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日本人豢养文化汉奸,干什么用?

  何谓汉奸?根据《辞海》解释:“ 汉奸……现泛指中华民族中投靠外族或外国侵略者, 甘心受其驱使, 出卖祖国利益的叛徒。” 

  日本侵略者能在中国横行一时,大小汉奸们“功不可没”,大汉奸成立伪政府,公然替侵略者奴役中国人民;小汉奸则点燃火堆为敌机轰炸提供目标。

  还有一款“精致风雅”的品种--文化汉奸,在日军全面侵华之前,日本人就在为战争做舆论准备,全力培养文化汉奸。

  翻翻故纸堆,发现套路还是那些套路,货色还是那种货色,只不过皇军没了,他们不敢太过嚣张而已。

  日本人来到中国舆论场,最早是以新闻交流为名创办日资报刊,建立了一股日资媒体势力后,再寻找中国“合作者”,并将他们拉下水,成为日本人的宣传工具。

  文化汉奸用它们的笔和墨,去混淆是非,在历史、政治、军事、经济、文化领域全方位编写亲日反华的“作品”,以迷惑民心,松懈中国人民斗志。

  舆论的重要性

  冈正康,江南哲夫共同创办的《上海商业杂报》(光绪八年),应为在华日资报纸之滥觞。

  日资报纸虽较欧美为晚,发展却是极为迅猛,后来居上。原因是:一,为日本扩张政策作舆论准备;二,日本间谍需要利用记者身份在中国大范围收集情报。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实施全面侵华的罪恶战略服务。

  1906年日本人中岛真雄在沈阳创办了《盛京时报》,在华北、东北影响颇广。1926年改组,由佐原笃介负责,他经手的最出名的一本书叫《拳匪纪事》,现在成了某些人研究义和团的“珍贵屎料”

500

  《盛京时报》在佐原笃介经营下,销量猛增到两万份,成了一件非常顺手的反华工具,歌颂日本一切政策,愚化麻醉中国人民,有的人甚至只知天皇,而不知国家。

  918事件爆发前,日本已在中国舆论场布局了几十年,尤其是在东北、华北地区:

  大连

  大连是日本人经营东北的重要基地,1919《关东报》在久寿街开馆,社长是都甲文雄。1921年7月24日再创新刊的《满州报》。这两份都是日报,并同时于1937年停刊,因为宣传使命结束了。

  凡是读阅这种报纸的中国人,受到的思想侵蚀有多大,可想而知。日本人并不是死板呆滞地高喊口号,则是讲趣味、讲故事、讲情感来吸引你。

  1922年,《大同文化》创刊,表面上由大连“中日文化协会”所有,真正负责人却是《满州报》编集局长佐藤四郎。后来搬迁到沈阳,只负责向中国人介绍日本的人与事。

  奉天(沈阳)

  1921年9月21日,矢野勘创办了《奉天日日新闻》,还有一份《奉天每日新闻》给在华日人、朝鲜人阅读。

  甚至还有蒙文报纸《蒙文报》(周刊)、《满蒙经济新闻》(月刊)传播的尽是日中(蒙)相互提携、共荣共富的调子。

  今天还有个别教授、学者,称“九一八”是偶发事件,是日军“下克上”的不理智行动,难道这些鬼子报纸转世了?

  铁岭

  1911年西尾信创刊《铁岭时报》(日文,日侨准机关报)。1917年迫田采之助创办中文《铁岭每日新闻》,铁岭民众以为是中国报纸,订阅量不少,日本人也不声张,十条新闻里加一条颂日辱华新闻就够了。

  长春

  1920年有一份大报《北满日报》,1932年东北沦陷后改名为《新京日报》继续忽悠。

  哈尔滨

  1918《极东新闻》日本人斋藤竹藏为发行人,总编为文化汉奸王鼓晨,迷惑性极大,1921再创《哈尔滨新闻》。

  1922年9月22日由上面提到过的中岛真雄创立了《大北新报》,设在傅家甸北三道街。大多数编辑为中国人,工资来自日军军部,并同时拿“满州铁路株式会社”每个月500日元补贴,该报成了文化汉奸的重要聚集点,还扶植了一批亲日知识分子,哈尔滨的爱国民众称其为《盛京时报》第二。

  抚顺、营口、本溪、延吉、辽阳、牡丹江等各日资报刊就不一一介绍了。

  日本的宣传与军事紧密配合,侵占东北之后便扑向华北。

  北平

  最有名的是《顺天时报》,1901年12月30日创刊,也是中岛真雄搞的。1905年转给日本外务省,由日本公使馆管理,成为日本特务活动基地,1915年成为华北第一大报,极具影响力。袁世凯部下专门还给他自制了一份《顺天时报》,哄他开心。

  1928年北伐胜利后,以造谣诽谤、挑拨离间著称的《顺天时报》被中国人骂为《逆天时报》,连报童也不肯为它派送,1930年,卒!

  天津

  以中文的《日华公论》、《京津日日新闻》为主,但天津人不爱看,还有一个原因是天津的美英系报纸很厉害。

  于是,日本人出英文报纸,松村利男创立《公闻报》(英文),日本在宣传方面确实非常努力。

  青岛

  《大青岛报》、《《胶东新报》两份主要的中文报纸。

  济南《济南日报》、上海有《华报》、《东亚日报》

  九一八之后

  这时期,日本宣传目的已非常明确:

  一、摧毁中国人自信心;

  二、扼杀一切爱国言论;

  三、建立以文化汉奸为主的中文舆论场;

  四、控制沦陷区信息,挑拔分化中国人;

  五、全面垄断报纸、广播、电影事业,以日本同盟社为新闻通稿

  1935年,日本在东三省成立“满洲弘报协会”,将所有由日本人控制的媒体统一管理。

  1936年,日本特务猪上清四郎创办《新兴报》,高薪聘请文化汉奸陈蝶生任总编。

  1937年5月,武田南阳创办《进报》,文化汉奸吴菊痴任总编。

  为了让文化汉奸更卖力地为日本人服务,“满洲弘报协会”还设立激励机制,干得好的汉奸将得到快速“提拔”

  七七事变后,武田南阳再创《新民报》,在山东,山西设分社,吴菊痴升职为编辑局长,文艺部由新招的文化汉奸耿郁溪负责。

  日伪治安总署机关报为《武德报》,汉奸管翼贤为主编,继任为柳龙光。

  除了时事和政治类信息被日本人及其走狗控制外。像文艺类的期刊《朔风月刊》,也是必须使用日本人的“合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周作人。

  以上皆以中国人报纸的名义毒化中国人,负责人、撰稿人皆拿日军军部或者外务省的津贴。

  其它还有《皇协军》、《剿共军》、《妇女杂志》、《北京漫画》等小刊物。天津还出现了华北派遣军机关报《庸报》,还有《天津时报》、《东亚晨报》、《救国日报》等“中文报纸”,都是由文化汉奸在写作,编辑、审稿。

  爱日本、恨中国的文章,都是稿费多,津贴足。

  卖良心、卖祖宗、卖人格的文化汉奸们,用奴化教育来冲淡日军血腥屠杀、用“皇军不可战胜”来恐吓中国人民、用“皇道乐土”来欺骗中国人民,用“共荣和平”来美化侵略者。

  只要中日发生冲突,文化汉奸总能找到办法证明:中国有错在先。 

  九一八事变,是中国军队挑起来的 

  七七事变,是中国军队挑起来的 

  淞沪保卫战,是中国军队挑起来的 

  实在洗不了,就转移话题,总之日本是无辜的。 

  文化汉奸的逻辑:

  中国人在自己国土上反击,叫挑事;日本在中国国土上杀戮,叫自卫。

  八纮一宇浴仁风, 

  旭日萦辉递藐躬。 

  春殿从容温语慰, 

  外臣感激此心同!

  这是大汉奸王揖唐访日归来的一首七言诗。表达感念参拜靖国神社,感恩倭君裕仁接见之情,奴颜媚骨溢于言表。

  一个中国人去了一趟日本,便自称“外臣”,这不就是“纳表称臣”吗?不就是自甘为奴吗?

500

  王揖唐可是高档次的文化人,清末双料进士。一个知识分子竟能堕落到如此境地,可见日本人的收买和拉拢手段何等厉害!

  这些汉奸又带出小汉奸,等时机一到,它们便是祸乱中华大地的“第五纵队”。

  日本在1937抛出“日中经济提携”方案,并同时推行“日中文化提携”方案。 

  文化方案由外务省负责,在日本国内叫“对华文化事业特别制度改正案”, 大藏省一年提供三百万日元(当时是巨款),逐年递增。从昭和十一年(1936)起,大批收买愿意合作的中国文化名人。

  具体手段:

  一、以人文科学、自然科学为借口,在东北和上海,收买一些立场不坚的中国学者,许以名禄;

  二、以慈善为名,设立医学机构,研究中国人灾疫规律;

  三、对青年学生进行分化,培养亲日派,筛选符合条件的中国留学生,给予奖励;

  四,以技术合作为名,在中国勘探矿产。

  日本人这些计划,如果没有汉奸的配合,是无法想像的。

  战争全面爆发前,华北的“东方文化事业总委员会”和“人文科学研究所”,在各镇乡铺设图书馆、读书会。

  文化汉奸竭力美化日本形象,言必称和平共荣,自称是中日友好交流使者,表面上与政治毫无关联。

  虽然汉奸肆虐一时,但更多的中国人挺身而出,与日寇、汉奸作殊死之搏。1945年日军战败,这些日本媒体关门大吉,文化汉奸销声匿迹。

  几十年过去了,它们却在外务省的收买下,又想在网络悄悄复活,而且手法更加隐蔽,外衣也更加华丽,但都是一路货色。

  以前它们横行于报纸,现在出没于网络,危害同样惊人,网上不是有“精日”分子出现吗?

500

  无论过去和现在,舆论场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魑魅魍魉时隐时现,变化多端,每个人都需擦亮双眼。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