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劫匪》口碑差异明显,这个故事真的看懂了吗?

500

国产片在“类型上”仍然保持着好奇心

文/一一

什么类型?

对于《阳光劫匪》来说,最大的难点在于将这部电影归结为什么类型。去年,在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期间,方励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阳光劫匪》很难在国产片里找到一个明确的“对标物”。

作为电影的编剧、监制,方励将《阳光劫匪》总结为“情感喜剧”。因为这部电影里有喜剧的成分,也有奇幻的部分。而电影的导演李玉,则把《阳光劫匪》归结为“童话现实主义”。因为电影套着“城市童话”的外壳,却充满了对现实社会的映射。

对于当下市场而言,实际上早就过了“类型猎奇”的阶段。无论是什么样的类型片,根本在于电影内容本体是否能够打动观众。但对于当下产业而言,实际上仍然要鼓励类型创新,类型片在国内电影产业当中的发展不过二十几年,但已经呈现出了单一化和程式化。此前无论是青春片还是喜剧片,往往一个流派一种风格“活不过三”,这种现象除了制作质量本身的问题外实际上也是类型片发展不扎实的集中体现。

《阳光劫匪》是李玉迄今为止投资成本最大的一部电影。也是方励耗费心力极大的一部电影。电影在制作上的多个维度,实际上都有着很大的解读空间。本质上来说,《阳光劫匪》所寄托的是方励和李玉对于传统类型片的求变渴望,无论是真虎实拍,还是改编极具日式夸张风格的日本原著,都是希望在传统类型片上寻求更多的心意。

1

“真 虎”

真虎实拍。

500

尽管《阳光劫匪》整个故事充满童话色彩,但是最“童话”的老虎却采用了真虎实拍。在票务平台上,在《阳光劫匪》里扮演“娜娜”的文文拥有着自己的词条,在职业上写着:演员。

去年,在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期间采访方励时,方励对于老虎抱着极大的热情。在伊坂幸太郎的同名小说里,实际上情节主线并不是“抢老虎”。但在后期改编时,方励建议李玉把抢银行改成抢老虎,小说本身就有鲜明的日式夸张风格,而“抢老虎”尽管看上去荒诞,会让整个故事的隐喻性更强。

为了拍“抢老虎”,剧组也付出了极为高昂的成本。方励邀请到了安德鲁·辛普森出山,并且把《虎兄虎弟》的两只老虎作为《阳光劫匪》里“娜娜”的动作替身,拍摄一些孟加拉虎相对擅长的难度动作。而为了老虎“选角”,堪称“老虎101”选秀。而且在花费上,但真虎实拍的成本至少3000万以上。

之所以一定要真虎实拍,在于数字CG老虎已经不再新鲜,当年李安拍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实际上已经将“数字虎”拍到了极致逼真。为了更好的呈现电影的日式夸张的风格,真虎实拍某种程度上在戏外保持着这种荒诞的风格。

不过对于这一点,方励也看淡了市场的反馈。“今天拍一部电影,只要做一点点CG场景成本就过亿,因为有真虎的难度。所以这部电影过两亿太正常了,追求不一样。”方励所追求的,除了真虎实拍的刺激感,实际上也是一种不能过多计较结果的“冒险”。

用真虎实拍是否一定会让观众有很强的代入感,这个因人而异。但对于电影本体来说,真虎实拍,演员的本能反应和数字CG合成肯定会有很大的差别。

500

电影在工业化上的尝试显然不止如此。用方励的话说算是”生造”。电影几乎架空了一个时空环境,电影采用动态预览技术并且全分镜拍摄,而在场景上修了四条街,建了一座地下迷宫,搭景面积达到了4500平米。

除了奇幻、科幻等肉眼可见的重工业大片之外,《阳光劫匪》的工业化投入程度在国产电影里是罕见的。

2

童 话

自我治愈。

500

对于《阳光劫匪》来说,最大的难度并不在于“真虎实拍”,而是这是一个极度抽离的故事。电影几乎将现实社会中的诸多元素进行“提纯”,然后架空了一个社会语境,在具有童话质感的场景中落地。

实际上,这种荒诞甚至不易懂的叙事,对于绝大多数观众来说都有一定的难度。但电影在上映时,打出的口号是“劫走你的不开心”,在明确电影喜剧的基底之外,“劫老虎”本身就不是一件单纯为了荒诞搞笑的任务。

“老虎”之所以要找、被劫、要救,核心在于这个“老虎”本身不是动物,而是人类内心深处的一种情感。电影里,所有人都有需要被“老虎”治愈的地方。而在电影外,观众同样需要电影本身来完成“治愈”。

电影第一层故事里,晓雪将动物园难产意外存活的老虎视为自己的“女儿”,而打劫老虎的刘神奇一直以“致幻药”来迷幻自己,相信自己的妹妹可以借老虎“娜娜”转世。在最为核心的故事主线里,一切冲突的根源都来源于此。

救老虎和劫老虎,本质都是人为了自己内心情感的直接反应。所以,老虎本身所隐喻的还是人类本身的情感。

而电影第二层故事里,实际上是加强了人和人之间的情感认同。晓雪歇斯底里的寻找自己的女儿“娜娜”,让阳光看到了最珍贵的“母女情”。而阳光自己,一直活在过去的“伤痛”里。幼年因为自己的过错,母亲不幸车祸身亡。同样,阳光在富商刘神奇的身上也看到了刘神奇对于失去自己的妹妹所带来的伤痛。

无论是正派还是反派,本质上都是“人”,“劫老虎”的荒诞背后实际上都是人去寻找或者说弥补自己情感的一种方式。

在电影的第三层故事里,晓雪和娜娜包括刘神奇是否真实存在都是一个大大的疑问。在“劫老虎”的过程里,阳光费劲千辛万苦进入到了银行,但老虎“娜娜”却是刘神奇通过全息投影技术“安插”在银行之内的虚假影像。而在电影的结尾,晓雪和阳光坐着热气球一起营救老虎,最终阳光留下自己,让晓雪带着娜娜离开。

500

某种程度上,这更像是阳光的“自我治愈”。“娜娜”母亲剩下娜娜之后就难产而死,然后被晓雪拯救,并且视为自己的女儿。晓雪和娜娜这段“母女”身上,实际上隐喻的也可能是阳光和自己的母亲。

而阳光在堪称“送命”式的寻宠之旅,实际上也是弥补内心对于因自己过错而导致母亲意外身亡的遗憾。而刘神奇尽管“劫老虎”,但本质上依然是希望通过老虎来减轻自己对于妹妹离世的“自责感”。这更像是阳光内心中的“恶魔”,毕竟当初是自己的过错害得母亲车祸身亡。

所以,阳光既理解刘神奇,但也要拼命救得老虎“娜娜”,根本上在于人对于自己的救赎。所以,在电影的三层故事里,都是一个关于“自我救赎”并且治愈自己的温暖故事。

3

类 型

类型尝试。

500

无论是方励归结的“情感喜剧”还是李玉定义的“童话现实主义”,某种程度上都是传统类型片所无法找到的直接答案。

方励向来对类型片有着自己的看法,类型片是对过去好莱坞工业的一种总结。目的是为了降低成本和保护投资,是“工业生产”的一种概念。所以,方励向来并不主张对于类型片过分的迷恋。

而李玉本身也不是一个对类型片迷恋的导演。《观音山》、《二次曝光》、《万物生长》都是基于原本的类型片基础上,有大量新的元素融入。而在当下的市场环境里,复合类型已经成为了基本趋势,单一类型片因为过去的开发模式必然会被透支。

只不过相比其他类型,《阳光劫匪》有太过于超前的类型尝试。在伊坂幸太郎的原著小说里,主人公大多是一群“怪人”,但在各种荒诞行为的背后又恰恰是社会现实里最容易被忽视的普通人。但电影之于文字,无法百分百进行还原。所以在浮夸的日式风格下,电影将背后的“丧”改为“阳光”,希望通过童话版的场景完成治愈。

在谈及原著时,李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用一种有趣的讲述方式,来抵抗我们特别无趣、无奈的人生。有趣,意味着智慧和包容度,以及你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好的才华。”

对于当下市场来说,这的确有着一定的难度。清明档,陈建斌执导的《第十一回》上映。这部电影同样充满了类型“实验”,大量舞台剧和电影的穿插,包括“打破第四堵墙”的创作方式在以往的国产电影里都是十分罕见的。

后来,导演在微博中也提到,对于这样的电影,实际上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证明。其中,“做一些更融合、更创新的尝试”是非常醒目的一句话,这也是很多电影人信奉的一句话。

在一个极度“提纯”,多重隐喻故事的背后,《阳光劫匪》也是在做着一些更大胆的类型尝试。除了故事本身之外,作为女性导演的李玉,女性表达也一直是其创作的一个主线。但和直接的两性议题所不同,在《阳光劫匪》里李玉对于女性的表达同样是一种“抽离”的方式。

500

“娜娜”在母亲难产的代价下艰难存活,然后被一个有着悲伤过去的女孩相救。最终,救她的“妈妈”晓雪和同样失去母亲,有着悲痛过去的“女儿”阳光一同拯救“女儿”娜娜,而她们要对抗的是占据各类优势的刘神奇。

这种女性视角的表达之前在国产电影中并不多见,而女性一直是李玉创作的重要主题之一。如今,很多两性议题在电影里的表达引起了很多争议。所以国产片仍然需要在一些主题上寻求平衡感。

总之,创新需要一定的空间来培育,而空间则需要时间来证明。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