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高管用生命吹捧陈时中,可怜死后才被确诊

  台湾省疫情持续恶化,所谓“防疫优等生”招牌早已破碎不堪,而“看好了世界,台湾只示范一次”的大话,更成了网络笑话。

500

  然而,仍然有不少台湾媒体从业者还在死命维护“防疫优等生”这块金字招牌,台湾雄狮集团欣传媒总监林芳怡便是其中一位,她甚至接受不了别人对台湾防疫部门工作无能的质疑。

  但就是这样一位对台湾防疫信心满满的资深媒体人,10日凌晨1点却因新冠肺炎死在了前往医院的救护车上,下午才被确诊,而在之前,她的快筛结果曾是病毒阴性。

500

  5月23日,她还在网上发文吹捧陈时中称,“真的!台湾拥有如此珍贵强大 的抗疫指挥团队……”替民进党站台,反驳质疑声音,评论区里更是聚集一堆为台湾当局叫好,对防疫政策又夸又赞的台湾网民。

  她在生命最后几天里,还一个劲地感谢日本赠送疫苗,最后一条网络社交媒体信息就是“感谢日本对台湾防疫的支持”,还将用户头像改为“感谢日本”。

  实际上,她至少在5月底就感染了新冠病毒,却无法得到医治,只能呆在家里按照陈时中的规定进行“自主健康管理”,一直拖到病情恶化,才在昨天下午让亲友叫救护车送她到医院急救,但由于严重缺氧(无法呼吸)病亡在救护车上,昨天下午PCR报告出来,确诊为病毒阳性。

  林芳怡是典型的亲绿媚日媒体人,也是台湾省精英阶层。她是淡江大学建筑硕士、曾任《室内》杂志企划主任、《建筑师》杂志主编,后来自立公司,专门承办欧美文旅活动,还曾任教于东海大学建筑系,出版过《建筑向前走》、《台北大街风情》、《宁静的地景革命 --宜兰厝第二期建筑图集》、《台湾木建筑》等书。

500

  她属于是那种骗着骗着把自己都骗进去的民进党支持者,然后死心塌地帮民进党骗别人的媒体人。

  不知道她在家里“自主健康管理”时,有没有想到自己正被陈时中推向绝路?在救护车上挣扎时,有没有想过骂陈时中几句?现在有没有打算把珍贵强大的陈时中带走聊聊?

  所谓“自主健康管理”,是台湾防疫机构为了推卸责任而设计的花样,陈时中逻辑是:不筛检就没有确诊,少筛检就少确诊。只有确诊者才能住院隔离,而那些存在新冠肺炎症状而没有被检测确诊的患者,就只能呆在家里拼运气。

  这样做的“好处”是台湾医疗机构不会爆满,证明蔡英文、陈时中他们“防控有效”。至于台湾人活着也好,死了也罢,都是发生在家里,“猝死”二字天天可见,暗示跟新冠疫情并没有直接关系。

  因此,无论林芳怡如何吹捧陈时中,在她死后,台湾媒体也同样送她“猝死”二字。舆论口径非常统一:“林芳怡在病发24小时内“猝死”,亲友不舍。

  疫情在全球已存在一年多了,众所周知,新冠病毒感染者绝大多数并不会猝死。非高龄患者,只要救治及时,生存几率非常大。

  而台湾疫情与众不同的是:到处是“猝死”。

  除了林芳怡,今天早上,台湾宜兰大学经济系副教授林云雀也在家中“猝死”,她在两天前曾发文担心自己已被传染,死后,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否确诊?成了一个冤鬼。

  陈时中他们为了降低确诊人数,费尽心机在数字问题上下功夫,除了发明了可笑的“校正回归”之外,还拒绝对那些主动到医院检测的“有症状者”给予确诊。

  台北“新光三越”百货大楼有一名柜姐,全家有6口人感染,她母亲于5月22日病亡,被迅速火化。她本人则在百货大楼连咳带喘上了20天班,到医院检测,医院开的证明是“感冒”,只给了一些感冒药,没有收治。

  她的同事向大楼管理处反映,管理处却只能以医院证明为准,允许她继续工作。而根据台湾言论管控规定,她的同事又不能说她是新冠肺炎患者,否则将以“传播假讯息”法办。

  直到6月8日,这名柜姐才被确诊,而这时,大楼里已陆续有其它柜姐被感染,百货大楼能不能营业还在争吵中。

  这名柜姐和她6名家人之前就属于“自主健康管理”者,

  台北市卫生局负责人邱秀仪回应说,她手头事情很多,不知道此事。如果有人被匡列,应依照防疫指挥中心规定做好“自主健康管理”。

  如此匪夷所思的防疫措施,还讲什么“疫情破口”?简直到处都是破口。

  这就是林芳怡生前大肆吹捧的“珍贵强大的抗疫指挥团队”,如果她能侥幸熬过这一关,那么,她更不可能醒悟,反而会变本加厉地为陈时中掩盖罪行。

  陈时中及其背后老板,从头到尾都在用“水军防疫”、“水军治省”,像日本施舍的那一百多万剂阿斯利康疫苗,真正的作用不是防疫,而是宣传。

  从日本疫苗起运那天开始,台湾省内媒体和网络的“感谢日本”、“台日友好”标题、口号便铺天盖地。

  林芳怡就是参与“感谢日本”宣传计划中的一位媒体人,她那时应该是一边咳嗽、一边敲键盘了。 

  林芳怡是挺可怜,但屡屡发表误导疫情言论的她,难道不是陈时中的帮凶吗?

  作为媒体资深从业者,她应当有一些思考能力,也应当知道病毒找人从不看政治立场。

  然而,她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走完了一生,真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因为确诊报告是在她病亡之后。

  如果说陈时中防疫有什么”成绩“?那么,林芳怡生前就是陈时中的加分人。而她死后,陈时中却没有任何表示。

  台湾当局在这场疫情中,已将文字游戏玩到了极致,也把它们的“言论自由”展现得淋漓尽致。

  林芳怡非常了解台湾当局需要什么样的言论,并且处处配合,从来没有正面评价过祖国大陆。

500

  林芳怡从生到死的经历,很容易让网友想起另一个人--丁建强(网名“河山硕”),他的圈子只有一种思维:“逢中必反,逢美必舔”。

  “河山硕”在去年11月22日感觉到了症状,在家里进行过“自主健康管理”,病情加重后才送去医院,12月8日住进了洛杉矶医院新冠肺炎隔离区,亲眼看到“秩序井然”。但也疑惑为何病房空空荡荡?他最终还是相信这些患者都被治好出院了,其实都是去了太平间。

  12月21日,“河山硕”也去了太平间,并排队等候火化名额。他到死也不相信美国医疗体制会如此不堪,更不相信美国对生命会如此漠然视之。

  在他活着的时候,谁要是质疑美国防疫能力,他还要冲上去咬谁。而在他死后,他的“道友”们还消费了他一把,搞了个不伦不类的追悼会,展示一下“反华分子”们的团结,绝口不提美国体制有什么问题。

  林芳怡跟“河山硕”最大共同点就是: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被人杀了还要帮人磨刀。

  林芳怡的真正死因(延误救治)也被她的媒体“道友”全力掩盖了,岛内网络齐刷刷的“老师一路好走,来世我还要继续参加你的建筑团”、“为什么会这么突然?”、“谢谢您曾分享过的建筑美学,谢谢您”……没有人敢说追责。

  台媒还借她亲友之口说,她自5月10日便开始居家上班,没有搭乘过公共运输工具,只坐网约车或自己开车,不知道感染源来自何处?

  说得好像台湾隔离措施很严格似的,其实她在6月2日去过了台北松山文创园的“松烟创作者”办公室。只是不知道是别人传染了她,还是她去传染别人。因为台湾的全面检测根本不想展开,陈时中昨天说了:新北市确诊人数居高不下,就是因为检测比较积极。陈时中这种人,居然还能被林芳怡视为防疫英雄。

  如果她能早几天得到救治,有很大概率可以活下来。然而,她却相当顺从地配合陈时中的规定,呆在家里自生自灭。不去反思台湾当局为何不全力检测和收治病人?反而在临死前还在感谢日本人。

  这就是一出活生生的台湾讽刺剧,但代价却是生命,而且只能示范一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