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给狗披麻戴孝,真实历史比“徽州宴”更残酷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当河南暴雨灾情牵动全国人民心绪之际,之前叫嚷“狗命贵”、“几千万买你小孩命”的徽州宴事件几乎被大众遗忘,热度基本消失。

  截至发稿前,徽州宴已经悄咪咪地再度开业。如果这次徽州宴挺过去,“死灰复燃”的企图真的得逞,这将让所有富不仁者士气大振。

500

  1

  帮不太了解或已经淡忘的朋友们回顾一下事件的过程。

  2021年7月2日,安徽蚌埠市当地某高端小区,一名身穿着黑色“大对钩”衬衫的邹姓中年妇女在没有牵引绳的情况下遛狗,导致同小区一名女童险些遭到狗的扑咬。 

500

  对于自家爱犬惊吓到别人家的小孩,邹某某却自我感觉“问心无愧”,态度异常嚣张,这导致女童母亲的愤怒,二人因此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 

500

  要知道,先不谈这条狗是否给女童造成伤害,单就其不栓绳的做法实际上已经违法。2021年5月1日起,新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正式实施,其中增录了遛狗必须拴绳,可以说,此女从一开始就已经违反了法律。

  但最令广大人民群众愤怒的则是此女如下言论:

  “你敢动我的狗,我就弄死你的孩子”!

  “弄死你的孩子也就赔几千万,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子有的是钱,几个徽州宴都我干的”!

500

  能毫无压力说出这等阴间措辞,可见此人平时何等嚣张。在她眼里,普通人的生命贱如草芥,不如一条狗值钱。诚然,日常生活中因琐事发生争吵本属平常,因气恼说出粗鄙之言也不罕见。但如此对一个和自己无冤无仇的孩子咬牙切齿说出恶毒之言,与此同时还报出了相应的“价格”——也就赔几千万。

  细思极恐的是,她的这些话是当着警察的面公然叫嚣,真是将为富不仁的恶劣品行展现得淋漓尽致。

  好在邹某这一系列言行都被拍摄下来,并放到网上掀起轩然大波,邹某及其口中提到的“徽州宴”也如愿成为全民公敌,名扬天下。

  眼见事态闹大,邹某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7天,但因为女童母亲先动手打“人”,也被拘留3天。

500

  邹某宣扬“人命不如狗命”惹了众怒。

  广大群众纷纷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让“徽州宴”火下去,大众点评上海量的“1星好评”瞬间挤爆徽州宴页面,不少蚌埠当地群众也纷纷取消在徽州宴预订的酒席。

  眼见自己犯了众怒,“徽州宴”所属的蚌埠徽州宴餐饮有限公司发布了一条不痛不痒的致歉信,声称该女子是公司普通员工,现在已经被开除了,邹某言行和本公司无关,她也不是什么老板娘,毕竟徽州宴有很多股东的啦...... 

500

  徽州宴高层或许对网络根本没概念,现在只需用“企查查”、“天眼查”等APP就能轻松了解整个公司的股东架构等关键信息。

  根据查验可知,“徽州宴”就俩股东,其中一个叫盛祝涛的占股90%,而他正是那个邹某的老公!

500

500

  由此可见,邹某是“徽州宴”的老板娘名副其实,老板开除老板娘,这糊弄谁呢?要说是个临时工你可以撇清干系,头号大股东的老婆,你说和集团没关系?

  如此没诚意,企图蒙混过关的所谓“道歉信”,无疑是在给广大网友的怒火上添柴加薪。

500

  这让徽州宴变成了众矢之的,瞬间火遍全国,其影响力从安徽蚌埠一隅,扩散到全国各地,真可谓是“你的恶行从爱尔兰到契丹,无人不知”。

  生意一落千丈,盛祝涛试图亡羊补牢,他邀请各路媒体,并亲自上阵录制道歉视频, 并深深鞠了一躬,尽显“躬匠精神”。

500

  盛祝涛给自己老婆擦的屁股起作用了吗?当然,徽州宴火遍全国,并吸引来了各路网红涌入蚌埠,在徽州宴各主要门店打卡直播。

  当然,要说这些主播单纯就是为了正义,乌鸦不置可否,毕竟前段时间“拉面哥”的遭遇大家可没忘。

500

  但不管网红们是出于利己的目的蹭流量也好,单纯正义感爆棚也罢,只要敢于去徽州宴打卡都值得赞赏。

  广大网友也很支持网红们的行动,想要叫徽州宴“凉”,还真少不了他们。可惜,我们都低估了徽州宴的战斗力。

  就是面对如此汹涌的民意,始终都有声音敢为之洗白,比如,一个自称是徽州宴老板娘邹某外甥的玩意就说:“狗是70万购买的(在蚌埠当地可以买80-100中高档住房),我二姨错就错在太富有。”

500

  这显然是在指责广大群众“无理仇富”,他们是白莲花,何错之有?!

  先不说这外甥到底是不是亲的,也不知道这货是铁憨憨,还是和他二姨有仇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随着网友们的深扒,徽州宴真正可怕的一面浮出水面。

  2019年,徽州宴竟然真的卷入过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两人死亡,后来在法庭的调停下,两名受害者获得49万的赔偿。怕不是人家就此真把一条人命当成24.5万了?!

500

  假设,邹某人的狗真的有价值70万,那在她看来,一条人命还真不如她的狗值钱。

  如此来看,她叫嚣“你家孩子的命没有我狗值钱”也许不是气话,而是经过大脑后的清晰表达。

  在徽州宴老板娘这样的人眼里,普通百姓的生命就是不如一条狗,他们是真的认为闹成人命来也不过花点钱摆平而已,几千万都多了!

  再之后,徽州宴又被曝光出涉嫌偷税漏税的行为:2021上半年,徽州宴竟然一共只纳税3254.8元,老板盛祝涛个人纳税不过100元,而根据徽州宴的公开资料,包括门店数量、面积以及平时菜谱和上座率估计,每个月徽州宴营业收入至少在500万元,一年收入6000万。

500

  可徽州宴年报显示:总资产只有60万元,营业收入445万,净利润只有27万。

  27万能给老板娘这种底气?

  大家都知道餐饮的利润率是很高的,起码在30%以上。这样算下来,徽州宴净利润在6000万元,占股份90%的股东需要交纳个人分红个税为(6000万元-6000万*25%)*90%*20%=810万元。

  这还只是徽州宴老板个人所得税偷税漏税之数额,如果算上给员工缴纳社会保险也偷漏税的话,他们得给国家税收造成多大损失!?

500

  看到此,乌鸦想起不少“精资”小布尔乔亚总爱说富人纳税多,对社会贡献极大,呵呵。

  偷税曝光后,据说老板赶紧补缴了109万(可靠性存疑)。与此同时,盛祝涛立刻进行第二次“致歉”公关,称当地多家“徽州宴”虽然是同一个品牌,但老板不一样,自己为老婆无理取闹导致“伤及无辜”感到难过。

500

  但事态之后之后的发展却开始让人后背发凉。

  在大量网红聚集围堵徽州宴时,徽方似乎并不害怕,姿态反而愈发强硬,比如前段时间就有人拍到一名驾驶黑色轿车的男子通过外装扩音喇叭,大肆辱骂,并呵斥“外地主播都给我滚出去,本地主播也别起哄,不要让外地人看我们笑话”。

500

  此外,蚌埠还出现了一些自称“群众”的可疑分子,以“影响自己正常生活”为由头,拉横幅diss各路主播。

500

  在7天拘留到期后,当事人邹某出来了,网络随即冒出来一个自称是“徽州宴”老板娘的出来道歉,引来众人围观嘲讽,大家以为她终于“认怂服软”了。

500

  讽刺的是,不久后这个视频被证实是一个无良网红为蹭流量冒充的(目前账号已被封禁,但该女子制造的谣言视频依然被广大无良营销号拿来发布误导人)

  真是够滑稽的,就像一些“精日”替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给中国人道歉一样扯淡。

500

500

  真正的老板娘邹某始终态度强硬,丝毫没有认错的意思,据她那个所谓的外甥传话说,她认为狗没有咬到小孩,是和小孩表示友好,自己没错,凭什么道歉。

  她很“委屈”,很“愤怒”,觉得自己被冤枉了,广大群众的愤怒就是“仇富”!

500

  2

  广大人民群众“仇富”吗?当然不!

  反倒是那些满嘴仇富论的人应该琢磨琢磨,为什么仇富,或者说仇的是什么富。

  若对为富不仁,把普通人当做蝼蚁一样,高高在上的地富反动阶级,人民群众仇之有何不可?

500

  某洗白视频截图

  想想看,一个人如果对待其他人类的生命没有敬畏,这何其恐怖。一句“你家孩子没我家狗值钱”犹如一记耳光,不仅打在当事的母亲脸上,更是狠狠打了每一个劳苦大众的脸。

  对于每一个普通人来说,饱受资本家的996、007“福报”剥削捆绑,已经快失去生活的乐趣。

  如今,邹某这类的剥削阶级却要将无产者们这仅剩的尊严都要剥掉,狠狠放在地上踩,而且还是公开毫无遮掩地踩,连最后一丝虚伪的客套都懒得装,怎能不激起人们的愤怒?

500

  徽州宴们的所作所为激起了那些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还感受不到丝毫尊重的人。

  按照邹某的强盗逻辑,如果牵着70万的狗就能随便威胁他人生命,还能全身而退的话,那他们早晚就逼得普通人跪在狗面前磕头认错。

  听起来过于夸张?这可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就在几十年前,民国旧社会,那些地富反右做的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乌鸦之前在搜集抗美援朝战斗英雄资料,在详细了解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生平时,看到了烈士母亲邓芳芝写给教员的信中有这样一段血泪控诉:

500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受苦受难的农民。解放前,地主剥削我们,乡、保、甲长骑在我们的头上,祖传的几亩田地也被迫典当了,一家人少吃无穿,实在苦啊!

  一九四二年旱灾,我的几个儿子,都饿困在床上动也动不得。一九四九年二月,家里没有吃的东西,继光到河沟里捞虾子,碰着伪甲长的一条毛狗被人打死在河沟里。伪甲长不分青红皂白就一口咬定是继光打死的,叫他背死狗游街,还要我家给狗买棺材、做道场。那时,简直是没有我们穷人的活路啊!。”

500

  各位设身处地想一想,仅仅被怀疑“打死黄老爷家的狗”,就要给狗披麻戴孝、守灵,自己的人格被如此践踏,这种羞辱有谁能泰然处之?

  如果真的敢动手打死地主家的狗,那会比少年黄继光遭遇更残酷的报复。

500

  1920年,湖南一个村民打死了地主老财家咬人的狗,被同族族长逼得给狗披麻戴孝,并给地主家无偿打工五年来偿还。

500

  这个村民叫毛新梅,教员叫他“新梅六哥”,他也是韶山最早五个党员之一。因为屡受土豪劣绅的压迫,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在韶山组织农民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之后被当地劣绅告密被捕牺牲,被称为“韶山五杰”(五位烈士是毛新梅,李耿侯,钟志申,毛福轩)。

  

500

  毛新梅

  解放后,在各地的诉苦大会上,这类的恶性事件被大量曝光出来。

  1964年10月16日,《人民日报》第二版刊载了这样一条新闻《地主阶级的罪证——狗碑》:

500

  狗碑拓片

  在济南开幕的山东省阶级教育展览会上,陈列着一块石碑,这是三十年前荣成县一个恶霸地主逼迫农民为他死去的“爱狗”立的。石碑正文是“遭祸冤狗碑记”,下款是“民国二十三年七月立”。这块浸透着劳动人民血泪的石碑,又一次有力地控诉了地主阶级的滔天罪行。

  这块碑是一九三四年七月间,山东省荣成县南下河恶霸地主张凤楷强迫北齐山农民给他的狗立的。

500

  张凤楷当时任伪区长,平日欺压人民,无恶不作。他养的一条恶狗,也狗仗人势,经常拦路咬人。当地群众敢怒不敢言。

  这年六月十八日,北齐山贫农陈缉乾的儿子陈竹青在村南小树林里割草,张凤楷的恶狗张牙舞爪,朝陈竹青扑来,他用手中镰刀抵挡,恶狗受伤后死在村西的一个林子里。第二天清晨,北齐山几个农民路过这里,发现了这条无主的死狗,便抬回去吃了。

500

  控诉地主恶霸的罪证

  张凤楷听说后暴跳如雷,扬言要抓陈竹青“以命抵命”。陈竹青眼看大祸临头,夜里忍泪辞别双亲,逃奔他乡。

  张凤楷便把陈竹青的父亲陈缉乾抓去,按倒在地,破口大骂:“老狗,你知道打死我家的狗是要偿命的,今天你交出人来则罢,不然,我要灭你的九族!”后经人“说情”,才免除灭族之祸,但硬逼陈缉乾为狗“出殡”,年过七旬的陈缉乾当场气昏过去。

500

  等他苏醒过来,恶霸地主便逼他回家把他准备送老用的木料替狗做了一副棺材,把他家里仅有的一床被子铺在棺材里。接着,又被迫把“狗灵”停在家里,敬“狗牌位”,披麻带“孝”,守灵三日,日夜给狗烧香烧纸。

  为狗“出殡”的那天,陈缉乾被迫身穿“孝服”,端着“狗牌位”,拉着“孝棒”送殡。就这样,陈缉乾被折磨得卧床不起,不久便含冤吐血而死。后来,他的老伴也含恨死去。

500

  公审大会,愤怒群众抽地主嘴巴

  恶霸地主张凤楷把贫农陈缉乾一家逼得家破人亡后,还不肯甘心,又指使他的儿子张奇,带领家丁到吃过狗肉的陈缉琪、刘延全等农民家里取闹,强迫他们为狗立碑,并恐吓说:“如不照办,我要你们倾家荡产。”这几个农民有理无处伸,只得忍气吞声凑钱为恶霸地主的狗立了碑。

  荣成解放后,恶霸地主张凤楷得到应有的制裁。在公审大会上,受害的农民诉了苦,伸了冤,北齐山的群众刨平了“狗坟”,推倒了“狗碑”。人们为了让后代永远记住旧社会剥削阶级的罪恶,把这块石碑一直保存到今天。

500

  建国后枪毙欠下人命的地主恶霸

  解放后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一部名为《平鹰坟》的电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1937年,山东虎岭镇恶霸地主张万庆和他的儿子“活阎王”张继祖残酷拷打佃户胡庆奎,石匠吕镇山因代胡庆奎还债,而得罪了张继祖。

500

  于是,张家地主打算报复吕镇山,同时顺便强行霸占吕镇山的二亩六分地。

  为了逼其就范,还放出自家驯养的猎鹰挑衅并攻击吕石匠家饲养的鸡,被逼到绝路的吕镇山大儿子吕明松一气之下打死了恶鹰。

  结果,恶霸张万庆马上抓住此事大做文章,逼迫镇山为死鹰披麻戴孝,捧牌位出鹰殡,筑鹰坟,树鹰碑,更是直接强占吕镇山的2亩6分地,折价为鹰的殡葬费。

500

  吕镇山被逼无奈,只能连夜出逃,妻子悬梁自尽,大儿子吕明松和佃户胡庆奎也下落不明。

  十年后,虎岭镇解放,当地百姓们群情激奋,一起将铸造的鹰碑拉到,将鹰坟挖开平掉,却发现坟墓中埋的根本不是鹰,是两具森森白骨——被张家地主杀害的吕明松和胡庆奎。

500

500

  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个故事当中显然有很多我们前面所讲真实历史案例的影子。在这种阶级压迫仇恨下,广大劳苦大众怎么能不揭竿而起!?

  这段历史距今并不久远,中国人民翻身当家作主七十多年了,怎能容忍邹某这类人狂妄到要拿人命换狗命,让那血淋淋的历史重演?

500

  这件事不是一个简单的案例,它代表了一种思想,一种稍微有点抬头的富裕阶层的目前还不能摆到桌面上的行为,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对这种思想和行为保持高度的警惕。

500

  但令人感到可怕的是,如此大的舆论却没能让老板娘低头,她从来没有真正露面,更没有发表哪怕一句道歉,网上的那些所谓的道歉声明到后来都被证明是假的,她真正的态度就是强硬下去,不道歉!

  徽州宴的热度在下去,原本大量聚集在蚌埠的网红们都在消失,而最近又有一名自称是徽州宴厨师长的男子,在网上嚣张回应:

500

  “你们这些网友要求我们老板娘道歉,她给你们道什么歉?

  在我们老板娘眼里,你们这些人就是连狗都不如,一群自私自利的人,你们整天围在徽州宴门口,那是人干的事吗?

  该男子还表示:“你们说有人在查我们徽州宴酒店的税,可以很明确地说,在蚌埠这个地方,没人敢查我老板。”

500

  唉,乌鸦此时心中五味杂陈。

500

  网上传出疑似老板娘本人以张丽为化名参加徽州宴年终盛典照片

  假设徽州宴这次起死回生了,邹某将依旧过着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富足的生活,没事遛遛狗,只是在遛狗之余,或许会收敛一些,或许更嚣张,谁知道呢?

500

  曾有蚌埠地区的网友发出豪言壮语:徽州宴要是不倒,那是蚌埠人的责任。

500

  但说实话,徽州宴倒不倒和责任二字扯不上干系,但徽州宴真的能成功渡劫,蚌埠的市民就要小心了,看到她远远走来都得退避三舍。

  也许在不久的未来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曾经冲在前面口诛笔伐徽州宴的网友,坐在徽州宴谈笑风生,杯觥交错,还不忘自嘲一句:“我也曾做过勇者,连这家店的老板娘都敢骂!”

500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人民日报《地主阶级的罪证——狗碑》

  邓芳芝《黄继光母亲写给主席的信》

  上海电影制片厂《平鹰坟》

  唐唐频道《徽州宴凉了?都怪老板娘太狂?》

  知否大叔《果然,徽州宴老板娘的黑历史被挖出来了》

  燕梳楼《徽州宴的老板娘,为什么这么狂?》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