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人生的第一次大橘观教育,是让老师先走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500

作者 | 林默

1

上个世界90年代,我在东北老家上初三,学校为毕业班配置的班主任,是一个退休返聘的老大爷,教几何,姓安。

我们学校是个区重点初中,老师的职位是个稀缺资源,教师职位的最高荣耀,就是常年担任毕业班班主任。

安大爷在退休之后,能持续占据这个位置,除了课教的好,当然也因为其他的过人之处。

在学生们的口口相传里,从教多年,安大爷以出手狠辣,能控制住班上形势著称。

他常年拎一把木质的厚厚的大三角尺在身边,不仅为了教学,也为了可以随时教育,荷尔蒙旺盛的我们。

我没挨过,因为见识过其他同学挨。三角形不仅是一个稳定的形状,也是一个稳定人心的形状。

某天下午的自习课,班上一个男生触怒了天颜。

不知道为啥,那天大爷没有挥动三角尺,而是扬手打了他一巴掌。

那个男生回到座位上时,脸色惨白。坚持了一会儿他说,“不行,我得去医院”。

我记得旁边的几个同学还给他凑了打车的钱。

他在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耳膜穿孔。

听说了安大爷那一巴掌的后果时,其实我们的心情多是惶惶中又有些兴奋。

大家开始私下议论,家长们会集体跟学校抗议吧,安大爷会应声被退休回家吧,毕竟我们这是重点中学。

我们等着大戏隆隆拉开。但是那件事的处理结果,第二天上午就有了。

男生的爸妈来了学校,经过校领导短暂地做工作,就放弃了对班主任的追责。

家长愿意接受调停的原因,今天想来也很简单,校领导只要说出,“这是初三班,换不了班主任,如果家长闹,结果就是只能给你的孩子换班,或者你们自己转学”。

那个男生也很快就回来上课了,安大爷爷神色如常。在我们毕业后,依然留校任教。

我一直觉校园霸凌的最高境界,是学校开始跟学生和家长谈,你们初三了,你们高三了,你们还有一年就高三了。

2

成都连夜出了声明。

500

基本判定了是因为个人问题的轻生。

但是关于许多更容易判定的问题,到现在也没个判定。

关于监控视频是不是真的少了那一段?

比如救护车到场的时间——据学生母亲说,在孩子坠楼后两个多小时,救护车才到;我也看到另一种说法是,救护车在半个多小时后就赶到了现场。

救护车究竟是什么时候到的?如果真的用了两个多小时,这期间学校都做过什么?

坠楼学生的母亲第一时间发微博说,她不认可这个调查结果。

她的微博里还说,“学校第一时间遣散了班里所有学生并警告他们三缄其口”。

在评论区里,有疑似是同学的人说只言片语,然后不停看到有人告诫他,保护好自己。

500

我不知道学校是不是有权力让学生在此类事件中噤声,但很显然的是,他们有能力。

3

坠楼的那个学生,今年十七岁,读高二。

过了这个暑假,他们全班同学,都要升高三了。

几天前,B站那个五四青年节的视频里,两个少年掷地有声,“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可到了成都四十九中这件事里,所有亲历的、也许知情的、都只能沉默的同学们,是不是也只能成为“那样的人”……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