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上的罗生门

三月份中美在安克雷奇大吵一架后,中美的高层交往就成了罗生门。美国不时宣布将举行某一层级的会谈,中国拒不确认。其实阿拉斯加会谈中国也是到最后才确认的。

这之后,中美贸易代表(刘鹤作为中国方面的贸易代表)、财政部长、商务部长的视频会议都循安克雷奇的惯例,由美方早早放风,中国到最后才确认,而且都是“应美方要求”。但此后,中国对美方的要求也置若罔闻了。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三次要求与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会谈被拒,中国给出的理由是不符合外交礼仪,级别不对称。但刘鹤作为副总理与戴琪作为贸易代表的会谈倒不那么纠结于外交礼仪。说白了,跟奥斯汀是不想谈,没什么好谈的。中国不想听美国的单方面指责和威胁。如果美国没有诚意在互相关心的议题上让步,会谈只是重诉一遍大家都知道的立场,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还是不浪费这个时间为好。

在G20外长会议前,美国放风,都将出席的布林肯和王毅将在会外举行会谈,为拜登与习近平的会谈作出安排。中国照例没有确认。这一次,中国不是到最后才确认,而是索性非公开地拒绝了会谈,布林肯没有与王毅谈成。

7月14日,美国再次放风,出访亚太(日本、韩国、蒙古)的副国务卿舍曼将顺道在天津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峰会晤,商议安排布林肯和王毅的会谈,最终为拜登和习近平的会谈铺路。7月15日,美国国务院公布舍曼的日程,中国段缺席,但说如果在最后时刻安排好了,还是希望到天津会谈。

拜登曾长期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后来担任副总统,自诩外交专家。拜登的外交经验强于内政,而美国的内政已经成无解的大酱缸。有人说笑,拜登上台后,发现重建美国玩不动,于是专注于重建世界。他很清楚:中国不是特朗普想象的那样一推就倒,所以先拉拢盟国,再摆平俄罗斯,最后再来对付中国。

拜登大体继承了特朗普的中国政策,在一些地方还有过之无不及。他的中国政策是对抗、竞争、合作并举,而且他要“从实力地位出发”,要抓主导权,谈他想谈的,在他想谈的时候才谈,这样才显示美国是世界的主宰。

他要在一切可能的方面打压中国,只有在需要中国的地方,尤其是在对美国特别有利的地方,才与中国合作。他有很多议题要与中国谈,从台湾、新疆、香港到南海、钓鱼岛、澳大利亚,从贸易战到知识产权和产业政策,从一带一路到军事现代化,从全球抗疫和经济恢复到气候变迁。他认为中国也急于与美国谈,以突破当前的外交困局。

拜登的错误在于:美国有权决定什么时候要求谈,但只有中国才有权决定什么时候答应谈,而且中国根本不处在任何困局。

美国放风要建立紧急热线,中国回答:已经建立了。实际上美国要的是中国不能“不接电话”的超级热线,但中国不理那一茬。热线是对紧急情况进行管控的,不是用来进行事务性沟通的。美国要求会谈,可通过双方的大使馆和各种外交渠道,大使作为特派全权代表,本来就是干这个用的。中国不想跟美国谈的话,热线也没用。

美国放风,无意恢复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在记者问及时,赵立坚直接指出:美国想多了。这实际上是对拜登的含蓄回答:美国没有你想象得那样了不起。

澳大利亚受到中国冷遇的时候,还指望美国出头帮澳大利亚“主持公道”,现在美国似乎也即将得到澳大利亚的待遇。多年来,西方有一个错觉:中国会硬怼西方国家,但中国对硬怼美国还是忌惮的,毕竟硬怼美国脱离了韬光养晦和不出头的基本路线。这也给美国一个错觉:美国在美中关系上有完全的主动权,美国可以随意进退,冲撞中国底线。如果适得其反,再退回来就是了,不必过度担心后果。事实上,拜登依然沉浸在这种迷思之中,这是他将特朗普中国政策变本加厉的心理基础。打破这种心理期望不仅对中美关系正常化有用,也对打破西方其他国家对美国兜底的期望。

时代不同了。中国无意主动挑战美国,但美国欺负到中国头上来,中国也不再忍让了,因为中国也已经让无可让了,背后已经是事关主权和发展的核心利益了。

不过中国与美国的经贸主管官员还是会谈了,这其实是中国版的只谈想谈的,只在想谈的时候谈。中国对美国现在只谈经济,但在中国绝不让步的政治军事方面,谈也没用,不如不谈。这是中国版的对抗、竞争、合作并举。

其实对抗、竞争、合作并举从来就是中国的美国政策,只是中国的顺序是合作、竞争、对抗。在事关主权的地方,坚决对抗;在建立面向未来的政治经济生态科技方面,全力竞争;在互惠互利的经贸方面,放手合作。

特朗普排除一切合作,连竞争都不愿意,要全面对抗,中国奉陪。拜登要在对抗和竞争的基础上加入合作,但中国不仅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拜登想放软话、做硬事,中国可不上当,也不会给拜登赢取眼球、捞政治稻草的机会。帮助民主党赢得中期大选不是中国的问题,帮助拜登竞选连任更不是中国的问题。

对于特朗普,中国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对于拜登,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拜登想会谈?中国对不期望有用结果的会谈不感兴趣。西方概念的对话或许包括一事无成的各说各话,但这不是中国概念的对话。中国赞成对话,但对话的前提是诚意,对话的目的是解决双方都关注的问题,没有诚意的对话是脱口秀。

王毅和布林肯作为中美的首席外交官,一事无成的各表立场本来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但这是在互相需要的前提下。通过拒绝会谈,中国在含蓄地告诫美国:是美国更需要中国,而不是中国更需要美国。

中国是有底气的。作为世界工厂,除了先进半导体、航空发动机、专业软件等少数缺门外,中国几乎没有缺门,现有缺门的填平差距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中国已经齐备了阳光(产业政策)、土壤(用户基础)、种子(技术生长点)和水份(投资和盈利),需要的是时间。美国的技术封锁既不能勒毙中国,也阻断了美国技术生长的土壤和水份,这将是插翅的乌龟和得了软骨病的兔子的赛跑。

同时,美国拉得动的是西方发达国家。发达国家只占世界人口不到1/4。也就是说,3/4的世界人民最关切的是如何从不发达走向发达。中国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不依靠天赐的丰厚资源就成功地自我脱贫,还把人口负担转化为人口红利,这才是最有用的灯塔。西方在高科技和高质量方面还有优势,但有甩不掉的高成本负担。中国的中等科技和足够质量对发展中国家更加适用,低成本优势则是碾压性的。越是不发达,建设压力越大,对成本效益越敏感。

在过去30年里,欧洲经济发展在前10年里还得益于东欧因素,近20年里更多地依靠中国经济拉动。美国经济除了一波又一波的投机(网络、房地产)外,也是靠中国经济拉动。即使美国决心自残,在经贸方面也不谈了,而且整个1/4也集体跟进(大概率不会发生),中国经济也将在双循环支持下继续发展,只是外循环转入农村包围城市,重点转向一带一路和更加广泛的3/4。中国的发展速度会降低,然后在补上缺门后恢复加速,但美国和西方的减速更大,而且一旦进入减速通道就再也出不来了。

中国崛起已经不是美国能压住的了。中国崛起在本质上是经济的,而且经济结构是绵密的,自下而上的,充满活力和可持续的上升势头的。其实,美国在上升时代也是一样的,这正是美国焦虑的最大原因,也是从特朗普开始,就不敢真的脱钩。要是害己能害死中国,美国还是会干的。问题是脱钩只是经济珍珠港,打不趴中国,但美国肯定走上衰落的不归路了。

中国并不拒绝对话。舍曼的日程中不包括中国后,一天之后的7月16日,美国又借路透社之手放话,舍曼的日程还是留出了访问中国的空间,如果在最后时刻能做出安排的话,还是会访问中国。中国在最后还是同意她来了,依然是谢峰主谈。但在谈后,王毅接见。这是王毅讲,舍曼听,根本不是实质性对话的地方。在美国的说法里,只提王毅,不提谢峰,好像舍曼是与王毅会谈的一样。谢峰是外交部副部长,主管北美事务,但排名第5。美国知道要求与王毅对话没戏,提出要与乐玉成对话,他是排名第一的副部长,中国没有同意。

谢峰与舍曼在天津会谈,过北京的大门而不让入,这有与安克雷奇(还有之前杨洁篪与蓬佩奥在檀香山)对等的意思,也是疫期的惯例。但这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到中国而不让进北京、只在北京以外城市会谈的美国高级外交官,与舍曼把韩国副外长找来东京进行美日韩三边会谈恰成对比。

谢峰在会谈中不仅火力全开,还提交了两份清单。一是纠错清单,二是中国关切清单,并特别指出:美国所谓“从实力出发”才是真正的胁迫外交。美国一定是有点懵,从来没有过被别人拉清单,从来都是美国拉清单。美国至今没有回应。这当然可以看作美国根本不理会中国的清单,但中国也摆明了态度,清单上的问题不解决,后面就没有谈的必要了。对于只涉及美国关注问题的会谈,中国没兴趣,两国关系的“护栏”也只有共同制定、共同遵守才有意义。

清单的最大意义在于公开了中国的基本态度:根本不急于与美国谈,因为清单上都是美国不可能在近期内让步的。在当前政治气氛下,纠错清单上的每一项让步都对拜登是政治自杀:

• 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

• 撤销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

• 取消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限制

• 停止对中国企业的“打压”与对中国留学生的“滋扰”

• 取消对孔子学院的限制

• 撤销将中国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或“外国使团”

• 撤销对华为集团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引渡

纠错清单的目的就在于列出完全合理但美国实际上做不到的要求。白宫只有回应:“仍全力实施美国制裁的所有相关措施,采取与美国利益与价值观一直的行动。”继续对话是中国不反对的,但这和中印边界军长级谈判一样,可以一轮一轮泡下去,但不解决一些中国纠错清单上的问题,别指望中国会做出任何让步。

特朗普的“谈判的艺术”就是:在对手不妥协的时候,就不断加码,直到对手认识到再不妥协,损失指挥更大。特朗普把他这套歪门邪道也用到国际关系上,尤其针对中国。拜登继承了特朗普的路子,一面要求谈,一面不断加码政治压力。特朗普没有得逞,拜登也不会得逞,不是因为中国死撑,而是因为美国实际上已经无力伤及中国基本盘的加固和扩张,只是在浪费时间,继续忽略稳固自己的基本盘,那就是美国的制造业和中产阶级萎缩的问题。

谢峰说得一点没错:美国不能指望通过打压中国来实现美国的重新伟大,好像压制住中国的崛起,美国的内外矛盾就都迎刃而解了。美国在“有求于中方时就要求合作;在有优势的领域就脱钩断供,封锁制裁;为了遏制中国,不惜冲突对抗”。但中国认为,合作应以互信为基础,以互利为前提,美方要为合作展现诚意、创造条件,不能一边损害中方利益,一边希望中方无条件合作。

关切清单则比较虚:

• 中国部分留学生赴美签证遭拒

• 中国公民在美遭受不公正待遇

• 中国驻美使领馆在美遭受滋扰与冲撞

• 美国国内仇亚、反华情绪滋长

• 中国公民遭暴力袭击

这就是一般的外交压力了,做到做不到没有太明确的标准,最大的用处在于强调两国关系不是美国说了算的。美国在不解决中国关注问题的时候就要对话,那就只有到中国来听训话了。

在谢峰的两张清单后,王毅为美国划了三条红线:

1. 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

2. 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

3. 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得破坏中国领土完整

中国在舍曼会谈之前,还意外地引用反制裁法,制裁了一批美国人员和组织。这些都不是现役官员,但有前任官员和与政府有密切关系的人员,白宫指责中国制裁美国平民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接下来,中国会对现任官员实施反制裁,从低阶开始。这是与美国对等的。

天津会谈后,美国国务院只能用“一致和具体的结果不是本次对话的目的”来解释一事无成,舍曼和谢峰之间也没有安排王毅-布林肯的会谈,更没有讨论习近平-拜登的会谈问题。美国国务院还说到:“美中关系十分复杂”。这是美国对主导美中关系已经无计可施了。

目前美国上下新生一种忧虑:“美国比中国想象的更强大,美国优势比中国想象的更持久,中国误判美国怎么办?”在美国不惜全面对抗甚至冲突的现在,这样的忧虑实际上反映的是美国对相对优势不可逆转的滑落而且即将越过临界点的不情愿的承认,要不然,对手的致命误判岂不是送上门来的胜利机会?应该鼓励才对。

中国早就主张: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坎贝尔在美国亚洲协会讨论会上宣示美国的台湾政策时也用了这句话,但美国会遵循自己的话吗?只要美国展示出诚意,太平洋上的罗生门不难变成正阳门。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