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费率变革,谁是受益者?

500

近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雅博士后陈龙的一篇论文横空出世,让“北大博士后为做研究送半年外卖”一事成为网络热点。外卖骑手挣多少钱是合适的?外卖的配送费怎么收才能兼顾各方利益?

与此同时,有媒体报道称,外卖平台开始推行一种新的费率模式,新的模式不仅将技术服务费和履约服务费将分开计算,还综合了时段、距离和单价三种因素。

外卖调费率背后,目的是什么?究竟谁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新费率到底改了啥?

一见君研究了新的配送收费规则,核心有三点:

其一、技术服务费(佣金)和履约服务费分开计算。

技术服务费的比例是固定的,这是商家使用外卖平台需要支付的固定支出;履约服务费是浮动的,受订单价格、配送距离、配送时段影响而动态变化。

具体来看,技术服务费由商家信息展示、交易服务、商服及客服、IT运维等服务费用组成,是商家使用外卖平台时需要支付的固定支出。

在日常经营过程中,外卖平台需要大量的服务器,网络带宽,产品经理,研发、测试工程师,架构师,和各种运营成本,以提供外卖平台服务。这些基于技术的服务,是要成本的。

履约服务费则包括支付骑手的工资、补贴、人员培训管理等,将是一个阶梯式的计费,配送距离越远、订单价格越高,费用就高,反之则低。以长沙为例,配送范围3公里以内的订单不加距离加价,超过3公里外的,按阶梯式收费;餐品价格在20元内的订单不加收价格加价,超出20元的部分也会按阶梯式收费。

其二、商家可自主选择经营平台和配送方式。

费率变革后,商户既可以选择美团外卖、其他外卖平台以及小程序、其他私域流量等多平台经营,也可以选择美团配送、自配送、第三方配送等多种配送方式,拥有更充分的自主选择权。

商家使用外卖平台的配送服务时需要支付,不使用时不需要支付。换句话说,如果商家选择自配送或者第三方配送,则没有履约服务费这一项。

不过,一见君觉得,对商家来说,如果使用的是平台技术服务,选择自己配送或者第三方配送的可能性极低。其原因在于外卖平台在配送方面已经建立了规模优势,商家选择其他的配送方式成本只会更高。

其三、新的计费规则的特点是“透明”。

此前,外卖行业的佣金费率在20%左右,少数大连锁品牌可以拿到更低一些的优惠费率。但原有的收费模式较粗放,不同距离、不同时段的订单按照固定比例收费,商家只能看到佣金总额,无法清晰了解各部分资费在佣金中的占比。而现在一目了然。

以上三点,如果用三个关键词概括的话,就是“拆分”、自主”和“透明”。

其实,在国外,亚马逊早就这样分开收费了,一部分是8%-15%的佣金,不包括快递费,纯粹是因为亚马逊为商户提供了技术平台以及流量。第二部分是,如果商家选择了FBA(Fufilled By Amazon,亚马逊配送),亚马逊会另收取快递费。

京东和淘宝本质上亦是这样的收费方式,商家在京东和淘宝开店,需要支付一部分费用,当购买行为发生时,商家可以选择任一快递公司送货,这部分费用就和平台没啥关系了。

谁是最大受益者?

每一次规则的调整本质上都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对于新的收费规则,外界最关注的是,到底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新的费率模式对用户和骑手影响不大,最根本的是调整了商家的服务费支出,其中由于阶梯计费的规则,使得不同商户类型可能会受到不同影响。

新收费模式下3公里以内订单减收明显,这部分订单也是是当前外卖订单的主体。在所有外卖订单中,三公里以内订单占比超75%。此外,中低客单价订单在新模式下收费也减少,这也意味着,中小商户在新模式下普遍获益。

500

餐饮垂直媒体餐饮老板内参针对外卖新费率做了商户调研,调研数据显示,在参与费率调整的商户中,有65%的商户对费率调整有明确感知,其中近7成商户认为向平台支付的费用较之前降低了。整体而言,在新的计费规则下,绝大多数中小商家会受益,实现降费。

下面这张图清晰地展示了新的收费规则下商户的费用变化。左图为费率改革之前,右面为改革之后。商家可以比较清晰看到两笔费用的计价规则以及每笔订单的支出明细。

500

以郑州本地品牌“王子爱上虾”为例,此前一份单价为99元的“心动二人餐”商家需支付佣金为17.29元,在费率调整后,相同订单下,商家如果选择自配送,只需支付6.84元的技术服务费(佣金),佣金率仅为6.9%。如果商家选择美团配送,在标准配送范围内的话,技术服务费(佣金)和履约服务费相加约为14.24元,相比较调整前节省了18%的费用。

有媒体援引长沙虾友汇烧烤城的老板的话称:“我的店铺更换费率已经有一个月了,因为我们店订单80%以上都是配送距离3公里以内的近单,所以更换新费率后我的支出减少了,上个月我店铺的整体营收增长了10%。”

一位中式快餐店的老板表示,目前自己门店的订单价格大部分都在30元以内,按照之前外卖佣金来收取,一笔折后19.8元的订单,平台收取的佣金为4.5元,而在新的费率政策下,同样价格的订单,需要支付的佣金(技术服务费)为1.32元。

此外,高客单价的外卖同样也有费用支出减少的情况。比如一份折后78元的订单,按照原来的佣金收费计算,收取的佣金费用达到14.44元,而在新的费率政策下,佣金(技术服务费)为5.36元,履约服务费为7.05元,两者相加为12.41元,相比较之前支出减少了14%。

费用不降反增? 

当然,此次费率变革也并非对所有订单友好,由于履约服务费采取分段分时计价,费率调整后,远距离和深夜凌晨特殊时段等订单,因为给骑手的激励补贴相应提高,履约成本也可能较高。

比如,一份价值15元的米线,订单配送距离很远,又是在凌晨时段送出,仅支付骑手工资和补贴的成本就会达到12、3元,这时平台从商家收取的费用并不足以覆盖配送成本,而对于商家来说,除非是店铺推广目的,否则利润结构并不划算。

在短时间内,为了提升服务体验,也许商家会考虑“赔本赚吆喝”,但这种的订单对于行业长远发展来说,并不一定是有价值的。这就好比从广州向新疆寄送一个快递包裹,快递费都要几十元,如果包裹里的商品只值几块钱,那这个单生意对于买卖双方来说都没什么意义了,以后还要不要这么卖,需要重新考虑。

写在最后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工商联提交提案,建议外卖平台切实降低佣金费率。

3月25日,两会结束不久,发改委等28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要求引导外卖等网络平台合理优化中小企业商户和个人利用平台经营的抽成、佣金等费用。

很明显,外卖平台调费率,给商户让利,让收费变得更透明,可能也是对官方要求的回应之一。

在外卖行业,商家、骑手、平台本来就是一个唇齿相依的命运共同体,当商家订单剧减,平台收入也会跌入谷底,骑手也将面临生存挑战。看来,美团饿了么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