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发声金马奖,反被控诉背叛

【本文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今天下午微博知名博主@吐槽鬼 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500

这件事的起因,还得回到金马奖那天。那天,台湾某导演在金马奖上一番言论,在微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网友纷纷下场转发表明立场。弦子也不例外,她发了这么一条微博,以弑父情结解释了一下金马事件,最后用了这么一句话结尾:台湾当然是我们的一部分。

500

弦子,朱军性侵案的女主人公,因为敢于站出来为自己维权而被人熟知。身为弱势方,自然也是得到了大量网友的同情和支持。只是,18日的发声之后,一些原本支持她的网友,却纷纷对她表示失望。

原来,在支持她维权的人群里,有这么一些人。她们并不是因为弦子的遭遇而支持弦子维权,她们甚至也许并不是支持弦子维护自己的利益,只是恰好弦子对面的人可以代表一些她们不喜欢的东西。在这些人眼里,弦子的遭遇与本身的意志似乎都不重要,只要弦子能朝着那个方向打出子弹就行。

而不巧,弦子眼里的被告席是性侵犯疑犯朱军。而这些人眼里的被告是这个社会,在他们看来这个黑暗的、充满不幸的社会自然是不如“民主清新”的台湾的。过去,这样深层的信息并未被揭露,各自相信着各自相信的。但金马奖无疑撕开了这层面纱。

当他们发现弦子表达的两岸一统与他们诉求有出入时,他们便马上掉头过来攻击和羞辱弦子,甚至于不幸“被侵犯”的遭遇,都可以是用来羞辱受害者本人的武器。


500500

500

500

只是,我不能理解的是,难道爱国是错的吗?难道维护自己权利是错的吗?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弦子控告朱军性侵,这两件事之间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吗?因为弦子发表了对台湾电影市场的质疑,对两岸统一立场的拥护,就被人如此反向羞辱。这些人究竟支持的是弦子本人,还是他们想象中的弦子?亦或者是弦子此次行动可能带来的“推墙效应”?

上个月,刘慈欣接受专访时,对方记者挖了个坑问:“也就是说你承认有1%的中国人权活动家、自由思想家在正在遭受迫害?”在刘慈欣否认之后,记者反常的使用了大段的批注。

现在我们看清楚了,刘慈欣不过是个畅销书作家而已,而不是个政治思想者,你不能期待他在德国酒店大堂里向德国媒体表达什么对中国政府的异议,如果他这样做就太蠢了,因为中国政府正在把他包装成文学界的明星,中国官方的喉舌如《人民日报》把刘慈欣描绘成“像凤凰的羽毛一样稀少的那类作家”。在官方宣传的包装下,他可以在作品中书写一些科幻性的,饱含人类命运忧患意识的太空站科学家,但我们要再次强调:刘慈欣根本不是一个社会批判者,也不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

而如今这样的场景再次出现,令人难过的是,这次出现在了我们的身上。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