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菏泽曹县精品旅游指南

500

  岩井俊二拍过一部电影,叫《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在看完这部电影的不知第几个年头,我也来到了世界中心,但我呼唤的不是爱,而是

  “山东菏泽曹县牛逼666我的宝贝儿!”

  没错,我们去了传说中的那个曹县。

500

  曹县的走红过程想必无需我多赘述,总之是个“未来15秒成名教”教徒安迪·沃霍尔听了都会感到惊异的故事。

  从一段金句,到一片调侃,最后演变为一场大型狂欢。

500

  上天赋予了理塘无上光环,群众则把曹县推上了至高神坛。

  相比于理塘的游刃有余,曹县面对自己远在高空的庞大幻影时显得颇为稚嫩,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前不久,曹县县长才试探性地做出回应:

  欢迎来曹县走一走。

500

  于是,当同行们忙着套用网络素材试图挤入这场狂欢时,我们干脆放弃内卷,响应县长号召,办好港澳曹通行证,立马赶去现场。

500

  忠诚!

500

  以下是旅行视频预告,正片近日上线。

  出行篇

  从广州到曹县最快且便捷的方式是乘飞机转汽车。

  很幸运的是,就在上个月的2号(4月2日)菏泽市的牡丹机场正式通航,因此我们得以从广州直飞菏泽,虽然航班很少。

  牡丹机场距离市中心大概20公里的距离,去那边有机场大巴和出租车两种交通选择。

  为赶时间,我们搭上一辆内饰有几分废土朋克内味儿的出租车,起步价6块,全程车费60块。

500

  斑驳的变速杆 狂野的铁栏杆

  菏泽市地处山东省西南处,跟河南接壤,属于标准的内陆中原城市,特征之一便是尘土大,建筑灰蒙蒙的。

500

  在菏泽汽车站,不光有开往省内各地的客车,也有往返于本地和河南省的车辆。

500

  山东菏泽-河南新乡(New York)往返车

500

  从菏泽开往曹县的是种二十分钟一班的七座面包车,车程约一个小时,票价25元/人。

500

  上车落座后,还没等我们主动搭讪,套出点曹县相关消息,坐一旁的小哥望见我们手中的相机,便先跟我们搭起话来:

  “你们是来拍曹县的记者吗?”

  小哥是曹县曹楼村人,目前在菏泽创业。据他说,曹县的年轻人基本都看过关于曹县的热门短视频。但前阵子出门时别人问哪来的,他们大都说自己是菏泽的。

500

  因为一旦提自己是曹县人,什么“牛逼666”、“十斤牛肉九斤牛逼”、“北上广曹”的连珠炮就会接踵而来,叫他们觉得有些丢人。

  “大硕说的(山东菏泽曹县牛逼666我的宝贝)其实没什么,挺正常的,让人有点受不了的是后面那些(一直玩梗的)。”

  不过汹涌澎湃的流量,却也为曹县带来了实质性的好处。

  曹县有两大支柱产业。一是以庄寨镇为代表的板材产业(家居&棺材),二是以大集镇为代表的汉服(表演服饰)电商产业。

  小哥说,自从曹县走红之后,当地的汉服订单量迎来了暴增。

  说罢,他又笑着补充道:“棺材倒是没暴增。”

  “曹县现在太火了,但实际上没什么人来过,希望你们能拍下我家乡真实的一面。”

  随着小哥将一个无形的担子抛至我们肩上,曹县,以一连片产业园和建筑工地的初貌走进我们的视野。

500

  曹县市区篇

  旅游大致分打卡型和探索型两种。

  打卡型适用于旅游城市,景点鲜明,攻略现成。

  但游览网络信息极少的曹县,则完全是一场拓荒式的探索。走在街上,我好像第一批拓荒西部的美洲殖民者,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曹县是一个处于初步发展阶段的县城,城区大体可以分为北关南环三部分,其中南环大体是曹县老城区,北关则属于近年来着力建设的新城区。

500

  因此在北关和南关的交界,总能看到新老交接的景象。

  一边是遍布工地的新城区,新建的高楼扶摇直上,好似县城努力奔向现代化的姿态。另一边的老城区,则沿袭着几十年乃至上百年前的生活节奏,不疾不徐。

500

  曹县北关人民广场


500

  远处一前一后的新老曹县人民医院

  我们的探索从老城区开始。

  曹县历史相当悠久,被周武王推翻的那个商朝建国初就定都于曹县。然而,由于曹县地处黄泛区,水灾不断,再加上中原战乱频繁,许多历史古迹早已化作泥沙灰烬。因此走在曹县的街头,少了几分西安、开封等古都的那种历史感。

  不过雕栏玉砌虽毁,人心犹在。

  历史的底蕴早已在一代代曹县人的文化习俗生活方式中传了下来。

  曹县老城区分东关西关两部分。东关自清代以来就是主要的商业区,西关的面貌则更像以耕地居住为主的农村。

500

  东关

500

  西关麦田

  历史赋予曹县的一大表征是丰富的宗教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三大教派不必多说,其他的如道教、袄教(拜火教)等大小宗教也都有自己的信徒和场所。

  官方统计,全县共有106处宗教活动场所及295处民间信仰场所,对于一个不大的县城而言算是相当多了。

500

  曹县西关天主堂

500

  曹县东关清真寺

500

  曹县西关基督教堂

  其中,以回民为主的穆斯林在曹县占据了尤为多的比重。

  在东关街上,半数以上的餐厅都是清真餐厅,供应以牛羊肉和面食为主的清真美食。出现的尤其多的有烧牛肉、羊脑、童子鸡、烧饼,一路飘香四溢。

500

500

  除了香,这些清真美食的价格也普遍比较实惠。

  下面的清真蜂蜜烧饼,2块5一个(加5毛辣条),外酥脆里松软,蜂蜜的淡淡甜香和饼的焦香拉着手绕舌头转圈,可口而又饱腹。

500

  回民们的建筑也很有特点。

  整个东关的建筑以老式的平房为主,保留了门口挂匾和建影壁的传统特色。汉族家庭的匾上是汉字的吉祥话,回族家庭的匾则是用本民族文字写成。

500

  东关局部鸟瞰

500

500

500

  在一栋屋子门前,我还通过门匾发现了屋主的更替:前屋主是回民,现汉民屋主接手房子后用新匾盖住了旧匾。

500

  另外,连基督教堂和基督信徒的民宅也因循门匾和影壁的汉族传统特色。

500

  曹县基督教堂

500

  曹县基督信徒家的影壁 以马内利意为“上帝与我们同在”


  在达成今天的文化融合之前,当然也少不了冲突。比如清末那会,当地的秘密结社团体大刀会就跟教会有过许多冲突,杀过一些传教士和教徒。其中杀死两名德国传教士的曹县教案,还间接导致了胶州湾被德意志出兵占领,影响了近代史的走向。

500

  德国人画的曹县教案

  在东关的胡同穿梭半晌,同行的院办星星连连感叹这里的民宅比广州城中村舒服太多——宽敞、亮堂、宁静、便宜,而且还能同时享受种菜养鸡的田园情调和逛街购物的都市生活。

  清真寺里的友善阿伯慢悠悠地蹬上一辆三轮去见人,从他身边驶过的汽车,时速也没有比他快多少。在一种近乎庄严的慢节奏氛围之中,急着赶路观光的我们好似不守礼节的闯入者。

500

  对于发展、更新这些字眼,街上的人们都显得不太在意。或许在这些古城居民们眼中,眼下的发展不过是历史长河里短暂的一瞬

  一位卖相糖(上坟贡品)给我吃的阿姨说,自己的店铺快拆迁了,因为要拓宽马路。语气心平气和,全无那种拆迁发财的兴奋。

500

  是的,我吃了给死人上供用的阴间糖

  路边,一个电动车修理铺招牌上的代言人已经碳化,看不出人样,店主也没有更换的打算。

500

  直到又走了许久,我们才在另一家店发现了碳化代言人的真面目——

  我是谁?

  (当当当 神奇宝贝BGM)

  甄子丹。

500

  曹县乃至整个菏泽在山东都属于经济比较落后的区域,发展起步比较晚。因此曹县的新城部分显得尤其新,一是因为建筑大都是新建的,二是因为很多地方还保留着乡镇的底色。

  入夜,曹县有两个最热闹的地方。

  北关的中央公园,上百人以县政府大楼为背景,开着手机直播劲歌热舞。

500

  南环的南湖公园路边,摆摊的小商贩组成夜市,卖吃喝卖服装卖小商品一应俱全。曹县的年轻人们在这对酒当歌,逛街游乐。

500

  公园的广场上,克苏鲁美学风格的托马斯小火车闪着诡异的光。

500

  年轻人三三两两从涂有“曹县崛起”的湖边栏杆经过,聊着“山东菏泽曹县牛逼666”如何在全国引领曹县风尚。

500

  老人们围坐在广场上,看着对面商场大屏幕放的戏曲录像。

500

500

  还有阿姨戴着耳机听着戏,手打拍子跟着哼唱。

500

  我先前从未到过戏曲氛围如此浓厚的地方。路上的老人会伴着戏曲的BGM骑着电动车,烤馍的老板会一边听戏一边操作烤炉。不管是豫剧、山东梆子,还是京剧昆曲,都能让他们听得不亦乐乎。

500

  当地政府也响应了人们的戏曲love,斥资在距离县政府不远处修建了一个大戏楼——马金凤大戏楼。


500

  如果说夜间的南湖夜市是年轻人的social场,那么白天的北关大集就是中老年人的快活林。

  曹县的大型商场不多,至今最大的一家仍是属于国企的银座商城。以奶茶发展学来看,曹县的商业还处在蜜雪冰城阶段。

500

  传统的集市,依然是曹县人的主要购物场所之一。

  北关大集以交易农产品和花鸟鱼居多,间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送我们来这儿的大爷回忆道,几十年前这里有许多卖牛羊等大型牲口的,甚至还有穷人来卖小孩。

500

500

  也许是短视频比较盛行,外加外来游客较少的原因,曹县人对于镜头相当敏感。这种敏感表现为强烈的好奇心以及镜头前的展示欲。

  比如几个已经鸣金收兵的斗鸡主人看到我们的镜头,便让斗鸡再次开打,展示自家的风采。

500

  走在街上,也常有路人过来问我们在拍什么,好奇地盯着取景框。

  不过,也有少许人不愿面对镜头。大集上有个奇怪的盲盒摊位,摆满了诸如宝剑、铁锅、纪念币、小家电等乱七八糟的货物,还有一大堆没开封的箱子。

500

  只见摊位主拿过几个里面不知何物的箱子摞在一起,大喊这些一共两千块有没有人要。而后,当他见看客们不为所动时,陆续又加上几个箱子。

500

  两轮加码后,看客中有人眼中闪过几分悸动,但还是没敢开口。

  老板见状,使出了一招必杀:“不知道是什么不敢要是吧,那我拆一个给你们看看。但是拆了的就不卖了,你们看着办。”

  “拆一个。”有人喊道。

  “好,那我拆了,你们别后悔。”

  刺啦,盒子被拆开,一套人民币收藏册露了出来。老板一页页翻着,语调逐渐高亢:“看看,这是10张连号一百的,3个0,3个9,3个8,这又是10张连号五十的······这些钱加起来都有一千七了,更别提收藏价值。这里有一张假钱,我就赔你十万。”

  视频连接请戳

  这下,看客们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夹杂着后悔、不甘等情绪,沉默无言。老板借机追击,先是又加上几个新盲盒,然后又接连拍上三张100块人民币,大喊:“给1700。”

  视频连接请戳

  在这场心理博弈中,看客们气势已彻底落败,输得体无完肤。

  总体看来,曹县人不如旅游城市居民那般身经百战,却也能以本能里的豪爽、好客带给外人宾至如归的体验。市区如斯,乡镇亦然。

  曹县村庄篇

  曹县走红后,最大的受益者并非县城市区,而是主打板材和电商服装产业的庄寨镇与大集镇。

  庄寨位于曹县的西北边,从市区过去需要到西站乘面包车。虽然路途有三十多公里,但票价只需3块,估计是有政府方面的补贴。

  据我们先前遇见的小哥说,庄寨基本是曹县最有钱的乡镇。

  此言不虚。庄寨的镇中心,有一个一般乡镇少见的环岛,中间的雕塑跟曹县市区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500

  庄寨

500

  曹县市区

  以环岛为圆心,众多的旅馆、酒店、商铺呈放射状排开。还有几个正在开发中的楼盘,进一步印证着庄寨的发展潜力。

  在探寻庄寨板材产业的路上,一位三轮TAXI大叔以50元的优惠价格为我们热情充当了向导,并拉着我们跑了一个下午。

500

  庄寨生产的板材主要有家具和棺材两种用途。家具用板材厂集中在工业园区,规模庞大,成千上万的板材被堆放在仓库里,等着被发往全国各地,变成你坐的椅子,你躺的床。

500

  棺材厂则分布得比较松散,数量也没那么多。

  我们本想去传说中垄断日本90%棺材业务的出口棺材厂探探究竟,但一一遭到了谢绝。幸而得益于司机师傅的引路,我们得以瞧瞧内销棺材的工坊面貌。

  曹县的棺材产业有手工为主和机器制造为主两种。

  我们参观的手工作坊,老板是一位做了30年棺材的老人,待客很热情。他做的棺材分成泡桐木和松木两种,尽管只有他一个人,快的时候一天却能做出三幅来。

500

  和讲究精致高端的出口棺材不同,内销棺材主打经济实惠。但在棺材的纹饰上,老板仍会尽量满足客户的定制化要求,手工雕刻不同的花纹。

500

  做完之后躺进棺材里亲身试一下也不是什么忌讳的事儿,做产品的终归要让用户满意舒心,哪怕是对待死者。

  除了庄寨镇,与之相邻的河南省南彰镇上也有棺材制造业。这家棺材主要借助机器来制作和生产,一次产一批一样款式的棺材。

  我们光临时,他们正在做的是“八仙过海”款,虽然更精致,却也更死板。如果让我选,死后还是想享受回私人订制。

500

500

  走出棺材厂,一大片金黄的麦田出现在我们眼前。李健的《风吹麦浪》自动在脑海里响起,人类本能中的丰收喜悦驱使我想跑进麦地里可劲撒野。

  麦浪泛起的金光,吹过平原的大风,让我时隔已久地忆起自己作为生物学意义上的自然人身份,而非一个被原子化,被经济政治所定义的社会螺丝钉。

500

  这种返璞归真的情绪,在我们游览桃源集镇时又被几度唤醒。

  桃源集镇东邻庄寨,尽管镇上也有板材产业,但总体更偏向于传统的乡村。

  早在来此之前,我就听说这里每年正月初七都有一个盛大隆重的民俗庆典——桃源花供

  桃源花供是以面塑、蔬菜制成花供祭祀火神的民俗活动。花供的核心是“五大件”,包括牌楼一座、狮子一对、塔一对,接着是老寿星、唐僧师徒、仙鹤、牡丹等传统形象。

500

  图源:菏泽旅游

  随着时代发展,供品里还出现了小猪佩奇、猪猪侠等卡通形象。

500

  图源:新华网

  火神庙是桃源花供的核心场所,也是镇上最大的寺庙。每逢桃源花供,上万人聚集于此朝台进贡、集体祭拜。有学者研究认为,桃源花供是传统火神信仰和中亚袄教(拜火教)的融合产物。

500

500

  远道而来为表敬意,我们给火神爷上了两柱香。而当星星上香的时候,出了件神奇的事:

  在拜第三下时,香忽然冒起了火苗,直至插上香炉。


500

500

  在火神大殿的下方,还有几座小殿,供奉着财神、送子观音等极为神明。有一位供奉三位奶奶神仙的殿里,正好也坐着三位友善的奶奶,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什么,总之让我多了几分敬畏。

500

  虽然没赶上桃源花供,但火神庙前也并不冷清。来自市区的曹县豫剧二团,早早在空地上搭好了台子准备演出。

  从演出前一个小时前起,周边街道的大爷大妈就陆陆续续聚了过来,有徒步前来的,更多的是骑电动车而来。

500

  一位好心爷爷把他的三轮车借我骑了几圈,感觉更像是回到了儿时的老家,在村口和长辈看市里来放的露天电影。

500

  再仔细一想,我们在城里livehouse看的演出本质上跟这个没什么区别。换言之,当我们在城里蹦迪时,乡下的老年人也徜徉于自己的live现场。

  当天演出的剧目是豫剧名段《回龙传》,讲的是宋仁宗年间,八王赵德芳年老无子,皇帝又无太子,堪忧无人继位,八王据卜算有子尚在苏州,八王即改装至苏州卖身访子,经多曲折,事成心愿。因传中说王华后来做了皇帝,故名《回龙传》。

  视频连接请戳

  我不懂戏,听不太出好坏,不过至少能看出演员很敬业。一阵风沙向舞台吹去,演员们面不改色,唱腔依旧平稳,就如其他同生在这片天灾人祸不断之地的鲁西南人民一样,粗犷耿直、豁达顽强。

  较之于婉转细腻的词句,一句“山东菏泽曹县牛逼666我的宝贝儿”,似乎更适合曹县人用来表达对家乡的爱。

  回程的路上,我与星星一同思索着曹县有什么点可以大肆宣传,届时骗读者点进来,结果双目相对,想不出个所以然。

  然而在偌大的国土上,拥有壮美风光、猎奇属性的地方其实才是少数,更多的是曹县这般沉默的大多数。没有旅行网站会为其制定攻略,甚至连走红后都没什么人愿意前往。

  也许在乐于在闲暇时追求非日常的我们看来,曹县太过日常了。但之于我而言,相比于两点一线、996这种被塑造的“日常”,曹县的日常才更像是一种自然而生的日常状态,以至于在面对麦田、集市、庙会之时,DNA链条中的某些环节总会咯吱作响。

  孔夫子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如果将此话中的置换为一种原始本真的生活状态,那么对于漂泊大城市、志向与现实相左的打工人,曹县的确配得上宇宙中心的名号。远游无方,不如回家看看。

  最后推荐每一个在内卷和躺平之间挣扎的社会人,都可以到曹县转一转。牛不牛逼6不6,来过才说了算。

  视频连接请戳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