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里的中年男人,怎么全都在辅导作业?

500

文|十三姐

公众号|格十三(GSSW13)

昨天我看到一个奇奇怪怪的排行,名字叫“不同年龄层男性app使用偏好度排行”。

500

是不是一眼就被“36-45岁男性”吸引去了?!果然,中年男人一枝花,连手机app都是顶呱呱。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这到底是一种不动声色的变相推广呢,还是真的有大数据的支撑。如果是真的,中年男人实在优秀,就连从手机中窥探到的生活,都是如此执着且深沉啊。

看看其他年龄段男人一天到晚在手机里干嘛——

18-25岁男性,音乐,直播,学习,游戏......

嗯,很文艺,很健康,很活泼,很享受,身心愉悦,岁月静好。

26-35岁男性,汽车,生活,出行,金融......

嗯,开始初现他们刚刚囚身于社会而逐步接纳糟粕和毒打的种种细节了。

46岁以上的男性,新闻,阅读,相册,影视......

嗯,一片终于“走出内心沙漠,奔赴宽广绿洲”的超脱之势。

而36-45岁男性呢?作业,辅导,作业,辅导......

嚯,这个年龄段的中年男人怎么全都在辅导作业......看来中年男人的身不由己,已经如病毒般蔓延到了整部手机。

500

如果拿这个大数据来说事儿,那么很明显,清晰的画面感已经出现——中年男人一打开手机,就一件事:陪读。

但这个结论显然是很可笑的。

众所周知,大部分中年男人,连自己孩子班级的家长群都懒得进。有些爸爸进是进了,五年里没出过声,他的头像杵在那,让我想起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音容犹在”......

但有趣的是,这些中年男人每次聚会啊应酬啊见人时还常叨叨:“我天天被家长群牵住,身不由己”......

你看,网络时代,手机里的一些东西就如同中年人的“区块链”,可以到处为自己“背书”——大家可都看到了啊,都可以为我证明哈,我确实在家长群里哦,我确实下载了好多辅导作业的app哦,然后呢......然后......“音容犹在”......

我问了一些中年老母:“你老公手机里有这些辅导功课的app吗?”

她们的反应出奇地一致:“没有。”

500

500

500500500

那么有人会揣测,这些被大数据统计了的中年男人,会不会是被老婆逼着装了这些app呢?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还是那句话:有的app还装着,但它是装的。

我家孩子爹有次被我强迫安装了一个叫“晓黑板”的app,我嘱咐他:“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每天要看晓黑板,里面都是重要信息”。结果,哪怕我漂洋过海在南半球,我也要倒着时差翻出手机打开晓黑板截屏发给他。有一天我忘了,他大半夜委屈巴巴地说:“今天作业是啥,你怎么还不告诉我......”

所以大数据靠谱吗?信则有,不信则无。活在被过度包装了的伟岸之中的他们,哪怕没有消费价值,也许还有宣传价值。当一个男人的手机一打开就呈现出一系列感人肺腑的辅导学习软件之后,他有了“父爱”的加持,至于他到底用不用这些app,或者用的效果如何,那不重要。

这就如同中年妇女办健身卡一样,办了就行,去不去健身只有教练知道。

所以啊,有些大数据压根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各位:

如果中年男人确实拥有一个和孩子学习相关的app,那这个app就是孩子他妈。

500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