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主权”关系到国家,企业生存发展权

最近一段时间,“碳达峰”和“碳中和”成为热词。中国政府郑重声明2030和2060的“碳中和”,与“碳达峰”的目标,中国在全球率先吹响了对“碳排放”发动革命和进攻的号角。

中国说干就干,毫不含糊。

“碳排放”一直是国际社会不断争议的话题,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掌握发展模式与(西方搬移)生存之间的博弈主要战场。

发达国家在发展到新的工业革命阶段,对环境的要求使得西方经济体开始大规模的向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那些拥有丰富市场资源的穷国转移它们国家的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的产业。于是乎,一场产业链大搬家由此形成。

请注意,这个产业链向发展中国家,包括向中国搬家,并不是发展中国家的“强迫行为”,更不是现在西方国家反咬中国是“用市场换技术”的行为,而是西方发达国家为了解决自身对环境的需求,而把那些有污染功能的产业转移到中国。

关键是西方并没有同时提供配套的排污技术和设备。

就这样,中国糊里糊涂的成为世界最严重的工业污染地,空气,水源,土壤等均收到不同污染。西方部分工业链的大搬家虽然解决了人们就业,提高收入,改善生活,但是在健康和环境领域中国为生存和发展,付出了过于沉重的代价。

现在我们不得不付出多倍的努力,来消除当年短视行为的失误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现在,西方又开始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大谈“碳排放”问题,它们把温度上升,环境变差的“锅”又甩给发展中国家: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发展太快,过度消耗资源,造成当前国际环境危机,所以中国必须解决“碳排放”问题。而如何解决?关闭关系企业,停工停产,一句话,中国的基建,一带一路倡议项目,尽可能下马,或者改变发展模式......

在西方发达国家看来,用“碳排放”问题,能够有效让中国放慢发展速度,降低GDP规模,特别是中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不能都满足,否则会影响到美国人民的生活质量.....,等等高论,不一而足。

所以,我们应当特别重视“碳主权”的问题。

各国拥有自己的“碳主权”,这个主权十分重要。它不仅仅是环境保护问题,而是涉及到企业生存和发展权,涉及到国家的经济状态,直接影响民生,不可忽视。

“碳主权”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由其它政府说了算。更不是由美国这样的国家决定其它国家“碳主权”,这是各国经济发展的生命线,是各国政府和联合国之间共同协商合作的领域,不能落入少数发达国家手中。

“碳排放”在不同国家存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面临不同的改革需求。所以,“碳主权”显得尤其重要,因为它决定了各国有一定自主权,决定发展的优选目标,能够解决各自最迫切的问题。

“碳排放”要紧密和各国国情联系在一起,不可能都按照西方的步调行事。西方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向发展国家倾倒垃圾,现在却指责发展中国家对环境承担多大的负担与责任,实在是不仗义。各国应当利用“碳主权”,争取西方国家反给予更多的技术和设备支持,逐步改善本国的环境条件。

中国又成为关键因素,世界的目光似乎又集中在中国身上。中国是世界上“碳排放”主要国家之一,理所当然的要承担应有的义务与责任。

中国要坚持“碳主权”的同时,进行大规模产业转型,最大限度减少对经济发展,对民众生活质量的负面影响。

“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与国际社会携手努力,共建人类生态共同体,让美丽中国,成为世界最吸引投资和生活的美好天堂。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