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媒体的困惑:大陆年轻人,是敌是友?

  之前在H&M风波时写过一点对大陆小年轻的观察,前段日子国际上G7会议,乌合麒麟的插图在微博上火爆,在工作时顺手写了一篇对大陆年轻网民的小观察,没想到反响很好。

  这篇文章是基于那篇之后做一个统整性的观察整理,当然我接触的很有限(非常有限):基于在北京、城市孩子、大学生及以上。还有对微博和B站网民的综合观察。我在网上及现实中接触的,大多偏理性(本文排除那些很不理性的)。

  欢迎您分享自己的观察。

  一,台湾/西方媒体最读不懂的一代。

  首先需要讲一个大前提,在过去西方/台湾媒体中,是怎么解读大陆青年的?

  众所皆知,西方及台湾媒体2010年后大规模报导中国大陆,因为金融海啸下对大陆经济的瞩目,加之台湾对大陆学生和大陆游客等两岸交流的关注。

  在更之后,发生太阳花、发生帝吧出征,大家开始关注小粉红崛起,也就是大陆年轻一代的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但是在其中,不论是台湾媒体还是西方媒体,碰上大陆学生或年轻一代时,都错误地将自己的期望投射到了他们身上。

  比如,当有大陆学生批评大陆政府哪里做的不好(或是大陆有什么缺点),西方与台湾媒体会立刻与“反大陆政府/反党/反制度/反某某某(领导人)”连结。

  大家或是认为“洗脑环境下,有年轻人是清醒的”,或是认为“大陆青年开始追求(西方希望的)民主自由”反之,当大陆年轻人为一些事情辩解时,很容易变成“小粉红/洗脑/无脑挺政府”。

  在过去数年,面对大陆青年,很多框架都是洗脑/不洗脑,爱国/不爱国。或是敌人,或是“民主自由世界”的朋友。

  在台湾,批评台湾政府完全不代表推翻什么,大家都知道;但面对中国大陆,批评一下就会上升到一个完全没必要的高度。这导致长久以来外界没有静下心,去认识对岸年轻人。

  直到非常最近,“平视西方的一代”这个概念开始被西方主流媒体报导,台湾与大陆有更多文化影视融合,台湾“抖音一代”才开始稍稍去理解对岸同龄人。当然,这只是开始。

  当今舆论,还是存在听到大陆年轻人批评大陆政府,就很兴奋;看到大陆人为自己辩解,就生气“你这小粉红”。但至少,随着年轻一代抖音越刷越多,可能这些都会慢慢改变。

  二,“内外有别”的观念强烈。

  正是基于上述前提,大陆小朋友也很烦那种强烈二分法,“做错就批评,爱国很正常”有一个小朋友跟我说过。

  这个小朋友很可爱。在尚不熟的时候,他知道我是台湾人,我们聊起台湾与大陆,我说台湾健保...话未落,他立刻接“知道啦你们健保很厉害,天天说”。

  后来我们熟了些,某次我说,以后老了想去一个靠海的小城市养老,没打算立刻回台湾。他跟我说,“不回去吗?但是你们健保很好,医疗保障应该比大陆好。”

  喂喂喂,这位小哥哥,同样是健保,为什么你就可以说。

  后来他对我放松很多,是因为发现我看待大陆或分析事情的方式,不同于“他以为的台湾人”。我们可以一起微信讨论一些时事问题,他能接受我像大陆人一样各种调调侃。

  我感受到他有种强烈的“内外有别”概念。

  后来我观察B站等平台,发现大家有很强烈的“内部矛盾,内部解决”概念。有啥不好,关起门来我们自己沟通,自己解决。

  当西方媒体痛批中国的问题,或出现“外部因素”,年轻人反击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他们认为“西方世界”不希望中国崛起。近年伊拉克、乌克兰的情况在社交媒体广泛流传,更坚定他们这一认知。

  西方对中国崛起有情绪,而大陆年轻一代对西方介入大陆,也更警惕。

  对于台湾人,如果他发现你能理解大陆、也认可你看待大陆的方式,也发现你是融入的,那就可以划入“偏内部的自己人”。

  反之如果发现你看待事情的方式仍太“纽约时报”,那么对你这外人批评时事或大陆政治(就算你是对的),仍会反感。

  三,不爱讲政治,但对政治敏锐。

  小年轻生活在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但他们有强烈的政治前提:反对西方干涉大陆事务,同时对中美关系、中西方对立等情势敏感。

  以前刚到大陆时老碰到同龄人或比较年长的一代,或是开玩笑或是认真,台湾真的闹独立啊?闹独立会打的,不怕啊?彼时觉得贼烦,要打快打,烦死啦。

  (开玩笑的,别打别打。)

  现在可好,台湾小学妹说,我没碰过这问题耶。问了一位九五后“微信之交”,他说得直白,“台海是中国与美国的事儿!谁管台湾怎么想?”

  哎,一语中的。

  小朋友碰到台湾人,会问哪里好玩好吃,会聊一下以前看过的台湾电视剧,但台独台湾想怎样倒是不必问了。没意思,台湾能怎样?如果真要聊,可能只会对“台湾为什么一定要无脑跟随美国”稍有微词。

  他们或许不看央视海峡两岸了,但“两岸关系其实就是中美博弈”的体悟可能比谁都深。毕竟,中美关系与他们的未来太相关。

  四,看西方,平视/俯视还是太自大?

  之前在查资料时翻阅到一则新闻,2021年2月的时候美国智库办了一场研讨会“媒体眼中的中国”,邀请了多位常驻过中国大陆、对其有了解的美国媒体人。

  其中彭博社的社论版主编说,接触的最多的是中国大陆的专业人士。“与我交谈的人,他们不是特别谦逊,他们展示的是自信,有点过分自信了,甚至有点理所当然的自大。”

  这些看法正不正确另外说,但这是有趣的现象,过去大陆社会在研究美国怎么看中国,如今美国主流媒体也在思考大陆社会怎么看西方。其中大陆年轻一代也被放入讨论框架。

  许多小朋友还没出校园,就撞上中美贸易战,生长于富庶时代,对西方到底是平视、俯视,还是自大?

  我自己的体会是,对于西方或是港台,许多时候是“情绪性贬低”──你批评我的时候,怎么不照照镜子。这情绪在任何国家的任何世代都会有,只是这一代太能运用社交媒体,也更敢表现出来。

  可以说是,比八零后一代,他们更想“转守为攻”──过去对“外人”客气,结果呢?

  同样地,发现你相对“能读懂中国”,态度也会转为理性

  若大家在一个理性的讨论中,他们对于“看不上”的香港或台湾,也知道有什么优缺点。我常常在港剧/台剧的相关讨论中,看到“其实他们(香港/台湾)哪些地方做很好”的声音。

  但有一点比较特殊。我碰过的小年轻对西方/台湾的最大不满,并非“台湾觉得大陆落后”,而是不解“成天盯着别人不好,为什么不解决自己的问题”?

  综上所述,从社交媒体上看,大陆年轻一代对“西方骂中国”或“西方介入港台”的新闻,从不满到“已经看到麻木”。

  态度不外两种。第一是认为欧美国家之衰落,应当从自己身上找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找一个敌人。

  第二是认为中国只能自强自立,而不是期望欧美会垮,这也是对台海问题的最佳解方。

  这些心态,是平视俯视还是怎样,大家都有不同看法。对国家未来普遍自信是确实的。

  在年轻人为主导的社交网络上,许多是比较偏激的二分法。于我个人而言,许多时候会认为“大家太情绪化”,很多时候也同样讶异于“原来有些人也这么清醒地知道”。

  对于我这个已经三字头的“稍微资深”台湾写作者而言,只希望以后在提起“台湾人怎么看大陆”之相关议题时,收到的鄙视眼神,少一点点。

  纪录此文,期盼与诸君交流。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