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桑拿日记》——《第十八章(3):曲终人散》

第十八章:曲终人散

(3)

周涛想起来这事的时候,燕子已经准备好了干女儿要穿的婴儿衣,就等着喝满月酒的时候送去呢。

徐青摆满月酒是在8月份,周涛推算了一下,看来徐青在去年回去不久就有喜了。想到此点,他心里百味交集。一年过去,两个人的境况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他托彭冲和燕子送去一份小礼物,当然,是给小宝宝的。徐青看到礼物,有些惊喜,又有些愧疚。她问彭冲周涛现在工作怎么样,是不是已经升经理了。彭冲说没有,还是原地打转。徐青很意外。既然周涛是托人送礼,她也只好托彭冲转达谢意。

她私下问燕子,和彭冲的事有什么计划没有。燕子说先把网店做起来,过几年再说。徐青说:“怎么,你是打算过几年再换个?”

燕子说:“换什么呀。不换了。就这么凑合着吧。”看似随意而无奈的口气,但是脸上洋溢着的满足和幸福,透漏着坚定的想法。

徐青倒是很意外,没想到燕子这么坚定。想起来燕子和彭冲当时的辗转反复,不由感叹缘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周涛收到彭冲代为转达的谢意和回赠的祝福,笑笑就放到一边了。他现在的处境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好的是,他的地位在营业部牢不可破,不管是严总还是刘副总,都暂时没办法动他;坏的是,严总和刘副总也没想到提升他。他也无所谓,对这个职位也挺满意的,做了经理又如何,不还是干这么多事?

但是底下的管理人员和员工不满意,觉得周涛早就够资格升经理了,至少,也应该是个副经理吧。有些人开始议论,说也许年底就会趁着辞旧迎新之际提升周涛,说得像模像样的,好像是老总们肚子里的蛔虫一般。周涛赶紧压制了这些议论。他只想安稳度日,不想多生事端。p

日子就这么在不经意间又溜走了一年。年底,周涛又拿到了年度奖,但是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把奖金拿出来,请手底下几个部长领班及几个服务员嗨了一顿,就把奖状随便扔衣柜里了。而上一年度的奖状,则早就不知道踪迹了。第二年开春,周涛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事情。

春节期间,家里给他介绍个对象,见过面后,彼此都还满意。女方是在郑州一家酒店中餐厅做服务员,家里同时找一个亲戚给他联系了一家酒店做前厅主管。他在这里真的累了,同时,也该给底下的几个人腾位置了,不然,只要他占着主管的职位,底下的人就没办法继续往上升。

他向严总提出辞职申请,严总表现得很惊讶,似乎非常意外。

周涛笑着说:“严总,这是真的,我是真的要辞职。”他已经不把和严总之间的芥蒂放在心上了,反正都是要走的人了,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他笑得很真诚。

严总似乎被这真诚的笑容感染,他长长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很多人去年就在说这事了,你本来在春节前就应该提升副经理的,但是公司一直压着没提。这是我做老总的责任啊!”

周涛笑着说:“严总你多虑了,我不是为这个。我对象在郑州上班,家里也给我联系了郑州的工作,所以我才辞职的。”

严总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在确认真实性,但是他看不出来任何作伪的迹象。他说:“不管怎么说,是公司让你失望了。”

周涛不再纠缠这件事,他对严总深深鞠了一躬,把严总吓了一跳。周涛说:“严总,感谢你这两年的器重和栽培,我会铭记于心的。”这倒是真心话。虽然人走茶会凉,但是,他希望两人之间至少能够把芥蒂消除吧。所以,他主动表示诚意。

严总站起身,离开办公桌,走到周涛面前,上下打量着他,良久,双手重重拍在他双肩上,边拍边说:“好!好!好!”也不知道是为他主动释放善意的态度点赞,还是明白他和解的意思而表示赞同。

严总招呼他在靠墙的沙发上坐下,这会儿两人不像是上下级,倒像是熟人,或者主客。进来拿文件的人事部小妹看到这个情况,眼里满是惊讶,平时能跟严总这么一起坐着谈话的,可没几个。严总说:“我理解你。我会批准的。”他看着周涛说:“营业部的工作你打算怎么安排?”

周涛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排,这事全看严总的。”这一方面是客气话,另一方便,也确实是事实。他只是个即将离职的主管,就算走前做好了安排,走后不还是别人说了算?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

严总说:“那好。这事以后再说吧。”

周涛并没有把自己辞职的事情告知任何人,他表面上也一如既往地上下班,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一丝异样。只不过,他有时候会在走廊发怔,看着这个墙角的一块砖,想起来筹备开业前,他曾在这里打扫卫生。楼层,是他在这里开始的地方,但也是他将离开的地方。也有时候,他会看着服务员出神,现在整个楼层部十几名员工里,和他一起经历了入职培训、试营业、正式营业等全部过程的,就剩陈玲了。而服务员里资格最老的,竟然是前年冬天入职的,至今也不过才一年半。真的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

他最近很喜欢跟几个部长和领班聊天,有时候会说些他们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有时候会跟他们讲一些管理心得。即便如此,他还生怕有任何遗漏,干脆自己抽空又整理出来一份文字资料,涵盖了楼层、技师部、技工部、钟房等部门全部行为规范、工作纪律、处罚制度、历次培训课件等,复印了几份,分别送给了几位部长和领班。这些资料,有些是他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里敲出来的,有些是他字斟句酌重新修订完善的。天知道,他在这套多达十万字的资料里面倾注了多少心血。

终于有人注意到他的反常。首先发出疑问的,还是机灵鬼彭华。他问:“老大,你是不是要走?”

周涛看看周围没人,就点点头。

彭华瞪大了眼睛,半天才说:“那我也不做了。你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不做部长做领班服务员都行。”

周涛微笑着说:“扯淡嘛你!你要是也走了,我就白走了。”

彭华一怔,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周涛拍拍他肩膀,说:“你们不要受我影响。我跟老严和解了,我走后,估计老严暂时不会为难你们的。好好干下去。”

彭华总算点点头。

3月,广州已经开始莺莺燕燕、鸟语花香了。3年前的这个时候,周涛正式入职;3年后的这个时候,周涛正式离职。

3月的最后一天,他照例是中班。他破例参加了中班的下班例会。早班的张霞领班下班后也没走,和中班带班的彭华部长一起在服务员旁边站着,夜班领班小钱带着其中两名夜班服务员一起站在中班员工旁边。大家不约而同地把前面留给了他一个人。大家似乎都知道了他要宣布的决定,平时都迫不及待等着散会下班,此刻却静静地看着他。

他正要说话,陈玲过来了。她在钟房带中班,一下班来不及给钟房开例会,就赶了过来。

周涛笑笑,挥挥手,陈玲很自然地和服务员站到了一起,似乎她还是楼层的一分子。

看着眼前的十来个人,他百感交集。

这里面有刚入职不满月的新员工,但更多的,都是陪伴了他一年左右甚至更久的老员工。他看到有几个平素跟他关系颇好的老员工,眼眶似乎是红的。他不由想起了开业前的培训,有一位女员工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离职,她是哭着离开的,在她哭的时候,送她的员工里面也有不止一个女同事哭了。这在营业部是件传扬已久的事情,甚至都过了大半年了,有一次几个老员工提起来这事,还有女员工鼻子一酸差点哭起来。

周涛说:“今天,是我给大家最后一次开例会,我只说一件事,这件事非常重要。”

大家都静静听着。

他说:“我非常感谢大家这一两年来的陪伴。”他看看陈玲,笑着说:“当然,陈玲是例外,她差不多陪我有三年了,虽然中间有过短暂的分开,但是后来还是重聚了。”大家都笑了,陈玲鼻子一酸,也笑了。

周涛说:“你们让我很舍不得这个部门。”这倒不是客套话,而是真心话,不然,去年他就辞职了。

他说:“我也很舍不得你们每一个人。”他看着眼前的员工,挨个点着名字:“陈辉,以后少熬夜打游戏,你本来就身子虚。多买点汇源肾宝。”陈辉笑着说:“我现在每天都泡枸杞茶。”大家一片笑声。

他接着说:“李丹,恭喜你,你熬走了另外2个冒牌的李丹,以后你是唯一的正牌了。”这是他们公司的一件趣事,曾经同时有三个员工叫李丹,一个是前厅领班,另一个也是楼层服务员。李丹一边揉着眼角,一边也笑了。

他看到一个夜班员工打开工作间的门探头探脑的,似乎想进来。他招手让他进来,跟服务员站到一起后,接着说:“你是主动来找批评的啊。”刚进来的服务员挠挠头,嘿嘿笑着,似乎不明所以。周涛说:“以后不要跟你媳妇吵架,大老爷们吵个啥?有本事就动手嘛!动手你又不舍得!就不能让着点你媳妇吗?你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没见楼层还有这么多光棍吗?”服务员嘿嘿笑了,说:“老大,听你的,以后不吵了。”

“小胖、文静、有才……”他挨个点着服务员的名字,然后跟被点到的服务员说笑几句,最后轮到几个部长和领班。他挨个看过去,心里有些放心不下,不知道自己走后,还能留下来几个。他挥挥手,说:“你们几个我就不说了,以后照常上班就行了。别把楼层带乱了。”轻飘飘的一句话,却重如千钧。原来在他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始终还是楼层部这个部门啊!

“散会!”他发出最后一道命令。但是没人动。

他看看大家,笑着说:“好,那我先撤了,你们留下来加班吧。”

大家哄然大笑。不料周涛竟是说真的,真的扭头就走。彭华赶紧拦住,说:“老大别走,一会跟我们一起吃宵夜,给你饯行。”

周涛看着十来双眼睛里热切的目光,心中一暖,说:“好。从现在开始你是我老大了,我听你的。”

是夜,大家狂欢而散。

 

周涛并没有马上离开,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能再来, 于是花了几天时间,跟这里所有要好的朋友分别聚了一次。

在离开的前一天,他去了趟白云山。这是他曾经和徐青来过的,上次佳人相伴,山花正开得烂漫,人花交相辉映,也不知道是美人点缀了鲜花,还是鲜花衬托了美人。这次他去,孑然一身,形影相吊。深山不语,漫野青翠,春芳随意而歇,离人却不堪独留。

第二天,燕子开车和彭冲一起送他去火车站。看着燕子复杂的眼神,他笑着说:“你这算是掉进深坑里了。”燕子噗呲一笑,然后扭头看着彭冲戏谑地笑。

彭冲哈哈一笑,说:“羡慕嫉妒恨吧!”

周涛说:“啥时候摆喜酒了告诉我一声,我就算礼金不来,人也会来的。”

彭冲撇嘴,说:“抠!”

燕子挽住他的胳膊,笑着说:“放心吧,一定告诉你。”

周涛哈哈大笑,拉起行李转身进站。临近进站口,彭冲看到他向后挥手,似乎还喊了一声:“再见。”

高高挥动的左手,似在挥别朋友,也似在挥别这个城市,更是在告别一段往事。

(完)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