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基地、装镜子、炸两极……这些改造火星的方法靠谱吗? | 科技袁人

  导读

  到目前为止改造火星还是一种幻想阶段。

  文章背景:

  在天问一号2021年5月15日登陆火星之前,袁岚峰老师和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研究员周炳红、刘勇做了一场“火星探测”主题直播,本文是录播第三集的文字版本,共有三集,第一集见《中国火星车成功登陆,同时其他国家的探测器在干什么?| 科技袁人》;第二集见《为了找到火星生命,中国火星车带了哪些秘密武器?| 科技袁人》。

  视频链接:

  西瓜视频:

  https://www.ixigua.com/6964303385767969317

  本视频发布于2021年5月20日,观看量已达77万

  精彩呈现:

500

  主持人:袁岚峰

  嘉宾

  嘉宾

  周炳红

  中国航天科普大使、空间科学传播专家工作室副主任、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研究员

500

500

  刘  勇

  中国航天科普大使、空间科学传播专家工作室执行主任、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研究员

500

  袁岚峰:未来的火箭技术会有哪些突破?其实我立刻就可以答出两个是吧,一个是核火箭,一个是电推进是吧?当然这方面周老师是专家。

  周炳红:还有一个是电火箭,电火箭就是想把它的推力给做大了,像现在日本这个,包括我们国家美国的,都推力很小,就是连1牛顿都不到,如果真的要行星探测,打比方快速地飞出太阳系,或者是我们要去载人登火,缩短去火星的时间,那就需要有一个比现在大上几十倍百倍的电推进,那也就达到了10牛顿级,也就大概1公斤的推力,这还是很小,但是它因为能持续加速,所以还是很可观的。

500

  袁岚峰:就是有很多人有一个误解,他们以为你在太空当中飞行的时候持续不断地给它施加力,实际上这就是连牛顿第一定律都没有搞清楚的。力是改变物体运动状态的原因,而不是让物体保持运动的原因,它只要在运动起来了,它可以不受任何力,它就可以持续运动下去,但是你要改变它的速度,这个才是需要力的。

  周炳红:所以是电推力火箭是要让它推力大,要发生这个变化。还有就是核火箭,刚才说的核火箭主要是要在天上进行验证,其实美国苏联他们在美苏争霸时期,都在地上已经有一些原型能够进行了实验,特别是苏联的它的推力已经大于它自身的重量。

  袁岚峰:它已经可以起飞了。

  周炳红:可以起飞,但也还没飞,美国是这两年加大了投入做核热火箭。所以其实各个国家大国,特别是只要想载人登火的都会去发展核热火箭,核热火箭它是用核做能源,然后是加热液氢,所以我也在参与这方面的研究,因为未来不管是核热火箭也好,还是这种先进的火箭,我要提到第三种技术,就是推进剂补加,就是第三种未来的火箭很可能是要在天上建一个太空加油站,建一个大型的补给站,还有我们在月球、或者在火星上。

500

  袁岚峰:那就是建一个空间站了。

  周炳红:对,大型的空间站,在上面补加,还有或者在月球在火星原地制备,特别在火星上我们制备液氧甲烷,所以我们可以加注。那么这里面就会涉及到一个火箭技术里面一个难题就是,极低温的推进剂,一个是长期的要无蒸发的保存,因为你要去火星,你带了如果路上蒸发掉了那也不好,因为它是零下250度,其实在飞行过程中温度是升高的,如果没有技术的话,没有额外的技术的话,它的压力升高你就没办法,你必须让它蒸发排掉,蒸发以后它就降温了,把它热量给排掉。这样其实是把推进剂给损耗了,所以现在美国就在国际空间站上做很多实验,怎么样来,这个其实是加个空调,用另外一个能量,太阳能给它降温,这样我推进剂保留了。

  袁岚峰:实际上这个让我想到的是那种绝热退磁那种冷却方法,它就不是用工质的嘛,它是用磁场。

  周炳红:它这个相当于是在里面要做个空调,但这个空调技术跟地上的完全不一样,因为它在微重力的条件下工作,SpaceX在国际空间站上做甲烷的实验,就出现问题了,他本来是想储存6个月,结果4个月的时候,制冷机的电子设备坏掉了。他就不得不被迫把甲烷就排到太空去了。还有实验没做完,所以他们后来是又重新,NASA支持,SpaceX、还有波音、洛马,还有蓝色起源,他们又分别做,SpaceX还是做液氧甲烷的,波音他们做液氢液氧的,就这种低温推进剂的,在太空的使用,长期储存、补加还有传输,这些技术都是在未来有望突破的。就是为了实现深空这种一个重要的推进技术。

  袁岚峰:说到这个,可能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可能有一个特别优势,就是我们的稀土特别多,因为我最近听过一个演讲,是我们国家研究稀土方面的专家,一个院士,他讲的就是稀土这样的一个实用、应用的愿景。用一个手提式的空调。因为你用这种绝热退磁的这种技术,你可以把空调做的非常便携,然后比方说一个冷链是吧?

  周炳红:温度也特别低吗?

  袁岚峰:我不知道要低到什么程度。

  刘勇:效率很高应该是。

  袁岚峰:比方说我们现在不是经常什么冷链进口三文鱼检出新冠病毒之类的问题,那就是这个冷链运输出现问题,它实际上将来你可以就一个手提箱,它就是一个冰箱,你就可以全程,这儿装了车,然后拿卡车直接运过去,一路上都保持冷链,他说对我们的生活形态也是很大的改变,而且这个对中国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它里面的核心技术是稀土的技术,所以有可能在这方面我们会达到一个奇妙的结合,这个对我们可能是最能发挥我们比较优势的一条路线。

  周炳红:我能想到的主要就是电的、核的,还有这种推进剂补加的。

  袁岚峰:下一个问题是说中国有没有载人登火星的计划?官方的计划现在肯定是没有的,因为我们连登月球的计划都没有。

  刘勇:我们现在中国的一个深空探测,另外一个方向是去现在叫太阳系边际,就是不叫太阳系边界。

500

  袁岚峰:这个区别何在啊?

  刘勇:太阳系就是我们觉得太阳系应该是个实体,我们客观理解就是说专业上的定义是太阳引力控制的范围,客观上的理解就是说绕太阳转的东西。

  袁岚峰:它那个太阳引力控制的范围,那个专业名词叫赫尔球是吧?

  刘勇:那个不是,那个是另外一个希尔球(Hill sphere)。另外一个术语,太阳引力控制范围就是太阳系,太阳系就是大致环绕太阳的天体组成,它希尔球应该是引力足够大的一个区域。

500

  袁岚峰:希尔球的定义,我理解是说,一个天体的希尔球是说在这个范围之内,这个天体对它的引力比其他任何一个天体对它的引力都要大。

  刘勇:对,这也是这样。

  周炳红:就是希尔球会除了单独引力,因为单独你的引力范围的话,你无穷远处也有引力,只不过很小而已,也就是说还有你刚才说的就是比周围的天体大,其实还要扣除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它其实打比方我们太阳跟相邻的恒星,其实它们都是绕着银河中心在转的,要扣除不同的离心力部分,所以希尔球会有个稍微复杂一点的,但是主要的量是你说的这个,主要是这相邻的两个恒星,我比较哪个引力大,就是它的边界,主要是这一项。

  袁岚峰:是,你如果从这个定义来说,太阳系的半径是两光年,对吧?因为最近的恒星是四光年。

  周炳红:对,对,差不多是一半的左右,就是这样。

  袁岚峰:那这样的话太阳系就变得非常非常大了。

  刘勇:太阳系就是非常大,就是远处还有叫奥尔特云的东西,这个就接近一光年的距离,但是那么远的距离我们肯定去不了的,我们现在能够去的就是说是100个天文单位左右,一个天文单位,就是太阳到地球的距离是1.5亿公里。

500

  袁岚峰:对。

  刘勇:只能大概啊,1.49,我都不喜欢背这些数字,1.5亿,最好记了。

  这样一个距离,它事实上正好是太阳风的边界,我们知道比方说像天问一号上面有一台仪器是研究这个环绕器,因为它就是去测太阳风了嘛,就太阳风的例子。

500

  所谓太阳风呢,我们都知道太阳是个火球,它温度特别高,周围的大气温度特别高,所以就像那一锅烧开的水一样,有水蒸气不停往外冒。太阳风就是太阳上往外冒的等离子体,就那样的往外冒。那个东西到了它的边界就在100多个天文单位左右,希望我们能够去那个地方去探测一下。

500

  周炳红:其实不光中国没有载人登火的计划,就是美国也还并没有立项,只不过是马斯克他是说了要去,NASA可能也说了一些远期的计划,但真正的立项是没有的,因为火箭还没有,你怎么去对吧?别说飞行器。

  袁岚峰:至少也得用长征九号才行。

  周炳红:对啊,而且去了以后回不来啊。还有就是又这么长时间,去要6个月,你回来的时候你要等两年多。对,26个月,又要回来6个月。

  袁岚峰:也不是立刻就能回来的。

  周炳红:对啊,我们人类还没有在太空生存这么长时间的经验,而且到时候你的补给要带多少?

  袁岚峰:是,所以这必须在火星上就地取材才行,要不然你肯定坚持不了这么久。

  周炳红:但是美国确实是每隔几年他会又有一个载人登火的计划,就是说在纸上的,这个是一直有的。包括马斯克他都说了好几个了,但真正要实现载人登火,现在看来还,现在可能10年内是一个。

  刘勇:冯·布劳恩时代就想提这个事了,他就提出我们用,就像当年探索新大陆,探索新大陆我们就搞一个船队,他去搞一个舰队,搞几艘飞船同时去。相互之间还可以,今天可以去打个牌,明天可以聚在一起吃个火锅,这样大家时间都好过一点是吧?我是打个比方说。

  周炳红:那么可以简单的说就SpaceX它是有个具体的,他说了去登火,其实还是有一页PPT的,但那个PPT就是说他用他那个星舰飞船,在近地轨道上要补加6次,加6次推进剂。连续补加推进剂,飞的加速度比较快的时候,推进剂用完了,其它的再给它补加,补加6次才能去火星。

  而且应该在火星还得制推进剂,所以它这次在毅力号上搭载一个小载荷,制液氧的实验,所以还是在往这上面走,但确实是还有很远的距离,特别是人要回来,单程去比较容易。

500

  袁岚峰:是的。回来难度又大的多了。但是我是听到过一个跟载人登火星相关的这么一个故事,前些年的时候,丁肇中老先生就是一个华人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这个粒子物理实验方面一个国际领导人,他领导一个国际项目叫做阿尔法磁谱仪,就是去到太空当中探测暗物质的,他来科大做过一次报告,他就讲当初美国NASA的局长说我们这个重点就是要去登火星,其他项目全都砍了,国际空间站上那些科学实验全都停了,他那个阿尔法磁谱仪就是要发到国际空间站的,所以当时被砍掉了。

500

  然后他就很生气,然后他就四处去找人去游说,说这个做法是错的,我们应该把阿尔法磁谱仪发上去,然后他就请了很多美国一流的科学家去国会去作证,然后就说服了这些国会议员们。结果就是国会通过了一项法律,说是我们必须要派出一艘航天飞机去把阿尔法磁谱仪发上去。这是一个法律。

500

  周炳红:对,增加一次飞行。

  袁岚峰:对,因为航天飞机那时候已经快退役了,你要是现在再不发,过两年航天飞机没了,你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把它发出去了。所以他确实通过一项法案说是你必须要发一个,然后就赶在航天飞机退役之前,在2011年,然后可能也就最后几次飞行之一了,然后把阿尔法磁谱仪给发上去了,然后现在阿尔法磁谱仪就在天上,它还在那儿不停地收集数据呢。

  周炳红:就是因为跟登火星的计划竞争经费是吧?

  袁岚峰:是,所以你们就会发现科学计划之间它们是存在竞争的,为了登火星我们可能差点失去了阿尔法磁谱仪,我们如果失去了探测暗物质的,可能对我们的长远的损失可能更大。

  刘勇:这也是一个很有很有意思的话题,就是我们比方说我们是要自己去人工地去产生那样高能量的粒子,我们如果要研究基本粒子的结构的话,需要很高的能量的粒子去相互撞击,还是说我们可以直接在天上去搜那些粒子?

  袁岚峰:这两条路线我们都在走,实际上,人工去产生就是对撞机嘛,现在最强的对撞机是LHC大型强子对撞机,那是欧洲核子中心的。然后国内现在争论了好几年,沸沸扬扬的,就是中国要不要建一个大型对撞机。然后另外一条路线就是收集天然就有的,天上那是最强的宇宙线,我们现在都搞不清楚到底从哪来的,强度可能远远超出人类能够制备出来的。

  刘勇:这个事我就觉得我以前对这个事特别有体会,因为我们做空间物理的,我们认为MeV ,就是兆eV的粒子,高能粒子,你知道对我们来讲高能粒子。跟搞宇宙学的人说MeV是高能粒子,那是低能粒子,低的不能再低了,他们都是TeV,10的12次方eV的这个粒子。

  袁岚峰:比MeV的又高了6个量级的,那个才是他们研究的对象。在不同领域他们能量标度实在相差太远了。所以丁肇中那次来给我们讲,就是说它这个阿尔法磁谱仪在天上已经几年了,然后已经取得很多成果了,已经探测出了好多这种粒子的流强flux,其实就是各种元素的从氢到氦,然后碳、氧这种都有,然后说这些都跟理论预测的不符,可见我们发现了新物理是吧?至少发现新物理的迹象,所以还是你看事后可以证明发射阿尔法磁谱仪真是非常重要的。

  将来如果我们能够从这些以及像我们国家的悟空号,像这种那也是去探测暗物质,如果能够从这些找到暗物质,这个会是我们对于基础科学的一个非常重大的贡献。

  然后下一个问题是说有人问未来能不能用机器人去探测火星呢?还可以去开发火星,实际上这个问题让我有点想到,以前看过一本非常神奇的书叫做《失控》,作者叫做凯文·凯利,大家亲切地把他称为KK,就是Kevin Kelly。

500

500

  这KK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未来学家,《失控》它就是说其实早就有人提出这样的设想,就是说与其我们人类去探索太阳系,不如派一大堆机器人去探索太阳系,因为机器人很便宜,它即使挂掉了一大半也无所谓,只要能活下来一小部分,它们就能够自组织就能够实现很多很复杂的功能,所以他就非常明确的建议,派出很多廉价的小型的机器人去探测去改造火星。

500

  刘勇:我觉得这里有几个问题,首先我觉得我们其实派去的不管是火星车也好。其实基本上都是一定程度是智能的,只是多大程度的智能,所以我们但是没有人会说,说它就是一个机器人,但是事实上我们也说它是智能的,跟我们认为的那种真的要长得像人一样的那种机器人,然后还要带有所谓的人工智能这些东西。

  袁岚峰:机器人完全不需要长得像人,可以看起来就是一个拖拉机,或者什么都行。

  周炳红:所以现在的毅力号已经是个机器人了。

  袁岚峰:是的。

  刘勇:另外我就觉得就是说事实上那样的机器人也不会太便宜,因为要上去要能够应付空间中各种复杂的环境,它的成本也不会太低。还有就是说事实上我觉得我们探索宇宙,我们还有一部分是想拓展整个人类的生存空间,这是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大的目标。把人送上去,其实是另外还有一层含义就是说人是不是能够接受这样太空的环境?

  我个人认为载人登月,就是阿波罗计划最大的成功就是它证明了人是可以登上月球了,这是真正把人送上去的意义。当然说在人不能上去之前,我们肯定还是有机器人要上去,包括我们像探火,实际上都是机器,只不过是不同程度的AI,不同程度的载荷,跟他这个问题的提法,好像没有,好像就是说我们其实就是在这么干。

500

  周炳红:相当于是会发射很多的这种无人探测器,叫它机器人也好,然后我们人上去的机会会更少一些。其实本来就是这么做的,是的。

  袁岚峰:下一个问题是说,SpaceX说他们如果真的派了很多人去了火星,他不会承认地球上的法律,他要实行一种自治的原则。

  刘勇:这个是一个很好玩的问题,我觉得,在你去之前说什么都可以,是不是?或者说如果只有你能去,你怎么说都可以,是吧?

  袁岚峰:是真正的问题是怎么去是吧?

  刘勇:你没有、就这么简单。就是说比方说你像以前都是月球,那就美国能去的话,我说那块地就是我的是吧?

  袁岚峰:但是美国也没这么说,我们相信月球不是任何国家的领土。

  刘勇:虽然他没这么说,但是他现在开始也开始划片了是吧?说这块小区是,你们就不要来了,比方别影响我里头的设备,这个事情就很简单就是说你当然在火星上我是觉得也会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如果是他能去,然后能够他想怎么玩,可能我觉得国际法或者法律还暂时管不了他,当然他要尊重一定的道德标准,不然去了之后,比如说大家就是都为自己想生存下来,把去的同伴都弄死了。

  袁岚峰:那他肯定活不下去。

  刘勇:对,他也就活不下去了。其实最终还是我觉得很多社会的准则,整个社会准则它是为了人类能够持续下去,所以我相信就说不管怎么样,其实这个原则是不会破的。就算他不管他实行什么样的自治。周老师还有什么?

  周炳红:我可以讲一下。第一我觉得也可以讲两点,一个就是遵从一个,我们说的,我参加过一些国际法的研讨,就等于月球那样的,我旁听了一下,他们说要第一是遵从一个实力原则,就是说,打比方如果只有他能上去,那我们中国想建立规则,想约束他,那也约束不了。

  袁岚峰:你说这个叫做实力原则。

  周炳红:对,实力原则。

  袁岚峰:就是Power那个实力对吧?

  周炳红:你说有什么用,你没有这个实力,你说我要管你,那你怎么管我,你来火星上打我啊,你来抓我,你过来抓我。

  袁岚峰:人家不给你送给养,你就挂了。

  周炳红:这叫实力原则。

  第二点是你要约束的话,就是说利益相关原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他需要中国投资,你这时候你才有,你是利益相关者,你能影响他的利益,我能撤回我的投资,那行你说你不遵守他的规则,我投资就没那么多了,我太空站不让你用了,或者说,我在火星上我有个基地,你要躲避的时候我不提供给你了,那时候你才能跟他说,来一起来谈这个规则对吧?就是我们地面上的人也好,一个国家也好都是这样,就是说叫利益相关原则,最重要的是实力原则,就是你能抓到他,抓不到他,那其他的说了也没用,对吧?建立规则也没用,都是嘴上说说。

  袁岚峰:下一个问题是说我们如果要在火星上建立基地的话,应该怎么建?你怎么选址?然后用什么样的建筑材料,那些能源空气食物怎么来。

  刘勇:这些都是一些很技术性的问题,其实我觉得很多以前都探讨过这个问题。说火星上要水,我们南北两极冰盖上有水,我们还有火星的地下也有水,这些东西都可以作为,一个是水可以作为生活用水,水还可以电解作为燃料。

500

  然后水还可以作为一些工业原料,所以比方说要提取化学物质,提取火星上有用的这些成分,包括做建材,在火星上。其实我觉得现在我们尤其,特别是在小天体开发,他们说很多时候其实是就地取材,如果所有东西都要从地球上运上去的话,这个成本是非常高的。如果我们在能够在火星上直接把火星表面的,火星表面不是有大量的什么氧化铁这些。

  袁岚峰:对,火星之所以我们古人把它叫做荧惑,是因为它是一个红色的星,红色其实就来自三氧化二铁,它表面到处都是三氧化铁对吧?

  刘勇:铁锈。

  还有硅,还有一个硅酸盐。然后我们这些东西都可以用来作为建筑材料,就是说我们到目前为止还要逐步的去开发,如何把这些东西都来利用的技术。

  周炳红:还有一个方面刘老师可以讲,火星说人家要改造适宜人类居住很重要一点是要有磁场。

500

  刘勇:对对,全局性的磁场,我觉得那个难度还是挺大的。

  周炳红:是不是有一些设想。

  刘勇:有,有人提过这事。

  袁岚峰:马斯克最近就提了一个,说是你可以爆炸很多核弹把火星两极的冰给炸开。然后让里边气体跑出来。

  刘勇:对。

  袁岚峰:但是也有人很多人反对,其实最主要的问题是说因为火星里面没磁场是吧?所以你即使产生气体你也留不住,它还是跑到太空当中,这有什么用。

  周炳红:我可以讲一下,又是我的最近研究从小天体的角度来讲一下,为了改造它其实很重要一点,我也看过一些书。第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要解决能源,因为火星温度低,你在那生存也好,你要改造它也好,你是需要能源的,就是能源怎么来有一种猜想,就是说,设想就是说在它上面装一面很大的镜子来聚光,其实也利用太阳能。主要是很大的镜子很薄在它的轨道上,这是一种方式。还有一种刚才我说的专业就是利用小天体,就火星边上其实有很多小天体。

500

  袁岚峰:对对对,因为它是处在小行星带上。

  周炳红:对,主要在小行星带附近,然后它跟小行星的速度差不多,然后很多小行星会从火星附近走过。那么那时候其实是可以捕获一些小行星。拿一个绳子就可以套住一个,偏转一下,让它去撞击,打个比方,冰盖那个地方,一个是可以让它释放一些气体出来,还有水能出来。另外我们可能找到一个它本身就有水的一个小天体给它撞。以水和碳那种一撞。

  袁岚峰:那这很可能是个彗星了。

  周炳红:对,然后一撞的时候,它其实也释放了能量,这样让它局部的温度也能够上升,这样让它释放二氧化碳,慢慢地改造它,这是一种,采取一种,这叫什么?科学幻想是不是?

  刘勇:到目前为止改造火星还是一种幻想阶段。

  袁岚峰:去年发射天问一号之前,就为了写一个关于火星的节目,我去看的最主要的参考文献就是毛新愿博士就是太空精酿,他笔名叫做太空精酿,他写一本书叫做下一站火星,他里边也谈了好多关于怎么改造火星的问题,他说最可行的,不是说去改造火星整体,因为它没磁场,这是死结。最可行的应该就是建一些封闭性的基地。你把自己封起来,在这里面改造小环境,这是比较可行的。

500

500

  刘勇:对,这个就是,你搭个帐篷,而不是,或者是建一个封闭的房子,而不是把整个火星的环境都改变。

500

  袁岚峰:你从这个角度去想的话,我比方说我们不是过不了多久,我们真的要去月球建基地的话,那肯定就是这种,建一个封闭的基地,这个困难应该说还是相当的高的,并没有一个本质性的可行性。

  周炳红:下一步能在上面居留一周两周,刚开始是用周来计算单位,再远一步就是论月,都是很难的,就是因为最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没有能源。上面太冷了。太阳能说是你弄个镜子也好,弄个什么也好,美国人是想在上面,月球上建个核电站。

  袁岚峰:是,月球上,但是关于在月球上如何制备能源,你们中心以前的主任吴季老师,他就写了书来论证说在月球上,有好多办法,你可以在月球当中,天空上挂一个镜子是吧?它可以把太阳光反射下来是吧?这样聚光这都可以,但是火星它离太阳就更远,我不知道这样能够聚到多少光。

500

  周炳红:也可以。

  袁岚峰:那我们来到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实现火星的旅游或者是火星的移民,大家愿意去吗?

  刘勇:我觉得我肯定会愿意去,我觉得就算是去探索,我都会愿意去,这是个很有意义的事情。

  周炳红:我的想法就不一样,我想法是这样,我更保守一些。我觉得去火星你说去探测也好,或者是短期的这种旅游也好,它机会肯定很少,或者说移民,我觉得可能是在去火星之前,我是建议我们在地球上模拟火星搞一片基地,在沙漠里面或在喜马拉雅山上,或在北极南极划一片区域,你就模拟火星的环境,我们坐火箭去。

500

  袁岚峰: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有这样的基地了对吧?但是并不是坐火箭。

  周炳红:但是你要坐火箭去,坐火箭回来,然后你不要用那里的空气,你就模拟火星环境,你也不用那里的水,反正模拟火星环境来制备,这样来实验,这是第一个就是实验这个条件。

  袁岚峰:这想法有点像生物圈二号。

500

  周炳红:还有一个就是模拟时间,刚才是模拟,模拟这个路途的时间,如果你嫌这个模拟火星不逼真的话你也模拟去6个月,回来6个月,那怎么办?一种你在地球附近你就转6个月好了,然后你再进去。

  袁岚峰:那就变成一个太空旅游了是吧?你在空间站上待6个月。

  周炳红:但我是模拟去火星的,模拟去火星就相当于你的整个航天的技术得到了验证,你去6个月,然后是你在那个基地里待个26个月,到下一个火星窗口,你又在天上6个月再回来,这样模拟去火星,对我来说我觉得是一样的,但是我觉得这个风险会很小,就是说我去的时候你得给我弄个保险,就中间如果有问题了,我不想去了是吧?我受不了了,旁边有个飞船或者有个逃逸塔,就像现在那个载人火箭,我可以回来,如果是近地空间还不够,你就可以,可以绕着月球转,转个两年,不是是转6个月,然后再到那去,就是说模拟去火星,我觉得这样对我来说我可以觉得更接受一点,因为我沙漠都还没去,所以,还有喜马拉雅山也没去对吧?

  袁岚峰:这个人们,你现在如果跟他说你要去环绕月球,人们肯定觉得特别远。你一说是作为去火星的模拟,他就觉得月球很近了。

  周炳红:是这样没错。

  袁岚峰:月球简直就是自己家门口。

  周炳红:没错,没错。

  袁岚峰:因为月球的时延只有一点几秒,火星的时延有8分钟。

  周炳红:改变了这个比较的框架。行,我就表达这么多。

  袁岚峰:所以我觉得你的想法最终的结果是可能让我们大家都变得去月球旅游,非常有兴趣,推广了月球旅游。这就像鲁迅讲的,说你如果说要开一个天窗,他们肯定不答应,你说要把房子捅一个窟窿他们就会同意开天窗了。

  周炳红:是这样,大家都愿意去月球了,去太空旅游了。

  袁岚峰:所以结果就是说我们对于去月球充满了兴趣。

  非常感谢我们今天很高兴的请到了周老师和刘老师,而且给我们这么多妙趣横生的,又充满了技术含量的回答,我们的观众有什么问题,以及我们国家的火星探测方面取得什么样的进展,也都随时欢迎大家,我们来不断的来更新信息,希望在我们探索太空,征服星辰大海的旅途上,我们随时再见。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