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爆发一周|家人身在重灾区,你又能说什么?

  疫情爆发之后跟经历过武汉疫情的台湾朋友聊天,我俩意识形态未必多一致,但一拍即合。

  因为我们在各自发表对台湾疫情的真实想法前,都异口同声,得先强调,“我们很爱台湾,家人都在台湾,不希望这事情发生”。对于“在大陆的台湾人,到底该怎么跟台湾朋友聊疫情”这个哲学问题,我俩都有体会。

  我想在这里,完整跟大陆朋友梳理一下,这一周我跟家人朋友聊的感想、我所感知的当下。很主观,也欢迎台湾朋友留言补充。

  台湾本土疫情爆发到现在,大陆社会普遍知道台湾的防疫漏洞:包括境外航班来台人士“自主”去隔离旅馆、包括飞机机组人员仅须三天“自主”居家隔离,包括检测率低,以及疫苗施打率极低等。

  这些,都不用我多说了。

  我家人都在永和,正好是新北市重灾区,像我这样身在北京、但家人在重灾区的台湾北漂不少。这几天大家又骂又丧。

  想写下几点,我从台湾疫情所看到的,算是纪录,算是宣泄情绪,也是给大陆朋友们提个醒:无论身在何处,面对疫情,不能侥幸。

  台湾疫情,可以看到人民的自律,可以看到政府的荒诞无能,可以看到社会大众在无措中寻求希望,更可以见到一个坚固的意识形态执念,是如何拖累了一个“防疫优等生”。

  1 侥幸

  2月22日,也就是大约三个月前,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宴请民进党立委,席间谈到新冠疫情。根据参会的民进党立委跟媒体转述,苏贞昌表示“台湾目前并无施打疫苗的迫切性”。

  以政治人物来说,这话极度不负责任,但直到一周之前,多数民众(可能包括我家人)都不认为这话有太大问题。

  我家人在意识形态上与台湾政府不同Q,但他们也普遍认为台湾并没有施打疫苗的必要性,“因为台湾很安全”。台湾拿不到疫苗,绿营骂对岸,蓝营骂绿营,老百姓也只能两手一摊“只能等台湾自产的疫苗出来,就没事了”。

  现在回过头大家才明白,自己在一场危险的赌局中,在用性命赌疫情不会提前在台湾爆发。

  在疫情爆发的第一时间,许多人民第一时间的反应是:天啊,看一下下周一开盘的股市!比如我家老爹(明明他就没研究多少股票)。

  这背后有一个概念,台湾是医疗资源好的地方,我们有引以为傲的医疗体系,大家第一时间也没有意识到会有多严重。

  直到近日,床位紧缺,轻症者在家自行隔离,有人在家过世,大家才真有种“台湾爆了”的紧迫感。政府呢?不说疫苗的储备,连提前多建能够单独隔离的病房、预设疫情爆发时全台医护的调度安排、甚至预演若发生医院内部感染怎么办,都没有。

  疫情爆发以来,我不断想,人民和政府,都怀抱侥幸心态,“应该没事,不会到台湾”。但人民要担多少责任?

  人民的侥幸心态,有错吗?又错了多少?

  过去一年半,政府不断“大内宣”人民:台湾很安全、我们没有事。台湾社会、乃至于医疗体系,都麻痹了,认为疫情不会在台湾扩散。

  网上后来有披露,之前有确诊者发烧去诊所,诊所没有警觉到可能是新冠。最后本土疫情爆发,才发现一些确诊者在之前,都因发烧去过诊所。但是,那时的整个社会,没有意识到这个程度。

  拜大内宣所赐,人们不够警醒,但这难道不是人性?

  我本人不好意思地承认,在北京开放给港澳台打疫苗之后,拖了好一阵子才去打,“应该没事吧”(对不起了各位)。

  正因为民众会侥幸,政府才要在其中扮演倡导角色;正因为民众会侥幸,政府才要提前预演一切的可能性。

  在疫情爆发之后我跟台湾朋友聊,我激动痛骂人民被大内宣蒙蔽,朋友问了我,“人民只是听政府的话,难道这样有错吗”?

  一瞬间喉咙哽住。

  2 普筛与方舱,“大陆还是不大陆

  在疫情爆发后第一时间,跟一位去年完整经历武汉疫情的台湾朋友聊天,我想采访他的武汉经验,他开头就跟我强调,“我们家人都在台湾,都不希望台湾发生这样的事情。”

  后来我们聊到封城、普筛、疫苗,都有一个共同感觉:我们因为身在大陆,讲这些得特别小心。在大陆的台湾人,普遍目睹了这些措施的执行,因此认为这是必须的。但台湾朋友们过去收到的信息,是台湾政府说的“普筛没必要”、“疫苗副作用大”。

  两岸台湾人,在普筛和疫苗上,往往“一中各表”。稍有不慎,朋友会生气,你是不是台湾人?台湾疫情这么严重,你还在替“对岸”说话、唱衰台湾。

  甚至,你也很怕自己成为那种“我就跟你说这样不行吧/我早就知道这样不行”的碧池。

  大家心情不好,情有可原,但“大陆大陆”的坚固意识形态延伸到了防疫措施。

  到了今日,呼吁台湾需要普筛的仍是“非绿营”,同样地,在舆论上对于支不支持普筛的讨论,支持者是“国民党”,同样是以蓝绿立场来划分。

  当然,就现实情况而言,台湾医疗资源不足以达成普筛,所以有一些医师出来呼吁大家尽量在家、没症状不要去快筛站,这是一个办法。但是在更多时候,“普筛=不支持台湾政府=大陆”是我看见最多的关联印象。

  在隔离病床传出吃紧、轻症者得在家之后,台湾应建方舱医院也有被提出来。重灾区新北市表示将考虑建,同是重灾区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则提出先将防疫旅馆改为集中隔离点(其实这就是方舱医院的概念),只是柯文哲聪明地不说出“方舱”两个字。

  台湾中央则一口否定。

  如同普筛,“方舱医院=不支持台湾政府=大陆”,比起这到底有没有效,第一时间舆论、媒体按各自立场站队。

  针对传染病的有效手法也就是那样,增加检测、隔离、不外出(封城),这与亲不亲中没有半点关系。但是政府官员都非常聪明,他们明白,稳固意识形态是最容易的。

  身为一个尴尬的台湾北漂,我在面对有十多年交情的台湾朋友,因为顾及她的感受,我只能跟她说“待在家,不外出,都会过去的。”

  我不敢跟她说对台湾现行防疫的顾虑,我衷心希望疫情赶快过去,但我太怕现在的政治氛围,我太怕太怕万一朋友说“你别唱衰台湾”......

  我不断告诉自己去理解民意,现在大家都很难过。但我更难过的是,当我们不问实际情况,只先看到对方的立场颜色,这社会、我们对彼此,么会会变成这样?

  3 蓝绿和敌我

  其实在过去,部分台湾媒体及专家都有提醒台湾的防疫漏洞,然而台湾媒体及受众,都因意识形态而站队。

  提醒防疫漏洞的,看在“另一派”的眼中,“是蓝的、本来就唱衰台湾”。

  “支持政府”的媒体,只能因其立场及受众,表示一切太平。

  本土疫情接连爆发的今日,这种无谓对立,没有趋缓。

  于是,某一派疯狂呼吁普筛、疫苗,另一派或是否定、或是装作没听见。于是,政府的对手是中国大陆、是政坛对手,“病毒才是敌人”成为一种空洞口号。

  一名民进党立委近日表示,台湾现在有两派人,一派是不眠不休的医护,“有另一派人不断唱衰,传播假讯息,巴不得台湾疫情失控,一直叫台湾人打中国大陆疫苗”。

  质疑政府疫情处理、呼吁政府多进疫苗的,都逃不开“是不是巴不得台湾疫情失控”之严厉指控。

  一顶通敌的大帽子扣下来,还能多说什么?

  这些都不只发生在台湾。在疫情爆发之后的世界各地,都在不断上演。

  在网络上,非黑即白的声音占主流。但在现实中,人民面对面沟通时,真的如此吗?他们真的一味相信政府说词?其实我持怀疑态度。

  4 民众心态

  现在网上还是两派,蓝绿、亲不亲中、支不支持陈时中。

  而在现实中,碍于大家并不知道彼此立场,具体对台湾政府防疫提出批评的,似乎并不多见。大家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也尽量不提“让彼此不舒服”的话题。

  但周围亲朋好友跟我聊天的一些蛛丝马迹,可以窥探民众心态。比如我朋友说,他不只一位同事私下聊天时表示“反正政府一定盖牌(降低确诊数字)”,而这些同事并非亲蓝的。

  台湾民众此次展现出极高的配合度,自主封城,但是人之常情,也有家长因为担心孩子,从外县市跑到台北市或新北市的大学“从灾区救孩子”。

  前几天跟姐姐聊天,她无奈,大家自己在家自主封城、轻症者自己在家,当台湾人,到底得多自强自立?

  我感觉,许多民众一方面“政治正确”,但另一方面,对政府也存疑。真是这样吗?是不是会掩盖?算了,自己保护自己吧!

  台湾民众对政府的要求,是极低了。

  而对政治圈的人而言,塑造敌我意识,永远会比解决问题容易。

  天佑台湾,我过去从不喜欢讲这个,认为这就是一句口号,甚至是政治话术。但此刻,除了这句话,也别无所求。

  写在后面:

  我一个在北京的台湾朋友写,家人自己都在自保,但还是一直安慰他,没事、不要紧张。他特别难过。

  我这几天吧,看新闻就时不时脑补,万一家人发生个事情,我的人脉资源都在北京,我能帮什么?我脸书早早注销了,届时在网上求救的一定很多,又能做什么?

  某部分的我,也相信台湾不会太惨,我们有完整的医疗体系。对,这话很网民,但除了相信,再加上交代父母多注意,你无其他办法。

  我也真心希望,疫情过去,我们能理性检讨──我跟一个立场相似的台湾朋友这样说,他叹气,先过去吧,没心情。

  是啊,先过去吧。

  碍于政治正确,我没有跟他说──但我很怕,我们没有检讨,而是轻轻放过掌權者。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