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美西方迫使中俄联手? 反华政策太甚 中俄或“杀一儆百”!

500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长达3天的G7外长会期间反复向外界传达了信息:美国不寻求遏制或压制中国,而是要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且新疆、香港、台湾等问题涉及到中国是否遵守国际规则。有外媒说,这次G7外长会的主题是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挑战”。

    布林肯拒绝“新冷战”的说法,并且明言不想遏制中国,他这样表态当然不是坏事。但全世界都看得出,华盛顿其实就是想这样干,否则西方媒体为何要反复这样问拜登团队呢。

    布林肯做此表态更多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他知道要推动欧洲和日本与中国“脱钩”,华盛顿做不到,那些国家在与中国有分歧的同时需要同中国的合作,“新冷战”总体上不得人心。美国要拉盟友,必须隐藏一些锋芒,不能逼盟友跟进它的反华政策太甚。

    然而我们看到美国新的执政团队在说一套做一套,他们为煽动美国社会和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敌视不遗余力,他们在新疆、香港等问题上组织围攻中国比特朗普政府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在更加系统性地分裂世界,构建战略对抗,他们只是在方法上做了调整,试图循序渐进。 

500

  种种迹象显示,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们已经认识到或者预感到美国和西方的治理方式出现了老化和竞争力衰退,而且知道他们无力发动实质性改革。他们希望制造一种根本性对立,强行制造一个以西方国家为主、排除中俄的国际体系,用西方现有的经济技术存量优势来维系美国的霸权,他们希望这一新格局能通过一场场与中俄的冲突逐渐形成。

    我们要警告华盛顿这是战略玩火,他们休想取得成功。

    他们必须看到,即使只把中俄两国的力量加在一起,也要比当年苏联—东欧集团强大得多,中俄的经济科技实力以及军事实力不仅规模巨大,而且对全球有更广泛的牵动性。如果有谁通过一意孤行迫使中俄联合起来与其殊死搏斗,那一定是它的噩梦。

    中国和俄罗斯在战略上都很克制,我们致力于维护以联合国宪章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中俄都与个别周边国家存在历史遗留的很具体纠纷,两国都保持了克制。美国和西方如果想鼓动个别国家与中俄对抗,那是在害相关国家,中俄在耐心地解决问题,希望不要有哪个国家或者某支政治力量受华盛顿蛊惑,朝着中俄以卵击石。

    任何西方国家受鼓动与中国“脱钩”都将是蒙受损失之旅,他们最好的选择是应付美国,在中美之间最大限度地保持平衡,在不与美国撕破脸皮的同时也不与中国走向对抗。在对俄罗斯的方向上,弱化对抗比强化对抗同样将更符合那些国家的利益。

    华盛顿在不断鼓动盟友联合起来对付中俄,而中俄并未采取类似盟友式的联动,这是北京和莫斯科的善意。但西方越强化他们针对中俄对抗性的盟友关系,越会进一步促使中俄联手应对,这是政治力学的基本法则。中俄战略联手当然首先致力于反对美国霸权,同时也请其他个别力量别因为攀上美国而得意忘形,不要自己挑衅往上凑,避免有一天成为中俄“杀一儆百”的目标。(本文摘自环球时报社评 标题为编辑所拟)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