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凌:当了妈的贾圆圆,还是贾圆圆

500

文|十三姐

公众号|格十三(GSSW13)

 

每次见到关凌,我都想脱口而出喊她“圆圆”。

贾圆圆太深入人心了,以至于在我当年幼小的内心里留下了心理阴影——我为什么不能像贾圆圆那么可爱,那么讨人喜欢,那么被所有人宠着?

幸好,看到贾圆圆长大了,结婚了,当妈了,还生了俩娃,目前也每天沉浸在两个孩子的读书和生活里焦头烂额,哈哈哈哈哈哈!贾圆圆啊贾圆圆,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小公举也有今天。

小公举长大了,成了母后,但她在我心里是永远的贾圆圆。最近我和贾圆圆一边吃着“二叔”梁天亲手张罗的“梁家菜”,一边聊了聊人生。

500

我们认识关凌的时候,她11岁,是个圆头圆脑,爱笑,脑门上贴着一个标志性钩子刘海的北京丫头。那时候拍《我爱我家》,关凌一夜成名。

选演员时导演英达带着一队人马到少年宫挑小演员,关凌恰巧那天不在,导演看了一圈没挑中,走了。

一般摄制组挑演员,去一个地方挑一次,没有就不可能再去一次。可偏偏英达不知怎么回事,过了几天突然又去了一次,这一次,关凌以“朗诵腔”表演了诗朗诵,应该也是不会被选中的,但是最后和英达握手的时候,她“小大人”的腔调很符合贾圆圆的人设。

一进剧组见了那么多“大腕儿”,关凌一点不紧张,淡定地和他们合作了贾圆圆重场戏《女儿要远航》,妥妥地被选中了。

关凌这小姑娘,就往那一杵,一笑,露出俩大门牙,眼珠子一转,不用说话,基本就成了。她就像我们隔壁邻居家小姑娘,隔壁小学爱逛小卖部的中队委,隔壁小区里放学跳橡皮筋的小妹妹,很普通,很真实。

500

就这么一选,她进了《我爱我家》剧组。

那时候剧组连个车都没有,就是一辆中巴,沿北京的二环路绕一圈,每个演员都自己到二环边上等着,上车。

“我爸我妈骑车带把我送到二环路,就跟等公共汽车似的,一大早坐上剧组的车,跑到很远的录影棚里,一呆就是一星期,一周回家一次还得把漏掉的功课自己补回来,还挺不容易的。”

如果没有贾圆圆,《我爱我家》就少了一大串的笑料和剧情。孩子永远是一个家的欢笑、矛盾、争端、希望。

500

说起当年拍戏的过程,关凌觉得很幸福。自己是个被所有人宠着的小公主,红了之后,她跟同学骑自行车去上学的路上,一等红灯,准会有一些阿姨啊叔叔啊大妈啊,一点不见外地跑过来扒拉她一下,“嘿,这不贾圆圆嘛!”

戏和生活,关凌已经没法区分了。按说这是多好的开端啊!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妈妈希望自己孩子成为童星,一举成名,大把捞金,可在90年代,关凌火了之后,社会还那么单纯,大家还那么安份。

安份到什么程度?关凌不但没有靠童星的身份获得任何演艺事业上的捷径,她还特意去选了一条极为普通、和普通孩子一样难、一样平静的道路。

她上了普通的中学,考了普通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她的梦想甚至和普通孩子一样——能去CBD当一个白领,穿上好看的套装和漂亮的高跟鞋,拎着手提电脑,出入高档写字楼。和大多数女生的愿望一样,她忘了自己曾是一个童星。

“其实我是30岁才生孩子不算早,我为什么当时那么着急生孩子,就是我们大学8个人住1个宿舍,这几个人都留在北京了,她们陆续就都生孩子了,后来聚会时有孩子的坐这桌,没孩子的坐那桌,结果就剩我自己了。我还记得那时候我说我们搞演艺的人,没有这么早生孩子,我妈当时原话说:你以为你是国际巨星啊,你就过你普通人的日子吧。”

500

关凌与儿子、女儿

关凌现在三十多岁,人生基本也算顺利,有两个转折点对她影响很大。

第一个是她大四的时候去实习——如她所愿,进了一家五百强企业。

关凌这张极富辨识度的脸,还是很容易在各种场合以演员的身份被抽离。每天早上挤进国贸写字楼里沙丁鱼罐头一般的电梯里,总有人试探着说:“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像那个贾圆圆?”

她还出差,干的可不是什么电视剧里轰轰烈烈的谈判啊并购啊合作啊,她只是被公司派到机场去接机。她举着一个大大的牌子,站在上海虹桥机场的到达口,最先出来的两个人,看到她直接冲过来大喊:“哟,这不关凌么!你在这儿拍戏呢?”

关凌回过神来仔细一看,迎面走来的两位当红女明星正在冲着她乐。

种种这些,让关凌意识到自己还是没办法真正脱离自己曾经的身份,在写字楼的世界里她也会因此时常“出戏”,她开始思考自己想要什么,她还是喜欢文艺,她属于表演和舞台。

很幸运的是,曾经的辉煌和人们对她的念念不忘,帮助了她。她顺利成为中国教育电视台的一名主持人。

500

另一个转折,可就没这么容易撂挑子了,那就是“当妈”。

尤其是孩子上了小学之后,她发现当妈突然需要分身,辅导作业啊,关注孩子方方面面啊,以前不会的事现在都得会。

儿子在一个挺不错的小学读书,性格活泼,秉性善良,在学校里老师同学都特喜欢她,活脱脱就像贾圆圆的男版翻版,但同时,学习成绩“拜佛系老母所赐”也经常晃荡,这时候当妈的心态总是有点不稳。

“我看别人都给孩子报辅导班,我也跟着报了两个,没过几天,儿子跟我说他不喜欢,我自己也觉得不适应,多了那么多作业,孩子累我更累,我马上又把班给退了。”

果然,当了妈妈的关凌,还是原来的贾圆圆——跟着感觉走,脑子不会浑。

500

两个孩子和关凌性格一样,开朗又温暖

演贾圆圆时,关凌11岁,当时演她妈妈和平的宋丹丹30出头。

现在关凌都快奔四了,回想起剧里的妈妈,觉得“那个时候的妈真轻松。”

宋丹丹演的和平女士,在剧里虽然也动不动就要被老师喊去教育,但除了调皮捣蛋和爱耍小机灵,和平没有为贾圆圆焦头烂额过。

而如今的关凌,面对两个孩子的,也有时感觉力不从心,也会在一个全民“鸡娃”的大环境下摇摆不定,但是她很骄傲地说:“我儿子特别善良,我觉得这是人最重要的品质。在学校里,他总是无条件去帮助所有人,我看着儿子做的一些事,很被他感动,我觉得这比学习成绩门门考第一还高兴!”

有趣的是关凌不敢给孩子看当年贾圆圆,怕她家的“姬关抢”和“姬冠花”跟贾圆圆学坏了......

“我儿子三年级了,我还不敢让他看《我爱我家》,原因是贾圆圆太调皮了,各种老师告状,找家长,各种在学校犯错误,然后各种不乖,其实贾圆圆是一个比较叛逆的小孩,我就记得那时候接受记者采访,我就老跟记者强调,我说贾圆圆还老拍他爷爷脑袋,我就不赞成,因为我在家特别尊重我爷爷。我觉得可能就是我小时候就很怕把贾圆圆角色带入到自己生活中。”

家教不是简单的一两代人能树立起来的,关凌很幸运,生在这样的家庭,使得她很自然地守住了很多,没有迷失自己,活得简单通透。

500

关凌是满族人,瓜尔佳正白旗。她从小的家教,不是一般得可圈可点。

她从小在家里是必须要十分尊重长辈,用她的话说:“家长对孩子的管束,其实不是约束,是在定型一个人的底线。家庭教育和熏陶对一个孩子整体发展很重要,不管以后怎么发展,她始终有根弦,那根弦可能就是家里的老人,或者父母给他的。”

“爷爷奶奶都是书香门第出身,很喜欢写字画画那些,爸爸也每天坚持写写画画,这可能就是家里人传承下来的一个情感出口,你看我很少参加什么聚会啊应酬啊,因为家教告诉我人应该自己找一些终身爱好作为出口。”

关凌的父母,在当年她一炮而红之后,并没有试图利用这种“明星效应”去获得任何利益,甚至教育关凌“没必要别人让你走影视路线你就要听别人的,你可以自己选择你的道路”,关凌选了北京理工大学,学的是“国际经济与贸易”,父母一路都支持她,从来没有想过吃“童星”老本,走捷径。

“我觉得我主要就是靠父母引导,挺不容易,你看现在全是靠流量什么牵引,爆红也就一夜间,信息太发达,可能就不好把持自己。”

500

关凌也是一个很懂得感恩的人,虽然一路有不少变化和纠结,但她觉得,一直生活在北京,没离开过家,还是比较幸福的,这种长大比较平稳,空闲时间消遣一下,比如说很忙很累,我画工笔画,写写字什么的,就我感觉还是很温和的,岁月很柔和的对待我。

“我小的时候收到的观众来信,真是麻袋装的那种,现在看起来非常宝贵,因为现在有微博有微信,爱一个爱豆很容易,所以现在来看起来当年的手写信就弥足珍贵,而且它不可复制。”

每次看到关凌,我都能感慨一次时光如逝,光阴不复,也会感慨一次我们每个人可能都像贾圆圆一样,小时候的放肆和欢乐再也没有了,走过了很多弯路才懂了很多道理,当了别人的妈妈才更懂怎样让一个孩子真的快乐起来。

当了妈之后的我们,心里可能还住着小时候的自己,会用儿时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感觉去感触现在的世界,关凌就是我们每个小公主的缩影。

关凌说她能接受自己上有老下有小,接近40岁,但她还觉得这不算老。今年去三亚那海棠湾那个免税店买东西的时候,她一想快过生日了,就特意给自己买了个上面有大粉色钻石那款首饰,她还是Hello Kitty的狂热粉丝,还是喜欢粉粉的东西。

“我女儿在超市买了一个盲盒,就Hello Kitty那种小的粉球,回来以后我一看好好玩,我自己也好想要。”

我们都是贾圆圆。当了妈的贾圆圆,也还是贾圆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