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游戏献声:中文配音演员和他们心中的好声音

来源:触乐

500

  “我们一直都在期待国产游戏的崛起。”

  我时常想起小时候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光。那时候少儿频道和影视频道常常播放经过中文配音的动画片或者影视剧——虽然有些用的不一定是大陆配音版。从《名侦探柯南》到1975年版的《佐罗》等译制片,再到如《虹猫蓝兔七侠传》之类的国产动画,它们给我留下的记忆多少都和当年那些角色的配音腔调捆绑在一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可能是日本动画从电视上消失,而网络资源开始逐渐普及的时候——不管是打着“原汁原味”还是“学外语”的旗号,原声版影视逐渐变得更受欢迎。现在的引进电影虽然都有中文配音,但年轻观众们并不太喜欢,尤其在一二线城市,院线上映时排片很少。

500

  1975年版《佐罗》在配音上也是一代经典,和被广泛调侃的“狠狠踢你的屁股”式译制片腔完全不是一回事

  游戏的状况也差不多。一些重视本地化的厂商很早就开始在游戏中提供中文配音,而且质量相当不错。一些大作如《赛博朋克2077》和《生化危机:村庄》也是如此。至于国产游戏,理所当然地也都在使用中文配音,大作如《黑神话:悟空》,独立游戏如《戴森球计划》,手机游戏如《战双帕弥什》等等。

  但总体来说,国内受众目前对于中文配音的需求和接受度仍然不算很高。至少没有像欧洲小语种国家或者日本那样,本国语言的配音版远比原声版更加普及且受到欢迎。

  好在这几年国产游戏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爆发的倾向,玩家对中文配音的需求和接受程度有所提高。不仅如此,几款以配音演员为主的综艺节目,比如《声临其境》《我是特优声》等等,也极大地引起了大众对这个处在幕后的职业的好奇。

  我们想知道,这是否给中文配音界带去了一些改变。为此,触乐找到了两位目前在业界相当活跃,而且有不少游戏作品的配音演员兼配音导演,和他们聊了聊目前的职业与生活状况。一位是729声工场的刘琮,他塑造的最为耳熟能详的角色包括《魔兽世界》玩家心中的伊利丹、《流浪地球》中“毫无人性”的Moss,以及《戴森球计划》中的旁白。另一位是独立开设配音公司,亦是月声配音社成员的森中人,他担任过游戏《泡沫冬景》《与君盟》和动画《我的三体》等等作品的配音导演,也分别饰演了其中的景萧然、勾践和史强。

  1

  也许和大部分人的想象不同,在大学里,专门讲授配音的专业非常少见。

  “北京电影学院2002届的配音班,是我所知的唯一的一个配音班,而且非常传奇。”森中人说。几个非常著名的配音演员,比如边江、张静,还有影帝黄渤,都是从那一届的配音班毕业的。

  年轻人如果抱有想要成为配音演员的志向,最好选择相关院校的表演系,不成的话播音主持专业也可以考虑。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些配音培训机构,但“不是很多,我感觉也就10所不到”。

  刘琮和森中人都是通过比较“迂回”的方式入行的。刘琮之前的专业是文化产业管理。大二的时候,老师要求他们围绕一种影片类型写赏析作业。刘琮本来就对译制片感兴趣,于是搜集了一些资料。结果越看那些译制片,他就对配音越着迷。最后,他找到一家培训机构,报了一期课程。

  刘琮当时不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什么特别,也没想过有朝一日真的以配音为职业。直到大学毕业,他在培训班认识的班长、另一位现役配音演员给他打电话,问他还想不想继续参与培训。他这才正式拜一位业界前辈为师,接受了系统的训练。

  森中人是在大二的时候从动画翻配开始接触配音。那时候他的一个同学在社团中制作了一段《高达Seed》的中文翻配,他觉得很有意思,就加入了社团,跟着他们做一些东西。后来,因为月声配音社做的日本动画翻配更多,他就加入了月声,一直留到现在,并且自己独立开设了配音公司。

  现在的情况又和他当初不同。月声配音社最火的时候,经常蝉联B站的3日榜、7日榜,不过“受欢迎的大都是恶搞类视频,正经配音看的人不太多”。版权时代到来之后,做翻配作品更难了。再加上社团终归是兴趣导向,“没有经历过真正职场的厮杀”,存在人员流失和水平参差不齐的情况。渐渐地,包括月声、翼之声在内的一些社团开始往商业化转型:“主要成员都进入到商业配音的圈子里来了,他们大都分散在各个组织里,比如奇响天外、729声工场、边江工作室等等。”剩下的真正“用爱发电”的不太多。

  总体来说,他觉得从社团入行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因为“翻配已经死了”。

500

  大部分配音演员的一天都在这样的录音棚中度过

  两个人都强调新人实战与向前辈学习的重要性,“接受过一定时间的培训之后,新人就要跟棚,听听成熟的配音演员是怎么录的,从他们的表演中学习,从他们的风格里汲取经验。”刘琮说,“棚里的配音导演也会跟你交流,告诉你录的时候应该怎么样,偶尔可能会有一些小角色让你赶上了,你就录那么一两句话。”

  配“群杂”也是重要的一步。“比如说餐馆,镜头在咱们这里,后边别的桌有人吃饭叫服务员什么的,那些背景的声音就是群杂。那当然是大家一块读。最开始即使录群杂你也不敢说话,怕自己说错了。但是会有很热心的前辈过来,‘哎,你说说吧’,他就慢慢带你。以后你的胆量就越来越大,敢说话了。一说话就会被配音导演听到,合适的话就让你去录一两个角色。”

  “最少5年”——这是一个新人配音演员通常需要的成长时间。像刘琮这样目前工作量相当饱和,即使不熟悉本人也能到处听到声音的演员,也经历过一个月只有两天有活的日子。

  “所以我真的不敢轻易劝年轻人来我们这个行业,淘汰率太高了。”森中人说。“而且工作机会不多,比较难出头吧。”碰到想和他交流的,他还是会给予一些建议,也发布过网络视频介绍他所知道的情况。“现在的年轻人一早就想好了自己想干什么,我还挺佩服的。”

  尽管这么说,国内配音界并非真的不缺人。“我们需要新鲜血液。有新的声音,录作品的时候才有更多挑选余地,能够显得一个游戏或者别的项目里的声音不再那么单调。”刘琮说。毕竟,配音界是一个很小的圈子,最早的时候来回都是那几位演员,“现在可能有四五个老师都适合录这个角色,让他们去竞标,声音的多样性会越来越好。”

  国内这几年二次元文化的兴盛,确实带来了一些变化。

  翻开一些资深配音演员的履历,影视剧和动画片往往占据大部分篇幅。此前,国产影视剧对配音的需求量相当大。其中有很多种原因,经常为人诟病的“流量明星不会念台词”只是其中之一。很多时候是因为后期配音时演员没有档期,而现场同期录音,因为拍摄条件限制,经常会有环境杂音或隔壁片场的声音“乱入”,尤其是古装、武侠题材限制更多,现场录音基本上只是给配音做参考。

  近几年,影视界对演员原音更加重视,对品质有要求的剧基本上都会请演员本人回来录。这是件好事,但对配音演员来说,工作就逐渐减少了。而且,配音界原本就有一定地域特征。北京相对来说以影视剧为主,上海游戏方面的业务更多。

  北京的配音演员们相当欢迎游戏带来的更多工作机会。“近年我们的工作重心慢慢地从三次元转到二次元了。差不多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是在录游戏就是在导游戏,总有游戏出现在我的工作清单里。”刘琮说。

  对他们来说,录游戏和录影视剧、动画片没有太大区别,“都是戏”。重要的是把场景中人物的情感状态有层次地演绎出来。

  “只要是塑造角色,就是有意思的事。”刘琮还记得在录音室发现自己要录《魔兽世界》中的伊利丹时有多兴奋。“如获至宝啊!”他说,“那时候我还是个新人小白,能配自己最喜欢的角色,那个冲击力太大了。”他还马上发了朋友圈炫耀——出于保密的原因,他没法明示具体内容,但他就是按捺不住那阵激动。

  但有一个现象有些奇特:有些国产二次元游戏根本不请中文配音,只有日文配音,理由是“需求不大”。

  这涉及到很多人对中文配音,尤其是译制作品的中文配音接受度不高的问题,有些人将它称作“母语羞涩”。站在演员的角度,两人对此有各自的看法。

  2

  “我觉得母语羞涩是个伪命题,”刘琮的态度比较明确,“有些人就是不太适应外国脸说中国话,觉得尴尬嘛。”

  森中人作为二次元文化多年的爱好者,在游戏上有很多话说。

  在他看来,配音给人“违和感”的原因不光在于演员的表现或者语种,而在于游戏整体的文化气质:“毕竟二次元游戏是日本文化内核的作品。它里面角色的表演方式,表达的东西,都是日式的。”比如那种典型的“妹系”角色,说话甜腻腻的,平时的动作也完全是日本小姑娘的样子。“这种情况在中文语境中存在吗?我们的妹妹不会这样,即使有这样的也不会做那些动作。”结果中文怎么配都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这种现象不止中文配音独有。有些日本作品的英文配音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尴尬。“日本文化的内核是比较内敛含蓄的,小礼方面很繁杂,尤其是女性方面的表现特别特殊。欧美那边相对来说就自由开放很多。结果他们在配日本的东西的时候,就会感觉到一种非常明显的油腻,一个本来不是这样的人硬要装成内敛含蓄的人。这方面中文反而好一点。”

  比起真正意义上的水平问题,这似乎更多地是一种文化不兼容。森中人就觉得《对马岛之魂》哪怕讲的是日本故事,男主人公的英文配音还是比日文配音要好,细节更多。“比如仇人就在眼前了,黑云压城,他除了单纯的愤怒之外,还有别的情感吗?各种情感的浓度是什么样的?但日本人心目中的武士应该不是美国人想表现的纯粹样子,很多细节匹配不上,只能把最主要的情感表现一下。”

  “黑暗之魂”系列则有些特殊。虽然由日本厂商开发,三部曲都只有英文配音,配音听起来还相当合适。这不光是因为游戏的世界观取自西方奇幻。“‘魂’系列里面的人物站在那里就像一个象征,所以他们的配音方式有点像朗诵,不能太人性化,是一个符号化的过程。”森中人说,“就像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神是没有表情的。遵循这样的文化内核去塑造配音,能不合适吗?”

500

  有些台词和角色一样,最终成为了世界观中的一个符号


  有些外部因素也会影响配音最后的效果。两位演员都提到,一些项目因为保密原因只能盲配。“比如《生化危机:村庄》Demo里展示的那个场景。可能录的时候根本看不到画面,只给你一条文本,一条语音。大概能从内容推断场景里有几个人,和谁在说话,但是演员不知道角色是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屋子有多大,光照如何,氛围是否紧张,角色有多疲劳,画面镜头是怎么调度的……这些都说不准,所以很可能有细节不太对的地方。”森中人说。

  配音导演能够一定程度上降低这些问题对配音的影响。刘琮和森中人都是在行业中积累了一定资历后,渐渐开始接手配音导演的工作。配音导演往往会充当演员和客户(比如游戏厂商)之间的桥梁,涉及到与客户沟通、挑选演员以及在录音棚盯戏等等。除了个别厂商明确指定的,他们大都会在行业内各个工作室中挑选合适的演员。

  根据刘琮的经验,“虽然游戏剧本都是一句一句的,但不管是手游还是MOBA类游戏,只要处在一个对话的环境中,就能把它能看成一场一场的戏。演员手里可能就一个立绘,一个人物小传。配音导演就得知道角色之间是什么关系,说话的时候是什么状态。你一定要理解这个想表达什么,它的目的是什么。”而且,因为档期之类的原因,配音演员大都是分开录音。配音导演还必须整体把握好每个人录了什么,几个人录的东西能不能搭到一起。

  如果配音的状况实在太“盲”了,客户给出的信息量过少,配音导演有时候会采取一个办法,就是砍掉声音里的细节,只保留情绪主干,因为自由发挥越多错得越多。

500

  《生化危机:村庄》的配音演员在演绎的时候,可能并不知道角色面临的具体情形,这个问题在很多游戏配音时都存在

  有些项目的要求则更加具体和细致。比如刘琮在给《魔兽世界》配音的时候,“一开始会听到一段英文原声,再根据英文的状态录制中文。这两个之间有一个时长的要求,就是中文的台词长度必须和英文差不多,前后误差不能超过……我记得是12帧。总之误差很小。这也是为什么游戏里口型都对得严丝合缝。”

  把配音的流程放到制作角色的演出效果前面也是一个解决办法。这么做最主要的原因是制作流程太紧,但客观上会让成品的“日系味儿”没那么重,配音也会和角色更贴合一些。目前《战双帕弥什》就采取了这种方法,制作基本完成之后,演员还可以通过测试服或者完整版动作演示修改一遍配音。

  3

  在国产二次元手游领域,中文配音还是免不了被拿去和二次元大国日本比较。现在和日本的事务所取得联络并不特别困难,小厂也能轻松地请到日本声优。业界还流传着请国内配音演员比请日本声优更贵的说法。

  这个情况比较难具体确认,毕竟价格属于各家厂商和工作室的商业机密,而且报价和演员实际拿到手的也有区别。森中人算了一下,日本声优一般按工作时间计酬,合计下来平均每句的报价是200元,这其中不包括翻译和厂商与日方沟通的成本。国内大部分演员的酬劳还达不到这个数额。不过,即使是配音界的“顶流”,和大多数同行的收入差距也不会像影视界那么夸张。

  从整体来看,讨论这个问题其实意义有限。以目前国内大厂对游戏的投入而言,花在配音上的成本,和画师、策划、程序员相比基本上不算什么。相对来说,除了个别类型,比如文字冒险游戏和乙女游戏等等,配音的优先级没有那么高。厂商做游戏,可能学习别人的画面,学习别人的玩法,很少有说学习配音的。

  至于本身就资金有限的独立游戏,价格就更“友情”了。森中人说,给独立游戏的报价可能不到给大型游戏的十分之一,往往相当于和开发者们“交个朋友”。《戴森球计划》的旁白就是他跑去介绍给刘琮的,因为发行方希望旁白听起来像Moss。森中人还给《极乐迪斯科》的中文预告片配了音,可惜这部作品不太可能有真正的中配版出现。

  虽然配音对一些游戏来说不是必需品,但有配音的游戏,给人的感觉总比没有更加完整。至于文字冒险或者乙女游戏这种有大量文本、主打叙事的类型,语音自然更容易让玩家和角色建立起情感联系。

  二次元文化的兴起以及综艺节目的播出还带来了另一个效果:通常来说居于幕后的配音演员逐渐有走向台前的倾向,比较稳定的粉丝群体也在形成。包括729声工场在内的一些工作室还会经常更新一些欢乐的日常视频。

500

  729声工场时常在网络上更新录音幕后的花絮视频

  刘琮觉得,这会带来一种满足感,同时也会带来危机感。“有粉丝也是挺好的一个事儿,这会让我们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出更多好作品来回馈大家的爱。要是一直没什么作品的话,大家的爱很快就分散了。”他说,配音演员的重心肯定要一直放在幕后,当然他们也并不羞于站在台前,也参加漫展什么的,而且“人家观众可能很好奇你这个演员长什么样子,见到一看,哎呀他怎么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太不可思议了,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种反应对他来说还挺有趣的。

  森中人比较谨慎。“一方面,我觉得大家了解、喜欢我个人,我很开心,没有人会讨厌这种感觉。另一方面,如果在他们心中建立起了一个其实不属于我的形象,那会让人觉得很可怕。”而且,他不太希望行业变得像日本那样“究极内卷”。日本声优界近年似乎越来越偏好能歌善舞的全才,算是人才饱和的一种结果。“还好目前国内的工作室没有日本事务所那么资本化,话语权没有那么大。很多时候也都是演员说想要干什么干什么,然后‘那行,你去吧’,不是完全要听从调遣的感觉。”

  至于配音演员日常的生活状态,大概就是在家等电话,电话来了就是有活。“没有周六日什么的,不过总体来说没有特别忙,”森中人说,“我是当了配音导演之后,经常要盯戏才比较忙。”也有工作量相当紧张的时候。刘琮在《暗黑破坏神3》中扮演玩家使用的角色,要不停地和各种NPC说话,和Boss说话,两天录了1500句。“有的台词不是特别长,对体力消耗不是特别大,所以录两天也还OK。”

  在这次采访之前,我其实不算很了解配音界。但仅仅是采访中的接触,已经能让我体会到声音的魅力。和刘琮聊天的时候,他突然切换到配音时稳定浑厚的声线,听得人心中一震,仿佛一个完全和环境外貌都无关的角色立刻凭空出现了。森中人显然十分热爱二次元文化,也是个资深玩家,谈起各种游戏、各种语种的配音都兴致勃勃。

  “在塑造每一个角色的时候,就像是过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体会他们的一部分人生。比如演个法师,现实中哪有法师啊?这个生活中体会不到,就很有意思。”这是刘琮特别热爱配音的理由。

  “配音是要用熟悉的语言去表达一个未知的世界。”森中人说。让声音与表达去贴合陌生的、虚构的情境与氛围,其实并不容易。“配音行业一直都在期待国产游戏的崛起,而且现在我们大都饱含希望。毕竟我们最依靠的就是国产作品。”

  从目前的变化来看,这份希望正在成真,也值得更多期待。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