目前,大多数此类视频已下架,但在一些萌娃视频里,仍有不少幼儿在家长的镜头下,扮演着“美妆博主”“种草博主”的角色。

前两年,就有不少小学生、初中生在互联网视频中进行“美妆教学”。一位年仅14岁的初中男生就曾在B站“成长”为拥有十几万粉丝的“美妆小红人”。

拿着儿童彩妆礼盒在镜头前一边涂抹、一边讲解的幼儿“美妆博主”,更像是镜头背后的家长们的“流量密码”,他们有的是想让孩子出镜增加视频内容的趣味性,有的希望通过吸人眼球的内容博取关注,还有的直接让孩子展示产品,进行儿童彩妆的带货推广。

专家认为,限制儿童美妆博主的出现和发展,不等于约束儿童对美的追求,而是防止浮于表面的“美妆风”“网红风”对其审美观、消费观和价值观的不良导向,以及目前市场上鱼龙混杂的儿童化妆品对其身心健康的损害。

最重要的是,无论在哪个时代、哪个地区,未成年人都不应该成为家长和商家用来换取利益的手段。他们应该拥有更健康、更自然、更真实的生活。

初中生、小学生、幼童,

“美妆博主”越来越低龄

未成年美妆博主,并不是最近才兴起的。

2019年初,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美妆博主“小美老师”在B站走红。

严格来说,她的视频内容算不上美妆教学:用毛笔当刷子、拿剪刀修眉毛、把唇彩当遮瑕甚至用马克笔画眼线,再加上拙劣的化妆技术,效果可以说是一言难尽。这位未成年“美妆博主”因为奇葩的妆容成了被网友调侃的对象。

但没想到,这种清奇的画风在一众精致的美妆博主里脱颖而出,“小美老师”吸引了一波关注,甚至掀起了一阵“跟着小美老师学化妆”的风潮。

500

用马克笔画眼线的“小美老师”

来源 / 视频截图

随着短视频和“种草”平台的兴起,未成年人触网更加方便,一批自称还在上小学、读初中的美妆博主涌现。

从视频内容来看,这批“小学生”“初中生”美妆博主,年纪大多在10-14岁之间,使用的大多是成人美妆产品和工具。一位自称是小学六年级学生的博主,就曾在小红书分享自己的化妆步骤和心得,包括遮瑕、眼影、修容、高光等详细步骤。

在B站拥有17万粉丝的UP主“幽熙_Fairy”,刚开始发布美妆视频时还是在读初二,自称心愿是变得更加漂亮,拍更多的化妆视频。

他的成名作“血小板妆容”视频,在B站播放量近60万。开菠萝财经查看其B站主页发现,这则美妆视频已被删除,但还留有化cos妆和女装cosplay的视频。

500

初中生美妆博主“幽熙_Fairy”

来源 / 视频截图  

与“小美老师”相比,幽熙的化妆技术更加熟练,妆容完成度更高,使用的产品也基本都是知名品牌。他常常一边熟练地给自己上妆,一边向粉丝展示和介绍所用产品,腔调和动作都有模仿一些知名美妆博主的痕迹。

这位初中男生美妆博主的粉丝,既有喊着“弟弟太可爱了”“我的化妆技术还不如14岁的初中男生”的成年人,也有不少羡慕幽熙有那么多化妆品、想跟他学化妆的未成年人。不少成人美妆博主也抓住了这个“未成年人想学化妆”的“圈粉”机会,产出刻意幼化的“小学生妆”“初中生妆”视频。

如今,在小红书等平台上,未成年人美妆视频的“主角”更加低龄化,贴上“最小美妆博主”“新晋美妆小博主”等标签,甚至还用上了“5岁教化纯欲妆”这样的噱头。

500

教化“纯欲妆”的5岁美妆博主

来源 / 新华社视频

在这些幼童化妆视频里,“小博主”使用的多是儿童彩妆产品,展示的都是小朋友涂抹玩具性质彩妆的过程,谈不上所谓的“美妆教学”。

但在某些视频里,“小博主”也会煞有介事地面对镜头讲解,比如“第一步要擦点粉、第二步我们要画眼影、第三步要画个口红、接下来要喷点香水,最后不要忘记给自己涂个指甲油”这样的台词。

孩子的化妆视频,

家长的流量密码?

如果说小学生、初中生化妆的风潮,还可以解释为自我意识觉醒时期对美的追求,那么后来盛行的低龄儿童美妆博主,就很难不被认为是一门赤裸裸的生意。

事实上,5岁乃至更小的孩子拿着像玩具一样的彩妆在脸上胡乱涂抹,压根不能称为“化妆”,反倒更像是一场面对镜头收割流量的表演。

“幼儿时期的孩子,大多数是喜欢被打扮的,比如要登台表演节目前,都很期待老师帮他们化一个美美的妆,特别开心。”在幼师真真看来,孩子可能会爱美、喜欢装扮和展示自己,但不会有意识地在网络上向陌生人展示装扮过程。

“录视频让孩子边化妆边讲解,显然是监护人的行为。”真真认为,家长或许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或是为了在互联网平台收获流量与关注,最终变现。

的确有一批儿童美妆视频被加上了“沉浸式化妆”“萌娃日常”等流行标签,更有甚者,让孩子对着镜头撩头发、嘟嘴,给孩子安排“纯欲”“斩男”等台词。种种这些,都让孩子的视频被更多人看到。

500

某博主发布的少儿“沉浸式化妆”视频

来源 / 小红书

有的家长本身就是母婴或穿搭博主,便顺势拍起“母女化妆PK”的视频。妈妈一边化妆一边介绍用品,任孩子在旁边用成人化妆品在脸上乱涂,比如把遮瑕涂在眼皮上、用睫毛膏刷眉毛。

从评论里就能看出,天真可爱的孩子“神助攻”,的确给目前同质化严重的成年人化妆视频,增添了不少差异性。不少粉丝表示“我完全没看你在干嘛,目光离不开宝宝”“宝宝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全程被宝宝吸引”,还有粉丝称期待博主出一期宝宝的化妆教程。

另一些家长,则把孩子当成了种草、带货儿童彩妆的“工具人”。

近两年,儿童彩妆市场迅速升温。根据考拉海购2020年7月发布的数据,儿童彩妆同比上年增长300%;2020年5月,儿童化妆品的整体销售额增长超1200%。从2019年到2024年,全球儿童化妆品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为8.66%,到2024年年底该市场价值将达到1500亿元。

一些新锐儿童彩妆品牌,也开始疯狂以KOL种草的方式出现在小红书等美妆、母婴博主的聚集地,比如去年进军中国市场的Miss Nella,本土品牌索莱兔、捷雅妮、雅儿童乐,儿童护肤品牌红色小象也推出了儿童彩妆礼盒。

在小红书搜索“儿童美妆”,有大量关于这些儿童彩妆品牌的种草笔记。有些博主让孩子出镜演示和使用产品,甚至让孩子测评多个品牌的产品。

500

某博主发布的儿童彩妆“种草”笔记

来源 / 小红书

这些低龄儿童俨然扮演起了“种草博主”的角色。那些年龄略大一些的小学生、初中生,还能够更独立地出镜“种草”产品,像幽熙这样拥有十几万粉丝的UP主,更是直接在简介里注明了商业推广的微信。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开菠萝财经表示,从法律角度来看,让孩子做美妆博主,无论是给产品做广告,还是在视频直播中进行内容教学,都涉嫌违法。

在这方面,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包括:16岁以下未成年人不得出镜直播;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在针对未成年人的大众传播媒介上不得发布医疗、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化妆品、酒类、美容广告,以及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网络游戏广告。

限制儿童当美妆博主,

会影响天性吗?

目前,大多数“萌娃化妆”“小学生化妆”的视频已在短视频平台下架,在抖音搜索“小学生化妆”,已不显示内容;小红书的“儿童彩妆”标签下,也多为舞台妆教程。

不过,针对儿童美妆博主和视频是否应该被限制,也有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有观点认为,全面下架儿童美妆视频,实际上是在向孩子传达“不能化妆”的信号,但爱美是人的天性,可能会因此限制孩子的想象力和好奇心。

更有家长明确表示,儿童化妆本身并不可怕,有助于加强孩子对颜色、色彩搭配的认知,培养自信乐观的性格,前提是,需要把握好孩子独特的审美敏感期,“让孩子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样的美是适合自己年龄和所在场合的。”

500

大量博主推广的儿童彩妆套盒

来源 / 淘宝

但绝大多数家长的观点是,该不该限制儿童当美妆博主和允不允许儿童化妆,是两码事。

“宝妈”张晨就是其中之一。她前不久就给5岁的女儿选购了一套儿童彩妆产品。“这个年纪的孩子好奇心和模仿欲都很强,妈妈的化妆品在她眼里可能是一个新奇的玩具,也可能是能把人变‘漂亮’的魔法。我会教她使用,但也会引导她‘这不是一件必须做的事情’、‘不化妆也可以很好看’,更不会给她拍视频去吸引流量。”

朱巍也认为,限制未成年人当美妆博主,并非限制他们对美的追求,而是防止他们从小陷入“颜值即正义”的误区。“未成年人尤其是幼儿,身心还没有发展健全,容易受到表面事物的影响,互联网上盛行的美妆风、网红风,难免会对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不良导向。”

在朱巍看来,监护人应该保护孩子拥有更健康、更自然的生活,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把握好引导界限,而互联网平台也应该严管此类视频内容、正确引导舆论,“之前在短视频平台就出过‘少女妈妈’这样的恶劣影响事件,如今这种低龄美妆风,其实也是对孩子的一种软性腐蚀。”

如今,有些博主为了吸引眼球,还在视频内容上玩文字游戏、打擦边球,让低龄美妆视频也被指“软色情信息”入侵。比如14岁的幽熙曾经发布过一期标题为“女装大佬的舌头竟然如此灵活”的视频,再配上吐舌的封面,评论画风已经“走歪”。

儿童美妆博主引人担忧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国儿童化妆品市场仍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一方面,品牌商家的宣传推广,会助推美妆低龄化的风气;另一方面,大量不合格产品打着“儿童玩具”的旗号混入其中,还可能损害儿童健康。

有化妆品专家曾明确指出,化妆品对儿童的皮肤刺激较大,更大的危害在于化妆品可能含有的重金属和有毒物质,对孩子生长发育有害。

今年3月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化妆品注册备案资料规范》中就明确,宣称为婴幼儿、儿童使用的产品,应同时提交毒理学试验报告和产品安全评估报告。今年6月征求意见的《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对儿童化妆品的原料、标签、经营等提出了进一步要求。

500

琳琅满目的儿童彩妆产品

来源 / 淘宝截图

但目前在电商平台搜索“儿童彩妆”,大部分商品都打着“儿童玩具”的旗号,提供的检验报告中,产品名称也多为“塑胶玩具
 (儿童装扮套装玩具)
 ”。虽然它们一致强调“安全无毒”,但很难自证属于合格的儿童化妆品。

据南方周末报道,以往,通过备案的儿童化妆品多为供儿童使用的沐浴露、保湿乳霜、痱子粉等,彩妆类的产品很难拿到批文。以化妆舞鞋、化妆车、闪亮手提盒为名称的产品,大多未经化妆品备案,或按普通成人用化妆品进行备案。可这样的商品,在淘宝上显示大多数月销量达到几千。

诚然,行业需要规范,儿童化妆品市场亟待更严格的市场监管。但在如今这个“网红可以引流、流量可以变现”被反复证实的互联网“种草”时代,不应该让孩子成为流量和变现的“工具人”,是时候让这股儿童美妆风停一停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