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勇双全与可爱不易兼得,但贾探春做到了

之前聊柯镇恶大侠时说过:一个人够不够侠气,看其对待强者与弱者的姿态可知。

《红楼梦》的女孩子里,我第一喜欢的是平儿:周全尤二,辅佐凤姐,帮衬姐妹们,尤其对刘姥姥,刻意照顾,却不显施惠之态:真好

再来,便是探春了。

探春写诗不及钗黛,但瘾大,还积极组织活动。

当家主事,一丝不苟,王熙凤都佩服,甚至主动让探春给自己下马威,帮探春立威。想王熙凤自恃聪明,眼光绝高,不甘人下,却对探春赞赏有加:那真是惺惺相惜了。

《红楼梦》后期一出乱戏,所谓搜检大观园。

荣国府大房太太邢夫人是个烦人的货,她的心腹陪房,所谓王善保家的,更是个烦人精。当日邢夫人提出园里有绣春囊,嘲讽王夫人家教不严;王善保家的便怂恿:

乘机抄检大观园吧!

这事上,王熙凤极尴尬:她不想参与,但上有王夫人和邢夫人的权威,她总得做个样子。这次搜检,名义上王熙凤领头,实则是王善保家的主导。说是找贼赃,说白了就是搞清洗。

王熙凤挺消极,先警告王善保家:要抄检只抄自己家,薛宝钗屋里是不能去的——人家是亲戚客人嘛。

到了潇湘馆,抄出了些宝玉的东西,王善保家的还得意,王熙凤赶紧周全,说林黛玉和宝玉小时候混了几年,有宝玉的旧东西又怎么了?

于是到探春房里了。

下面的剧情简略来说便是:

探春从头到尾主动凶,凤姐一直陪笑退让。

探春主动让丫鬟秉烛开门,问了缘故,就冷笑说了句反话:“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他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主动开了箱柜,让凤姐抄阅。

凤姐只好陪笑:“我们奉太太的命来,妹妹别错怪我,何必生气!”赶紧关了,不搜了。

探春进一步:搜我的可以,丫鬟的却不让你们搜。“我原比众人歹毒”,丫鬟的都在我这儿;你们不依就去回太太,该怎么处置我自己去领!

之后便是那段著名的“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于是探春流下泪来。

凤姐不说话了,就看着众媳妇们,意思很明白:都把小姐逼哭了,你们看吧?跟来的媳妇们尴尬了,说走吧。探春还在反客为主:都搜清楚了?

然后是经典一幕:

王善保家的看不清场面,以为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便过去掀探春的衣服,还打算嘻嘻笑着过去了;被探春抓住机会,立时打了王善保家的一个巴掌;拉着凤姐,主动要求凤姐搜自己。凤姐和平儿连忙劝着,回头骂了几句王善保家的。把王善保家的骂出门了,在窗外还道委屈,探春的丫鬟待书跟着反唇相讥了,终于凤姐笑了笑:

“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说是夸待书,其实在夸探春。

这一回合是探春的大胜利不提。我小时候初读时,还有点替王熙凤委屈:探春对她这么凶做甚?又不是她乐意的。

后来再看看,明白了。

《红楼梦》里说话,都不能直勾勾听字面意思。譬如老太君还说过“我们这中等人家”,真信了,就是傻了。

大家讲究谦抑,讲道理,占据道德优势,之后才能顺畅。比如贾政要打宝玉,先自己大叫要剃发做和尚去,把家私交出去;太君要救宝玉,也是嚷嚷先打死了我就干净了!

探春当时,主动秉烛开门,已是反客为主的架势,先占了理。

听王熙凤解释了,其实也明白了她的苦衷。

这时如果探春执意不让搜自己的丫鬟,那显然落了下乘。

于是探春继续反客为主:主动开了自己箱柜,说反话自称是贼窝主,又自称歹毒:搜我可以,不许搜检丫鬟。本来王善保家的那几位搜检丫鬟还勉强有理,搜到小姐箱柜,就说不过去了。探春深明此理,所以咯:

“我的丫鬟们我罩了我负责!”

她对王熙凤一路凶,王熙凤也在刻意配合。其实二人彼此明白:王熙凤巴不得这事草草收场,探春又不能直接朝王善保家的发火,那是恃强凌弱,道理上屈了,所以探春自然就发挥三小姐的脾气,朝王熙凤去了。

但也就是聪明到她俩人这份上的,才能这么打配合。

王善保家的蠢钝,真以为探春单恼凤姐呢;等她对探春动了手,探春得了理,立刻朝她开火:连打带骂,痛快之极。

之前王熙凤一向还假意配合王善保家的,到看探春占了理,巴掌也打了、待书骂了,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句:

“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她也知道,探春那一巴掌,待书那一句骂,是在替自己出气啊。所以夸仆其实是夸主,佩服探春,真正是智勇双全。

500

这是探春强的一面,但我还喜欢另一面。

刘姥姥进大观园,插科打诨哄老太太开心,其中的酸甜苦辣,众所周知。平儿在事后帮衬着她。贾宝玉从妙玉处要了茶器送给她。都是一片善心。刘姥姥自己也坚强,甚至还能主动给鸳鸯打圆场,让鸳鸯对她改了态度。

比较少人注意到的,是跟着刘姥姥来的板儿。

刘姥姥插科打诨,谈笑风生;板儿却始终很怯,几次提到他“只是怕人”、“见了人多,又不敢吃”。

刘姥姥进大观园虽然眼花缭乱,到底还应付自如,板儿却是真正迷惘了:

大家都在围着刘姥姥转,却也没太在意他。

当日大家到了探春房里,出了这个情节:

那板儿略熟了些,便要摘那锤子要击,丫鬟们忙拦住他。

他又要佛手吃,探春拣了一个与他说:“顽罢,吃不得的。”

当日探春的房间是阔朗风格,三间屋子不曾隔断,估计场面不那么压抑。房间里有鼎有盘,有锤有佛手。到这里,板儿终于大胆点了,想要锤子玩,但立刻被丫鬟们阻止了:之前也没人跟他说话,这是第一次有人跟他打交道——大概在贾府丫鬟眼里,板儿也就像个可能惹事的小猫吧。

于是板儿又要佛手吃。作为主人,探春拣了一个给他,还叮嘱一句道:

玩吧,吃不得的。

假想你跟着长辈,作为穷亲戚去一个大户人家;长辈跟人插科打诨开玩笑,你怯生生地怕行差踏错,也没人在意你。

到了一个漂亮大姐姐房里,终于有点勇气了,想玩什么,就被阻止了。

想要个佛手,漂亮大姐姐过来,递给你,还叮嘱你:这个只能玩,不能吃。

多年后长大了,懂事了,回想起来这投亲靠友的经历,一定会记得漂亮大姐姐这句话吧?

探春是才华横溢的刺玫瑰,但在这时,对板儿的这一点温暖,是因为这是她的地盘?还是或多或少,因了探春自己的身世?——庶出的三小姐,虽然才华横溢,上下都说好,但到底被嫡庶之分限着。

她能体念到板儿那点怯生生的孤单无助,大概因为,自己多少,也有几分同病相怜吧?

虽然穷富殊途,细想来,其实俩人都不容易吧?

板儿这佛手之后和巧姐的柚子交换,定了姻缘。王熙凤大概也想不到,她一直赞美的探春——“好,好,好,好个三姑娘!我说他不错”——是她自己女儿的媒人呢?只是那时候,三小姐也远嫁了。

搁我是板儿,多年后娶了巧姐,知道当初那个闹哄哄没人理我时,那给我佛手,还叮嘱我不能吃的大姐姐,其实还是自己间接的媒人,而她自己临了也远嫁了,是不是也会觉得百感交集呢?

比起“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的,探春递给板儿的那个佛手以及那句叮嘱,实在太可爱了。

当得起傲上而不忍下,恃强而不凌弱了。

恰如她打王善保家的那个巴掌一样,实在是她人格中最明亮的部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