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战死沙场之后

500

  4月20日,来自非洲国家乍得的一条新闻刷屏了全球媒体:执政超过三十年的乍得老总统伊德利斯·代比“在保卫主权国家的战场上呼出了他最后一口气”。出面公布此事的军方发言人称,由于在视察同国家北部叛军交战的政府军队时蒙受重伤,68岁的代比最终伤重不治宣告辞世,为“确保在与恐怖主义和邪恶势力的战争中保卫我们亲爱的国家”,军方将首先成立临时委员会,在未来十八个月里接管国家,临时总统人选则为代比37岁的儿子马哈马特·卡卡。

  总统战死沙场,这在2021年的世界听起来无论如何都仿佛“穿越”而来,各国媒体立即跟进,将此前国际知名度并不算高的代比推上了各国社交网络趋势榜。

  故事的一面是不很令人意外的非洲强人政治:这位年纪不算太大的老总统在意外殒命之前十几个小时刚刚被宣布第六次竞选成功,已经是当前非洲在位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之一,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意外,他原本大概会无惊无险地至少当政到2033年。

  但故事的另一面却是世界反恐战争的最前沿:乍得处于非洲最持久复杂的多重地区冲突的中心地带,并且涉入了几乎所有战争。执政三十年来,代比算得上欧洲和西方在非洲维和反恐战争的最重要盟友,特别是与法国政府联系紧密,无论是与极端组织“博科圣地”、“伊斯兰国”和残余基地组织的战斗,还是与多国叛军、武装分子和民族武装的冲突,乍得军队都冲在最前线。

  如今强人骤然离世,从非洲到欧洲,各国政府已纷纷表态悼念,围绕代比的争议也越发激烈,但除此之外,更为严峻的问题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未来怎么办?

  内战悬于一线

  乍得内战,如今不仅是箭在弦上,甚至有可能已渐近尾声。

  尽管对于目前的战况政府军与叛军各执一词,但代比本人是在距离首都恩贾梅纳仅300公里左右的卡内姆地区身负重伤,却是基本没有争议的事实。本次激烈交战开始于十天之前,也是代比第六次总统大选当天,发动进攻的叛军武装“乍得变革和协同阵线”(FACT)根据地位于北方邻国利比亚的边境山区,4月11日大选投票日,FACT从乍得北部边境开始进攻,到代比负伤的4月19日前后,不到十天时间里距离位于国家西南角的首都恩贾梅纳已不过300公里,即使双方对具体地区控制权属谁仍有巨大分歧,冲突前线都已发生明显剧烈南移。

500

  ● 乍得地图及首都恩贾梅纳位置 / BBC

  这极有可能也是代比在宣布胜选当日没有选择留在恩贾梅纳举行庆祝活动,而是去了交战前线指挥战斗的直接原因。代比是军队将领出身,1990年也正是通过军事政变上台,战争对他来说绝不陌生,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会是他的最后一战。

  FACT成立于2016年,由一群“彻底幻灭”的军官在利比亚境内组建,目标正是推翻代比领导的乍得政府。这是长期以来因在代比的高压统治下其他团体的政治诉求屡屡受挫形成的政治反对派运动的一个分支,4月11日之前,远在利比亚的FACT还并非一个引人注目的派别,但如今已经逐渐成为主导乍得局势的主要力量:在乍得军方宣布组建临时委员会并将代比的儿子卡卡立为历史总统以后,反对派阵营主要发言人已经宣布不接受这种方案,而FACT表示将继续进军。政策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提供的数据称,至4月20日军方宣布代比死讯为止,FACT军队已经进入到距离恩贾梅纳仅150公里处。

  除了内战,如今乍得的“临时政府”还面临其他多重问题:军方自行成立委员会并任命临时总统的举动已被多方指为违宪,4月20日晚,本有将军头衔的马哈马特·卡卡已经提名了其他14名军官作为“临时委员会”成员,准备首先对国家执行18个月的过渡统治。主要反对派政党UNDR则宣布这是“军事政变”。

  来自代比同族扎格哈瓦其他人的不满情绪同样严峻,过去几年来,这个原本就在乍得享有更多资源和地位的民族已经成为代比反对派的策源地,其中代比将自己的子女和侄辈安排到国家重要职位上的做法是不满情绪的主要来源之一,如今马哈马特·卡卡的“继位”,极有可能将进一步激怒其他扎格哈瓦族人。

500

  ● 代比之子马哈马特·卡卡 / Reuters

  4月21日,乍得本地媒体有报道称恩贾梅纳总统府发生“家庭枪战”,据称事由直接关乎总统继位计划,马哈马特·卡卡本人在枪战中受伤。但目前军方持续否认了这些报道。

  而即使权力交接能够暂时完成,国内经济造成的持续压力也是即使代比本人也无法忽视的问题:由于油价持续走低和军费支出居高不下,加上持续恶化的国内安全环境,乍得经济在最近几年接连触底,有1300万人每天生活费不足2美元,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参与排名的189个国家中排名第187。尽管反对派活动持续遭到猛烈镇压,但国内不满情绪已经显而易见,今年2月在代比宣布第六次竞选当天,恩贾梅纳即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

  一切迹象都表明今天的乍得已经没有持续对外投入军力的能力和本钱,今年4月10日,代比在总统大选投票日开始前一天对全国发表讲话称,未来乍得军队将不会再参加乍得国土以外的军事行动,当天乍得士兵在乍得湖区与博科圣地武装分子的冲突当中阵亡52人。

  4月11日,FACT在投票日当天发动对乍得本土的全面攻势,试图阻止代比连任,随后有报道称,由于国内的内战局势恶化,代比也在将原本部署在境外的兵力调动回与FACT叛军交战的前线。

  外战岌岌可危

  而乍得的内战与代比的死讯,又都爆发在一个地区局势风雨飘摇的时间点上。

  作为中非地区主要精锐部队所在,乍得以西方关键盟友身份获得了为数不少的外部资源,代比也因此拥有了区域内最现代和强有力的军队。从利比亚到马里,从尼日利亚到苏丹,乍得既是主要打击“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的萨赫勒五国(乍得、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和毛里塔尼亚)中的主要力量,也在乍得湖区打击博科圣地的多国联合特遣部队(MNJTF,乍得、尼日利亚、尼日尔、喀麦隆和贝宁)中扮演着主导角色,除此之外,过去三十年来地区各国叛乱当中也几乎都有乍得军队的身影,乍得还是联合国驻马里维和部队的最大出力国。

  但形势在过去半年中正在发生关键变化。2020年底到2021年初,国际联军在这一地区打击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战斗中接连失利,伤亡人数不断上升。2021年初,作为主要西方参与国的法国受困于伤亡态势加剧而萌生退意,希望减少法军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按照惯例,法军留下的空白最好由乍得军队进行填补,但事实上,代比应法国的要求部署到萨赫勒的利普塔古古玛(Liptako-Gourma)地区的一个营兵力,已在他死前不久因内战需要而被召回。

500

  ● 萨赫勒地区位于撒哈拉沙漠以南,苏丹草原以北,其国际冲突已经持续多年 / UNDP

  而乍得对于独力承担战争包袱早已颇有怨言,持续不断的外战更是乍得国民对代比不满的最重要源头之一。大选开始前,代比曾向国民承诺会在短期内实现和平,如今这一承诺已经落空。

  过去几年,随着“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相继销声匿迹,中北非与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战斗已经少有人关注,但事实上,在撒哈拉周边地区“伊斯兰国”非但没有消失,而且正在与基地组织、“博科圣地”、利比亚军阀以及各国立场各异的叛军武装持续发生化学反应。没有人知道如果失去了乍得的支持,中北非错综复杂的地区武装冲突将会向何处发展,特别是如今就连乍得自己也有可能加入其中,成为冲突中的最新一个章节。

  巴黎将成为局势关键

  眼下各方目光都在转向巴黎:作为乍得最重要的西方盟友,法国曾在2006年和2008年两次出手挽救过代比,其中的第二次叛军甚至已经打到了恩贾梅纳总统府门前,无论对于代比自己,或是乍得反对派来说,如果没有法国,代比的三十余年持续统治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而如今代比猝然离世,乍得陷入混乱之际,前殖民宗主国法国还会再一次插手乍得内政吗?

  法国左派媒体已经发出多篇文章,直指三十年里爱丽舍宫对代比的扶植才是乍得和中北非成为极端组织渊薮的根本原因,并要求总统马克龙不能再重蹈覆辙,但另一方面,更多人担心失去了总统的乍得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利比亚——它将陷入无休止的割据、冲突和分裂当中。(责编 / 权文武)

站务

  • 4月份违规账号处理公告

    尊敬的各位用户:风闻社区鼓励用户创作、发布优质内容,但对于用户反映强烈的破坏社区氛围的行为,风闻社区始终保持“零容忍”的态度,给予严厉打击。针对社区中出现的违反法律法规、发......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