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辅导班焦虑?《小舍得》里的“鸡娃”教育让人窒息…

500

【文/观察者网 严珊珊】“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可你就不要普通的女儿,你就是想要一个学习好的女儿。”《小舍得》4月29日发布的预告里,欢欢在雨中跟妈妈大吵的这一幕,看得人揪心。

自播出以来就频上热搜的这部“鸡娃”题材剧,因揭露“教育内卷”和疑似“贩卖焦虑”引发热议,剧中人物看似极端的教育理念,将年轻父母“不想输在起跑线”的心态展现得淋漓极致。

看着一个个上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周末被家长塞进各种辅导班的画面,观众感叹“一个小升初就把孩子逼成这样?干脆改名叫《你上辅导班了吗》得了”。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窒息。

作为国产现实题材剧的金字招牌,“小”系列因为关注教育“内卷”一直引发共鸣,继《小别离》《小欢喜》之后,《小舍得》将目光投向了“小升初”,由《三十而已》的导演张晓波执导,宋佳、佟大为、蒋欣、李佳航、张国立主演。

500

剧中的两个妈妈是两种教育模式的代表:南俪(宋佳 饰)是佛系教育的坚守者,认为培养孩子爱好、让孩子快乐成长最重要;田雨岚(蒋欣 饰)则是“鸡娃”模式(给孩子打鸡血)的实践者,一句“为了你好”就剥夺了儿子所有课余时间,连孩子考班级第四都觉得无法接受。

南俪和田雨岚的设定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妹,南俪父亲南建龙(张国立 饰)出轨田雨岚母亲(吴玉芳 饰)重组了家庭,姐妹俩工作上有交集,孩子都小学五年级,还在一个班,都面临“小升初”的压力,于是俩人明里暗里较劲,几次家宴串联起了全剧。

为了炫耀自家孩子成绩好,自卑的田雨岚会在家庭聚餐时有意无意把话题往孩子学习上引。

500

争强好胜的她为了满足虚荣心,看见别人女儿唱歌,就让儿子背诵圆周率。

500

田雨岚明里暗里捧一贬一,丝毫不在乎尴尬的气氛,被怼了就来一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500

南俪夫妻俩,一开始不为所动,他们坚持素质教育,佛系养娃,希望孩子全面发展。女儿欢欢喜欢主持和唱歌,他们就鼓励她发展自己的爱好。

500

然而,在欢欢考试倒数、副班长竞选失败后,看着女儿变得不自信,俩人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在描述这种“内卷”时,南俪丈夫夏君山(佟大为 饰)说了一段登上热搜的比喻:“一个剧场,大家都在看演出,突然一个观众站起来了,其他观众为了能看到演出,也不得不站起来,最后大家都从坐着看戏变成站着看了,这不是闲的吗?”

500

于是,南俪家也向课外辅导缴械投降了,当他们带着女儿走进知名培训机构咨询时,被对方告知“五年级才开始培训奥数,有些晚了”。

更夸张的是,这种小班教学的培训机构,每班八个人的额度固定,一旦满员,想交学费人家都不收。

500

本剧最精彩的一幕,莫过于没有事先沟通的大人们,动用三方力量,把欢欢送进辅导班。

退休前是领导的外公,为了外孙舍下面子去求曾经得罪过的下属:

500

一向清高、在专业问题上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父亲,放下身段主动给设计理念不同的客户道歉,在设计方案上做出让步:

500

工作上受南俪牵制的田雨岚,为了卖对方一个人情,求有钱的婆家给培训机构免费送了一批课桌椅。

500

大人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费了这么大劲,只为了把孩子塞进一个收费高昂的课外培训机构。


被焦虑裹挟的成年人,本不想给孩子压力,但看着自己孩子因为跟不上别人而自卑难过,为了“不被落下”,只能狠心。

于是观众们看到的剧情是,在大城市,要想拼个区级重点初中,跟拍车牌一样难,因为“全市有成千上百个牛娃”。

500

没错,“鸡娃”还衍生出了好多热词,“牛娃”就是其中一个,指某方面或多个方面非常优秀的学生,数学好的叫奥牛,能看英文原版著作的叫英牛,两项兼具的叫英奥混血牛。

还有“青娃”,也叫“普娃”,指的是普通孩子;“素鸡”指打鸡血级别的素质教育,钢琴、围棋、画画等各种才艺情商活动统统要学,甚至延伸到马术、击剑、花样滑冰、冰球等一对一课程。

所以田雨岚说,要上区重点初中,光学一门数学还不够,“英语、语文、阅读写作、文言文、科学、思维能力,这些都得上起来。”

500

在这样的“内卷”下,出身名校、眼界开阔的南俪也撑不住了,彻底深陷“鸡娃”模式,把全家人逼到崩溃——“我从小到大什么事落在别人后面了?我不能再接受我的孩子比别人差了。”

500

也因此一步步把孩子逼到离家出走,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段揪心对话。

500

而剧中的第三个家庭,则是从农村来到城市、妈妈做保洁、爸爸卖水果的米桃一家。细心的观众已经发现,米桃一家正是由《三十而已》每集结尾中“煎饼摊默片”的演员饰演。

500

米桃父母辛苦攒钱,把孩子接到了大城市,本以为可以让孩子接受到更好的教育,却发现这些教育需要付出大量的花费。

听到辅导班打了内部折还要上万元一门时,他们犹豫了,但看到孩子懂事的模样,还是咬咬牙交了学费。

500

《小舍得》总制片人徐晓鸥称,增加米桃一家是有深意的,他们代表了教育公平的另一个侧面。

剧中的父母,每一句“为了你好”背后,都是放在孩子身上沉重的爱。

性格好强的田雨岚,可以为了孩子和开家教班的数学老师硬刚,直接举报把对方逼到辞职,也可以为了孩子能进金牌班,低声下气地去给举报过的老师塞红包和当众道歉,只希望自己儿子不受委屈。

500

看见南俪逼上幼儿园的小儿子去辅导班,前期用力过猛的田雨岚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反倒开始醒悟。

500

《小舍得》里的父母虽然没用“棍棒教育”,但对孩子的步步紧逼依然把人看得头皮发麻。

有网友抱怨该剧在“贩卖焦虑”,在传播一种精英式的压迫教育。

500

但也有网友认为,剧情的真实感很难得,无论对于孩子正在小升初的父母,还是没做父母的年轻人,都有警醒作用。

500

面对网上的质疑,《小舍得》总制片人徐晓鸥称:“经历过的人和在这个阶段的人,不会认为是渲染焦虑,还没有亲身经历的人,可能会觉得是渲染焦虑。”

原著作者鲁引弓则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生活中的焦虑远远超过戏剧。“如果戏里虚构的人物 、情节都会让你焦虑,那你走到马路上,你看街上那些写字楼,好多都挂着某某某补习,某某某课外班,某某某兴趣班的牌子,这俨然成楼宇经济的一部分了;你再看公交站台上的各种培训机构的广告,编程从4岁就开始学了,要说焦虑的话,这才是实打实的焦虑。最近这一年,我住的街区有些实体店关门了,但开了最多的两种店是什么:一个就是培训机构的店,还有就是买卖房子的中介店,一个教育,一个房产,象征着当下生活中让我们焦虑的两头。”

鲁引弓认为,这一代家长和中国前几代家长不一样,“他们是在社会转型期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对生存焦虑的感受比以前的家长更具象、清晰,也明白身心代价,他对孩子的要求其实不像以前有的家长,把自己完不成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他们也未必是要孩子一定得冲到前面去,他们只不过是不想让孩子被‘落下’。因为不想被‘落下’,这更说明目前所谓的家长们的‘焦虑’,实际上是一种类似剧场效应的教育生态下的身不由己。”

“《小舍得》我们要表达的肯定不是焦虑,而是思考怎么化解这种焦虑……我们对视了剧中南俪的纠结和田雨岚的荒诞,我们在议论中,心里对‘得’和‘舍’可能会有一些思考,可能会有一丝转念,可能会让你在某些情境中多一点温柔,比如在管孩子作业的时候,急性子的妈妈可能就不会那么失控。”

“哪怕出发点再好,有时爱得很深会失控,而失控则远离教育的本意。”鲁引弓说道。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