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挑灯看剑,看的是什么剑?

“幼安,我身子是不成了;你能来送我最后一程,我也瞑目。我今将死,有个疑惑,盼你解答。”

“同甫,你说。”

“我早听闻,你曾出入万军之中,生擒张安国。如此一身绝艺,为何终不见用?”

“同甫,我几年前,不是都告诉过你了吗?”

“你何时告诉我的?”

“我那年写给你的《破阵子》啊!我以为你聪明绝顶,读了那词,已经懂得了。”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我以为那词是你写梦中旧事的。”

“哎,你以为我写这些军弓马飞走,只是忆旧么?那什么叫做‘了却君王天下事’?”

“这……”

“我为你写过三首词;除了《破阵子》,还有两首。你可记得?”

“我都记得。第一首《贺新郎》,道我已把酒长亭说,看渊明;风流酷似,卧龙诸葛。我以为你那是叹述隐逸之心,安贫乐道?”

“那第二首《贺新郎》……”

“我记得: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

“是啊,再与《破阵子》连起来,就是了。我都说得明明白白。”

“我却不明白了。”

“同甫啊,你想想,我归宋是哪一年?”

“绍兴三十二年。”

“那年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这般惊天动地的大事,谁能忘却?绍兴三十一年冬,金海陵王完颜亮六十万军南征,遭遇兵变,死于军中,金军退还;绍兴三十二年,本朝高宗内禅,让位于当朝天子。”

“是啊,一年之内,让金宋两位天子易主。这不就叫做,了却君王天下事?”

“幼安,你醉了?”

“嘿嘿,我也写过: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那是在说谁?”

“说荆轲啊。”

“是啊。要了却君王天下事,莫过于效法荆轲,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了。”

“幼安,你的意思是……”

“我与你实说了吧。那年我潜入完颜亮吹角连营,看他分牛炙,弹塞外曲,沙场点兵。继而大军自乱,我骑快马,挽强弓,万军之中,射倒完颜亮,挥剑斩了他首级,南渡归宋。”

“啊?”

“到得临安,我便闯宫犯阙,去见本朝高宗。那时方当深冬,楼头飞雪。我将完颜亮首级掷在高宗面前,自然吓得他魂不附体,问我要什么富贵。我笑富贵千钧如发,让他看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我持剑问他道,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

“痛快啊,幼安,痛快。”

“本朝高宗是个大大的昏君,最是胆小怕死,又最恋栈;要逼他听话,最好的法子,莫过于刺了金海陵,再去当面质问,让他知道,世上有我如此防不胜防的剑客,要刺他只在翻手之间,他自然便怕了。所以绍兴三十二年,他便让位给了当朝天子,自己躲去,当了太上皇。”

“幼安,设若真是你刺了海陵,胁退高宗,做下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如今却又怎的如此……”

“大隐隐于朝啊。我做个小官,又时常叹不见用,世上自然没人疑得到我了。只是兹事体大,不能泄露了出去。虽然我们相交已久,直到那年高宗崩了,我才好写《破阵子》给你看。我说醉里挑灯看剑,看的便是当年斩海陵、胁高宗、了却君王天下事的剑了。”

“痛快啊,幼安,痛快。我垂死之际,能听到这般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之心胸的大快事,知道英雄没有空老林泉,平生之愿足矣!”

又十二年过去了,在遥远的北方。

“铁木真汗,诸王都说道,扎木合已经死了,当为您上尊号‘成吉思汗’了。”

“木华黎,我尚有一个疑虑。我听得金国故老传说,南方有个天下无对的剑客,曾经出入万军,挟人千里,无可匹敌;更有传说,他曾经一弓一马一剑,就刺了金海陵完颜亮,威胁宋高宗退了位;又曾发大言说,‘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纵使塞北万里之外,也能独行刺得名王首级。我如今称汗,真不会成为他的目标么?”

“铁木真汗,您大可放心;我已派人探查过了。去年与今年,您说的那人,已辞免过两次任命。我又探知,那人如今已老,生了重病,谅来是到不了北方、刺不了大汗的。”

“既然如此,好!”

500

公元1161年冬,完颜亮南侵,金军自乱,亮死于乱军之中。

1162年,辛弃疾奔宋。同年夏天,赵构禅位于赵昚,自为太上皇。

半年之内,宋金天子,分别易主。

公元1187年,赵构去世。

1188年,辛弃疾与陈亮会于鹅湖,互寄《贺新郎》、《破阵子》等词。

1194年,陈亮逝世。

1206年,铁木真称成吉思汗。

次年秋天,辛弃疾去世。

“哲别师父,我听得木华黎说,成吉思汗很忌惮南方的一柄剑,那是什么剑?”

“靖儿,我又不懂汉话,哪里晓得?只知道大汗常念那句‘倚天万里须长剑’,说写这句词的人,很是了不起,能独刺天下君王,让天下独夫民贼,各个胆战心惊。”

“倚天剑,倚天剑……好威风的名字。日后我若能铸得这么一柄剑,自然也能让天下君王胆战心惊啦?”

“哈哈哈哈,傻孩子,一柄剑再厉害,抵得什么事?终须要有天下无双的剑法,济世报国的襟怀,才能长剑倚天,震慑天下君王啊!”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