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殖民了几百年,他们还没有彻底忘本

500

  文/SummerPan

  图文:审稿-蟹黄捞饭、制作-绿

  封面图:《两个弗里达》

  正文照片除标注外:均来自作者

  在墨西哥生活了一年多,我们与原住民的接触大多数都是在手工市场里,这些手工艺品不仅受海外游客的青睐,也很受墨西哥本地人的欢迎,大多数人家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手工做的、带有民族特色的东西。

500

  售卖手工艺品的原住民

  图:Marcelo Rodriguez/Shutterstock

  在墨西哥,原住民文化不只是旅游卖点,还是社会运动的一部分。墨西哥被西班牙殖民后,欧风盛行。但是在20世纪初,在墨西哥革命期间,墨西哥的国宝艺术家弗里达和里维拉带头复兴原住民文化。他们通过艺术化的表达,向大众宣传和教育原住民文化。

500

  弗里达的名作之一《两个弗里达》,右边是身着传统特万特佩克(Tehuana)礼服的她,代表着墨西哥的她。

  在前两年的墨西哥电影《罗马》中,女主角耶莉莎·阿帕里西奥 (Yalitza Aparicio)就是来自瓦哈卡的墨西哥原住民,她本人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原住民的形象也受到了国际关注。后来她便开始引领国内的原住民文化复兴运动。

500

  耶莉莎2019年1月登上墨西哥《时尚》杂志的封面。

  那么,目前原住民的真实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西化的社会发展对他们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他们的生活与我们有哪些不同?

  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我们终于走进了一个索西族玛雅家庭的生活。

500

  图:sljones / Shutterstock

  去之前我特地维基百科了这支玛雅文化的直系后裔。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数世纪以来,索西人一直被欧洲人剥削,成为当地中央谷地咖啡及甘蔗种植的劳力来源。近年来,愈来愈多的索西人移迁到墨西哥其他地区,或选择非法移民到美国,以逃离维生耕作和微薄的薪水。”

  内心已经“准备好了他们的生活一定很悲惨”的独白,但是到了之后,我反而忘记了“剥削”,忘记了“不平等”,完完全全被这个名为Zinacantán的小镇的生活状态吸引了。

  从中可以看到很多现代化发展对他们生活造成的影响,但同时,也能从日常细节里,体会到他们对文化传统的保留和坚守。

500

  拜访家庭里的爸爸正在给我们展示自己的传统服装

  在本地教堂里,我第一次体验到了“综摄”。从外观看是一个活脱脱的纯白色天主教教堂。但是里面却铺满了松针,神台上摆满了鲜花,大大小小的神像有好几个,却没注意到耶稣的影子。

  在墨西哥被西班牙殖民后,玛雅后裔们当然也被迫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礼 ,但是他们也放不下祖先们的传统,就在教堂里做起了传承了上千年的传统仪式。

500

  Zinacantán, Chis., Mexico

  图:ScottYellox/Shutterstock

  他们将十字架与玛雅信仰中的“世界树”结合,给十字架都穿上了植物衣服,将耶稣与太阳神联系,将圣母玛利亚与月亮神联系在一起。在这里,大家都是天主教信徒,但是也都还是玛雅文明的后裔。

  而他们也成了美洲大陆上“宗教融合”的代表之一。从信仰角度来说,西班牙人赢了,但是也输了。

500

  Zinacantán教堂门口的十字架

  听说本地人在特殊庆典的时候还是会去山洞里祈福,家里有人生病了,也不习惯去医院,而是找本地医生做一些疗愈仪式。

  还有一种名为posh的酒,是墨西哥恰帕斯高地的特色,用玉米,甘蔗和小麦酿造,口感与白酒类似。在这群玛雅后裔的生活中,用处多多。

  一般第一次见面都需要喝点posh,直接对瓶喝,我们遇到的家庭,就直接把posh装在可口可乐的瓶子里。

  在一些传统仪式上,posh是必不可少的供奉或者饮品,比如亡灵节的祭坛上肯定要有posh,一些祈福仪式以喝posh结尾。

  甚至如果本地人生病了,尤其是发烧之类的,本地医生也会让病人喝posh。(貌似感染了新冠肺炎之后,也是这么做的。)

500

  本地疗愈仪式中各式各样的蜡烛和posh

  图:Jteklumetik -Pueblos facebook主页

  走在村子里有点失望,本地建筑并没有想象中的特色。能看到非常明显的现代风格房屋,造型多样,颜色丰富,但是看上去好像没人住。目前这个村子有3万人,其中一部分有去过美国打工的经历,或者说受到了去过美国的邻居的影响,便开始对自己的房屋进行改造。

  我们拜访的家庭的房子也是一栋刚修好的现代房屋,水泥色,大部分空间都空着,家里人住在小房间里,宽敞的客厅里只有摆满鲜花的神台令人瞩目。餐厅很大,实用区却很小,连餐桌和餐椅都是迷你版的。有一种“我要建一个大房子,但是我不知道要如何生活在里面”的感觉。

500

500

  形成鲜明对比的本地房屋

  索西族这个名称的意思是“毛织民族”,说来也神奇,同属索西族的Zinacantán和Chamula这两个相距不过几公里的小镇,却保持着完全不同的着装和编织传统。

  Zinacantán的服装全是大花的图案,从披肩上衣到裙子都成一个配套的花色,但是Chamula却是用黑色羊毛直接编织成裙子,如果是地位等级更高的人,则可以穿白色的羊毛裙。

500

  Chamula身穿黑色羊毛裙的本地妇女和儿童

  图:medium.com/@matt_86656

500

  Zinancantan本地教堂里的妇女

  图:mna.inah.gob.mx

  这种编织的传统,如今仍然发展得非常兴旺,一方面当然是源于本地人对传统的坚持,基本上本地妇女时刻都会穿着这样的衣服。另一方面也是源于旅游业的发展。

  周边的圣克里斯托瓦尔城是一个游客集中地,那里有很多来Zinacantán的一日游游客,主要内容就是参观编织工坊,试穿本地服装,体验本地仪式,喝喝posh。

500

  图:SL-Photography / Shutterstock

  以农耕为主的索西人,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并没有探索出更多的获取经济来源的方式,目前主要靠卖花和针织旅游业来赚钱。

  我们拜访的这个家庭就很典型,男主人负责种花和卖花,家里有四五个大棚,每年根据不同的季节播种不同的鲜花,基本上每个月都可以有花可以出售。女主人主要持家,也做些纯手作的手工艺品,每月一次在周末市集上贩卖。

  家里的菜地、果树不少,还养了很多鸡。有一儿一女,平时吃饭住房基本不用花钱,每月都可以有积蓄存下来,用来应对医疗,传统服装这些硬性支出。

500

  拜访家庭的妈妈正在做手工

  小孩子身上一套传统服装就要1200人民币左右,母亲的服装根据不同的花色,不同的材质,也有至少五六件,男性会少一些,但是也有至少3套属于自己的传统服装。

  我不禁好奇,他们一月的收入有多少,稳定吗?

  男主人回答,一个月“七千到一万比索”左右,折合人民币两三千。我们了解到在周边城市餐馆打工一天只有100比索(30人民币)的报酬,所以他们的收入在本地来看,也还是不错的了。

  如果抛开历史,抛开我们对生活质量的统一标准,看到他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生活状态,我会说出“幸福”两个字。

500

  家里有一儿一女

  大女儿身着传统服装,价值1200元

  生活本来就有不同的样子,守着一个已经没落的文化,生活在墨西哥最贫穷的山沟沟里,很容易就会让我们联想到“贫困”和“苦难”这样的字眼。

  但是实际上,从他们的脸上我看到了笑容,从他们的村子里我看到了团结和互助,还有更多保守但却令人心安的生活日常。

  跟一个墨西哥朋友聊过这个话题,他一脸自豪地说:“为什么墨西哥在有美国这个邻居的情况下,还能好好地存活着,就是因为有丰富的原住民文化啊!墨西哥可是个有历史,有文化内核的国家。”

500

  墨西哥purépecha原住民在亡灵节前的表演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墨西哥待了一年多还没待腻的原因,对于旅行者来说,丰富多元的文化才是一个国家的旅游生命力,而墨西哥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