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孙亦航:该属于我的,那就会属于我

4月27日晚九点,娱刺儿(ID:yuci-er)开始了对孙亦航的专访。

当时的他刚训练结束,但语气中并未透露出疲惫。听到娱刺儿提起老板黄锐时,他一下子来了精神,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

屏幕中的孙亦航总是给人一种酷酷的感觉,他不服输,输了也不气馁。目标感强,话没有很多,却很有执行力,像一头蛰伏的豹子。

但在这次专访中,娱刺儿(ID:yuci-er)看到了孙亦航的另一面。

他知无不言,真诚不避讳,将自己坦荡地呈现出来,就像他在访谈中提到的,“身为养成系的自己,一直都暴露在镜头下,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毫无保留。”

“真实”容易把握,却难以预判。所以孙亦航的很多表现,在意料之中,却也总在意料之外。

粉丝给孙亦航拍路透,他总是酷酷的背身,边走边给粉丝挥手。背影之后,是粉丝的期待,他知道。背影之前,是自己的前途,他不知道未来如何,但他很坚定。

《青春有你3》的第一次公演,孙亦航和训练生们合作了《阳光彩虹小白马》的舞台。

一直走扮酷风格的他,对这样欢脱的舞台有些无所适从,最终只拿了6票。

一向优秀的孙亦航忍不住哭了。队友为了逗他开心,说要安排“孙亦航哭戏”上热搜,孙亦航听了又觉得好笑,最后边哭边笑,场面异常“混乱”。

“很多选手说,看到我之后get到了养成系。”

500

2013年,“训练生”这个词对大众来说还相对陌生,从那时起,孙亦航开启了训练生活。2017年,孙亦航成为易安音乐社成员。

现如今,拥有七年练习时长的孙亦航则选择重新出道。选择不同,便有了不同的境遇。

从《偶像练习生》算起,内娱选秀起步四年,拥有七年练习时长的人寥寥无几。孙亦航一出场就注定受到来自各方的关注。

节目开场前,109位训练生曾参加过一次特殊的媒体见面会。

“公司是属于押宝的性质让你们参加比赛吗”“你对团(体)的看法是什么”“老板有没有让你们高位出道”“练习时长七年,你觉得自己是所有人中实力最强的吗”,当这些犀利的问题不断扑向孙亦航,年仅十九岁的他回答地游刃有余,没有任何回避。

训练生们对他的评价是“实力强年龄小”,PD李宇春对他的评价是“不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回答的(样子)”。

如同节目中表现的一般沉稳,孙亦航在与娱刺儿的对谈中,面对抛出的每一个问题,他都能很快接住。因为七年的时间足够长,长到外界好奇的一切问题,他都曾想过。

 500

“没有想过自己不会出道”

孙亦航对自我的要求非常高。《青春有你3》一出场,他坦诚地告诉所有人自己的目标:要拿A,要前三出道。

之所以这么“敢”,是因为有七年的练习实力底气。

参加节目前,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孙亦航:“这届《青春有你》比你厉害的人很多。”

孙亦航一开始很有压力。他自觉实力不错,如果大家都比他强,那会是怎样的“怪物”?然而相处下来,孙亦航的压力小了一些,训练生各自精彩,但他笃定自己这么多年一定没有白练。

白天上学,晚上去公司训练,利用空隙准备各种公演……孙亦航平时的压力并不小,在常年累月的压力中,孙亦航只能逼迫自己快速成长,呈现完美的舞台给粉丝。

这样的经验让他很快适应《青春有你3》节奏紧凑的生活。主题曲训练只给训练生留了三天的时间,孙亦航是第十个提交one take(一镜到底)的人,并获得导师的一致好评,成为第一个在主题曲评级阶段拿A的人。孙亦航为此很开心。

500

和国内大多数训练生不同,像孙亦航这样从小就开始养成的爱豆总是曝光在镜头下,每一面都被真实记录。即便是参加选秀节目,他也像从前一样,毫无保留地呈现自己最真诚的东西,看不到做“人设”的痕迹。

要想从一百号选手中脱颖而出,训练生们必须各显神通,有人从外形上就开始与众不同,也有人凭借着幽默的天性一眼被观众记住。孙亦航性格内敛,于他而言,“真实”也有可能意味着“不出彩”。

“其实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有想过,但是我想了想,我在舞台上就是不一样的。站在舞台上我比较自信,没在怕的。”实力就是孙亦航的底气。

他把这样的态度贯彻始终,没有患得患失,他说:“比赛是一种残酷的浪漫。我能够站在这里遇见并肩作战的队友们,就已经很幸运了。可能很多人担心我,觉得我压力大,但我想说请你们放心,我相信我自己。”

作为易安音乐社组合的成员,孙亦航在2017年就已经出道,面对再次参加选秀,面对不符合预期的成绩,他完全不会有不平的情绪。孙亦航的心里很清楚,“ 要想有长远的发展,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专注自我,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好。”

他不会因为外界因素降低自身的标准,“如果它(名次)该属于我的话,那就会属于我。就算最后没有属于我,我觉得我至少朝这个目标去努力了,无奈会有,但我不为自己不能决定的事情烦恼。”

500

 

当被问到如果不能出道会如何时,孙亦航停顿了一下,告诉娱刺儿(yuci-er),如果真的如此,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再次参加选秀,但肯定的是不会放弃唱跳,“如果连我都放弃唱跳,那可能会给新的练习生,给想要认真唱跳的做爱豆的人带来不好的影响。一个坚持七年的人都放弃了,他们会作何感想?”

最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笃定和自信:“不过我没有想过自己不会出道。”

 500

长大真的“糟透了”

“七年中,难过和沮丧的时刻其实很多。”

表面上看起来有些许“骄傲”,有些“酷”的孙亦航,内心很柔软,以至于每到一个时间节点,他就会很难过。

孙亦航的练习生涯中常常会出现“迎来送往”的时刻。小的时候,一起训练的伙伴很多,渐渐地,或许是看不到未来,越来越多的人回归普通人的生活,离开这个圈子。

看着曾经一起训练的小伙伴离开,他很伤心;很快,等重新接触新成团,他又会沉浸在难过的情绪中。不算乐观的他已经预料到会有离别的那一天,“当下是很快乐的,但是想到之后离别的日子,就会很难过。总会有离别的那一天。”

小时候期待赶快长大,而长大之后又渴望时间能够慢一些。

对孙亦航来说,长大并不是一件好事,除了需要面对离别,“长大”也意味着需要承担更多的东西,为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和结果负责。

相较于小时候,在变成大人的过程中,面对的一切都越来越复杂,“长大真的不是一件好事,糟透了。”

老板黄锐在送成员参加选秀前,嘱咐其他人再多练习一下唱跳,而对孙亦航只有一句话,“你每天开心一点就好。”

“他就希望我玩得开心,很搞笑。”提起老板黄锐,孙亦航的语调欢快许多。

黄锐的嘱咐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孙亦航是听《偶像万万岁》都可以哭的人。《偶像万万岁》是黄锐很喜欢的一首歌,里面包含了他对“偶像”的理解:“痛苦和悲伤留给我自己,快乐送给最爱的你。”

这首歌曲调欢快,评论区有人评价其为“童年专属”,也有人说是“广播体操曲目”。

孙亦航每次听到这首歌,内心都会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当偶像不仅仅要求你的业务能力,人品是最基础的。我们(公司)有一个理念,就是偶像应该给大家传递快乐,没有人想看你难过痛苦的样子。我觉得《偶像万万岁》唱的就是我自己。”

长大并不全是坏事,孙亦航在长大的同时,也在成长。

面对离别的生活常态,如今孙亦航的心智已经足够成熟地去接纳。2017年,孙亦航离开了曾经并肩作战四年的伙伴,家族粉丝不希望看到多年养成最终“分崩离析”的场面,始终意难平。

孙亦航再次出现在节目中时,这样的情绪重新被点燃,有粉丝希望“顶峰再见”,有粉丝祝福各自“武运昌隆”。

有媒体隐晦地问孙亦航:“有没有曾经后悔过?”孙亦航很坦荡地回答:“面对曾经的队友,我是真心希望他们越来越好。”

而对意难平的粉丝,孙亦航告诉娱刺儿(yuci-er):“我觉得没有什么意难平,人就需要往前看。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要潇洒一点。”

500

即便经历比同龄人要复杂,但时间没有改变性格中那些珍贵的部分,比如内心深处的“骄傲”。

周边很多人用“低调”“谦虚”评价他,但在孙亦航看来,自己内心深处住了一个骄傲的小人儿。尽管被“养成”七年,面对很多事情,他仍会有自己的态度,不并未被规训掉,“可能我不会说,但是我会保留一个看法在心底。”

又比如多年的坚持。

初舞台评级时,看完孙亦航的编舞后,高一百感叹:不愧是养成系。

在《青春有你3》,很多选手都从孙亦航身上get到了养成系,不仅是舞台的魅力,不仅是沉稳的发言,还有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我告诉大家我训练了七年后,有人和我说,如果换做他,肯定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为我的坚持感动,也为我们的梦想而共鸣。”

孙亦航觉得长大不是一件好事,但他在好好长大。

 500

所谓初心

2012年,12岁的孙亦航在某天放学时遇到了一个“星探”,对方告诉他公司正在招收练习生,并试图描摹演艺圈的蓝图吸引他。

孙亦航不相信,只觉得对方是骗子,于是忽略了眼前的星探,继续学校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

半年之后,星探再次上门。和家人商量一番后,孙亦航决定去试一试,“那个时候很小,对未来没什么期许,就想说把唱歌跳舞练好就行, 因为我很小就练舞了,也没有想到后来这些事情。”

2013年,内娱刚刚进入爱豆世纪,李易峰正当红,TFBOYS起势,吴亦凡将要回国,“训练生”这个词在国内相对陌生。

就这样,孙亦航懵懵懂懂地开启了训练生生涯,而父母也很支持他,“只要我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情,他们(父母)都会去支持我。”

500

进公司后,孙亦航渐渐觉得演艺圈“挺残酷”。公司一次选二三十个练习生进去,最后可能只能留下一个。在不断筛选和淘汰中,孙亦航坚持了两年,人气也高,当时的他开始冒出当“爱豆”的念头,“既然被选择了,就想把它做得更好。”

或许是从小就适应了训练生的节奏,也或许是骨子里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和不服输,无论多难,孙亦航没有想过放弃这件事儿,“还真的一直没想过。按道理来说,确实应该会有那种动摇的念头,但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开始的时间太早了,已经形成了一种肌肉记忆。”

孙亦航对娱刺儿打比方:从小练钢琴的人,也从来不会有“放弃”一说,因为弹琴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事实上,孙亦航的父母曾想过让儿子回归普通人的生活,但孙亦航拒绝了,他不知道自己不唱跳,不当爱豆,还会做什么。关于“不当爱豆还能做什么”这个问题,他和公司成员经常讨论,“大家其实一直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七年的练习生涯中,孙亦航曾有一段低谷期。对此,他印象很深刻。

当时孙亦航已经做训练生五年,完全适应了训练生的节奏,然而因为不可抵抗的因素,公司派他去日本东京学舞,那段时间,他每天从早跳到晚,生活很单一。

但在循环往复的练习中,孙亦航觉得很爽,没有活动、通告、拍摄等让他分心,他只需要百分百专注跳舞就可以。

抛去杂念,孙亦航找回了一开始做训练生的感觉,也更明白“初心”的含义。

——“你觉得之前做训练生的初心是什么?”

——“单纯的想把舞蹈练好,把歌唱好,不断提升自己。”

没有功利,他只想简简单单在汗水中挥洒自己。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