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美贸易战,到中兴制裁案,再到朝鲜放弃核试验,世界真正的大风暴还在后面!(二)

十二、清算

危机其实早就回来了。但现代世界都是信用货币,依靠创造货币的权利,金融资本最大。所以这个世界比产业资本最大的时候多了项选择——次贷。次贷说明白了,就是把钱借给还不起钱的人。国家搞凯恩斯主义是国家通过信用向富人借钱,把钱塞给穷人创造购买力。不过,穷人可没有国家的信用,为啥富人能心甘情愿地借钱给还不起的人?

因为资本可以自己骗自己。

资本把钱借给穷人,共同特点不是用你的收入做抵押来还款,而是用你买到的东西来抵押。如果穷人买的东西在增值,那么金融机构可以收抵押品还债。所以,在一个炒作的市场上,金融机构是不在乎放款。能炒作的东西往往是貌似稀缺,也不容易损耗的不动产,具体而言就是房子。此前几十年的繁荣带来了房地产增值的预期,所以穷人只要是贷款买房子,就可以在缺乏利润增长点的金融机构借到钱。只要房子还在炒来炒去,这个泡沫就不会破,穷人和金融机构都很开心。这其实也是个死循环:房子为贷款做抵押,让穷人得到钱,穷人有了钱,有了购买力,经济就好转,房价也因此有抬升的理由。这样一圈圈转下来,是不是很愚蠢?也不是,起码不比国债-美元的死循环更愚蠢。

人类毕竟还是吃一堑长一智的,2008危机固然来势汹汹,股票也是像1929那样的跳水,但毕竟历史书上写过1929的惨状。所以所有国家,不管金融系统内还有多少信用,全部拿出来砸钱,修铁路、发福利、造房子(囧还是房子)。(尽管已经拖到了2017年)其实,这还是走过了一个凯恩斯所说的“长期”,1933-1937。

不过,凯恩斯主义和列宁最大的区别是一个借富人的钱,一个抢富人的钱。借富人的钱,早晚还得把利润连本带利再给少数人,否则人家有钱也不外借,宁可自己留着炒粮食,炒猪肉,炒矿石……炒钱(高利贷),总之炒一切他们能炒的东西。但很明显,既然当初那些钱只是为了应付眼前的就业和消费,肯定不可能产生富人所期望的那么多利益。所以,历史再次回到了1938年的境地。借钱也不敢借,印钱也不敢印——各国国内如此,国际上美国也一样。两个不同层次的问题,殊途同归,谁让你都是资本主义呢?

从长时段看历史,某些时候能够看到一些出乎意料的发展脉络。比如斯大林之后的苏联,总的趋势就是官僚机构僵化,最能保持官僚机构惯性的机构——克格勃地位上升,克格勃领导人取得越来越大的发言权,甚至入主克里姆林宫。而掌握意识形态,理论上应该给这个国家带来活力的党务官僚,既没有创新能力,也没有管理能力,在整个国家渐渐靠边。这样一个趋势,经过了苏联解体的动荡也没有断掉,久加诺夫和普京之间的势力对比依然延续着苏联时代的规律。这说明现在的俄国只需要看门人,尚且不需要能带来转折的领路者。这是一个僵化、衰败,走向死亡的国家,

同样,从上面的分析看,资本主义近2个世纪以来并没有什么改变。1848年的危机,被金矿拯救,被科技延缓,被世界大战遮掩,还是在1929爆发。凯恩斯主义的拖延没有解决危机,第二次世纪大战该打还得打。战后有了苏联,有了核武器,全世界人民在核战争的恐怖中繁荣了几十年,又吃了20年冷战遗产。终于到了2008,又到了2011。不要以为眼前的危机是什么新鲜事,这只是170年前的老朋友又来打招呼了而已。既然是老朋友,就不要怪马前卒还是用19世纪马克思的理论来给他做身体检查。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说的没错,狼真的会来。

历史证明,资本主义从未在内部找到过解决危机的方案。尽管人类干涉历史很艰难,但如果人类有干涉历史的意愿,真正要做的是结束资本主义。为一个发愁生产力过多的制度送葬,这应该是我们的光荣。至少也是我们对古人取得智商优越感的方式。

十三:世界的希望在哪里?

我们必须深刻的意识到:这个世界的天又在变了。

如果推翻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难道要扶传统计划经济上位吗?不是!传统计划经济是已经被淘汰的经济形式。

马云说:在未来30年,“计划经济”成分会越来越大。

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在没有发现X光和CT机之前,中医是没办法把肚子打开来看一看,所以中医的号脉,望、闻、问、切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指挥系统,但是X光和CT机出来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相信在数据时代,我们对国家和世界的经济的明确掌握,就像拥有一个X光机和CT机那样......请大家记住:信息IT是对昨天的总结为主,而数据是对未来的研判和预判。‘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我们必须学会上医治未病,未病就是可能出现的问题。

所以,马云说的计划经济并不是传统的计划经济,而是依赖于一套数据运算系统,直接将社会全方位的运算出来,然后再去生产和建设,这应该是一种“新计划经济”。

水木然认为,所谓“新计划经济”即:生产从属于消费,未来的每一件产品,在生产之前都知道它的消费者是谁,唯一的标准就是符合不符合消费者需求。生产商之间比拼的不再是价格,而是谁能最先对接到消费者的需求,并且完成消费者需求的精准程度。

未来成功转型的企业,一定会以移动互联网为工具触觉(比如各类APP、各种应用程序)去感知消费者提出要求,然后倒逼到产品的设计、研发,更重要的是:借此机会拿到消费者的订单!将订单和要求一起下单给供应商,产品生产出来之后,再通过强大的物流系统送到消费者手里去。

这就是未来的供应链,具有扁平化、定制化、柔性化三大特点。

500

那么,谁掌握未来的权力?

未来社会的决策主体不是某个机构,而是一个强大的机制,这个机制只依赖于数据和信息。当汇聚到足够多的消费信息之后,决策信号就自然形成了。决策信号对各个市场配发 “分散决策”,于是每个市场主体都有了一套“自发秩序”,组合起来就是一套完整而有序的系统,生生不息,有条不紊。

在这样一个价值体系中,每一个人都同时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如果再采用合理的机制使参与到设计、生产的消费者也会得到相应价值回馈。那么大家都会发挥主动能动性和创造性,去创造价值。

所以未来社会的权力也是去中心化、扁平分布的。每一个人都自己的发言权和定义权。

再看看区块链的意义,人类社会发展的一切障碍,从根本上来说都是由于“互不信任”导致的,尤其是各种经济和金融危机。如果人类能解决互相信任的问题,那么人类将完成一次非常大的跨越。

而区块链的发展,已经逐渐为这个方向打下基础,人类正在进入“智能合约”时代,这就是人类的信任机制升级的过程,智能合约一旦达成,人类社会面临全新的大升级,每一个人作为价值创造者,自己创造的价值都能被精准记录,并得到相应回报,大家互相干涉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少,人正在真正走向独立和平等。

人类文明已经从“身份社会”进化到了“契约社会”,而区块链有望带领人类从契约社会过渡到智能合约的社会。

未来真的可以实现“去中心化”的社会。就像恩格斯的《共产主义原理》所描述的那样——一个没有阶级制度、没有国家和政府,集体生产,消费资料按需分配,社会关系高度和谐,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人类实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

去中心化,其实就是周易里面的最后一卦:群龙无首。

一圈龙盘旋在天上,首尾相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平等协作,少一个都不可,没有谁从属于谁,而是大家都互相离不了。

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梦想“天下太平”。这个理想还会实现吗?答案是:一定能。

如果世界一直都是“赢”的思维主导,这个世界需要一种“和”的思维来维持,和而不同方为大同,那就是现在中国提倡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500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种伟大的愿景,它需要科技、体制、个体素养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然就会实现。

有没有一种文明,可以让人免于疯狂,免于幻灭,免于饥饿,免于恐惧,免于杀戮呢?答案是有的。这种真正不朽的文明是什么呢?它的名字叫做“华夏”。尽管我们中的很多人,长久的遗忘了她,但是她从未离开过我们!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