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太子的难题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

立不立太子,早立与缓立,秘密立储,向来都是封建帝王们的头等大事,往往也是最头痛的事。

立太子一事,本身就时刻提醒帝王,自己迟早要放手,得交权。这与集权制度下帝王向来的习惯思考行为模式直接背离。

立太子过早,容易形成天有二日多中心,以父子之亲,最后大多不免走向宫廷内变。立太子太晚,则常有主少国疑,继承者培养时间太短,常常难以掌握实政,大权旁落。

归根到底,帝王的终身制是完全受自然因素左右的变量,任期毫无规律,早晚也就难以确立标准。

倘若帝王任期以十几年二十年为固定,年过六旬即自觉内禅,则立太子早晚其实又有什么问题?

很多帝王在立太子问题上常与大臣们顶牛,说到底还是没有真正找到解决办法。大臣们请立太子固然有政治投机下注成分,愈到后来,甚至因此成为党争内乱之源。但从根本来说,不立太子始终是最糟糕的选项。帝王在此问题上越是"被动",后果越严重。

有一些雄才大略的帝王倒是很"主动“,立太子很早,换太子也很频,一会儿一个主意。国本屡动摇,也总是因此带来政局混乱。到最后,往往不免“你们怎么办,天晓得"。

满清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弄了一个秘密立储。既让帝王与大臣们可以心照不宣地伪装成“我生前不会有第二个中心",聊以安慰,又能切实解决继承人有无问题。

这个制度就实践而言,似乎比较"成功"。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