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的虎、杭州的豹、河北的狼……人类该如何对待猛兽?

  最近的一个月,事情多得超乎我们想象。

  先是4月23日的密山东北虎,后是5月7日的杭州金钱豹。前几天的5月8日,河北涿鹿宣称捕获了一匹狼,已经送往动物园;5月9日,又有相关部门消息显示,今年最大的江豚迁地保护行动涉及的19头江豚里,有6头被送去了圈养场馆……

500

  脚部受伤的杭州豹子 来源见水印

500

  涿鹿捕获的狼,腿部受伤 图源网络

  尤其是虎和豹的事件发生时,我一面在电脑前码着字,看着大猫的手机接到一个又一个不断的采访——所有的来访都在询问同一句话:

  它要是吃人了怎么办?

  而我们除了一遍又一遍地强调面对动物不要刺激、不要恐慌、不要采取极端行动以外,还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已经离开荒野太久了。

500

  修复荒野,得先修复人心

  在谈到杭州豹子的新闻时,大牛感叹道:

  “感觉我们大大高估了‘带豹回家’的社会接受度,没豹子的时候,大家看个热闹;真来豹子了,就没那么淡定了。”

  “和顺乡亲熟悉豹子,根本不带怕的,跟豹子没接触的下一代,可能是不同的心理。”

  我们持续监测时间最长的山西和顺,近五年来诞生了40多只小豹子,光2020年,我们就在这里发现了8只母豹带着11只小豹活动。

  到了2021年,去年曾拍到的F2带的两只小豹子已经长大,大美女F8又生下了三只小豹子,F17则叼着软哒哒的幼崽,直接在镜头前秀了把高光时刻。

500

  今年叼着小豹子的F17

  这么多豹子就行走在当地人忙碌的田间地头,如果不是因为足够熟悉或者有心接纳,那么和顺县的人豹冲突早就水火不容了。

  而和顺县李阳镇梧桐掌村的杨书记回忆他在路上偶遇豹子的经历:“我就想照个相……豹子起来走了,也不怕人,黄花花豹,比我那狗还大呢。”

  光是言语也许还不够,老杨在描述看到豹子时的兴奋和得意是掩盖不住的。

  也许这时有人会说,那毕竟是乡村,跟杭州这样的城市能一样吗?

  同样的,洛杉矶和孟买,就是与大型猫科动物共存的城市,它们也是世界上唯二在城市区划范围内有野生大猫活动的特大都市

  在洛杉矶的圣莫尼卡山脉及其周围地区,存在着一个存活率和繁殖率健康稳定的美洲狮种群。

500

  洛杉矶一个家庭摄像头拍到的美洲狮 ©NANCY VANDERMEY&ERIC BARKALOW

  为此,当地的国家公园管理局自2002年以来已经监测了这个区域里的近100只美洲狮。

  而与一般人们认为的美洲狮主动袭击人类不同,根据管理局2002年以来收集的150000多个美洲狮的GPS位置信息,它们更喜欢自然区域,并会试图避免与人类接触

  洛杉矶美洲狮面临的主要威胁是道路割裂栖息地造成的近亲、种内冲突和路杀,还有广泛投放的鼠药造成的中毒。(详情:还有多少动物,正在死于我们的车轮下?)

500

  被路杀的美洲狮 图片来自网络

  被称为世界上人口最稠密城市之一的孟买,在其城市范围内建立了桑杰伊·甘地国家公园。

  这个面积为104平方公里的国家公园,拥有几乎是世界上密度最高的豹子种群(每100平方公里约 21.55只)。

500

  桑杰伊·甘地国家公园内相机拍到的豹子 Facebook / @ SanjayGandhiNationalPark

  尽管国家公园周围的人口密度达到了惊人的每100平方公里200人,但豹踪仍然稳定。

  2015年,红外相机显示该区域的豹子种群数量约为35只,2017年和2018年的数量则分别为41和47只。

  如此之高的人口密度和豹的密度,人豹冲突难以避免,于是一开始,人们认为应该把豹子人为地集中起来,用迁地的方法,控制豹子的分布。

  但很快这样的做法出现了问题,仅2004年6月,就有9人被豹杀死。

  直到研究者Athreya指出,恰恰是人们对这些豹子的人工迁地引发了豹子袭击人类的事件——

  被迁地的豹子不得不与原住民豹子争夺领土和食物,使得这些掠食者们压力更大、攻击倾向更强。

500

  “这里的豹子已经学会了与人类共存。尽管他们访问了人类居住的地区,但大部分时间都避免与居民接触。”桑杰伊·甘地国家公园的护林员Dinesh Singh说到。

  在停止了迁地工作后,豹袭击人的事件急剧减少,甚至是在2009~2011年,孟买郊区没有因豹袭击造成死亡或伤害的记录。

  于是再回顾一下密山的东北虎,还有河北涿鹿的那条狼,以及那6头被迫迁地的江豚……

  我们这么火急火燎地抓捕、转移、豢养,到底是因为当地的生态链“养不起”这些居民,还是只是大家仍然受困于对野生动物剑拔弩张的恐惧之中呢?

500

  密山的东北虎待在笼子里,眼神充满惊慌 图源网络

500

  杭州被捕回的豹子  图源网络

  洛夫克拉夫特说,恐惧来源于未知。

  印度总理莫迪也曾针对人与荒野关系的议题说过:

  “我相信我们不应将自然视为危险。因为如果与自然发生冲突,那么我们周围的一切都会变得危机四伏,包括我们的人类同胞。”

  所以解决人兽冲突的基础和重要途径,就是要了解和科学认识野生动物。

500

  一只因为袭击宠物狗被特别小组救助的东北虎©Amur Tiger Center

  详情:对付进村的东北虎,俄罗斯都怎么做?

  科学认识野生大猫,一方面需要研究者们对野生猫科动物的持续观察,另一方面需要提升公众对于大猫们的认知和态度。

  以桑杰伊·甘地国家公园的经验为例,在研究监测上,他们采用GPS等地理信息学方法分析人与野生生物的相互作用,控制国家公园区域内散养狗的数量、清理周边垃圾,树立隔离围墙,减少人类痕迹,禁止生态敏感区的地面道路建设,并呼吁将对生态系统的消耗也考虑到建设成本中

  在公众传播上,他们重视印刷媒体的教育功能,重视记者访问以及与媒体机构合作,组织面向公民的保护运动,甚至是利用政治活动、名人效应等。

500

  桑杰伊·甘地国家公园的官方网站

  而我们的“带豹回家”也在做着相似的事情,探索豹的栖息地、打击盗猎、促进社区对豹的接受程度、缓解人兽冲突,尽管“害怕野生动物”这种心理定势的转变,可能需要依靠代际更替才能完成,但我们还是在前进。

  我们不是从未与猛兽共存过,只是这种共存关系并非手拉手心连心一般的亲昵,而是既敬畏又远离,既冲突又平静。

  动物们的成长需要学习和试错的空间,我们与它们的关系也应当探寻和了解、上下而求索

500

  小豹子需要跟着妈妈学习,人们也应该去了解野生动物,寻求共存

  一个健康完整的生态系统,必然有着由生产者、消费者和分解者组成的食物链,有底层的小型食草动物和顶级的大型肉食捕食者,人也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万物流转,生生不息。

  当我们凝视着自然的时候,那些动物也在打量着我们。

  鹰击长空,豹走山林,鱼翔浅底,明兮璨兮。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