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芝药业多年净利5成以上靠理财产品,辅助生殖或是“伪风口”

500

  康芝药业股价坐上“过山车”,原因除其盈利能力孱弱外,主因大概率是其发力的新兴业务“辅助生殖”或是“伪风口”,企业未来盈利预期不明。

  康芝药业股价“过山车”

  4月23日晚间,康芝药业发布2020年年报。2020年,康芝药业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934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约2646万元,同比上升135.29%,实现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约为9.22亿元,同比下降8.61%;实现基本每股收益盈利0.0208元,同比增长135.37%。

  发布财报后的第二个交易日即4月26日,康制药业股价上涨,当日收盘价6.68元,上涨2.30%。此后两个交易日,康芝药业股价再次大幅上涨。但从4月29日开始又大跌并持续数日震荡下行。

  截止5月11日收盘,康制药业股价收于6.31元/股,回吐全部涨幅且较财报发布前跌了不少。

  康芝药业股价坐上“过山车”,原因除其盈利能力孱弱外,主因大概率是其发力的新兴业务“辅助生殖”或是“伪风口”,企业未来盈利预期不明。

  多年盈利主要靠买理财产品

  康芝药业的主营业务是儿童药,于2010年5月登陆深交所上市。同年,媒体曝光儿童退烧药尼美舒利6年来出现数千例不良反应、包括数起致死病例。监管因此禁止尼美舒利口服制剂用于12岁以下儿童,康芝药业的拳头产品尼美舒利颗粒因此受到“致命”打击。

  2011年,康芝药业财报因此发生业绩大变脸。2011年,康芝药业实现营收3.04亿元,同比下降3.25%;净利润亏损114万元,同比下降100.82%。此后净利润虽然转正,但增长动力明显不足,表现出增长后次年又下滑的循环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此后数年间康芝药业盈利主要依赖非经常性损益。康芝药业的非经常性损益包括政府补助、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以及理财收益等,其中,理财收益占据绝对比重。尤其在2015年以后,理财收益的比重从46%上涨至2016年的93%,在2018年,理财收益占净利润总额的比重更是达到了1.23倍,以至于当期的扣非净利润为负。也就是说,2015年至2018年,康芝药业有超5成以上的净利率来自理财收益。

  同时,对比在理财上的投资,康芝药业在研发上的投入却非常少。2017年-2019年,康芝药业研发投入分别为1037万、345万、224万。

  2018年起,康芝药业大量收购投资,账上现金减少而减少了理财产品的购买。到2019年,康芝药业再度亏损,亏损面加大至2646万,同比下降297%。

  大股东被质疑通过并购“套取”资金

  从2018年期,康芝药业加大了并购投资。目前来看,这些投资的收益都不算好,甚至被质疑大部分都是低效投资。有统计表明,2011年-2019年,康芝药业并购资产产形成的商誉高达3亿,累计净利润却仅为55万元。

  更严重的是,康芝药业实控人洪江游还在此期间被疑似“套取”上市公司大量资金,以关联交易侵占利益。

  2018年7月,康芝药业公告拟以3.5亿元收购中山爱护100%股权,交易对方宏氏投资为公司控股股东,构成重大关联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7年底,中山爱护净资产仅为56万元,净利润534万元。但到三个月后的评估基准日,中山爱护净资产暴增59倍至3342万元,评估增值率高达818.87%。中山爱护2017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88亿元、534万元,对应收购PE高达66倍。康芝药业也因此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生殖医学是“伪风口”?

  康芝药业于2018年收购云南九洲医院及昆明和万家医院,以此进入生殖医学领域,且其生殖医学技术和医疗服务在西南地区均处于领先地位。2020年,康芝药业公告称将把定增募资的3.72亿元将用于海南国际妇产医院建设项目。

  康芝药业将在生殖医学领域持续发力,因辅助生殖概念而成为热门。康芝药业的股价此前也多次因相关概念成为热门而大涨。

  但近期随着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逐渐被“外泄”和披露,辅助生殖概念或被再次审视。我国人口平均增长率已经由0.57%降低到0.53%,属于低速增长态势。2020年我国新生儿数量在1200万左右,较2019年大幅降低18%,连续数年下降。

  未来,我国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大概率将进一步降低,需要辅助生殖的夫妇数量或根本没有原来预期那么多,甚至可能负增长。因此,此前被看好的“辅助生殖”或只是一个“伪风口”。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