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团的那些质疑,能解开了吗?

50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王心怡。

随着带有团名的大幕缓缓关闭,R1SE毕业演唱会落下帷幕,又一支101系团体限定期满。

这是从2018年以来,101系偶像选秀推出的第六支团体,也是宣告解散的第六支限定团。

舞台上说着毕业感言的成员几度哽咽,舞台下不少粉丝也一边哭着一边喊着偶像的名字,给他们加油,让他们别哭。

从某种程度来说,101系偶像选秀批量式向市场推出新人,以及节目规则上采取由观众投票决定出道成员,让受众有了更多的参与感和更深的情感投射,这也让限定团们从出道开始就带有更强的竞争力。不论是唯粉还是团粉,饭圈所带来的更强粘性是限定团体与生俱来的优势。

500

R1SE 毕业演唱会

同时,限定团又弥补了内娱偶像团体的缺失。虽然从出道开始,整个团就已经进入解散倒计时,但在限定期限内,还是会让受众能够对偶像团体产生一些期待。

随着整个节目体系以及后续运营的逐步完善,平台方也找到了101系选秀而来的限定团较为奏效的运营方法论,限定团开始由最初的“合体难”“查无此团”“团员割裂”,开始逐渐显露出团体感、凝聚力。

不过,由于接下来的101系偶像选秀全面进入严管阶段,未来方向如何仍旧迷雾重重。即使如此,观众和饭圈还是在不断加强对于此类节目的质疑。而作为此类节目的产品,限定团囿于时间的限制、内娱偶像市场的不完善、运营方与原生经纪公司的意见走向等因素,同样可能会走向完结。

在R1SE毕业演唱会的第二天,“创系”选秀新男团INTO1晚会彩排的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500

有的已经告一段落,有的开始新的启程,限定团还在占据着偶像市场的关注度,只是现在的他们,可能已经解开了初始关于团魂、运营方式等方面的质疑,但是,面对越来越严苛的饭圈管理规则,以及市场上越来越稀少的曝光路径,限定团必然走到了新的分岔口,关于他们的新质疑却是有增无减。

500

终于实现从“个人”到“团”

从某种程度上说,R1SE或许算得上限定团运营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限定团团体与个人的平衡、运营方与原生经纪公司博弈下话语权的掌控等,让大部分限定团的团队感并不那么重,又或是陷入艺人工作侧重的拉扯。

在101系选秀节目初期,平台方、偶像经纪运营方还未完全掌握团体成员的全部话语权。

2018年4月6日,NINE PERCENT通过《偶像练习生》出道,但同年六月,乐华娱乐旗下的乐华七子NEXT却抢先推出组合首张音乐专辑,从而正式出道,其中就包含了NINE PERCENT的三位成员。相差不远的出道时间,相同的类型,瞄准的几乎是相似的受众和市场,让两个团体竞争感十足。

500

NINE PERCENT

同一年,随后通过《创造101》出道的火箭少女101,也在出道后不到两个月时间里,闹出了乐华娱乐、麦锐娱乐与限定团所属公司的解约风波。

偶像选秀第一年,随着节目的结束,粉丝对于限定团合体的要求不断加深,平台方、运营方对于团体话语权的掌控和团体的售后问题被摆至明面,其重要性也在逐渐凸显。

2018年初试水之后,2019年101系偶像选秀接踵而至。优酷正式加入,一口气推出了新风暴与BLACK ACE两个团体,爱奇艺也经由《青春有你》推出了第二个男团UNINE,R1SE也通过《创造营2019》正式出道。只是或由于节目热度问题,或由于运营思路问题,其中几支团体都未能在市场上获得较大声量。

不过,在限定团的运营思路上,平台和经纪公司显然汲取了此前的经验,牢牢掌控了话语权,并且注重“团”的运营。这一点上,R1SE表现的尤为明显。

团综有、EP有、合体出席商业活动、颁奖典礼等也都有,此外,单个成员的综艺、影视剧资源也有。与此同时,诸如《合唱吧300》《炙热的我们》等综艺节目的出现,也为偶像团体表演提供了舞台,借此,多个舞台作品呈现给观众的R1SE,其团魂也在不断增加。

500

《炙热的我们》R1SE

R1SE在告别演唱会上表演的17首歌曲全部是团队表演,也从某种程度说明这一团体整体的作品储备。相比较之前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解散演唱会时,大量个人solo撑场,R1SE还是实现了一定的突破。

加上几次的团综,以及不少综艺、活动上整团的合体,也让团队的整体感更强。

不可否认,R1SE成员虽然接连出现风波,让整个团体、不少成员以及背后的运营公司出现危机,但如果从团体运营来看,R1SE售后的整体性较强也是不可否认的。

在这之后的THE9、硬糖少女303、INTO1都把团体的整体运营放到了较高的位置,团综、专辑EP、合体表演、商业代言等等,都成了售后的必备。

THE9推出了团综《非日常派对》,在浙江卫视秋季盛典、"随刻精彩之夜"、"京东11.11直播超级夜","2020湖南卫视12.12超拼夜"等活动上进行表演,还举办了沉浸式虚拟演唱会;硬糖少女303除了在不少活动中登台表演之外,也推出了团综《硬糖少女BON-US》,还以固定嘉宾身份全员出演了综艺《姐姐妹妹的武馆》......以上这些举动,也都让团体有了姓名。

在团体合体之余,单个成员的资源也在继续加持。比如,刘雨昕在《潮流合伙人2》中担任固定嘉宾,还将参与爱奇艺的新综艺《舞蹈生》等;虞书欣主演的《月光变奏曲》就作为了爱奇艺“恋恋剧场”的开篇剧集;希林娜依·高作为飞行嘉宾参与了《令人心动的offer2》录制,也出现在了《我们的歌第二季》中;陈卓璇有一些影视剧ost的作品,并出现在《吐槽大会5》《闪闪发光的你》等综艺节目......

500

《月光变奏曲》虞书欣

限定团终于正式地参与到了平台的整个内容生态。

脱胎于综艺内容的布局,限定团成员成为平台自制内容的常客,不少平台自制剧集、综艺中常有他们的身影。经由选秀节目高热度而来的成员,可以为项目带来一定的关注度和流量,又可以催生出更多品类内容的产出和可能性,也会在成本上更加可控。

同时,依托着剧集、综艺等项目,又能增加成员的曝光,进而对个人和团体产生加持,而持续、良好的售后也会影响到选秀节目本身的口碑和受众的持续关注,进而对节目的生命力产生积极作用。完善的内容推动下,限定团的商业链条已经成型。

101系偶像选秀进入第四年,后续运营已逐渐摸出门道。但现实却是,质疑声依旧没有减轻,并且随着偶像选秀和饭圈文化面临全面严管,新的质疑声也滚滚而来,留给限定团的时间也不再充裕。

500

限定团仍没有消除的质疑

即使团体和个人的运营再努力,背后的“大掌柜”平台方和运营公司再怎么狠下功夫,无论是饭圈,还是观众路人,不满和质疑仍旧是常态。

其一来源于对于出道节目本身的质疑。

随着偶像选秀类节目的播出,粉丝们已经逐渐对节目的玩法有了更深的认知。“剧本痕迹重”“再也不真情实感地追选秀了”、对于出道人选的质疑和意难平等声音每年都会出现,这或多或少会影响节目本身的口碑、关注度和生命力。

但是,不论是成功出道的团体还是未能出道的个人都与节目本身挂钩,只有节目拥有了高热度、话题度等,才会让后续团队运营变得稍显容易。对于节目本身的质疑、失望甚至不信任,也会对出道的团体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500

这些问题都切实地反映在目前还未解散的限定团上,他们的团队出道或多或少面临着节目不火、成员争议等问题。

但是,对未来市场而言,更为致命的是,偶像选秀节目将要遭遇全面严管,其灵魂方式饭圈打投或被改成“面目全非”,平台方如若坚持继续,即使整出一套“全新”机制来化解审查危机,后续的限定团也必然会以“半损元气”的方式丢失大批的初始人气值。

同时,凭借个人人气组成最后的团体,人气的高低落差也存在明显桎梏。

限定团必然会解散,成员们终究会变成个体继续闯荡娱乐圈,以及由于出道位置、人气高低所带来的资源配置的不同等问题,也容易让成员个人的粉丝比重加大,对于团体的整体性和归属感产生不信任感,进而为团体的整体性和团体运营带来困难。

今年《创造营2021》与《青春有你3》完结之后,不少未进入成团位的选手热度和话题度依然不减,甚至经常出现在热搜等平台,根据网友整理的最近一个多月(5月3日至6月13日)《青3》《创4》选手超话数据合集,名列第一的居然是话题出圈的利路修,两个节目的热门C位并没有占到优势。

500

在偶像选秀面临规范之下,“不出道反而好”的声音也随之出现。加之一些选手和背后的公司意图凭借节目增加曝光度,以实现为后续演戏、综艺方面铺路的目的,并且野心更为明显。种种因素叠加,从某种程度上,限定团的意义和所能带来的利好就相对消弱了。

不得不提的还有整个内娱偶像市场的不够完善,也因此,必然给偶像团体带来明显的发展困境。

首先,选拔机制决定了限定团并不能完全达到既定印象中全部成员实力在线的团体标准,或者说,它甚至不能满足绝大部分粉丝对于一个团体配置的标准要求。这也就直接导致对于限定团实力的质疑,但实力往往是称赞和吐糟的主要集中点之一。

另外,除了各种晚会、商业活动等外,能够给予团体合体表演的机会并不算多,即使不断有团体表演、竞演类节目被推出,但节目也不能形成连续性,且大部分还是粉丝内部的狂欢,在引起更大众关注上仍然欠缺。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导致了不少人口中“糊团”的观感。

当然,限定团期限的制约也限制着团体和个人被更多人看见。固定成员、“无限期”的偶像团体模式常出现的情况是,在长阵线的发展和运营中,组合成员的个人魅力逐渐显露,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独当一面的能力者,可单独发展又可合体聚力,这对于延长组合、个人演艺生命力都有益处。

500

偶像团体TFboys

限定团最多两年的期限让这样长线发展失去了可能性。

人气、话题度、排名等方面较高的,以及原生公司实力强的更可能获得好的资源,而不具备这些的成员,即使真的有才华也可能不被看到。一旦失去了团体的加持,回归成个人发展,对于这些成员而言,之后的路会更难走。那对于这类新人而言,为何不在刚出道、人气最佳时,作为个人“狠捞”商业机会和发展机会呢?

即使如此,虽然质疑和不满仍旧源源不断,已经饱和的偶像市场,还是能给到偶像团体空间,毕竟现在的市场,单个偶像遍地都是,但“耐打”的偶像团体却屈指可数。

经过四年摸索,优爱腾向市场输送了近10个限定团,而平台方、运营方对于限定团的运营已经逐渐趟出了一条路。与此同时,偶像选秀最好的时代也已经结束,虽然这批看着日韩偶像成长起来的观众仍有较强的渴求度,但是,面临着未来整个市场的监管加重,以及饭圈市场的审美疲劳,之后的限定团该拿什么吸引关注,而还在跑道上的限定团又如何扩充自己的路人缘、增强自身的竞争壁垒,接下来的限定团产品,其产品经理或许要想更多的路子去创新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